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韓睿,你有什麼要買的?」高建國和韓睿連袂進了駐地附近最大的一家商場。

韓睿搖頭,他本就是出來散心的,真沒有什麼想買的東西。

「那你跟著我逛?」高建國轉頭問道。

韓睿哂笑:「您給女朋友買東西,我跟著攙和啥啊!」

高建國露出個算你小子識相的表情:「行,那你自己逛啊,半小時後門口會合。」

「好。」韓睿點點頭,轉身走向另外的方向。

商場並不大,在韓睿看來甚至有些寒酸,但是這已經是縣城裡最好的商業中心了。三零二團是野戰部隊,駐地本就偏遠,跑到這個縣城來坐車也要十幾分鐘。兩個人有兩個小時的假,一來一回就耗去了半個多小時,買買東西打打電話,時間還有點不夠用。

這是對高建國而言,對韓睿來說,兩個小時的放風時間剛剛好。他無牽無掛的,日常用品也不缺,出來逛一下不過是感受下人間的氣息,免得真以為世界就剩下那一抹橄欖綠。

韓睿以前都是很盛行遠一起出來,這次和高建國結伴而行,還真有點不適應。比如說坐車啊,一些小零碎的花費啊,以前他根本不用管,反正盛行遠是萬能的,自己抄著手在一邊等著就好了。可和高建國一起出來,事事都要盡心,買車票搶著給班長付帳什麼的,這一遭下來他覺得很累。

其實也可以不這麼狗腿的,但是和「領導」一起出來,不殷勤一點又會被盛行遠批評不會抓住機會吧?一想到那個事事追求完美,上上下下都打點周到的「老滑頭」,韓睿的頭又疼了起來。

人來人往的商場裡,很多情侶來來去去,韓睿出神地看著,後知後覺地想到,如果盛行遠穿了便裝和女朋友在一起,也和這些人一樣,笑得甜蜜又幸福吧?只是,那樣的話,他的身邊就再也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明明是兄弟,明明應該祝福,可是還是對那名叫做方雪嬌的女子莫名地嫉妒起來,想要他圍著自己轉,想要他幸福的笑著的時候是想著自己,只是兄弟的話,這份獨佔欲未免太強烈了,他反省著,自責著,可是心裡那股失落卻怎麼也遮掩不住。

盛行遠雖然世故了些,但是他對誰都沒有壞心眼。是的,他是好人,所以他有女朋友了,自己該為他高興。

「該為他高興……」韓睿靠在椅背上,喃喃自語道。

「不好意思,能給讓個座嗎?」一名年輕女子扶著一位老奶奶站在一邊。

韓睿抬起頭,看到老人有些虛弱,急忙跳了起來:「坐,坐吧。」

「謝謝啊!」女子對他一笑,扶著老人家坐了下來。

韓睿摸了摸鼻子,訕訕地走開了。

 

商場裡的東西並不多,至少無法與A市的任何一家商場相比。韓睿百無聊賴地看著,走著,不遠處的金飾櫃檯前,高建國正在小心地研究著什麼。韓睿想了想,悄悄地避開了。

天氣熱,沒一會兒就灌下去兩瓶水。緊跟著,另一個問題接踵而至。

尿急。

五層樓高的商場,只有頂樓有廁所。

滾梯上人很多,韓睿不愛和人擠,只得找到樓梯間,一層層往上爬。

「你到底想怎麼樣?」爬到三樓時就聽到上面傳來爭吵的聲音。韓睿皺了皺眉,埋頭繼續爬。

「你愛找誰找誰!老子不奉陪了!」拔高了嗓門在嚷。

「我對天發誓我對你是真心的,我要是有外心我出門被車撞死!」男聲低吼道。

「你他媽都去相親了還對我是真心的?」另一個男音不甘示弱道。

韓睿腳步停頓了下,這聲音怎麼聽怎麼像倆男的啊!他放輕了腳步,繼續往上爬。

「你還想怎麼樣?讓我把心掏出來給你看?」

「你他媽的……唔……唔……」

爬上樓梯轉角,剛才爭吵的主角映入眼簾。韓睿往上邁的腳步停住了,雙眼大睜瞪著眼前的一幕。

兩個男人在樓梯轉角撕扯成一團,其中較瘦弱的那個被人壓在牆上,兩個人激烈地親吻著,舌頭都暴露在空氣中。

激吻地兩個人意識到韓睿的存在,交纏的舌頭終於分開,齊齊瞪向這個兵娃子。

「看什麼看?沒見過人談戀愛?!」較壯的那個吼道。

韓睿瞠目,漸漸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還不走!別以為披了個綠馬甲我就怕你!」那人繼續吼道。

「我只是要上廁所。」結果被嚇得又憋回去了。

「樓梯走不通,從四樓出去搭電梯上去!」那人壓制著想跑的愛人,不耐煩道,「眼睛怎麼長的,沒見樓下的公告嗎?」

「哦。」韓睿點點頭,機械地往下走,怪不得這麼寬敞的樓梯間裡連個人影都沒有,原來是走不通。

不過,在公共場合親熱是不是有點那啥了?還有,兩個男人也可以……談戀愛?他越想越頭痛,一直走到女士內衣部才對追過來的高建國給拽住了。「韓睿!你要幹嗎?」

他猛然回過神,發現幾個挑選內衣的女士驚恐地看著他。低頭看,手指竟然停留在某款性感胸罩上!

「我!我……」手像被烙鐵燙了一樣,倏地縮了回去。

「快走!」高建國扯過他,沒命地往外跑。

「你在搞什麼啊!」一直到跑出了商場,高建國才停下來喘了口氣。

「我沒幹什麼,就是剛才看到了件事嚇住了。」韓睿不好意思道。

「啥事能把你嚇到?」高建國好奇道。

韓睿想到在樓梯間看到的那一幕,臉驀然紅了,支吾著不肯出聲。

「不說就算了,不過這種嚴重違反紀律的事可不能再犯了啊!」高建國正色道:「身為一名戰士,怎麼能去摸那種女人家的貼身衣物呢!」

「班長,」韓睿窘迫道,「我真沒注意到我摸的是什麼!」

高建國打量他半晌,終於點了點頭:「算了,這事你知我知。」轉身,又低聲罵道:「個臭小子,老子還沒摸過呢,你倒開了洋葷了。」

韓睿尷尬地笑笑,跟著高建國上了回駐地的車。

等上了車,才後知後覺地想到了自己要上樓幹嗎。精神一鬆懈,尿意就上來了。他並著腿,坐立難安。

「又怎麼啦?」高建國沒好氣道。

「我想上廁所。」

 

偷摸女人內衣的事,被韓睿以一條煙的代價封住了高建國的嘴。

可那天兩個男人舌吻的事卻在韓睿的心裡紮了根。沒見過人談戀愛嗎?那天那個壯男是這麼吼的,說真的,他真沒見過人談戀愛,更遑論是兩個男人。

這件事,漸漸變成了他心底的秘密,一個說不出口的秘密。小時候不知道父母的糾葛,日子還算幸福,青春期的時候正逢家變,每天安撫媽媽都已經耗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不幸福的家庭,讓人失去了戀愛的勇氣。

情竇初開時,世界是灰色的。等家裡終於平靜下來,已經是他入伍的時候,而那個家,也再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仔細想想,人生真是失敗,所以盛行遠臉上的幸福笑容就更讓他渴望。

「想什麼呢?」訓練間歇,盛行遠走了過來。

「沒想什麼。」他不敢說他看到了兩個男人擠在一塊兒親密舌吻,也不敢說他最近的心思有些異常。

如果兩個男人可以戀愛的話……他眯眼看著盛行遠,越看越覺得這個男人英俊得讓人心動。

心動?天啊!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想把眼睛轉開,卻看到盛行遠溫暖又帶著些許擔憂的眼神,他怎麼可以毫不計較地對自己這麼好?如果不是他雞婆地熱心相助的話,也許自己還不會起異樣的心思。

不,不對,他怎麼會對一向親密如兄弟的盛行遠起那樣的心思呢?人家已經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可是,他那張嘴唇真的好適合親吻……韓睿咬著牙,目光炯炯地瞪著盛行遠。

「怎麼啦?」盛行遠不明所以,摸摸他的頭。

韓睿扭頭轉開,今天的太陽好大,一定是曬昏頭了。

「你和班長上街時有發生什麼事嗎?」盛行遠疑惑道,「你這兩天怪怪的。」

「我沒有!」韓睿挪開一尺,他越來越不敢看盛行遠那張臉。

「到底出什麼事了?跟我說說不行嗎?」盛行遠追問道。

韓睿咬牙想了想,決定把自己那齷齪的想法爛到肚子裡。他拍拍屁股站起來,一頭鑽進了高建國和老牛他們圍成的圈子裡。

盛行遠被晾在原地,心裡的疑惑越來越濃。

 

「班長,你和韓睿到城裡去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韓睿躲自己躲得厲害,每天不是跟著高建國訓練就是和老牛他們搭檔,整得自己跟被人拋棄的小狗似的。盛行遠坐不住了,直接從高建國那邊下手,一定要把事情問個清楚。

「城裡?哪天?」那天的印象實在是太過深刻,高建國一想到就咧嘴笑了。

「到底出什麼事了?」盛行遠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韓睿是從城裡回來後就開始反常的,那麼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問這個幹什麼?」高建國曖昧道。

「他這兩天老躲著我,我總有知道原因的權利吧!」

「哦……」一想到韓睿手滑過蕾絲內衣的情景,高建國真有一種說不出口的嫉妒,「我答應他不說的。」

「班長!」盛行遠趕忙塞過兩盒好煙,諂媚道,「您就跟我說說吧,我保證不說出去。」

高建國斜睨他一眼,笑道:「別玩這套啊!」

「班長,您就別再悶著我了!」

盛行遠很是說了幾句好話,這才哄得高建國吐了口。

「你說什麼?」他驚呆了,不敢置信道,「韓睿在商場裡摸女人的內衣?」

「嗯哼!」高建國得意地笑笑,「我可就跟你一個人說了啊!」

盛行遠大受打擊,韓睿什麼時候饑渴到這程度了?他……他不是一向性情冷淡嗎?難道純情的人其實內心熱情如火?可這行動也太勁爆了!

高建國對他的反應很滿意,笑眯眯地走了。

盛行遠站在原地,半天沒回過神來。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漸漸曖昧起來。

韓睿是為自己的小心思而羞愧,盛行遠是因為懷疑韓睿過分思春而不好過問他的隱私。

因為夢到和盛行遠接吻而羞愧難當的韓睿,把自己蒙在被子裡縮成了一團。

盛行遠本想叫他出去走走,一看韓睿縮在床上理都不理自己,盛行遠的火氣就上來了。

韓睿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竟然大庭廣眾之下去摸女人的內衣!幸虧班長發現的早,不然非得被當作變態給抓起來!韓睿越躲著他,盛行遠就越氣悶,雖然這事是過分了些,但是他能和老牛朱勇他們相處愉快,怎麼就不能對自己說說心事呢?

就這麼一直僵著,僵著……偶爾四目相對,都能感受到對方眼裡有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盛小子,你又和韓睿鬧什麼彆扭呢?」老牛叼了根煙,笑呵呵問道。

盛行遠低頭刷鞋,不搭理他。

「喲,都彆扭成這樣了,你還給韓睿刷鞋啊?」老牛眯眼看著,躍躍欲試道,「牛哥的鞋也沒刷呢,勞您駕?」

「沒空!」盛行遠頭也不抬道。

「切,德行!」老牛靠在水池邊上,問道:「對了,你那女朋友怎麼樣了?」

「什麼女朋友?」盛行遠專心地刷鞋,回以一句,「我沒女朋友!」

「嘖嘖,有什麼不好承認的啊!」老牛見他面色不善,悻悻地走了。

盛行遠停下手裡的動作,輕輕歎了口氣。

水流聲中,又有腳步聲走了過來。

盛行遠轉過頭,正看到韓睿端著臉盆走了進來。

一見是他,韓睿腳步一頓,臉上有些怔忡:「你忙著呢……」

盛行遠一言不發,黑黝黝的眸子直直地瞅著他。

韓睿心裡發虛,轉身就往回走。

「你給我站住!」盛行遠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曾經親密無間的兄弟怎麼能一下子就生分成這樣!

韓睿一隻腳提在半空,僵住不動了。

「再敢往前邁一步,這兄弟就別做了!」盛行遠低喝。

「我……」到底還是捨不得,韓睿的腳往後退了一步。

「幹嗎躲著我?」盛行遠開門見山道。

「我沒有。」

「你再說一聲!」

「呃……」韓睿難得理虧,乖乖地低頭聽訓。

「說話啊!」

「說什麼?」韓睿眼光亂瞟,就是不敢看盛行遠。

「神仙都能讓你氣出病來!」盛行遠無奈了,自從認識韓睿以來每次都是他使性子鬧彆扭,自己是上輩子欠了他的這輩子讓他這麼折騰!「說,這兩天為什麼躲著我?」

他氣性越來越大,嘴唇開開合合間,色澤更是誘人。韓睿怔怔地看著,不自覺又陷入了遐想……

「發什麼呆啊?說話!」盛行遠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不允許他再逃避。

「你……」

「嗯?」盛行遠挑眉。

韓睿像中了蠱般,低聲問道:「你接過吻嗎?」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