身為班級委員長,向來是大家眼中的資優生、乖寶寶的藤原白,頭一遭在上課時遲到了。

面對諸多關心的詢問聲,藤原白尷尬地一一道謝,沒有多解釋什麼。其實,他到現在也還不確定凌晨那時候究竟發生了何事。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原本以為不會出現的斑目米國驀地精神奕奕地出現在教室內,反常地沒有在下午第一堂課打瞌睡,反而用左手撐著臉頰,然後滿臉無聊地玩著手機。

忍耐了一會兒,藤原白終於忍不住小聲開口問道:

「斑目,你昨晚……」

「嗄?」

見斑目米國一臉茫然地轉過頭來,藤原白突然意識到或許被斑目國政說中了,對方根本一點都不記得昨夜發生的事了。

一瞬間,藤原白也不曉得自己該暗自難過還是慶幸。

「沒、沒什麼……」

「呿,沒什麼事就別找我講話!」斑目米國不耐煩地撇了撇嘴,繼續回過頭玩手機。

「斑目,難得你沒睡覺,就給我認真聽課!」講台上的老師回過頭怒瞪他一眼,大吼道。

#$#$%^$&*(煩死了)……」斑目米國抬眸看了老師一眼,繼續低頭做自己的事。

整個班級中,或許只有自己聽得懂斑目米國用德語在嘀咕些什麼吧?見斑目米國朝老師翻了個白眼,藤原白實在無法理解,這樣一個既無禮又惹人厭的男人,到底有哪一點值得自己如此執迷不悟呢……

下課時間一到,去到走廊上的斑目米國立即被一群雌性包圍,裡頭不乏堪稱「班花」之類的可愛女孩子,有不少男同學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混血兒、金髮藍眸、白皙的臉龐輪廓如雕像般俊美,加上性格灑脫不羈,身材高大健壯,一入學便造成極大的轟動。女孩子們看到他,就如同池中魚兒看到餌食一般,爭相蜂擁而上。

而這傢伙一概來者不拒,病態般地極度好女色,用「種馬」兩字來形容亦不為過。

藤原白坐在椅子上複習功課,眼睛卻禁不住地一再往外頭瞄去。

其實看了也只能暗自心酸罷了,但他的視線就是無法不隨著斑目米國的身影移動。

「啊,委員長,明天要交的地理作業你寫了沒?借我抄!」右手環抱著一名女孩子纖腰的斑目米國注意到他的視線,隨即朝他露出一抹表面上看似嘻皮笑臉、實則冰冷到極點的表情。

斑目米國在學校是出了名地萬分厭惡男人,連跟男人多講一句話都會覺得噁心,因此藤原白非常了解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在他心目中,自己只不過是他想知道班級動態、找人跑腿買東西及抄作業時方便好用的對象罷了。

可悲的是,即使很清楚事實真相,藤原白仍對他迷戀得不得了。

哪怕只有一夜,能像昨晚那般和心愛的男人相擁而眠,藤原白就感到心滿意足了。

「嗯,要抄就拿去。」藤原白別過臉去,故作鎮定地拋下一句。

「謝啦,就知道委員長人最好了。」斑目米國的語氣聽似感激,表情卻是皮笑肉不笑的。

「米國,你幹嘛老是欺負委員長啊?」

「我哪有?這是我倆感情好的証明耶……」

異常敷衍的辯駁,令豎起耳朵偷聽他們談話的藤原白不禁心頭一酸。

「哈哈,還真看不出來說……對了,你今天可以幾點下班啊?上次你說要來奈美的家裡玩,最後都沒來耶?」

「是嗎?好啊,今晚我若是可以早點下班的話,就去奈美家借住一下吧,到時可不能上鎖喔。」

聽似玩笑的話語,暗地裡卻充滿了挑逗的意味。斑目米國在女孩子的包圍中,游刃有餘地盡情展露他的男性魅力。

「真的假的啊?那約好了,米國不能毀約喔!」

「討厭啦!為什麼不來真知子的房間?米國偏心!」

「可以啊,那我從奈美的家裡出來後,就去真知子住的地方吧?」

「好啊!好啊!這是你說的喔!」

「可惡!你這個花心劈腿男!」

「哈哈!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嗎?」

從走廊上傳過來的,是一般的純情高中生根本難以想像的荒唐對話。

斑目米國是所有女孩子的……這是所有接近他的女生皆有的共識,誰妄想獨佔他一人,就會被其他女生合力圍剿。女孩子們長期下來互相牽制的結果,便造成斑目米國可以在女人堆中如此左右逢源的情況,別人只有羨慕眼紅的份。

「斑目這傢伙,不過是長得高了點、帥了點、壯了點……憑什麼這麼受女孩子歡迎啊?」班上一名頭上頂著過時飛機頭的男同學不滿地嘀咕道。

原因你不是都講出來了嗎?藤原白一陣好笑,不過,除了這些理由以外,自己或許還能講出一個原因。

那是只有迷戀上斑目米國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從他身上無時不刻散發出來的迷人香味,就是所謂的「男性費洛蒙」吧?

他就像是一名高高在上的王者,只要被那雙冰冷卻性感的眼眸盯上,所有人都無法輕易拒絕他的索求,包括自己在內。

「吼!又開始下雨了!我最討厭下雨天了!」斑目米國突然大吼了一聲,不悅地瞪著走廊外頭落下綿綿細雨的天空。

「米國,怎麼了?快要上課了耶,你要去哪裡?」

「冷死了!我再去加一件外套!」

「你太誇張了吧……」

 

又下雨了……藤原白怔怔地望著窗外,心思驀地飄得老遠。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