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美女蛇

 

「出了什麼事?你們倆沒事吧?」聽到槍聲,錢教授心裡咯噔一下,趕緊進來,見到陳玉呆呆地站在門口,而馬文青則臉色青白地跟方今嚷嚷著。

好在兩個人都沒事,錢教授松了口氣,剛剛王教授終於清醒過來,又打了一針,大家在外面就耽擱了一會兒。

馬文青擔心方今又當著所有人、尤其是女生的面,詆毀他高大威武帥氣的形象。忙搶先湊到錢教授跟前,將他英勇的上前與女粽子搏鬥,制定完美的作戰計畫,最終粽子被圍毆不敵,負傷逃逸的事繪聲繪影地說了。除了他自己那部分,也算基本屬實。

錢教授皺眉,他長期從事考古工作,也知道墓裡離奇古怪的事確實很多,只是這裡是沉寂了數百年的吳三桂的藏寶地,怎麼會有古裝活人,還是個女人……

「看清楚她的模樣了?再見到能認出來嗎?」

聽到這句,馬文青臉上收了不正經的神色,皺著眉說道:「老師,您別說,您一提,我忽然想起來,她的長相跟剛剛看到的陳圓圓的畫像簡直一模一樣。只是她的臉似乎很不對勁,但是到底哪裡不對,又說不上來。」

陳玉想到那雙眼睛就有些後怕,他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望了一眼床邊,轉身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封寒一把拉住陳玉,在陳玉驚疑地望向他的時候,淡淡說道:「走,我們過去床那邊看看。」陳玉知道封寒想弄清楚什麼,那女子撲向床裡逃走了,她怎麼逃的?

陳玉的好奇心其實不小於任何人,他自然也想知道,可是此時陳玉堅定地搖了搖頭,斬釘截鐵地拒絕道:「要去你去,我不想過去。你剛才其實看到了吧?那女人多半是只粽子。」

封寒將手放在準備逃跑的陳玉肩膀,認真且詫異地問道:「那又怎麼樣?」

陳玉瞪大了眼,用看白癡的眼神看封寒,挺起胸膛叫道:「那又怎麼樣?!這麼說吧,我是個人類,我不是像她和……你一樣的怪物,我很脆弱的。」

封寒點了點頭,有些不能理解地皺眉看向陳玉說道:「雖然你看起來很氣憤,可是我還是想告訴你,你是脆弱的人類這件事,一點都不值得驕傲。」眼神頗有些同情的意思。

陳玉雙手抱住床柱,淚流滿面,「我沒有驕傲,我真的沒有,我只是想說,我害怕,他奶奶的,你想去看你自己去,老子不去!」

封寒面無表情地看了陳玉一會,理所當然地說道:「可是,我已經決定去弄個清楚,我好像見過那東西,而且感覺我們想出去的話,必須找到它。所以,我們走吧。」

陳玉可憐兮兮地望著他,「那個,你去吧,我掩護。嗷嗷,行了行了,我去我自己走好吧!」 混蛋、暴君!陳玉心裡怒駡著,詛咒著。

陳玉被半拖著到了床前,本來就黯淡的燈光因為人影重重顯得更加詭異。

床前的帳子半垂下來,不知道是馬文青扯下來的,還是那女子臨走弄的。封寒直接伸手去掀錦帳,帶著指環的修長的手優雅地挑起簾子。陳玉忽然發現,封寒的手形很漂亮,就如他的人一樣。

嗯?為什麼我要在意這些?陳玉愣了一會,隨即感歎近墨者黑,真快跟馬文青那幫人思維一樣了。陳玉忙收斂心神,床上除了散亂的錦被、瓷枕,什麼都沒有。封寒用手敲了敲床內側的石牆,一聽就沒有暗門。

陳玉似有所悟,伸手慢慢將被子扯了過來。然後,兩人同時看到一個黑黝黝的洞口,正在床的中央。

陳玉說道:「肯定是順著這個洞逃走了,她幹嘛在床正中挖洞,難道她睡覺不會不舒服?」

封寒沒有接話,他只是往洞裡面看著。

兩個人在這邊拉扯嘀咕,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錢教授帶著學生們也過來查看。

陳玉打開狼眼手電筒,只能照出去一點距離,他看著熟悉的痕跡,心裡一動。跳上床,探身過去用手往洞內側一摸,咦了一聲,喃喃說道:「這怎麼像盜洞——」

陳玉的話沒說完,那洞裡忽然伸出一隻蒼白的手,迅速將陳玉拉了下去。變故太過突然,封寒反應過來伸手時,僅僅抓住陳玉一隻鞋。

屋裡頓時又靜默下來,封寒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似乎更冷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剛剛陳玉還因為害怕拉扯著他的手躲在他身後。

封寒單手撐在床邊,轉頭說了句:「我去找他。」就乾脆俐落地跳進洞裡。馬文青平日嘻嘻哈哈的,總是帶頭欺負戲弄陳玉,這會兒見陳玉被拖下去,驚得臉上顏色都變了,二話不說,也跟著追了進去。

喬逸將扶著的王教授交給方今照顧,也大步往床前走去,姚雯雯忙跑過來拉住他,說道:「太冒險了!我知道你們著急救人,可是這樣下去,你們會不會也遇到危險?不如先商量出個救人計畫吧?」

喬逸掙開姚雯雯的手,看向錢教授,平靜地說道:「老師,我也下去看看,我怕商量出來,人已經救不回來了。」

看著又一個人消失在洞口,錢教授歎氣:「現在這幫年輕人……」不過,嘴上這麼說,錢教授也擔心得很,陳玉是他的學生,又是他最得意地弟子,心裡怎麼可能不著急。

 

陳玉被拉下來的瞬間,幾乎覺得自己暈了過去,可是被用力拉拽著迅速往下運動,不時的碰撞引起的疼痛,讓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清醒著。他甚至能察覺到自己從沒有心跳這麼快過,陳玉狠狠吸了口氣,他知道必須得想法子停下來,否則不知道會被下面那鬼玩意兒帶去哪裡。

陳玉試著用手扒左右的岩石,可是根本沒有著力的地方,前面的東西爬太快,陳玉更加暈頭轉向。心裡絕望地想,難道粽子的體力都這麼驚人嗎?!

大概過了幾分鐘,陳玉只覺得眼前一亮,暈車的感覺也停止了,他被狠狠地摔到地上。

呻吟著,陳玉睜開了眼,聽到身邊啪地一聲響,他趕緊回身去看拉自己下來的東西。陳玉其實一直在猜測是那個女粽子,所以他已經感覺到異常恐懼,擔心一回身就看到那女子身上滿身白毛或者黑毛,露著尖尖的牙齒正等著他。

然後,陳玉發現他錯了,他想得太簡單,所以陳玉自己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叫聲已經在屋裡尖利地響起來。

近在咫尺的是一張極美麗的年輕女人的臉,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她和第二個石室看到的陳圓圓畫像幾乎長著一模一樣的臉。她的臉上和身上都濕漉漉的,黑色的長髮也黏膩的披在身上。更為關鍵的是,這個美麗的人身上是完全赤裸的。

如此的火爆的情景,但是陳玉只感覺到這輩子從沒有過的恐懼攫住了他的心臟,這個女人的下半身赫然是巨大的白色蛇尾。難道這就是陳圓圓?她最終還是變成了粽子?而且,這到底是陳圓圓牌粽子還是陳圓圓牌美女蛇?

年輕女人轉過臉盯著陳玉,黃色的豎瞳裡閃過某種看到食物時候的驚喜,或者……其實是饑餓的情緒。

陳玉顫抖著手腳往後退了一步,轉身就跑,然後他吃驚地張大了嘴。陳玉現在才發現自己在一間有三層樓高的大廳裡,屋裡金碧輝煌,或者說金玉滿堂,滿眼都是金色。陳玉想到了,那人筆記中寫的山一樣的寶藏,他當然認為那句話誇張了,可是他發現,這世界上真有山一樣的寶藏。

 

大廳四周各擺著一座巨大的石雕貔貅,屋子中間堆滿了金銀器皿、寶石首飾,真的像小山一樣,需要仰望才能看得到頂。角落裡是字畫、經卷之類,這裡的寶藏遠遠比吳三桂記載的還要多。

當然,再多的寶藏,陳玉還是會選擇逃命。然而,陳玉又收住了腳。除了寶藏,他悲劇地發現這個大廳裡還有其它東西。

蛇,全是蛇。

大的,小的,粗的,細的,甚至牆角處還有蛇蛋,他甚至還看到一條黑色的幼蛇剛剛破殼而出了!與其說是藏寶庫,不如說是蛇窩。有些蛇已經纏成一團團在地上滾動著,不管有毒無毒,陳玉覺得這些蛇都不算吃素的。

陳玉倒吸了口涼氣,又強裝鎮定的轉過身。現在看來,最安全的,是把這條美女蛇趕到旁邊,順著剛才的洞爬上去,找到其他人,這樣他活下來的希望才大一些。

現在唯一慶倖的是四周的蛇並沒有異動,似乎還沒有發現陳玉這個入侵者。陳玉的槍慢慢舉了起來,打蛇打七寸,瞄準要害吧。然後他看到對面的美女蛇彎下腰,用雙手費勁地從自己尾巴上揭了一層皮下來。

然後扔到陳玉腳下,陳玉發現,這濕漉漉粘糊糊的東西是蛇蛻。

 

陳玉噁心得直想吐,他強忍著難受,抬頭繼續瞄準。美女蛇已經抬眼看向陳玉,黃色的豎瞳微微縮小。陳玉發現那張妖異而美麗的臉在變,從白皙的透明變成一片片細小蒼白的鱗片,鱗片漸漸覆蓋滿整個臉部,又過了一會,陳玉已經分不清這臉上的五官,只看到一雙黃色的眼 。

原來,那個人看到的沒有臉的女人,真的存在。

 

蛇的臉,蛇的尾巴,只有上半身還保持著人形,這真的是陳圓圓?她到底遇到了什麼事,變成了這種樣子?美女蛇張開了嘴,她發出嘶嘶的聲音,張開兩隻手,就要往陳玉身邊撲過來。

陳玉握著槍,眯起眼,慢慢扣下扳機。

美女蛇忽然發出一聲嘶鳴,然後往旁邊游去,陳玉看到了從洞裡鑽出來的封寒,封寒眼睛除了黑色還泛著金色和紅色,嘴裡的尖牙也微微露了出來。 見到陳玉的瞬間,他眼裡的紅色漸漸淡了。

封寒抬手沖陳玉打了個招呼,平淡友好地就像陽光燦爛的午後同鄰居的客氣,「你看起來還好。」

陳玉慘白著臉,咬牙說道:「你眼花了,實際上,我糟糕透了。」

封寒微微一笑,朝著陳玉走了過來,馬文青和喬逸這時也先後出了洞口。

 「啊!寶貝!我們發——現了!」馬文青原來估計想說我們發了……

「快回去,這裡都是蛇!」陳玉叫道。

這個時候,美女蛇已經將襲擊的目標改成了馬文青。

「靠,這是什麼玩意?蛇妖?!」馬文青還來不及沖向寶藏,先被嚇了一跳,往喬逸那邊躲的同時罵著,因為有鱗片覆蓋,已經不能看到原來的面目就是馬文青驚為天人的臉。

陳玉有氣無力地說道:「你也可以叫牠美女蛇,我想你剛剛偷襲不成反被其襲擊的美女就是牠,馬文青,其實我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愛好人獸的。」

「小陳玉你其實又想我修理你吧!嗷嗷,不可能,剛剛那個明明是女人,而且臉上也很正常。」馬文青邊跑邊叫嚷著,忽然想到了什麼,「那人日記裡寫的沒有臉的女人不會是指牠吧?」

「非常有可能,看來可悲的隊長迷戀著的不過是條蛇。」陳玉無比同情地說道,「不過,是條美女蛇,剛剛脫皮的時候,臉能看得清,就是陳圓圓那張臉。」

「這是特殊的生蛇蠱,雖然不知道誰做的,陳圓圓看來是生前變成這種模樣的。」封寒說道。

陳玉驚訝地看向封寒,有的時候,就算作為一隻粽子,封寒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點?

「為什麼牠只追我?!」馬文青邊跑邊悲憤地喊道。

陳玉不禁想起剛進墓道時馬文青說過的話,忙沖他喊道:「你說過是因為你比較帥氣!」

「……」

喬逸開槍了,子彈打進美女蛇的腰上,美女蛇疼得打了個滾,鮮血淋漓。然後美女蛇轉了方向,朝著牆邊撲了過去。然後趴下撕咬著,眾人驚懼地發現,那躺著的,是個人!

美女蛇一會又抬起頭,嘴裡吞著一塊肉,等肉吞下去,陳玉發現美女蛇腰側的子彈頭慢慢地被頂了出來,腰上重新被鱗片覆蓋,光滑冰冷完美。美女蛇眯起眼看向朝牠開槍的喬逸,兩顆又尖又白的牙呲出來,表達著憤怒。

 

在別人都忙著對付美女蛇的時候,陳玉呆呆地看著地上的人,那個人已經被吃了大半,腰以下全都沒有了。

身上血肉模糊的地方還不時鑽出細細的蛇,陳玉咬著牙要別開眼的時候,那人忽然呻吟了一聲。

還活著!

陳玉驚訝地抬頭,發現那人一雙帶著血絲的眼直直盯著自己的方向。

「殺了我,殺了我!」嘶啞而細微的聲音。

陳玉手心緊緊地攥著,舉起了槍,最後問道:「有沒有其他人在?」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之前看見過的陳家二弟子趙離。

「啊啊啊啊啊,殺了我!」

陳玉知道,這個人其實已經瘋了,他閉上眼開了槍。

 

陳玉又轉過身,看向追著喬逸的美女蛇,忙換了新的彈夾,連著就是幾槍,吸引美女蛇的注意力,不然再過幾秒,喬逸非被追上不可。

美女蛇轉過身,看向這邊,陳玉打開狼眼手電筒照它的眼睛。趁著蛇的短暫性失明,陳玉趕緊換了位置,封寒依舊沒動。然後陳玉發現蛇恢復視力後,還是向著他沖了過來,至於距離蛇更近的封寒,美女蛇看都沒看,甚至在過來的時候,有意識地繞開了封寒的位置。

靠,這蛇也懂得欺軟怕硬。

「封寒,過來,我們回去!」陳玉說著,往來時候的洞沖了過去。

卻見錢教授帶著大家都下來了。

還沒等陳玉說話,錢教授已經說到:「快,看看有沒有其它路,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長著兩隻腳的毒蛇找到了這裡,我們只能暫時將石門堵上了,但是牠們進來怕也是早晚的事。」

這是要上演狂蟒之災?靠啊,陳玉和馬文青無奈地對視一眼,讓開了路讓大家進來。

然後眾人都先驚喜地發現如山的寶藏,然後悲劇地發現這裡需要面對的依然全是蛇,膽小的女生已經哭了起來。

封寒忽然說到:「陳玉,把你收起來的那些衣服拿出來,分給別人。」

「為什麼?」

封寒一指地上,說道:「你手裡的衣服,可能都是那玩意兒做的。」陳玉順著封寒的手一看,是美女蛇的蛇蛻,已經變成了和衣服一樣顏色的銀白。

「而且,從剛才起,那些小蛇就沒有往你跟前湊了,只有你周圍沒有。除了那只大的,小蛇都不會動你。」封寒面不改色地將一條爬到他身上的蛇捏死,同時冷靜地說道。

看來蛇是低等動物,同蠱遠遠不能相比,除了美女蛇,小蛇還是不懂得懼怕封寒的。

陳玉趕緊將衣服分了分,不夠的只能兩人一件,果然現在只需要應付那只美女蛇。

 

「教授,現在怎麼辦?」姚雯雯嚇得臉色慘白,女生怕蛇似乎是天生的。

錢教授看到屋裡的情形也皺起了眉,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這會兒,真看到這如山的寶藏也再沒有一絲欣喜。

「方今,你做什麼!快回來!」方今的女朋友小齊驚慌地喊道。

大家轉身一看,發現方今臉上帶著詭異的笑,慢慢騰騰、姿勢怪異地往美女蛇的方向去了,同時嘴裡叨念著:「美人兒,我來了——」

封寒走了過去,一巴掌拍在方今後頸,方今怪叫一聲,醒了過來。

這蛇似乎還會催眠?陳玉似乎想通了隊長留下來的原因,那時候大概在隊長的眼裡,美女蛇其實是個絕世美女。

美女蛇重新站了起來,張開雙臂,一轉身忽然往那洞裡鑽了進去。

「不好,牠一定是去放那些毒蛇去了!」錢教授驚道。

封寒拉著陳玉,他們倆用一件衣服勉強蓋著,這時候走了過來,一指寶藏上面:「讓所有人都向上跑。」

錢教授立刻順著封寒指的方向看,堆積的寶藏上面,有幾個灰色的身影。

「是乾屍,而且衣服和門口那具差不多。」錢教授喃喃說道,然後他明白了封寒的用意,這些屍體都是頭朝上,倒在寶藏堆上,而且有些已經快爬到頂上。他們拼死也要上去,到底是為什麼?

如果他們這些人,也上去,能不能找到出去的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