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忘記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了。

一覺醒過來,他已經躺在自己臥房的床上。

身上已經換了一套乾淨的睡衣,頭髮也飄散著沐浴過後的香氣……誰幫自己洗澡的?一個驚悚的念頭瞬間一閃而逝,布魯斯搖了搖還有些暈沉的腦袋,強逼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掀被下床,一接觸到冰涼的地板,布魯斯剎那邊感覺這陣子流散的精力滿滿地往四肢回流了不少,幾十天來像鬼魅似的在大都會及高譚市兩地出沒所累積下來的疲倦,似乎都因為這一覺一掃而空。

就這麼穿著睡衣,布魯斯下意識地前往蝙蝠洞探望克拉克,不過走到一半,他便想起自己稍早前無意間解除了冷凍裝置的設定。

那傢伙既然已經醒了,想必不會再待在那個冷死人的地方了吧?布魯斯的腳步頓了一下,邊思索、邊往回走。

待經過一間裡頭傳出電視聲響的房間前,布魯斯皺了下眉,直接推開,克拉克果然就在裡頭。

嗯,雖然他的手臂還纏著繃帶,但是幾乎沒有滲血的情況,應該是不要緊了……布魯斯盯著克拉克右手臂上的傷處,確認沒問題後悄悄地鬆了口氣。

「布魯斯!你總算醒了!」克拉克抬起頭來,神情半是尷尬、半是欣喜地看著他,「一覺醒過來發現日子早就過了幾十天,我都快嚇死了,打電話回公司被老總和露易絲臭罵了一頓,幸好你有先幫我想好藉口,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交代!喔,他們還跟我說了一個消息,在我消失的這段期間大都會出現了一個大新聞,有一個綽號叫『夜魔』的傢伙意圖統一大都會的大小幫派,已經挑翻他們好幾個據點、重傷好幾個人了,不過暫時沒人知道『夜魔』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我剛剛就在看新聞研究……」

怕布魯斯一來便質問是不是自己幫他洗的澡,克拉克心虛地不斷找話說。他也不想佔布魯斯便宜,但是又怕布魯斯渾身髒兮兮地會睡得很不安穩,在理智冒出來前他便行動了,本來想幫他沖個涼就好,沒想到不知不覺就洗了全套,管不住自己雙手的克拉克也很懊惱。

也因此,眼神不住閃躲的克拉克,一時間忽略了布魯斯逐漸冰冷凍結的臉龐。

「那傢伙真是太可怕了!不知是哪個組織培養起來的!」沒注意到布魯斯的臉色愈來愈不對勁,克拉克兀自起勁地說道:「他好像很瞭解『黑暗世界』的共犯結構,想幹什麼都一整票人拉出來弄,沒一個逃得過,大大小小的幫派都被他整怕了。一小部份的人被他滅掉,另一小部份人開始聽從他的指使,就連一些白道的頭頭都接收到他的警告,沒人知道『夜魔』到底想做什麼,但是各個媒體都在猜測這傢伙可能是想當大都會的『黑幫教父』,才短短幾十天的時間,就差點將天都快掀翻了……」

「你這麼義憤填膺幹嘛?正義感又發作了?」布魯斯在沙發上坐下,皮笑肉不笑地盯著他。

克拉克伸手搔了搔後腦勺,不否認道:「你也知道,有組織的幫派比起一盤散沙的威脅性大多了,若是有人真的當上『黑幫教父』,老百姓就遭殃了。」

「『黑幫教父』有什麼好當的?或許那個人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想教訓、教訓那些黑道份子呢。」

「那他用的手段也未免太殘酷了……根據媒體報導,有好幾個人所受的心理創傷比生理創傷還來得嚴重,得住院治療好長一段時間。我想你也清楚,身體方面要受傷很容易,心理方面的創傷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出來的,這傢伙絕對不是普通的危險!」

布魯斯眼角一抽,仍是不動聲色地看著他。

「哦?那麼,正義感過剩的超人這次打算怎麼做呢?」

哪怕再遲鈍,克拉克也從他的語氣聽出一絲不對勁了,連忙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觀察布魯斯的臉色道:「布魯斯,我懇求你這次跟我合作……你先聽我說完,我感覺『夜魔』那傢伙跟一般的犯罪者不太一樣,他太聰明、也太危險了,誰知道他統一所有幫派後會幹出什麼樣的大事來呢?為了清除障礙,已經有很多人受傷了,這傢伙心狠手辣哪,目前雖然沒有普通人被牽扯進去,但是我怕放任『夜魔』繼續出手的話……」

「合作?」真是太可笑了!布魯斯微扯嘴角,截斷他的話道:「你找別人吧,我沒興趣自己逮補自己。」

克拉克一愣,眼睛茫然地眨了下,過幾秒鐘倏然瞪至無限大。­

「……嗄?」

「失陪了。」布魯斯起身,面無表情地轉身作勢離去。

「布魯斯!」克拉克終於反應過來,在他快走出去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震驚地追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沒聽錯吧?你就是那個『夜魔』?」

「是又如何?」布魯斯淡然瞄了他一眼,便別過臉去,渾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寒意。

「你……你怎麼可能是……」克拉克結結巴巴地瞪著他。

「我怎麼會不是?」布魯斯冷冷地睨他一眼。

「可是,你不是這種人啊!」

「那我現在告訴你,你誤會大了。」布魯斯神情陰鬱地頂了他一句,隨即不耐煩地一把推開他,逕自走了。

這……我陷入沈睡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克拉克徹底僵在原地,想了一會兒,臉色逐漸陰沈下來。

 

****

 

克拉克甦醒後,原本在大都會異常活躍的「夜魔」也隨之消失了。這讓回去調查「夜魔」所作所為的克拉克,不由得不相信布魯斯所說的話或許是真的。

愈調查、愈心驚膽跳,克拉克萬萬也沒想到當布魯斯將智謀用在「惡」的一方時,居然能幹得比任何人都來得出色,每一個被他整治過的壞蛋都徹底膽寒了,無不詛咒他是「該死的惡魔」。

這絕對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布魯斯!可是……克拉克一邊抗拒、一邊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雖然沒有證據證明那個「夜魔」就是布魯斯,但是直覺告訴克拉克,若布魯斯想,他確實有能耐在黑暗世界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布魯斯會變成這樣,全是因為我嗎?克拉克差點想破腦袋,終於得出這個結論。

一方面克拉克有些感動,沒想到布魯斯會因為自己而發這麼大的火;但另一方面卻又擔心,他是不是已經因為憤怒而失去控制……

理智告訴自己,應該阻止對方繼續犯錯下去,但克拉克卻深怕自己尚未開口,布魯斯就和自己撕破臉,畢竟他會變成這樣全是因為自己,自己根本沒立場去指責對方……該怎麼辦才好?心性堅毅的克拉克首次這般徬徨無助。

喜歡一個人,就要包容對方的全部沒錯,但,若是對方犯下罪行的話,自己是該佯裝不知情呢?還是秉持除惡務盡的原則追捕對方、甚至將之逮補入獄呢?克拉克從來沒這般動搖過,甚至想違背原則地乾脆對這次的事件視而不見算了。

正愣愣地出神間,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克拉克下意識地按下接收鍵。

「是肯特先生嗎?我是艾爾福。」

克拉克呆了一下,嗓音不自覺地緊張起來。

「啊,艾爾福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該不會是布魯斯出什麼事了?

「呵,沒什麼事,只是肯特先生最近都沒過來陪少爺用餐,所以我才打個電話問候一聲。」

「呃,我……」克拉克一時辭窮,他還處在糾結情緒當中,根本不曉得該擺出什麼表情去面對布魯斯。

在一片尷尬的沈默中,艾爾福嘆了口氣,輕聲詢問道:「肯特先生討厭少爺了嗎?」

「不……當然不,我怎會討厭布魯斯呢!」永遠都不會!克拉克胸口一緊,堅決地否認道。

艾爾福欣慰一笑,「我也是,不管少爺變成什麼樣子,他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小少爺。」

「艾爾福先生……」

「少爺最近的狀態不太好,又恢復成你先前尚未過來陪他時的模樣,獨自躲藏在陰暗的房間當中,那麼悲傷又落寞……假如您對他最近的行為看不順眼的話,能否原諒他……」

「不!千萬別這麼說!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克拉克震驚地否認道。

「少爺他…失去過很多東西,他原本應該比這世上所有人都幸運及幸福,可惜上帝沒有厚待他,他原本要放棄了,是你,超人,主動靠過來成為他跟這個地球最後的唯一聯繫,如果連你都不要他了……」

克拉克聞言一陣心酸,緊緊抓著手機無措地喃喃道:「我不曉得,艾爾福先生,我不曉得自己有那麼重要……」

「肯特先生,少爺現在只有看見您,才會稍微露出一絲笑容,也是因為你,才失控到那種地步,連我都沒有這種榮幸呢……所以,請您繼續跟少爺當朋友,好嗎?」

克拉克感覺艾爾福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指責自己這陣子的無情,為此他感到無比地愧疚。

「會的,當然會的……我怎麼可能捨棄他……」

啪嘰!一聲,手中的手機再也無法承受情緒激動的克拉克無意識中施加的握力,瞬間變成一地碎片。

布魯斯!我必須立刻見到布魯斯!克拉克再也無法維持冷靜,匆匆換上超人裝後,再度飛速回到高譚市的上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