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靜……戰無絕神情有些怔愣地望著遠方。一見到他,便彷彿依稀看到他背後那抹熟悉的影子。

百年前的那人也是這樣,柔柔弱弱的外表給人無害的感覺,甚至被人嘲笑過是個沒把的娘兒們,其實卻是所有人當中下手最快狠準的一個,看似斯文的皮相底下藏著一隻噬人猛虎。

只不過。當年的上官家族可是主和派,和主戰派的戰王一族站在對立面,彼此爭鬥不休,那人選擇讓後代潛伏在上官家族內,還真是讓人不得不搖首的惡趣味。

「無絕,你在擔心嗎?」

一回過神來,眸底閃爍異樣光芒的梵天臉龐便近在眼前,戰無絕不免嚇了一跳,心想自己方才該不會將內心的思緒講了出來吧?

「呃殿下的意思是?」

「你是如此聰明剔透的人,怎會不知本宮的意思?」梵天苦笑一聲,像是顧忌什麼地看了左右兩旁一眼,壓低嗓音道:「你且放寬心吧,父皇仍是傾向於相信戰王一族的忠誠度,應該還沒有對戰王一族下手的意思。本宮懷疑,上官靜的一切作為,跟皇叔比較有關,至於皇叔是何意圖,本宮會幫你多加留意的。」

自己的皇叔派遣大量的探子潛伏在戰王一族的領地內,梵天自然擔心戰無絕對此產生什麼奇怪的想法,一心只想要好好安撫他。

「嗯,感謝殿下的關懷……我不會多想的。」戰無絕當然不會擔憂。因為他相信有上官靜這個己方人馬在暗中操控,瑞王最多只會得到四分假六分真的消息,自然不足為患。

「真的?」梵天狐疑地盯著他。

被人關心的感覺實在挺美好的,戰無絕忍不住故意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眸底透出愁思道:「就算擔心又有什麼用呢?畢竟……

「你不放心的話……」梵天咬了咬下唇,迅速打斷他的話,低聲道:「本宮可以不幫皇叔這個忙!」

戰無絕聞言一愣,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梵天的神情有些羞窘,卻沒有避開他凌厲的視線。

在博取瑞王的好感及顧全戰無絕的心情之間,他無疑率先選擇了後者,且堅定不移。

比起瑞王虛無縹緲的感激,他更在意此事是否會引起戰無絕對自己的猜忌,造成兩人之間出現裂痕,因此哪怕瑞王日後得知真相會勃然大怒,梵天也不後悔現今的決定。

戰無絕雙眸眨也不眨地緊盯著面露緊張神色的梵天,一字一字地緩緩詢問道:

「假若那是殿下的父皇,向瑞王授意的呢?」

梵天輕咬下唇,半垂下眼眸,過了好半晌才輕聲道:「對於此事,本宮到底有沒有使出十二分的力氣幫忙,非本人恐怕是不得而知的。」如此一說,就是變相地坦承自己最後還是站在戰無絕這一方。

「若此話洩漏出去,殿下就不怕引起人皇的震怒嗎?」像是要讓梵天知曉這件事的嚴重性,戰無絕仍步步進逼,輕柔的嗓音隱含一抹殘忍。

感覺遭受質疑的梵天,忿忿地抬眸瞪了他一會兒後,突然露出有些難過的表情道:「你是在試探本宮嗎?」為什麼話都說得這麼明白了,對方還是佯裝不知呢?難道他尚未真正地信任自己?

「不是的,殿下……我只是太開心了,所以還想繼續聽殿下說出真心話,愈多愈好。」戰無絕搖了搖頭,終於露出隱藏許久的愉悅笑容,坦承道。

他的性格就是如此扭曲,明明已經得到一些了,卻還嫌不夠,最好能逼得對方再多吐出一些,貪婪得像是永無止盡。

戰無絕也有自覺自己這樣很糟糕,一個弄不好,或許就會逼得對方瞬間窒息,但他偶爾仍是免不了失控。

……」自己是被耍了?望見他臉上的竊笑,梵天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最後僅能勉強意識到此點。

「殿下,再多說一些好不好?我這輩子還沒聽過這麼美妙的情話呢。」戰無絕臉上嚴肅的神情消失了,伸手環抱住他,開始無賴似的糾纏不清。

……你這個死變態!本宮不想說了!」害得他方才緊張得要死!梵天氣得滿臉通紅,扭動身子想掙脫開來,可惜力量無論如何都敵不過他。

「原來比起殿下親愛的父皇,我在殿下心目中的份量似乎更重了一點,真是死也遺憾了。」戰無絕含情脈脈地盯著梵天,像是恨不得將他一口吞了。

「才沒有!你聽錯了!這是嚴重的誤會!」梵天立即矢口否認,他方才肯定是瘋了才會做出那種決定!

「呵,殿下,君無戲言喔。」戰無絕覺得在自己懷中炸毛的梵天簡直可愛極了,忍不住又出言逗弄。

「哪怕下地獄被拔舌頭,本宮也要反悔!」梵天氣得眼眶一紅,口不擇言道。一想到剛剛自己扛了多大的壓力才說出那些話,卻換來戰無絕不正經的試探,他便一陣氣苦。

「噓!別說這種話!」戰無絕臉色一變,俯首霸道地封住他的唇瓣。

「唔……」放開本宮!梵天動手捶打他的背脊,卻絕望地發現男人不但無動於衷,自己的拳頭反而紅得快發腫了。

戰無絕糾纏不休地吻了一會兒,直到梵天除了喘息以外再也發不出聲音來,才依依不不捨地放開他,垂首抵著他光潔的額頭,不斷抱歉地道:「殿下,你別生氣了,是我不對,聽了那些話一時得意忘形才那般過分,以後不會這樣了。」

被男人抱在懷中好聲好氣地哄著,梵天嘴角一撇,嗓音一下子忍不住地哽咽了。

「你真的很過分……

「是,我知錯了,殿下消消氣吧,你這樣我的心很痛。」戰無絕對著他發紅的眼角親了又親,滿心不捨。

這就叫自作自受吧?一直冷眼旁觀的碧眼金蟒默默吐槽道。

……以後不准再這樣試探本宮。」被吻得暈頭轉向的梵天實在沒力氣和他吵了,默然無語許久,終於悶聲道。

「嗯,不會了。」

現今這般低聲下氣,方才是幹什麼去了?難得見一向厚顏無恥的戰無絕露出求饒的神情,梵天縱使想繼續生氣也氣不起來了。

「本宮只說這一次……只要不是叛國大罪,本宮就會選擇站在你這邊,即使得對父皇陽奉陰違,本宮也不後悔。

「可以問為什麼嗎?」戰無絕呼吸一窒,微不可聞地輕聲問道。

是啊,為了什麼呢?梵天偏頭想了想,神情有些苦澀地道:「父皇有很多孩子、很多妃子,本宮在父皇的心目中,不過佔據一個小小角落罷了,無論如何掙扎或表現,恐怕始終只有那麼一點份量,甚至可能沒有……既然如此,本宮寧願向著你,去換取你的全心全意。

「殿下……」戰無絕抱緊懷中顯得堅強卻又脆弱至極的少年,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殿下,別這麼說……」

梵天揚唇一笑,直視著他道:「本宮不可憐,也不需要你的同情,只要你牢牢記住一點,若是你膽敢背叛,本宮絕不會輕易饒了你即可。」

……」戰無絕皺起眉頭,沒有第一時間答應。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難道你……」見他的神情有一絲為難及猶豫,梵天不由得心神一慌,雙眸緊盯著他不放。

戰無絕搖了搖頭,心情有些沈重。

「殿下,我已有多年未回到家鄉了……」自己欺瞞梵天許久的真正身分,也是時候該揭開了,而到了那一刻,梵天會用什麼樣的表情看待自己呢?若他知道自己是因為他的前世「清河」才願意追隨他左右,是否會認為這就是背叛呢?思緒瞬間千迴百轉,戰無絕仍找不到最佳的解決方案。

無論怎麼說,自己跟在梵天身邊,確實別有目的,但,若自己一開始便透露真實身分,恐怕只會被對方當成一個瘋子看待,這就是矛盾所在。

「你是說,你可能會離開本宮,回歸戰王一族嗎?」梵天無法接受這項答案,惶恐不安地看著他。

「不會的,除非殿下趕我走,否則我死也不會走的……」戰無絕頭一遭對一件事很沒把握,可惜,他也只能被動地等待梵天的反應及抉擇。

「笨蛋,本宮……」梵天聞言鬆了口氣,埋首在他頸窩間,幾乎微不可聞地小聲道:「本宮怎麼捨得趕你走……」

淡淡一句話,卻讓聽的人一陣魂搖魄亂,不能自持。

「殿下……」戰無絕聞著懷中如梔子花的幽淡清香,最終仍是忍不住了,動手輕輕揭開他的衣襟,溫熱的大掌緩緩滑了進去。

梵天清亮的雙眸逐漸迷濛,卻沒有任何掙扎的舉動,雙腿甚至順勢微微張開。無聲的允許,默默地將兩人之間的情火燃燒得更加旺盛。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