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時一到,克拉克將布魯斯事先準備妥當的採訪資料塞入公事包內,便領著單手扶額、臉色有些發青的露易絲返回車上。

 

「噢,頭怎麼突然這麼暈,這樣我回去是要怎麼寫稿子啊……」露易絲有氣無力地倚在副駕駛座上,低聲呻吟著。

 

「不用擔心,妳回去就直接上床休息好了,稿子我來處理就行,明天一早就給妳。」克拉克正愁沒有一個好藉口,連忙開口道。

 

「好吧,那稿子就麻煩你整理了……唔,這是什麼味道?你的車子內怎麼感覺香香的?」或許女人天生就對氣味很敏感,露易絲似有若無地聞到從克拉克身上散發出來的清爽沐浴乳味道,不禁疑惑道。

 

「這是錯覺!」克拉克伸手推了下鏡框,面無表情地斬釘截鐵道。

 

「是嗎?」露易絲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可惜此刻她的腦筋暈得無法順利思考,否則憑她敏銳的女性直覺,早就從克拉克游移不定的眼神中看出一絲心虛了。

 

「嗯。」盯著路況的克拉克,再次鄭重地點頭。

 

「喔,好吧,你說是就是……奇怪,上車之前我是不是跌過一跤、然後撞到腦袋了啊?總覺得有些事情想不太起來……」露易絲放棄和他爭辯,很快又將注意力拉回到自己的身上,疑惑地想找出自己的腦袋突然這麼暈眩的原因。

 

……若是露易絲發現真相,肯定想把我這個幫兇給殺了吧?克拉克苦笑一聲道:「別多想了,先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吧。」

 

「嗯嗯……到了再叫我。」露易絲終於放棄追究地閉上雙眸。

 

克拉克一路緩慢行駛地將露易絲載回她的家中,結果意外地在門口附近和她的未婚夫迎面相遇,在對方懷疑的眼神中,克拉克手忙腳亂地將單手攙扶著的露易絲推入他懷中。

 

「你們不是一起外出做採訪嗎?露易絲她這是怎麼了?」

 

「唔……」面對隱含一絲敵意的質疑,克拉克不禁語塞。

 

「別問了,這又不關克拉克的事。親愛的,我的頭很暈,先扶我進去休息好不好?」饒是身體不適的露易絲也聽出一絲不對勁,連忙出聲打圓場,將未婚夫半拖半拉地帶進房門內,關上門前,還不忘向克拉克搖了搖手,示意道別。

 

看著牢牢關上的門板,克拉克苦笑了一下,不過一想到晚上的飯約,心情很快好起來。匆匆開車回家後,便換裝穿上超人服,再次飛往高譚市的方向。一路上火速地解決了兩件搶劫案、及救回一名被綁架的兒童,接近黃昏時分,終於順利抵達目的地。

 

 

「肯特先生,感謝您的蒞臨。」

「不,是我該謝謝你的邀請。」克拉克朝他感激一笑。若非艾爾福的邀請,他也不敢厚著臉皮一直上門叨擾布魯斯呢。

「不客氣,您可是少爺的貴客,請隨我來。」艾爾福很貼心地幫他準備了一套常服,讓他換上後,領著他來到餐桌前。

「你來啦。」老早便端坐在餐桌旁的布魯斯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朝他打了聲招呼。

克拉克的心臟猛地一跳,暗忖若是早知道挨布魯斯一頓打可以得到這種「美好待遇」,他樂意天天上門挨揍。

不同以往一看見克拉克便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卸下心防後的布魯斯前後變化相當地大,略顯親近的溫和表情,讓克拉克感覺如沐春風,幾乎掩飾不了臉上的傻笑。

沒意外地,兩人共度了一段愉快的晚餐時光。

飯後,克拉克豪興大發地邀請布魯斯和他一起共賞星空及月光。

以往總是擔負巡邏高譚市重任而沒有空暇的布魯斯,此時已經有許多餘裕可以答應他的邀請,只不過——

 

賞月光就算了,用這什麼「公主抱」的姿勢!蠢超人!

 

「我自己有飛行器!快放我下來!」

才剛和超人走到庭院外,便被他一把抱起騰空而飛,一陣愕然後,布魯斯頓時掙扎起來,氣得臉都綠了。

「唔,不喜歡這個姿勢的話,還是把你放在我的肩膀上?」超人無視他的抗議,提出另一個姿勢供他選擇。

這方式更蠢!布魯斯的臉更綠了。

「我很重,會壓死你!」

克拉克咧嘴一笑,很是得意。

「你不重,很輕的,其實我用一根手指頭就可以將你舉起來。」

「在『物種』原本就不同的情況下,這種炫耀很缺德。」布魯斯實在見不慣他得意洋洋的傻樣,忍不住用毒舌刺了他一下。

聞言,克拉克身子僵硬了一下,不過很快放鬆下來。

布魯斯是何等敏銳之人,瞬間便察覺出自己的話確實刺傷了對方,立即低聲致歉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

「不用道歉,布魯斯,我知道你絕對不會故意傷害我。」克拉克不在乎地聳了聳肩膀,朝他露出一抹令人目眩神迷的燦爛笑容。

月光細密地灑落在他身上,令他看起來比往昔任何一刻都來得英俊迷人。

「……」能笑得這般毫無陰霾,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一件事哪……布魯斯出神地望著他,一時間忘了吐槽回去。

「好美。」克拉克也沒有移開視線,專注地凝視著他,過了半晌,輕輕吐露出兩個字道。

布魯斯回過神來,轉頭望向高掛在天上的皎潔月亮,這陣子原本鬱悶不已的心靈倏然變得平靜許多。

「是的,真的很美……」布魯斯點了點頭,低聲贊同道。

不,我是說你很美……克拉克眼也不眨地盯著他在月光下顯得柔和許多的側臉,在心底默默道。

在星空下,兩人的身影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而後,克拉克充分地展現雄性追求伴侶時積極的一面,幾乎天天在接近晚餐的時候厚著臉皮上門報到。

艾爾福正愁布魯斯這陣子近乎自虐的封閉生活方式,自然十分歡迎他的到來,甚至特地為他準備一個專屬的房間,讓他方便更衣。

克拉克可以體會這名老管家的心情,為了表達感激,他更賣力地對布魯斯獻殷勤,每天都從世界各地搜刮美味的小吃帶來給兩人品嚐,或是在少少幾次布魯斯的首肯之下,於凌晨時分悄悄帶著他飛往地球上有名的美景區上方環繞一圈,盼望地球自然的美麗景色能稍稍撫慰布魯斯受創甚深的心靈。

平常時候,布魯斯的話語很少,克拉克也不曉得可以跟他說些什麼,便每天鉅細靡遺地向他彙報自己的「拯救世人」之過程。布魯斯總是靜靜地聽著,偶爾會出聲給點意見,而那時,克拉克總會「嗯、嗯」地一邊點頭、一邊暗暗祈禱時光能流逝得慢一些。

卸下蝙蝠俠裝的布魯斯,少了些許邪魅的氣質,添了幾分王子般的貴氣,縱使穿的很居家休閒,仍掩蓋不了舉手投足間的優雅氣質,時常讓克拉克這個從小鎮來的憨厚小子看傻了眼。

在兩人的關係愈來愈好的某一天飯後,布魯斯突然開口對克拉克坦承道:

「對你有點不好意思,克拉克。我以前一直認為你對於自己的種族、以及異於常人的超能力抱持著強烈的優越感,現在想來,是我太膚淺了。」

「嗄?」克拉克聞言一愣,滿臉茫然地看著他。

「以前聽到有人稱讚你是『正義使者』,我總是嗤之以鼻,心想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高調傢伙,不過是想在世人面前展露旺盛的表現慾罷了…光天化日之下卻臉也不遮,又時常在眾目睽睽下行事……咳!」布魯斯尷尬地輕咳一聲,半垂下眼眸說道:「總之,以前老是沒給你好臉色看,我想跟你說聲抱歉。」

行事光明磊落的超人,和老是躲在暗處伺機出手的自己,便如同對立的光與影,天性互相排斥,能像最近這般親密地共進晚餐,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萬萬也沒想到布魯斯以前對自己的「成見」有這麼深,克拉克懵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不用道歉,我確實沒有抱持什麼優越感,不過,我會拯救地球人的動機,也不像你想的那般純粹或是單純的好心。」

「哦?」布魯斯饒有興致地望向他。

「你也知道我是來自別的星球吧?」克拉克頓了一下,見布魯斯神情專注地傾聽,便又低沈著嗓音坦言道:「初次意識到自己『與眾不同』的時候,我一方面覺得很新奇、一方面又感到無比惶恐,因為我居然不是正常人,而是個『異類』……」

「克拉克!你才不是……」布魯斯詫異地打斷他的話,眼眸流露出一絲不贊同。

「沒關係了,我已不會為此感到徬徨。」克拉克朝他溫和地笑著,麥金色的肌膚閃閃發光,「我很快便領悟到一件事,即使我的外貌和地球人生得一模一樣,本質上終究和你們不同,若用淺顯易懂的話來比喻,我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怪物』……」

「克拉克!我警告你別再這樣說自己!」布魯斯第二度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神情看上去已有些惱怒。

不知為何,克拉克差點壓抑不住傻笑出聲的衝動。

在此之前,他從來沒奢想過布魯斯會為了自己的事發怒,即使有過幻想,都不會如眼前這般美好。

「呵,好了,好了,我不說了……我有一陣子感到很憤怒,異於常人的力量根本讓我沒辦法好好地跟平常人來往,因為我一個不小心,很可能便導致別人受重傷,而糟糕至極的人際關係,也讓我沮喪了好一陣子。後來,我終於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那便是幫助你們,獲得你們的感激,被你們善意地接納,藉此獲得一個容身之地,拜此所賜,當『超人』無論到哪裡都深受歡迎時,隱藏在我內心深處的孤獨與不安也因此被稍稍撫平了。」

超人的母星早就爆炸,生父生母也不知所蹤,換言之,他就是一名活生生的宇宙孤兒。雖然外型僥倖地和地球人相似,內在結構卻截然不同。

長年以來,他一直活得很孤獨,只有在幫助別人獲得感謝的時候,他才會產生一股自己和地球還是有聯繫在一起似的歸屬感,只不過,克拉克沒想到自己高調助人的行徑會造成布魯斯的誤解,直到今日才解開就是了。

「……」布魯斯張了張嘴巴,驚訝得都快不知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克拉克才好了。

就像他對超人曾經產生的「偏見」那般,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擁有超能力的超人無論身心皆十分強大,沒有人可以擊倒這個天之驕子,但是,眼前這名開口閉口「惶恐、孤獨、不安」的虛弱男人是誰?

雙親從小就被歹徒殺死的布魯斯,可以痛切地體會克拉克口中的「孤獨」是什麼樣的苦澀滋味,可是,自己的身旁至少還有一個艾爾福悉心照顧,但克拉克呢?只要稍微想像一下換作是自己被扔到一個外星球上生活,四周全是正常(外星)人,只有自己一個人是「異類」,布魯斯便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雖然自小在地球長大,這裡卻不是他的根,只能依靠自己幫助地球人進而從他們的反饋中,獲得一絲精神上的慰藉,這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

思及此,布魯斯忍不住伸手覆蓋在克拉克擱置在桌面的手背上,無言地安慰著他。

「放心,我沒事。」感受著他掌心的溫暖,克拉克不禁內心一熱。

老實說,他也很意外自己居然會將心底埋藏多年的焦慮說了出來,以身世博取他人同情絕非他的本意。不過,他很高興今天這名傾聽者是布魯斯,被人濃濃關切的感覺真的很美好。

「其實,那股『孤獨』感已經減輕很多了,地球人對我很好,不但沒有視我為『怪物』,反而很大方地接納我的『與眾不同』,我很感激至今以來所遇到的人類及這一切。」

「那是因為你先主動付出,這是你應得的!」布魯斯胸口一疼,忍不住說道。超人英偉的形象在今天崩然倒塌,眼前這名褪去英雄光環的男人,只是一名需要人真心關愛的外星孤兒罷了。

「呃,其實我也沒付出什麼。」克拉克臉龐微紅,低聲道:「就像你在路邊看到有人跌倒會下意識地伸手拉一把一樣,這是很自然的行為,我所做的,就是這種程度的事情而已。」

「這不能相提並論!你擁有的能力比普通人強悍多了,若是你存心作惡的話,這世間幾乎沒有人有能力阻止你,但是你選擇不那麼做,這就是你值得敬佩的地方。」

明明擁有強大的超能力,世間這一切想要什麼都能輕易獲得,卻不用來作姦犯科,反而選擇幫助地球的人類,救助他們遠離災難,克拉克才是真正具備偉大情操的英雄;反觀自己,最初驅使自己化身蝙蝠俠的動力,卻是來自於復仇之心,布魯斯不禁感到些許慚愧。

「呃,不是我不想做壞事,而是實在沒那個智商……」

「低智商的人可以當上記者?我可不這麼認為呦。」

「哎,這…我沒那麼好啦……」克拉克被誇到都快腦袋都快冒煙了,連忙轉移話題道:「話說回來,如果有一天我變成壞蛋的話,你會逮補我嗎?」

「怎麼可能!」布魯斯立即駁斥,不過抬眸一對上克拉克隱含笑意及感動的漂亮雙眸,臉頰不知怎地有些發燙,尷尬地縮回手,別過臉道:「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變成壞蛋,若是你幹了壞事……呣,反正我退休了,也打不過你,就讓別人去操心吧!」

「嘖嘖,這樣不就破壞蝙蝠俠的原則性了?為『朋友』開後門可不好吧。」克拉克開玩笑地說道,還故意在說到「朋友」兩字時咬字重了些。知曉自己內心的陰暗面,卻還是願意把自己當成朋友,克拉克已經覺得很幸福了。

「哼,蝙蝠俠若是跟人講原則,在黑暗世界早就混不下去了。」布魯斯抬手輕捶了下他堅實的肩膀,心底也有些疑惑自己似乎很排斥做出任何對克拉克不利的事,卻終究沒有改口。隱退了好幾個月下來,他的身旁只剩下克拉克這麼一位關心自己的好友,無論如何他都不願輕易失去了。

「幸好你退休了。」克拉克鬼使神差地脫口而出道。

由於私下來回偉恩豪宅多次,克拉克有許多機會和艾爾福聊到天,因此布魯斯前陣子會那麼低潮的原因,他也知道了大部份了實情,暗中震驚的同時,對於布魯斯也就倍感憐惜。可想而知,若放任已經身心俱疲的布魯斯在黑暗世界中繼續奮鬥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出意外,克拉克不想冒任何風險。

布魯斯盯了他一眼,突然道:「說也奇怪,高譚市近來似乎出現一名蒙頭蓋臉的正義使者,積極地幫助警方打擊犯罪,各家新聞頻道不斷播放那個無名英雄的消息,懷疑那人是消失許久的蝙蝠俠的同伴,該不會……」

「不是我!」克拉克心虛地打斷他的話,卻不知道四處游移的眼神已經出賣了自己。

布魯斯一雙漂亮眸子微瞇了瞇,忽爾一笑道:「緊張什麼?我沒說是你啊。」

「喔,那個…我只是……」

「詭異的是,聽說那個『無名英雄』不用任何道具也能憑空飛起來呢……」

「怎麼可能!我離開現場都沒用飛的!唔……」克拉克驚叫一聲後立即發現不對勁,不過慌忙掩住嘴巴也來不及了。

「無名英雄先生您好,久仰大名了。」布魯斯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內心其實快笑翻了。

就知道瞞不過他!克拉克嘆了一口氣,不情願地坦承道:「我聽艾爾福先生說,你雖然關在家裡不出門,還是會暗中關心高譚市的犯罪率,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一陣子,不要再為那些宵小之輩操心,所以就自作主張了。」

「你是為了我?」雖然早就猜到對方的用意,但直接聽他親口說出來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布魯斯不禁心中一暖,嘴角揚起十分柔和的弧度。

「……嗯。」瞬間被他的笑容蠱惑住,克拉克和他對視了一會兒,終於情不自禁地伸手輕輕握住他擱在膝蓋上的修長手指。

「……」布魯斯是何等敏銳的人,因為克拉克這個不自覺的親暱舉動,他表面上神情不變,內心卻陡然掀起驚濤駭浪。

身為一名在上流社會打滾過的花花公子兼首富,什麼樣驚世駭俗的場面沒見過?幾乎只要他一出現在公眾場合,就會接收到各種男男女女的暗示及誘惑,身旁來往的商務人士也大多習慣逢場作戲,帶著一名男性情人參加宴會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由於司空見慣了,他對於同性戀這種事情沒有任何偏見,但是……

不過,還沒等布魯斯思索完畢並出現任何反應,克拉克便已經驚覺不妙地迅速縮回手,故作鎮定地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到還有一篇新聞稿沒趕出來,可能得先回去了……」克拉克一邊低頭說著、一邊肢體僵硬地往外疾走,期間還不小心把桌子邊緣給撞凹了一角。

見他如此失措,原本還有些許不確定感的布魯斯,這下子篤定無疑了。

「克拉克!」見他快奪門而出了,布魯斯站起身來大聲喊住他,嗓音隱含一絲不容拒絕的堅定。

「……還有事嗎?」克拉克腳步一頓,猶豫了半晌,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轉過頭來,一臉忐忑地看著他。

「唔……」人喊住了,然後呢?發現自己還沒想出用什麼理由挽留他的布魯斯,不禁窘迫地抓了抓頭髮,最後從喉嚨深處硬擠出一句話道:「你跟露易絲不是……呃,很要好嗎?」

「我們只是朋友關係,她已經有未婚夫了。」這時候提起她來,算是變相地拒絕我嗎?克拉克苦笑一聲,整個人反倒平靜下來,淡淡地說道。

沒想到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布魯斯被他的話一噎,吶吶地道:「那你……我……」

雖然驀地被人發現內心的祕密感覺很惶恐,克拉克卻不想因此失去他這個朋友,偏頭想了想後,狠下心來緩聲說道:「你不用想太多,其實沒那麼複雜,我就是……就是對你很有好感,所以不小心越了一點點線……」

「喔,嗯……我可以理解……」這算是被告白了嗎?實在太突然了,布魯斯簡直不知該對他擺出什麼表情來。

克拉克一邊緊張地觀察他的神情變化,一邊艱難地繼續說道:「我對你……呃,沒有那方面的慾望,我只是覺得陪在你身邊很舒服自在,感覺你是這世上唯一能理解我的人,所以才會不自覺地對你做出過於親密的舉動,我發誓我不是有意讓你感到不舒服……」

說沒有那方面的慾望當然是騙人的,但是克拉克寧願撒謊,也不願布魯斯從此心懷厭惡地遠離自己。

「好了,別說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心思敏銳的布魯斯,如何聽不出克拉克歷經何種內心的掙扎才說出這番話來,如此痛苦又卑微的告白,讓他聽了都不禁難受起來。他很想安慰對方自己沒有太過介意這種事,卻又怕不小心說錯話,害局面變得更糟糕,一時間左右為難極了。

「讓我說完,布魯斯,如果你還是覺得噁心的話,我可以立刻消失在你的面前,從此不……」

「不!千萬別這樣!」聽見他開始說狠話,布魯斯的心臟差點停止,連忙打斷他的話,狠狠瞪著他道:「我有說過一句不舒服嗎?還當我是朋友的話,明天仍過來陪我吃頓飯,聽見了沒?」

「可是……」克拉克猶豫了一下。隱諱的心思一朝被戳破,他今後實在不曉得該用何種表情去面對布魯斯才好,他現在只想像隻鴕鳥般把腦袋埋起來。

布魯斯頭疼地揉了揉眉心,沈聲說道:「總之你明天仍是過來,然後,我們再好好談談,好嗎?」

要談什麼,他也還沒想好,可是,總不能就這麼散了,直覺告訴布魯斯,若今晚就這麼放克拉克走,日後想再見他一面,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布魯斯,我……」

「我不想聽見第二個答案。」

在布魯斯霸道的氣勢威壓下,克拉克的嘴巴蠕動了下,最終仍是屈服了。

「……好吧,我會過來。」

「嗯,我等你。」

「我或許會遲到。」

「我說過會等你。」

「……晚安。」克拉克朝他點了下頭,迅速消失在門口處。

布魯斯站在原地靜默許久,最後才暗暗地嘆了口氣。

身為倍受公眾矚目的對象,布魯斯早就對各方男男女女投來的愛慕眼神感到痲痹,並不覺得自己需要為別人的感情負責,可如今最大的問題是,克拉克並不是「別人」,至少對自己來說不是。

「艾爾福,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想了半天,布魯斯忍不住望向一旁陰影處,神情難得有些忐忑。

艾爾福朝他縱容一笑道:「少爺,我只關心您的另一半是否能帶給您幸福,而顯然肯特先生到目前為止都做得很好。」

這什麼意思?算是家長同意了?布魯斯不禁單手扶額,苦笑道:「可是我……我對他從來沒有往那方面想過……」

開朗陽光、英俊高大,加上性格敦厚善良,對於女性而言,簡直是夢寐以求的理想對象,為何偏偏對身為男人的自己生出那種心思?哪怕面對小丑設下的陷阱,布魯斯也從來沒這般為難過。

「那麼從現在開始想,應該也不遲吧?」艾爾福笑得很無害。

布魯斯無力地垂下肩膀,嗓音乾巴巴地道:「這是在鼓勵我嗎?艾爾福,我以為你會希望看到我的兒子出世呢。」

「我當然希望,可是……」艾爾福同意地點點頭,卻還是說道:「圍繞在您身旁的人類都太脆弱了,您需要一個可以並肩同行直至永遠的人……說直接點,超人足夠強大,您永遠不必再擔心會在某一天突然失去所愛之人。」

是的,超人確實足夠強大,只要少了氪星石的威脅,他簡直是無敵的象徵。

布魯斯倒抽口氣,幾乎被艾爾福強大的理由說服了,幾乎。

「是沒錯,不過我一直以來都視他為朋友、兄弟,這實在太突然了…真的……我就怕,最終傷了他的心……」情人當不成的,通常最後連朋友都不是了,布魯斯就怕出現這種結局。

不過,方才的告白是怎麼一回事?什麼叫對我沒那方面的慾望?克拉克光靠精神戀愛就可以獲得滿足了嗎?難道外星人都這樣?布魯斯一方面煩惱著不知該如何婉拒,另一方面卻又忍不住胡思亂想。

「肯特先生是個堅強的人,我覺得您不需要太過擔心,直接告訴他您目前的想法就好。」

「艾爾福……我怎麼覺得你在看熱鬧?」

「咳,少爺想太多了。」

「……」布魯斯眉毛微挑,仍是直盯著他。

艾爾福終於掩飾不住臉龐的笑意,「肯特先生這麼明顯的求偶行為,也只有少爺才會到今天才發現。」

「你是在暗指我『遲鈍』嗎?」

「咳!」

「……」居然不否認!!被鄙視了的布魯斯一陣洩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