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為師裡比武進行的選拔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三連本就是愛爭強鬥勝的連隊,這種能為班級及個人掙榮譽的機會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能在比武中拿到好名次,那麼留在部隊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強。所以,不用上邊給壓力,底下已經火花四濺了。

「喝點水。」盛行遠把水壺遞到韓睿嘴邊。

韓睿沖他笑笑,接過來咕嘟咕嘟猛灌了兩口。

「喝慢點。」盛行遠給他擦擦汗。

韓睿彆扭地躲了一下。

「躲什麼啊?」盛行遠微笑。

「有人。」旁邊就是休息的戰友們,嘻嘻哈哈地在談笑。

「誰看你啊!」盛行遠拍拍他,輕斥道。自從那天晚上闡明了心意,兩人反而害羞起來。也許是初次戀愛的羞澀,也許是有心要遮掩,總之,兩人相處起來倒不像一開始那麼親密了。

韓睿看著他笑,眼裡有波光閃過。勾得盛行遠心裡麻酥酥的,也跟著傻笑。兩個人就這麼對看著,傻笑著,那種心意相通卻又不能靠近的曖昧,漸漸在眼神交纏中發酵。

「你……」

「嗯?」盛行遠挑眉。

「沒什麼。」韓睿把水壺遞還給他。

盛行遠笑著接過來,指尖碰到了指尖,又像被電到一樣猛地縮回去。

「搞什麼啊!」韓睿嘟囔道。

「不搞什麼。」盛行遠伸出舌頭曖昧地沿著水壺邊緣舔了一圈,才不慌不忙地喝起了水。

「流氓。」韓睿臉紅了。

盛行遠眯著眼看著他笑,覺得剛喝進肚子裡的水怎麼就這麼甘甜爽口呢?

「你倆幹啥呢?」陸禮文從另一處樹蔭下走了過來。

「喝水唄。」天天跟著陸禮文訓練,盛行遠也漸漸不再把他當領導看。

陸禮文抬頭看看頂上的大太陽,疑惑道:「什麼水那麼好喝?你這笑得比喝了蜜還甜,不是中暑了吧?」

盛行遠哂笑,韓睿扭過臉假裝自己不認識這人。

「對了,班副,您有何吩咐?」見氣氛有異,盛行遠急忙轉移話題道。

「吩咐倒沒有,就跟你說一聲,今晚不訓練了。」陸禮文盤腿坐下,手指著盛行遠的水壺道:「裡面裝了什麼?給我看看!」

「沒啥,就是白開水。」盛行遠擰開壺蓋,用衣角擦了擦壺嘴,給陸禮文看。

陸禮文狐疑地伸鼻子聞了聞,確實沒味道:「給我喝一口?」

盛行遠不情不願地點頭,韓睿嘴角含笑。

陸禮文衛生習慣還不錯,不挨壺嘴,直接仰頭往裡倒。

「怎麼樣?甜嗎?」盛行遠追問道。

陸禮文喝了水,還咂巴了兩下嘴,不屑道:「就是廚房裡燒的那白開水唄!這都當寶,明天打點綠豆湯來!」

「是!」盛行遠拿回水壺,沖韓睿擠了擠眼。

韓睿一個沒繃住,撲哧笑了。

 

這次選拔,雖然說是為連隊掙榮譽,但是也是給戰士們一個展示自我的機會。

老兵想要借此掙個好前途,新兵蛋子們想要借此站穩腳跟。正當各班如火如荼地展開訓練時,炊事班的人有意見了。

「班長,你說這叫啥事!」連志國一邊吸煙一邊抱怨道,「你們都有機會去選拔去參加比賽,可我呢?整天就是和麵蒸饅頭,別說去比賽了,多久了連個槍都摸不到!」

盛行遠微笑著坐在他對面,道:「是挺不容易的,但是你總得想想,蒸饅頭這機會還是從張帥那裡撿來的呢!」

連志國噎住,不情不願點點頭:「那倒也是。」

「還有,以後別再叫我班長了啊!」盛行遠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三連不是新兵連,多少注意點影響。」

「這我知道,我就是心裡憋屈得慌。」

「在炊事班累不累?」盛行遠關心道。

「還行,咱皮粗肉厚的,多幹點活不算啥。」

「能這麼想就好,別的我也幫不上你,但是總歸有一點,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別著急。」

「蒸饅頭能蒸出金子來?我這幾年算是栽了。」連志國沮喪道。

「這話怎麼說的!」盛行遠板起了臉,道,「上次我去看張帥,人家也沒說養豬不好啊!飼養班裡沒人待見他,但是張帥的活計可一樣也沒拉下,還說學會了技術,就回家辦養豬場呢!」

「我又不是他。」連志國哼道。

「要不,咱倆換換?」盛行遠玩笑道。

「真的?」連志國眼睛都亮了。

「你敢!!!」身後一聲低喝,韓睿抬腿就踢了盛行遠一腳。

「祖宗!你腳下輕點!」盛行遠差點摔個狗吃屎,他一手撐著地,扭頭向後看。

「誰准你去炊事班的?」韓睿雙手環胸質問道。

「我就是開個玩笑。」盛行遠無辜仰望。

「玩笑你媽個頭!」韓睿的黑著臉,沖著連志國道:「是不是你?」

「我怎麼了?」連志國不明所以。

「別老沒事找事,好好在你那炊事班待著!」

「我怎麼沒好好待著了?老子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每天伺候著你們這幫大爺吃吃喝喝,我連抱怨兩句的權利都沒有了?」

「那你幹嗎要跟他換?」

「是我說換的嗎?」連志國氣得直蹦,「是班長說他要和我換!」

兩人齊齊瞪向盛行遠,盛行遠尷尬地笑。

「神經了你!」連志國啐了一口,氣呼呼地走了。

「只是玩笑話?」韓睿一腳踩上了盛行遠的肩膀,口氣不善道。盛行遠坐在地上,無賴一樣的笑。

「是不是啊?」真的生氣了。

「都是你的人了,你說呢?」無辜攤手。

韓睿臉色爆紅,抬腳就走。

盛行遠無聲大笑,嘴巴幾乎咧到耳後去。

 

初次選拔的名單確認下來了,盛行遠和韓睿都榜上有名。

然而,吳韜犯愁了。為了確保萬一,也為了給老兵們一個機會,連裡上報的新兵名額只有一個。

怎麼辦?讓他倆再比一次?還是按照各自的特長擇優上報?盛行遠擅長射擊,韓睿則是整體突出。射擊上已經有陸禮文和顧飛待定了,如果再加一個盛行遠,反而有些浪費。但是盛行遠是新兵,更是讓陸禮文稱讚不已的好苗子,不給一個機會又說不過去。

吳韜左思右想,決定找他們談談。

首先,找的就是盛行遠。

「報告!」

「進來!」

盛行遠推門進去,筆直地站在吳韜的辦公桌前。

「盛行遠,知道我找你來是什麼事嗎?」吳韜沉聲道。

「不知道!」

「想不想去參加比武?」

「想。」

「如果……」吳韜沉吟半晌,道,「如果在你和韓睿之間選一個話,你有什麼意見?」

盛行遠聞言,驚異道:「要在我和韓睿之間選?」

吳韜點點頭。

「那當然讓他去啊!」盛行遠不假思索道。

「嘿!」這下輪到吳韜驚訝了,「你就不再考慮考慮?」

「不考慮。」盛行遠正色道,「韓睿的優秀是有目共睹的,他一定能拿個好名次給連裡爭光。」

「這理由不夠充分。」

「那……」盛行遠想了想,問道,「我能問問這次參加比武的人選嗎?」

吳韜甩手扔給他一張紙。

盛行遠看了名單,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既然是這樣,那就更應該讓韓睿去了。」

「為什麼?」

「您看,光是參加射擊項目的人選就有三個,您有把握在綜合比賽時,這些人能拿到名次嗎?」

吳韜無語,這也是他所擔心的。

「盛行遠!」有一點被看穿了心思的不悅,吳韜沉聲道,「老子這是在給你機會!」

「韓睿是最合適的人選!」

「你!」吳韜被他氣笑了,道,「行,你風格夠高尚的,接下來,咱們看看韓睿是不是也這麼高尚。」

「連長!」盛行遠可不敢跟他嗆了,好聲好氣道,「我可不敢說自己高尚什麼的,不考慮個人問題,只考慮集體的榮譽,不是應該給最可能拿名次的人嗎?」

吳韜點頭。

「我射擊水準還不及陸班副和三班長的一根小手指頭,再說三班長早就等著這個機會呢……」

「媽的,一個新兵蛋子你還考慮那麼多!」吳韜有些折服了。

「連長,機會就該給有需要的人。」

「如果不給韓睿呢?」吳韜挑眉。

盛行遠這下不淡定了,急道:「新兵裡還有誰比他更優秀?」

吳韜瞪他一眼,揮手請他出去。

「連長!」盛行遠不肯走,堅決要求把韓睿的名額確定了。

「你是連長我是連長?」權威被挑戰了,吳韜不高興了。

盛行遠還想再說什麼,又怕挑起吳韜更大的怒火,只得悻悻而出。

 

人選公佈前,人心漸漸浮躁起來。

盛行遠從吳韜辦公室出來,找韓睿出來談話。

「怎麼啦?」韓睿正閉目休息,見盛行遠面色有異,不禁疑惑道。

「我跟你說個事。」盛行遠帶頭走到連隊附近的操場上,操場邊有幾棵大樹,背靠著圍牆,是個談話的好地方。

「什麼事啊?」韓睿好奇道。

「連長剛才找我談話了。」

「說什麼?」韓睿背靠著大樹,眼睛熠熠生輝。

「比武名額的事。」

「怎麼說?」

「我和你之間選一個,我說讓你上。」

「你他媽腦子進水了?!」韓睿一下子就炸毛了,「你練射擊那麼苦,怎麼就讓我去了?」

「你是全才嘛!」盛行遠微笑道。

「去你媽的全才!你少給我嬉皮笑臉的!」韓睿揪著他的衣領,怒道,「是男人就憑實力說話,老子不要你讓!」

「你先聽我說!」盛行遠抓住他的手,安撫道,「咱倆之間不存在讓不讓的,如果是我想要的,我不會不爭取的,可是這事沒那麼簡單!」

韓睿梗著脖子不說話。

「你別生氣!」盛行遠緩緩拉下韓睿的手,把人摟進懷裡,韓睿掙了兩下掙不開,終於安靜下來。「這次射擊的人選還有陸禮文和顧飛,顧飛等這機會等了多久全連的人心裡都有數,你說我跟他們趟那渾水幹嗎?」

韓睿聽了這話,才緩緩轉過臉來。

盛行遠見他聽進去了,才低聲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愛跟人爭,再說,你拿了好名次,我也光榮啊!」

「你光榮個屁!」韓睿的臉色轉好。

「你不會這麼快就不要了我吧?」盛行遠吃驚道。

「讓你裝!」韓睿抬腿就頂。

「別,別……」盛行遠一撅屁股躲過這要命的攻擊,笑嘻嘻道,「這事就這麼說定了,你就代表我了,懂不?」

「老子只代表自己!」

「成,成,反正你的軍功章裡有我的一半。」

「最多有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就三分之一!」盛行遠好脾氣道:「那什麼,花前月下月黑風高的……表示一下唄?」

「表示個屁!」

「人民戰士不能老說髒話,來,我給你洗洗嘴……」

「唔……」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