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你們兄弟若是能團結合作,其利斷金哪……」人皇說了幾句話便意識到不妥地立即住口,在「皇位」這個巨大的誘惑之下,所謂的親情比一文錢還不值,就連當年的自己也辦不到,又怎能奢望自己的兒子們不要重蹈覆轍呢?人皇搖了搖頭,又開口說道:「好了,本皇也不提什麼庸俗的獎勵,你們各自提出一個要求吧,本皇無不允許。」

人皇話語一落,四名皇子頓時面露驚喜之色。雖然只能提出一個要求,意義卻是無比重大。

一旁的貴妃臉色卻是不太好看,本來她心底認定自己的兒子御天才有能力獲得人皇褒獎的殊榮,現在恩寵一分為四,倒凸顯不出兒子的優秀來了。本來,人皇也是知曉自己內心的盤算,這才默許她的提議不是嗎?這頭不聽話的碧眼金蟒卻破壞了一切!

淑妃的心情也有些不好,因為她兩個兒子都沒上場,什麼賞賜也沒有,倒是平時不太待見的梵天當眾出了一些風頭,見他滿面喜色,心下不免悻悻然。

雖說人皇許諾無不應允,四名皇子也曉得不能獅子大開口,徒惹天下人笑話。

御天當下便討要了人皇手上一匹價值萬金的汗血寶馬,他生平最大的喜好便是出遊打獵,正好缺一匹好馬,而尊貴如人皇也不過只擁有三匹罷了。

擎天偏頭想了想,開口請人皇賜下深藏宮內的珍藥──萬年穹靈果,他的母親賢妃身體不好,需要一些珍貴的藥物來續命,當下所有人都讚賞他的孝悌之心;雲天則是請求人皇能讓他拜師於三公門下學經習文,要知道,名滿天下的三公是不輕易收徒的,唯有下一任的王朝繼承人才能有幸獲得這三人的輔佐,這是眾人公認最明智的抉擇。

最後,唯一一個尚未開口的便是梵天了。

受到眾人矚目的梵天,深吸一口氣後,將要求提了出來。

「懇請父皇,將那頭碧眼金蟒賜予兒臣,充當兒臣的護院神獸。」

此話一出口,眾人皆露出不解神色。那頭妖獸看上去確實威猛無匹,也有那麼一點瑞獸的模樣,但,實際上就是一個生人勿近的凶惡猛獸,不可能指望牠真的能充當一隻護衛神獸,可以說,這頭妖獸無論擺在哪裡都毫無作用,太子殿下卻浪費一個願望討要來幹嘛?

其實,梵天也不曉得向人皇要了那頭碧眼金蟒能起到什麼作用,但,這是戰無絕的意思。

方才人皇一開金口,梵天第一個想法便是將這個願望讓予戰無絕,畢竟他才是此役功勞最大的人。豈料,才偏頭看了一下戰無絕,還來不及開口,對方就好像已經知曉他內心的想法,隱諱地瞄了不遠處的碧眼金蟒一眼後,朝他點頭示意。縱然百思不得其解,梵天仍舊不疑有他地開口。

「唔,護院神獸是嗎?那便連同一干照料牠的奴僕皆賞賜給你吧」人皇皺了一下眉頭,顯然無法理解梵天之要求的用意,不過自古君無戲言,最後當然是點頭應允了。

「謝父皇賞賜!」梵天開心一笑,向人皇福了一福,隨即朝身旁的戰無絕吩咐道:「無絕,那頭碧眼金蟒就暫時交由你處置了。」

戰無絕領命地點了點頭,突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前,來到碧眼金蟒的面前。

碧眼金蟒還在彆扭地不住扭動身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不過和牠曾作伴過幾年的戰無絕,自然看得出碧眼金蟒微瞇的眼眸暗含一絲竊笑,彷彿覺得把圍觀的群眾當成傻瓜般耍弄了一回很是好玩。

就在眾人摸不著頭緒的當下,戰無絕驀地伸手快如閃電地將蛇口中的槍桿捏斷。大膽的程度,令四周人冒汗不已。

只見戰無絕神情凜然地望著他,開口道:「當今人皇已下御令,欽點你充當太子殿下的護院神獸,你服是不服?」

「嘶嘶……」老大什麼時候這麼會裝神弄鬼啦?碧眼金蟒偏頭狐疑了一下,便聰明地配合戰無絕的喝問,一臉無辜地在原地猛點頭兼猛搖尾巴。

眾人瞬間沉默了幾秒鐘,隨即爆出一片驚嘆聲。

「不會吧!這個大傢伙似乎聽得懂人話!」

「是啊!簡直跟人類一樣聰慧!」

見碧眼金蟒收起猙獰利牙,如一隻寵物犬般在戰無絕面前猛搖尾巴討好,人皇、嬪妃們及四名皇子亦是目瞪口呆。

在戰無絕拔劍將交叉勒住碧眼金蟒頸部的粗繩砍斷後,牠扭了一下脖子,接著一個騰空翻身,身子在半空中陡然急速縮小,最後變成一條約莫三十公分長的小蛇,看上去竟是無比纖巧可愛。

目睹此事的眾人,眼珠子無不差點凸了出來。

「神獸!這絕對是快要化龍的神獸!」

「天哪!那隻神獸已經會化形了!太珍貴了!」

再一個騰躍,整條細長的身子便緊緊纏繞在戰無絕的左手腕上,小臉蛋兒還不住朝戰無絕的左上臂來回磨蹭,顯得很是諂媚。

「嘶嘶……」老大,我方才表演得還不錯吧?碧眼金蟒一臉得意地朝戰無絕嘶叫了幾聲。

戰無絕好笑地摸了下牠的小腦袋瓜,轉而朝向人皇拱手揖拜道:「謝陛下賞賜!」

人皇定定看著他手臂上的碧眼金蟒,嗓音有些艱澀地開口道:「傳說中,一些道行超過了上千年的異獸能騰空化形,身軀可大可小,想不到居然是真的……」假如,他早就知曉碧眼金蟒能有此神情變化,或許方才答應梵天的時候會多遲疑一下。

「啟稟陛下,請恕微臣斗膽進言,」西域屬臣中,一名極力主張將此獸以「貢品」名義運來皇城的代表人士突然有些惶恐地開口道:「這條碧眼金蟒雖然可以縮小身形,實際重量及食量卻無法改變,且性情兇殘暴虐,能否擔當得了太子殿下的護院神獸,微臣也不敢打包票。」言下之意是在安慰人皇說,這頭碧眼金蟒除了能變化身形大小以外,沒有任何其他優點,無須太過惋惜。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也就是說……戰無絕現在簡直就是將一座沉重大山拎在左手臂上,然後還能行動自如?!聽見他那番話的人,嘴巴無不驚訝得大大張開,半天都合不攏來。

戰無絕微挑眉,隱密地看了又在竊笑不已的碧眼金蟒一眼。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