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疏朗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一生相守



第二章

 

天亮的時候,火車開始在山洞裡穿行。

盛行遠的肩膀已經麻了,他無奈地笑著,並沒有挪開韓睿的頭。

「同志們!醒醒!」接兵幹部大著嗓門從這頭吼到那頭,「我們就要到站了!同志們做好下車準備!」

韓睿被他的大嗓門驚醒過來,他茫然地睜開雙眼,有點不知身在何處的無措。

「嘶……」胳膊被他抓了一把,盛行遠倒抽一口涼氣。

半邊肩膀又酸又麻,被韓睿這麼一抓,像是幾千隻螞蟻在鑽他的皮肉,難受得要死。

「對不起。」韓睿看著他痛苦的表情,道了個歉。

盛行遠齜牙咧嘴地看他,想提醒他是不是要為昨晚的「義枕」道個謝。不過看到對方瞬間冷下來的臉,他決定還是不討這個人情的好。

「哥,咱到哪兒了?」小胖子迷迷糊糊地揉揉眼,傻氣道。

「到雲昌了。」

「雲昌是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了。」盛行遠笑道。

幾個人匆匆洗漱一遍,整好行李,火車鳴著笛到達了目的地。

在雲昌,下車的不過百十個人,盛行遠有些驚訝,按說他們這一車人數不少,不知為什麼到了這一站,只有區區百十個人。

「別看了,站好隊!」接兵幹部大聲道。

眾人匆忙站好,眼睛裡滿是好奇。

一輛輛軍卡開了進來,眾人陸陸續續上了車。

盛行遠和韓睿身高相仿,站佇列時就站到了一塊,此刻上車,他們倆又挨著。看著韓睿冷漠的臉,盛行遠覺得這個人真是不太好相處。

「你們知道咱們去哪兒嗎?」有人小聲問道。

「能去哪兒,就新兵連唄!」稍微有些懂行的答道。

「新兵連是幹什麼的?」

「新兵連就是訓咱們這些新兵蛋子的,訓好了再往各部一分,齊活!」

「咦?咱們這車人不能留到一塊兒嗎?」

「你想得美!」

議論聲越來越大,隨車的老兵咳嗽一聲,聲浪立即消了下去。

盛行遠轉頭看看韓睿,發現他的薄唇不屑地勾了一下。

 

一路無話,就這麼到了軍營。

或許,這個地方不能稱之為軍營,叫它廢棄的營房比較合適。

盛行遠看著一溜紅磚小平房,無語問蒼天。

這條件,是不是艱苦了些?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又不是來享樂的,怎麼樣都沒關係了。

按照佇列,以十人為一組,依次進屋。

盛行遠驚奇地發現,他和韓睿不僅分到了一個班,還是上下鋪。

這……就叫緣分?他嘴角帶笑,不知該驚還是喜。就韓睿那渾身帶刺的性格,一定很難相與。

「你要上鋪還是下鋪?」韓睿冷聲道。

「哦?」盛行遠挑眉,笑道,「你選吧,我沒意見。」

韓睿二話沒說,把發下來的鋪蓋扔到了上鋪。然後動作敏捷地翻了上去,開始鋪床。

盛行遠看得目瞪口呆,他的動作簡潔有力,一抖一甩,床單已經平展在床上,一點褶痕都沒有。

他一定當過兵!盛行遠腹誹道。

可是以他的年齡,也不可能啊!好吧,也許是高中時軍訓教官教得好呢!他又自我安慰地想。

思忖間,韓睿已經整好了內務從上鋪翻了下來。

盛行遠抬頭看他的被子,發現並不是傳說中的豆腐塊,這才放下心來。

「還不弄?」韓睿挑眉。

「馬上。」盛行遠笑了笑,也學著韓睿的樣子開始鋪床。他一邊鋪一邊道:「我看你夠俐落的,以前軍訓過?」

韓睿「嗯」了一聲,斜靠著床欄杆看他。

「來,幫把手。」盛行遠轉頭招呼。

韓睿愣了愣,有些遲疑地伸出手。

「別愣著,給!」

遞過床單一角,韓睿接住。

或許是盛行遠的動作太自然,又或者是他的笑容太真誠,總之,韓睿並沒有給他臉色看,而是乖乖幫他把內務整好了。

「謝啦,兄弟!」盛行遠豪爽地拍拍他的肩。

韓睿臉上有些赧色,一扒欄杆翻到上鋪去了。

 

盛行遠年齡稍大,自覺地幫手忙腳亂的小兄弟們鋪床。

也不過半天時間,幾個人就已經相熟起來。

「哥,咋還不開飯啊?」來自四川的小兵娃子于威可憐巴巴地摸摸肚子。

「再等會兒吧。」盛行遠坐在板凳上,拿出紙筆把全班的名字,籍貫都記了下來。

「哥!你這字寫得可真帶勁兒!」又一個湊了過來。

「是嗎?我看看?」生性愛鬧的東北兵連志國從上鋪蹦了下來,「嘖嘖!這字寫得比俺老師寫得都帥!」

「行了,別吵吵了!」盛行遠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

幾個人嬉笑著,拿著盛行遠的筆記本互相傳看。

談笑間,盛行遠抬頭看窩在上鋪的韓睿,生怕把他吵著了。也不知韓睿是睡著了還是怎麼地,底下這麼大動靜,他竟然動也沒動。

「嘟嘟——」集合哨吹響了。

盛行遠急忙站起來,一腳把板凳歸位,一手匆忙拍了拍韓睿。「走!集合了!」

韓睿反應迅速,一下子就從上鋪翻了下來。

眾人被他敏捷的動作嚇得一滯,隨即就跟著跑了出去。

全連集合,連長訓話。

盛行遠是班裡個子最高的,站在排頭。

韓睿次之,站在他旁邊。

盛行遠覺得有趣,用眼角掃了他一眼。

韓睿漠然站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新兵蛋子們,興奮有之,惶恐有之,甚至有人怕得哭了出來。但是唯獨沒有像韓睿這樣的,厭惡,憎恨,渾身戒備得像一隻刺蝟。

他到底怎麼了?是厭惡生活本身,還是對軍營反感至極?

如若這樣,又為什麼要來當兵呢?

 

韓睿的疏離讓所有人都感覺了出來。

小兵娃子於威在他身後吐舌頭:「拽啥子喲!」

「沒個爺們兒做派!」連志國跟在後面擠眼。

「又嚼什麼舌根兒呢?」盛行遠微笑著進了屋,順著兩人的目光看向韓睿。

此時,韓睿端了臉盆到外面洗漱去了,瘦削的背影在來往的人群中,顯得特別孤高。

「班長!韓睿也太那個了!」連志國撇嘴。

盛行遠在下午時被任命為一班班長,這個決定一班沒人有異議。

「哪個啊?」盛行遠拍拍他,「韓睿剛來心情不好,大家多擔待。」

「憑啥子?」於威不滿,「我比他年紀還小哩,還要讓著他啊!」

「行,我跟他說說,讓他讓著你!」於威個子小,盛行遠摸摸他的頭。「好了,別在這兒擠著了,趕緊洗漱去!」

于威和連志國嬉笑著去了,盛行遠搖搖頭,鋪開自己的棉被。

山裡的夜晚寒意逼人,他抖著手中的棉被,思量著這個厚度能不能抵抗冬季的濕冷。

正思忖間,韓睿回來了。

「回來啦?」盛行遠笑。

「嗯。」韓睿輕哼一聲,放下手裡的洗漱用具。

「很冷吧?你怎麼沒兌點熱水?」新兵連的條件很艱苦,除了每天早上一人能打一瓶熱水外,洗漱間只有一遛冷水龍頭,這在寒冷的冬季確實讓人很難適應。

每當此時,盛行遠總在懷念家裡盛滿熱水的按摩浴缸。

不過,也只能想想了。

韓睿沒答話,脫鞋就要上床。

他腳踩了一下盛行遠的鋪位,腳趾紅紅的,盛行遠不小心碰了一下,冰涼。

「怎麼沒用熱水?」

韓睿動作滯了一下,翻身爬了上去。

盛行遠狐疑地抓過了韓睿的熱水瓶,空的。

「你的熱水呢?」

「不知道。」

盛行遠無奈,這個人怎麼老拿自己的身體不當回事。當兵是苦了點,但是能在有限的條件中對自己好一點也不是做不到。

「明天我們的熱水合著用吧?」這樣也能省一點。

韓睿用審視的目光看了他半晌,點了點頭。

「晚上冷,多蓋點。」盛行遠指了指制式棉服。

韓睿拉開棉被蓋住頭,面朝裡躺下了。

 

新兵連第一周,每個人都快累趴下了。

機械的訓練,高強度的運動量,讓人很難適應。

聽到宿舍裡有人抱著棉被哭,盛行遠都沒起身去安慰。因為他也累,渾身酸痛不說,一挨床就想像死豬一樣昏睡過去。

除了累之外,另一個讓人難受的因素就是冷。

沒有暖氣,熱水供應不足,班裡幾乎都結成了對子,兩人共用熱水,一個盆裡洗臉,一個盆裡泡腳,這樣就能省下一些熱水。

盛行遠和韓睿是上下鋪,也就理所當然地結成了對子。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除了盛行遠,其他人都受不了韓睿的怪脾氣。

「拽啥子喲!」這是於威的口頭禪。

「個癟犢子玩意兒!」這是連志國的評價。

盛行遠只是笑,在不失原則的情況下儘量對韓睿多加照顧。

他這樣的行為讓戒備心頗重的韓睿多有防備,但是防來防去,發現兩個人沒有什麼利害關係,盛行遠除了對他多一點照顧,也沒什麼可挑剔的地方。

時間久了,韓睿也慢慢放下了心防。

天氣越來越冷,在一次拉練結束的晚上,小雪花飄飄灑灑地落了下來。

「下雪了!」於威一下子蹦了起來。

「有啥好看的!」連志國撇撇嘴,「俺們那疙瘩一下雪半個月都出不了門,這還叫下雪?」

淡淡的小雪粒不及落地就化了,只能借著燈光的映照看到一點點白。

韓睿對這些小變化無感,第一個推門進了屋。

五公里跑下來每個人都累得直喘粗氣,於威在經歷了下雪的驚喜後,一進屋就癱在板凳上哭爹喊娘。

「行了,洗洗睡吧!明天還指不定怎麼折騰呢!」連志國打了水,又往盆裡倒了熱水。「來,洗臉!」

于威嘿嘿一樂:「哥,還是你對我好!」

「傻樣兒!」連志國彈他一個腦瓜蹦,就著於威用過的洗臉水洗了臉,又換了盆,再兌一點熱水進去,「來,泡腳!」

兩人脫了鞋襪,四隻腳丫子伸進一個盆裡。

「嘶……好燙!」於威嬉笑著,腳丫子踩到連志國的腳背上。

連志國不甘示弱,兩個人在盆裡你踩我我踩你,玩得不亦樂乎。

盛行遠見狀,忍不住一樂。

他也打了水,放到韓睿面前。「你先洗吧。」

韓睿也不客氣,抓過毛巾洗了臉,隨即拿了牙缸去刷牙。

盛行遠洗了臉,等韓睿回來才兌了熱水,道:「泡泡腳吧。」

韓睿頓住,一天的訓練下來,能用熱水泡泡腳就是天大的福利了。而這項福利,一直都是他優先享用。今天天這麼冷,水涼得也快,心裡再涼薄也要懂得感恩,而盛行遠對他確實不錯。

他看著對面打鬧的于連二人,四隻腳丫子踩在一個盆裡確實挺擠,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

「一起吧。」他說。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