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有了林少禹的幫忙,原本天大的難事也變成了小菜一碟。

「果然上頭有人就是好啊!」盛行遠感歎道。

韓睿掃他一眼,道:「你願意咱倆就換換。」

盛行遠見他臉色不善,立即賠笑道:「我就是隨口說說,要不是你舅舅幫忙,咱們現在還跟沒頭蒼蠅一樣亂撞呢。」

韓睿點點頭,道:「我也沒想到他會主動跟我示好。」

「或許,你舅舅不像你想的那麼無情。」相處的時間長了,盛行遠多多少少也知道了韓睿家的一些情況。這個彆扭的孩子雖然不愁吃穿,但是實在沒享受過多少家庭的溫暖。

精神財富的缺乏比物質的缺乏更令人心酸,對於在幸福家庭長大的盛行遠來說,韓睿的孤獨、寂寞、憤世都讓他不得不心疼。把我的幸福分給你一半,可以讓你不悲傷,把你的痛苦分給我一半,你就再不會孤獨。

三個月的時間,已經讓兩人的情誼得到更進一步的昇華。韓睿之於盛行遠,是兄弟,但是相對于自己的弟弟盛知遠,盛行遠對韓睿又多了一絲憐惜。是的,憐惜,這個驕傲又敏感的韓睿,從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就讓人放不下。心疼他沒有家人照顧,憐惜他敏感脆弱的心。

捫心自問,連裡有的是比韓睿條件差的戰士,但是盛行遠與韓睿就是出奇地投緣。盛行遠性格好,任誰都願意把他當朋友,因為他值得依靠。但是他並不是不會拒絕,甚至他是客氣地,有禮地,有原則地與人保持著距離。

他聰明又世故,與動不動就拉冷臉的韓睿截然不同。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又是相同的。韓睿只對他認定的人好,就像他只對盛行遠敞開心扉,當然,對這個彆扭的孩子來說,他的敞開是有限度的。就算如此,盛行遠也應該感到榮幸,因為韓睿對他的親人都沒有開放到這個程度。

而盛行遠呢,雖然他與任何人都能很好地相處,但是對全連都一視同仁的人,他這種善意卻無疑是一種偽裝。於是韓睿的冷臉與偶爾的冷嘲熱諷就成了例外,盛行遠沒有原則地承受了,也間接地表明韓睿對他而言是不同的。

難道韓睿是上天對自己的試煉?或者自己來參軍是上天安排自己對韓睿的救贖?每次韓睿無緣無故鬧彆扭之後,盛行遠都這樣安慰自己。

怎麼能跟一個心思敏感的孩子一般見識呢?他已經夠不容易了,自己這當大哥的當然要多照顧他一些,嗯,既然母親沒了,父親也不再相認,那麼……就讓自己把大哥這個重擔挑起來吧。

讓你幸福,讓你快樂,直至你擁有屬於自己的那一個家。

三個月的新兵生活就這樣結束了,盛行遠帶著滿腔豪情與韓睿一起下了連隊。與他們結伴同行的,還有關了三天禁閉並背著一個大過的張帥。

至於為什麼張帥和他們分到一個連,真是……說來話長。

 

閱兵完畢回到駐地後,新兵連隨即進行了授銜儀式,每個新兵蛋子都配發新軍裝,肩上都掛了一道拐,也就是列兵銜。

授銜儀式那天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閱兵式表現不錯,團長特地來連裡對大家進行了表揚,不僅如此,為慶祝大家勝利完成閱兵及新兵連結業,晚上還要食堂給大家加兩個菜!

哦耶!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戰士了!就要下連隊了!新兵蛋子們一邊摸著肩章,領花,一邊忙忙碌碌地寫留言,互贈紀念品。

「班長,你給我寫兩句吧!」於威拿出一個軍綠色筆記本,笑嘻嘻地遞給盛行遠。

「喲,都要寫臨別贈言啊?」盛行遠接過本子一看,不僅有本班的,還有外班戰友的,看來於威的交際範圍還挺廣闊。

「寫兩句吧!」於威幫他擰開筆帽。

「以後要分到一個連呢?」盛行遠挑眉笑,拿過筆刷刷開寫。他的字遒勁有力,在這一幫新兵蛋子中是當之無愧的「書法家」。

「嘖嘖!班長這字就是帥!」楊小虎也拿著本子跑過來:「也給我寫兩句。」

「好。」盛行遠來者不拒,給於威寫好留言,想了想,抬頭問韓睿:「韓睿,你要寫些什麼?」

韓睿正坐在床上整理衣服,聽到盛行遠叫他,不禁一愣:「寫什麼?」

「寫留言啊!」盛行遠舉著手中的本子,笑道。

「是啊是啊,韓睿你有什麼要對我說的話沒?」于威見班長要把本子遞給韓睿,急忙邀請道。

韓睿想了想,搖頭:「沒有。」

於威鼻子差點氣歪了,要不是班長要把本子給你,老子也不會給你臺階下啊!現在可好,熱臉貼了冷屁股,我……我呸!

盛行遠見於威臉上現出不忿之色,急忙安撫道:「韓睿肯定是嫌他寫的字太難看了,沒事,我替他寫。」

「我沒……」

「我知道了,保證寫得激情洋溢熱血沸騰啊!」盛行遠急忙攔住韓睿的話茬,邊說邊朝韓睿擠了下眼,那意思是說:爺哎,您給點面子成不?

韓睿瞅了瞅他,很給面子地閉了嘴。

盛行遠擔任了韓睿的代言人,很煽情地給於威留下幾句臨別贈言,於威看著那幾句戰友情比山高比海深的官話,嘴角直抽。

在盛行遠的熱情參與下,一班眾人的留言本上都留下了「韓睿」的熱情贈言,別管是李逵還是李鬼,總之韓睿這個名字是在一班即將消失時,留下了些許的痕跡。這樣,也就夠了。

 

再然後,就是張帥的問題。

怎麼處理張帥,確實不是一班這些新兵蛋子們能解決的問題。

韓睿上頭倒是有人,但是他在提出和盛行遠在一起的要求時,還是忐忑不安的。直到林少禹爽快地答應了他,小夥子只顧著高興了,哪會想到還在受苦受難的戰友。

好吧,就算韓睿當時想到了張帥,他也不會林少禹提出要求。第一,林少禹對他而言只是個掛著舅舅頭銜的陌生人;第二,張帥對他來說只是個無關的路人甲。對親情及友情都極為淡漠的韓睿而言,張帥自己犯了錯就該承擔後果,上面要怎麼處理張帥,關他什麼事!

幸好,一班除了盛行遠,誰也不知道韓睿還有這麼層關係,不然眾人光用眼淚也能把他沖到林少禹跟前去。

「可怎麼辦喲!」楊小虎蹲在板凳上,大聲哀叫。

高興完了,煩心事隨之而來。眾人安靜下來,驀然意識到,明天就要下連隊了,可他們的張帥兄弟還被關在禁閉室裡。

怎麼辦?!眾人面面相覷。

「班長,還有辦法沒?」於威將本子收進行李袋,陪著楊小虎發愁。

盛行遠搖頭,他也不知道張帥這事的性質要怎麼定。你說他跑了吧,又找回來了,你說他沒跑吧,這人可是在大院外面的山裡找到的。也不知道上面那幫爺們討論出個結果來沒有,是及早打點還是等結果出來再想轍。

其實,他一個臨時班長能想什麼轍呢?這一次沒追究他的連帶責任已經是排長出面保他了。再想到連長跟前去蹦躂,套韓睿的話說就是:沒事找抽!所以,盛行遠決定還是等上面的鞭子主動落下來好了。

就在一班眾人苦思對策時,連部辦公室裡已經拍了桌子。

「我不幹!我連堅決不要逃兵!」吳韜虎著臉對王自勇道。

「你不要逃兵,那兩個好兵也不能留給你!上次幹部們來看兵,好幾個連長都跟我要韓睿和盛行遠!」王團長坐在主位,臉上也不好看了。

「那不行!我辛辛苦苦練了三個月兵我圖啥!誰要挖我的尖子我跟誰急!」

「你敢老子急,嗯?」王自勇挑眉。

「王團!您體諒體諒我唄!」見王自勇面帶不悅,吳韜改了口氣,蹭到王自勇身邊道:「我挑幾個好兵不容易!我辛苦了三個月就給老七老八他們吃現成的?那以後我可不帶新兵了!」

「你還敢跟老子講條件?」

「我沒講條件!」吳韜沒好氣道:「我不就是不要那個逃兵嗎?隨便把他扔個地方不就完了?」

「你說得輕鬆!」王自勇被他氣笑了:「出了這麼大事,連裡那幫小子沒一個不知道的,都說是你練得太狠把人嚇跑了!看看,這人現在沒人敢收了。」

「那我也不收,把他退回去!」

「你敢!」王自勇斂了笑,嚴肅道:「我也從側面瞭解了一下這個兵,山裡的娃,身體素質不錯,本質更好。人是遲鈍了些,但未必就不是當兵的料。」

「那讓他去飼養班喂豬。」

「你們連沒有飼養班。」王自勇提醒道。

「他那樣的,也就適合伺候豬!」吳韜嘲諷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把豬養活……」

「你少門縫裡看人!」王自勇對這個冥頑不靈的屬下簡直沒轍了,看吧,這沒大沒小的,還是自己慣出來的!「這事就這麼定了,你要走了幾個尖子兵,那這個全連倒數第一也歸你了。」

「我……」

「你再說不行我就把幾個尖子兵放到別的連!」一錘定音,王自勇懶得和這個囂張的小子廢話,拔腿就走。

「您!您太霸道了!」吳韜追到門口,嚷道:「他只配喂豬!」

王自勇停住腳步,冷聲道:「再多說一句,就讓他喂你!」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