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進連隊大院,張帥就被關了禁閉。

盛行遠想和排長求個情,剛一動作就被瞪了回來。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排長下巴往連長那邊努了努,盛行遠一滯,訕訕地站回佇列。

「今天這件事的性質非常惡劣!我希望各單位要引以為戒!」吳韜黑著臉吼道:「逃跑的孬兵先關上三天禁閉!具體怎麼處理等過了閱兵再說!現在!解散!」

「是!」眾人灰溜溜散了。

「班長,你說張帥會不會給退回去啊?」楊小虎緊挨著盛行遠,低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

「班長,要不你再去找連長求求情?」

「一邊去!」韓睿一把揪開他,「你還嫌班長攬得事兒不夠多是吧?」

「我沒有!」楊小虎喊冤。

盛行遠沖他們使個眼色,直到進了宿舍,才低聲道:「這事都別再提了,橫豎等過了閱兵再說。」

「可閱完了兵咱就下連隊了啊!」楊小虎叫道。

「我說你有完沒完?」韓睿冷眼一瞪,「先不說他逃跑本身就夠上軍事法庭了,班長沒準兒也得背個處分,都這節骨眼了你還想把班長推出去當炮灰?」

楊小虎啞了。

「行了,都少說兩句。」盛行遠抹了把臉,勉強笑道:「折騰了一宿大家也都累了,趕緊上床睡覺,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說。」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眾人互相使了個眼色,默默地上床睡覺。

「沒事吧你?」韓睿彎腰站在盛行遠床頭,看著他躺上床。

「我能有什麼事?」盛行遠沖他笑了笑。

「笑屁啊你!」韓睿沒好氣地給他拉上被子,「別傻不愣瞪的,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扛!」

「是,是!」盛行遠趕緊端正態度,「韓爺,小的知錯了。」

「切!錯你個頭!」韓睿虎著臉給他掖好被角,齜了齜牙。

盛行遠無辜地瞅他一眼,乖乖地閉眼睡覺。

「毛病!」韓睿看他真的睡下了,這才翻身上床。

等上面沒了動靜,盛行遠緩緩地睜開眼,無聲地笑了。

 

第二天一早,還沒等徹夜奮戰的士兵們緩過勁兒來,起床號就響了。

「昨天折騰了半宿,今天還不讓休息一下。」於威揉著眼睛,打著哈欠道。

「快點!別磨蹭了!」盛行遠忍著睡意跳下床,昨晚上他翻來覆去想了不少,等要睡的時候,發現天已經濛濛亮了。

困啊!沒精神啊!但是外面的號聲還沒停歇。

「全副武裝!五公里!」吳韜在外面吼。

屋裡面哀聲一片,盛行遠罵娘的心都有了。

整個班裡就韓睿精神還好,他快速打起背包,沖盛行遠吼:「你磨嘰什麼呢?快點!」

說著,還順手幫盛行遠勒緊了背包繩。

「韓睿你幫幫我啊!」於威羡慕了。

韓睿看都沒看他,等盛行遠收拾整齊了,拽著人就出了門。

「切!稀罕!」於威沖他扮個鬼臉。

「快點啊你!我先走了!」連志國也沖了出去。

「等等我……」於威趕忙把背包背上肩,撒丫子就往外跑。

「嘟嘟嘟嘟——」急促的哨聲響過,新兵連終於集合完畢。

吳韜虎著臉站在佇列前,見有的士兵衣領都沒系好,臉就拉得更長了。

「怎麼了?只不過少睡了幾個鐘頭就一個個跟蔫菜疙瘩似的?」吳韜背著手,在佇列前走來走去,還時不時起腳踹那些軍容不整的士兵。「都給我精神著點!五公里合格的,可以休息半天!聽清楚了沒?」

「聽清楚了!」

「大聲點!學蚊子哼哼呢?」

「聽清楚了!!!」震耳欲聾的吼聲。

「好!去吧!」沖各排長一揚下巴,隊伍分批次帶了出去。

盛行遠深吸一口氣,覺得今天這五公里還真有點難過。

「行嗎?」韓睿低聲問道。

「不行地話就往你身上倒唄!」盛行遠玩笑道。

「切,你當爺是拖死狗的?」

盛行遠頓了頓,笑道:「死狗可沒我這麼沉……」

韓睿瞪他一眼,與他並肩:「那就當拖死豬!」

拜一向積極訓練的慣性所賜,盛行遠的前三公里都比較順利。到了第四公里,兩人開始加速,韓睿一邊調整呼吸,一邊說道:「你今天狀態不好。」

盛行遠轉頭沖他笑:「沒睡好。」

「要不要我給你領跑?」韓睿掃他一眼,發現這男人雖然眼圈發青,卻仍然維持著淡定的笑,不禁齜牙道:「你能不能有點正常人的情緒?老這麼端著你累不累?」

盛行遠無辜:「我沒端著。」

「虛偽的人都認為自己很真誠。」韓睿往他腰上捶了一記:「跟著我跑!」

盛行遠本想說不用了,但是一看韓睿那像豹子一樣銳利的眼神,只好乖乖地跟著他的步伐前進。

跑完四公里的時候,盛行遠就有些吃不消了。韓睿回頭看了他一眼:「快點!難道讓我在後邊攆著你跑?」

說這話時,他的氣息也非常不平穩,臉上現出焦急。

盛行遠心中一動,心說人生中能得此兄弟,這兵也算沒白當。

「我能行!」他咬著牙,努力邁動雙腿,憑著一股子韌勁兒跟上了韓睿。

兩個人一前一後過了終點,成績優秀。

一排長看著他們笑了,道:「你們倆還真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有沒有興趣進我的班啊?」

盛行遠喘著粗氣,擺了擺手。

「怎麼?不給面子?」一排長臉拉了下來。

「不是……不給面子。」韓睿喘著氣,解釋道,「您沒見他話都說不出來了嗎?」

盛行遠聞言,指指嘴巴,點點頭。

「嘿!這倒奇了!」一排長湊過去,跟看熊貓一樣地看盛行遠。「你不是挺能跑嗎?怎麼今天變孬了?」

盛行遠苦笑,按著肚子,一字一句道:「岔,氣,了。」

「有你的!」一排長撲哧樂了:「得,你們先喘口氣,我去清點一下人數。」

盛行遠點點頭,目送著他遠去。

「就要下連隊了……」韓睿坐在他旁邊,臉色不豫。

「是啊。」盛行遠感歎。

「還是沒爭取到。」

「還沒到最後關頭呢,別這麼悲觀。」

韓睿橫他一眼:「我是沒你樂觀。」

盛行遠拍拍他的肩,配合著擠出一副愁容。

韓睿瞅著他,半晌,終於繃不住笑了出來。

 

休息了半天後,新兵連做了最後一次合練。

盛行遠和韓睿被選作領隊,到時候整支隊伍將在他們的帶領下通過主席臺。

「一班長!這次可就看你的了!」吳韜看起來心情還不錯,竟然對盛行遠開了句玩笑。

「保證完成任務!」盛行遠敬個禮,勾唇一笑。

「行了!今晚上不折騰你們了!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出發!」

「是!」盛行遠大聲答道。

吳韜滿意地點點頭,背手離去。

盛行遠望著他的背影,歎了口氣。

「怎麼了?」韓睿問道。

「沒什麼。」盛行遠回過神,低聲道:「本來想問問張帥的事,不過……」

「你腦子進水了吧?」韓睿瞪他一眼,「這時候提張帥,這不上趕著給自己找抽嗎?」

「我……到底是我班裡的兵。」

「還真拿自己當班長了!」韓睿撇撇嘴,「下了連隊都是新兵蛋子,還是想想怎麼自保吧!」

「好吧,你說得對。」盛行遠聳聳肩,道:「走!回去歇著去!」

「豬啊你,有點追求好吧?」韓睿不屑道。

「那該幹嗎?」離飯點還有一個小時呢,不回宿舍還能去哪裡?

韓睿輕咳一聲,捅捅盛行遠:「還有煙沒?」

「沒了。」

「給我一盒,嗯?」韓睿用肩膀蹭他兩下。

「剛才還叫我豬呢,你竟然跟豬要煙抽。」盛行遠得瑟了。

「班長,行遠,哥……」韓睿抹開了面子,圍著盛行遠轉。

盛行遠挑眉,得意地背著手往回走。

韓睿耷拉著臉跟著,小聲道:「給我兩盒又怎麼樣?」

「都跟你說沒有了。」

「我明明看見你包裡還有的。」

「你哪隻眼看見了?」盛行遠輕咳一聲,一本正經道:「小小年紀,別老想著抽煙,對身體不好。」

「我無聊。」韓睿攤手。

這個理由無恥又強大,盛行遠停下腳步,義正詞嚴道:「沒有。」

「要怎麼你才會給?萬一以後見不到了……」韓睿聲音低落下去。

盛行遠立馬就沒轍了,拍拍他的頭,道:「別裝可憐了,橫豎以後還在一個團,沒煙抽了找我就行。」

「真的?不反悔?」韓睿嘴角露出一抹得色。

「真的,本人說話算話。」盛行遠舉手保證。

韓睿哈哈大笑:「謝了啊!三年的煙錢都解決了!耶!」

上當了!盛行遠無奈地笑了。不過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對韓睿,他從來就不會拒絕。

「班長!你他娘的真是個好人!」韓睿抱著盛行遠「吧唧」在他臉上啃了一口,一路小跑著去盛行遠的行李包裡找煙去了。

盛行遠擦著臉上那一抹口水,笑駡:「臭小子!」

 

天濛濛亮,新兵連就開始集合了。

今天的早飯開得早,眾人一邊吃一邊用眼神交流。

據說今天所有的新兵都會集合到師部訓練場參加檢閱,這樣一來,這些新兵蛋子的心裡都敲起了小鼓。

吃過飯,留了十五分鐘讓大家整理內務。

「班長,你知道師部在什麼地方嗎?」於威一邊折被角一邊問。

「我怎麼會知道。」盛行遠失笑。

「師部訓練場是不是比咱們這邊大多了?」楊小虎也好奇道。

「別問我啊!」盛行遠踢他一腳,「除了追張帥那次,我連團部大院都沒出過,天知道師部是什麼樣!」

「也是。」楊小虎歎了口氣:「說到張帥……」

「今天是什麼日子,等回來了再去慰問他。」於威攔住了他。

大家面面相覷,決定打住這個一提必掐的話題。

韓睿撇唇笑了笑,一句話沒說。

「怎麼樣?準備好了沒?」盛行遠仰頭看他,順手幫他把床單拉平。

韓睿跳下床,整整衣裝,又端詳了一番盛行遠衣著。

兩人默契一笑,雙手在半空擊掌,盛行遠深吸一口氣:「出發!」

「出發!」連志國一揚手臂,帶著一臉悲壯率先出門。

於威摸摸臉:「這就壯烈了?」

「烈你媽個頭!」楊小虎一拍他,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出去。

於威不服氣,胸膛挺得比他還高,乍一看像是腆著肚子的地主老財。

盛行遠失笑,和韓睿並肩走出去。

 

師部的訓練場並沒有他們想像的大。

但是也足夠讓這些新兵蛋子們眼神發亮了。

按照預定順序站好,連長在佇列前走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有哪個地方出錯。

盛行遠和韓睿並列站在排頭,眼觀鼻鼻觀心地站著。

三個月的訓練將在這一天展現成果,所有人的心裡都交纏著緊張和興奮。盛行遠看著遠處主席臺上,好多穿著軍裝的人來來去去忙個不停。

「吳韜,準備得怎麼樣了?」團長王自勇走了過來。

「報告!準備就緒!請指示!」吳韜立正站好,啪!敬了個禮。

王自勇仔仔細細將隊伍巡視了一遍,看到盛行遠和韓睿,笑道:「把胸膛挺起來,精神打起來!」

「是!」

「小夥子不錯!」王自勇的目光停在韓睿身上,眼裡閃過一抹疑惑,他確實覺得這個長相在哪裡見過,不過……算了,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他轉過身,大聲喝道:「有沒有信心搞好這次閱兵?!」

「有!!!」聲嘶力竭的吼聲。

「好!」王自勇猛一擊掌,「底氣十足!這才是我三零二團的兵!」

說完,滿意地笑了笑,轉身朝主席臺走去。

「王團長!什麼事這麼高興啊?」一個上校軍銜的人笑問。

「林參謀長!」王自勇敬個禮,「您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師參謀長林少禹回禮,虛讓了王自勇一把,笑道:「王團長說哪裡話,都是當差的,誰敢偷懶啊?」

「謙虛了,謙虛了。」王自勇呵呵笑道。

「別寒磣我了,您可是老前輩。」林少禹眼光轉向訓練場,各個方陣整齊地排列著。「你們團準備得怎麼樣了?」

他不過三十多的年紀,身體挺拔,面容英俊,既有軍人的堅毅,又有修竹的清雅風範。王自勇不禁多看了兩眼,越看越疑惑。

見王自勇沒有回話,林少禹轉過頭來。

是了!一見他的正面,王自勇猛然回過味來:「我知道底下那小子長得像誰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