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疏朗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一生相守



第一章

 

盛行遠第一次見到韓睿是在一個荒涼的小站上。

那一年,他大學畢業,被盛爹逼著去報名參了軍。為這,爺倆幾乎吵翻了天,但是在爺爺的遺言及全家無言的期待中,國內頂尖大學畢業的盛行遠不甘不願地去了武裝部。

「你要當兵?」負責接待的幹部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

這年頭,當兵的又苦又窮,除了想跳出農門的農村孩子或是有關係想在軍隊謀出路的特殊子弟,沒人想去當兵。所以,當接待幹部看到盛行遠的報名表時才那麼驚訝。

A大,是個中國人就知道的大學。

現在,這個優秀的畢業生要來當兵。

「你學什麼專業?是不是想當軍官?」那人小心問道。

盛行遠搖頭:「我就是想當兵。」

那人點點頭,又拿著盛行遠的報名表看了看。「好吧,去體檢吧。」

體檢結果出來,合格。

政審,家訪,接兵的幹部對盛行遠非常滿意。

第一,     這個新兵是名牌大學畢業生,這在部隊是個新鮮事。

第二,     雖然他是名牌大學畢業,但是整個人卻很謙遜,讓人感覺很踏實。

第三,     體格不錯,好好鍛煉,一定能鍛成好鋼。

第四,     盛爹私下做了些什麼……噓……

總之,大家都很滿意。

接兵的幹部對盛爹說:「你兒子真是不錯!這樣的人才哪個部門都得搶著要!」

盛爹急忙表態:「不不,一定要把行遠分到最艱苦的地方!」

接兵幹部有點傻眼,問盛行遠:「你怎麼想?」

盛行遠微微一笑:「如果想要舒服,還當什麼兵呢?」

好!小夥子不錯!接兵幹部狠狠拍他肩膀一記:「有前途!!!」

 

有前途的盛行遠就這麼踏上了接兵的綠皮火車。

月臺上,盛爹和盛小弟巴巴地看著,看著火車咕咚咕咚遠去,盛行遠的眼角緩緩泛起了淚光。

蒙矓中,看到盛爹抬手擦了擦眼。

人生自古傷離別。既然這麼不舍,為什麼非要迫自己去當兵呢?坐在靠窗的位置,盛行遠拉下帽檐遮住了半張臉。

決定當兵前,盛行遠已經拿到了國外名校的Offer,為了這些,他幾乎用了一年的時間來做出國的準備工作。然而,父親的一個電話就把他招了回來。

「當兵去,這是你爺爺的遺願。」

為什麼一定是我?盛行遠皺眉:「不是說這一代有一個當兵的就行嗎?」

「你是老大,你得做表率。」

「知遠和容遠呢?他們也可以啊!」

「他們年紀還小,而且容遠身體條件不行。」

一想到體弱多病的小堂弟,盛行遠皺起了眉頭:「可是我還要出國的。」

「國可以晚兩年再出,當兵可不等人的。」

「爸,您講講道理!盛行遠急了。」

我怎麼不講道理了?盛爹瞪眼:「你不想想爺爺奶奶的命是誰救的!要不是有解放軍救援,你爺爺奶奶能有命在?你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我……」

「怎麼,要我把奶奶請過來嗎?」

盛行遠無奈:「好吧,我去。」

這樣,就來當兵了。沒有多麼偉大的理想,也不是為了守衛邊疆,就是想要完成老一輩的心願,就來了。

盛行遠自嘲地笑笑,把帽檐拉得更低了些。

「同志們,注意一下!」接兵幹部從車廂這頭走到了車廂那頭,吸引了大傢伙的注意。「傍晚,有一輛接兵的車在秦店停,我們要並到那輛上車去。」

眾人面面相覷,有些慌張。

本來離開家就有些緊張了,結果這車一坐就是一天,有人的情緒已經繃到了極點。

「我想家,想我娘。」隔壁,一個小個子兵紅了眼眶。

盛行遠抿了抿唇,一個字都沒蹦出來。

 

夕陽映紅了天。

火車長鳴一聲,緩緩停下了。

「下車,下車,排好隊!」接兵幹部做出集合的手勢,「以這邊排頭為基準,自覺排好隊!」

眾人提著行李,慢吞吞地站好。

盛行遠站在第一排,目光淡淡的,沒有表情。

此處,是個荒涼的小站,除了滿月臺的新兵蛋子,再也沒有其他的旅客。

放了人,火車又咕咚咕咚開走了。

後面的佇列裡傳來了啜泣聲:「咱們這是在哪兒啊?」

「不知道……」

聲音都很無力,心情越來越惶惑。

「說什麼呢?」幾個幹部在佇列前走來走去,「哎喲,那個誰?怎麼哭鼻子了?是餓了吧?」

「沒有!」

「講話前要先喊報告!」

「知道了!」

「回答是或不是,知道了沒有?」

「是!」

「坐了這麼長時間的車,大家都累了吧?」幹部微笑道。

「是!」零零星星的應是聲,更多的是沉默或啜泣。

「當兵嘛,就要不怕苦不怕累!來來!站直了!別娘們嘰嘰的!」

新兵蛋子們立即挺了挺胸膛。

「三班長!帶著大家唱個歌!」幹部大聲道:「等歌唱完了,接咱們的車就到了!」

歌唱了一遍又一遍,風呼呼刮來,盛行遠的肚子已經在咕咕叫了。

終於,一列火車鳴著汽笛在霞光的映照下緩緩駛了過來。

咕咚咕咚,火車緩緩地停靠在月臺一邊。

盛行遠逆著光向前看。

微微敞開的車窗裡,一雙帶著落寞與憤恨的眼睛映入了他的眼簾。

落寞與憤恨,多麼矛盾的情感,但是就在四目相對的瞬間,他確定他在對方眼裡看到了這樣的情緒。

「左轉彎,齊步走!」

「登車!」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盛行遠第一個上了車。

眾人在他身後,魚貫登車。

車廂幾乎是空的,他一直走到了盡頭,才看到靠窗的位置對坐著兩個人。

其中一個,就是那雙眼睛的主人。

此刻,他還在看窗外,對於車廂上的陌生來客,連轉頭看的意願都沒有。

登車完畢,接兵幹部也上來了。

數數人頭,一個不少,幹部滿意地笑了。「把行李放上行李架!」

盛行遠個子高,抬手就放了上去。

因為要放行李,免不得就要往裡走兩步,這一走就碰到了眼睛主人的腿。

「你幹嗎?」他倏一下轉過頭來,眼裡閃過一絲鋒利。

盛行遠幾乎要失笑了,只是輕微的身體接觸就引來對方戒備的瞪視,那模樣,就像一隻被侵佔了領地的豹子,狺狺齜出了尖牙。

「我放行李。」攤手,微笑。

那人緊繃的身軀終於放鬆下來,他不自在地往裡讓了讓,讓盛行遠坐下。

盛行遠坐下後,才發現對方和他差不多高,只是稍瘦了些。

 

夕陽緩緩沉了下去,天完全黑了下來。

盒飯送了出來,每人按份領了,狼吞虎嚥地開扒。

盛行遠領了自己那份,見眼睛主人還在看窗外,乾脆把他那份也領了過來,道:「吃飯吧!」

黑漆漆的窗外什麼都看不到,那人終於把頭轉了過來,用不信任地目光看了盛行遠一眼,低聲道:「謝謝。」

生平第一次被人用審視的目光看待,盛行遠心裡有點不舒服,不過他又想:或許這小子心裡有什麼不痛快的事吧,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見識。

兩個人安靜的吃飯。

倒是對面的小胖子一邊吃飯一邊道:「可開飯了,餓死我了!」

盛行遠笑了。

「哎,你叫什麼?哪兒來的?」小胖子嘴裡塞滿了飯菜,卻還不閑著:「我叫楊超,D省楊家村的!」

「盛行遠,G市。」

「嘿,你呢?」小胖子筷子直指盛行遠旁邊的眼睛主人。

那人對著油膩膩的筷子皺了皺眉,開口道:「韓睿,A市。」

一聽到A市,盛行遠不禁吃了一驚。

「怎麼了?」韓睿皺眉,看到他驚訝的表情。

「沒怎麼。」盛行遠想說我大學就在A市上的,咱倆應該有點共同話題,不過看到對方那張冷臉,心說還是算了。

接下來,健談的小胖子又把幾個人的年齡學歷等等調查了一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多聊聊也不是壞處。

相對于小胖子和對面那個叫李長貴的初中學歷,盛行遠支支吾吾說他上的學也不多,然後他問韓睿,你什麼學校畢業呀?

韓睿瞅了瞅他,愛搭不理道:「高中。」

然後又轉頭看窗外了。

盛行遠也把視線轉向了窗外,發現外面黑黢黢的,唯一能看到的不過是玻璃上的反光,自己的臉清晰地映在上面。

韓睿抬眼,兩人對視。

怪異的,像一起照鏡子似的。

盛行遠笑了,帶著善意的寬容。

韓睿冷哼一聲,閉上眼假寐。

真是彆扭的孩子,盛行遠自我安慰道。剛剛小胖子的身家調查裡,他已經清楚地知道,李長貴17歲,小胖子和韓睿都是18歲,相對來說,自己21歲的高齡真是老了。

所以,不自覺地,對他們就有些照顧。

「哥,我去打水,你去不?」打過飽嗝,小胖子招呼道。

「等我一下。」盛行遠收好飯盒,輕輕拍了拍韓睿的肩膀。

韓睿轉頭,不解地看他。

「幫你扔了吧?」指指韓睿吃剩的飯盒。

韓睿點頭。

「要喝水嗎?」

韓睿站起來,翻出茶缸子。

盛行遠接過,和小胖子一起去車廂另一頭的茶爐。

「哥,那韓睿也太扯了,你還幫他打水!」

「離家在外,誰沒個情緒。」盛行遠笑道:「能幫一把是一把。」

「哥,你真是個好人!」

盛行遠搖頭,打了水,小心翼翼地穿過車廂。

「小心燙。」

韓睿這次沒有看窗外,也沒有閉眼假寐,而是等著他們回來。看到盛行遠的笑容,他有片刻的遲疑,那目光,有懷疑也有思索,像是在問你幹嗎要對我好?

盛行遠只是笑,放下兩杯水,從容坐下。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坐著,聽著對面小胖子和李長貴的說話聲,也聽著火車滑過鐵軌的咣當聲……

或許,是盛行遠的從容讓韓睿放下了戒心,又或許,是這個密閉的車廂裡彌漫的離愁讓他沉鬱,當車廂裡的大燈熄滅之後,韓睿靠著椅背慢慢地睡著了。

火車搖擺中,他的頭慢慢靠向了盛行遠的肩頭。

肩膀上突如其來的重量,讓盛行遠猛然睜開了雙眼。

脖頸處,紮著一顆毛茸茸的腦袋。

盛行遠有三秒的失神,然後才意識到腦袋的主人是誰。抬眼望,車廂裡的人們東倒西歪地睡著。收回眼,觸目所及就是韓睿白皙的臉蛋,長長的睫毛。

個大小夥子,睫毛長那麼長幹什麼!盛行遠嘴角含笑,動動肩膀,把韓睿的頭挪到一個更舒服的位置,慢慢閉上了眼。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