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成績

 

  期中考過後的第一天分數還沒出來,老師先對著問卷講試卷。

  遙遠心裡狂跳,對著英語問標籤了個122,還有作文的25分沒加上去,也就是說,假設作文拿了18分,他的英語也有140!這個檔次肯定是全班最高分了!

  他斜眼瞥林子波,估測林子波的分數,又依次在腦海中過濾其餘可能的競爭對手的分數,數學課代表王帆,書呆子蔣婷婷,語文課代表葉楠……

  「你閱讀錯了幾個?」左斜上角的同學問遙遠。

  「三……三個。」遙遠其實一個也沒錯,心虛地反問道:「你呢?」

  「那你英語應該第一了。」那人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說:「林子波的完型填空錯好多,早知道抄你的。」

  遙遠注意到英語老師在看他們,忙比了個手勢:「噓……」

  初三雖未分科,但也有文理差異,通常只有文理雙修的人才能在綜合排名中占到好位置。一個上午過去,語化英物四科分數對完標準答案,遙遠心花怒放,數學雖然損兵折將,但全班感覺都差不多……沒關係。

  上午放學後遙遠讓同桌齊輝宇帶飯,直接拿著卷子,殺進了老師辦公室,名為問問題,實際上則是打聽分數和排名。

  老師們正忙得不可開交,多個學生來正好,英語老師道:「遙遠,來幫我登記一下分數。」

  遙遠是英語課代表,當即當仁不讓坐下,幫英語老師登分。

  「課代表考得很不錯。」英語老師笑眯眯地說:「全年級分數最高是你了。」

  「謝謝老師!」遙遠虛榮心登時飄上了天,對著卷子一看,144分,全班第一名!嘩,人生最幸福的時刻莫過於此。二班的英語課代表以一分之差排在遙遠後面。

  英語老師在和其他班的老師聊天,說到自己的得意學生遙遠時控制不住得瑟之意,遙遠心裡簡直爽歪了,把全班分數登記完,把幾個相好的分數記在手機短信裡,齊輝宇抄他的,得了128,這分數足夠傲視群雄了。

  張震115,也不錯。林子波130……

  遙遠翻到譚睿康的分數,傻眼了。

  138!譚睿康英語138分?!這也太誇張了吧!只比自己少了六分?!

  「遙遠物理也考得不錯。」物理老師說:「全班第二名。」

  遙遠尾巴快翹到天上去了,謙虛地笑了笑,數學老師卻發火了,說:「你數學就不能認真點?三道大題有兩道在課堂上講過,最後一題解答方式練習冊上還有類似的,整個一班就只有一個一百四十五以上的!連林子波也錯了。拿你們怎麼辦好!」

  遙遠吐了吐舌頭,低頭不敢說話,把英語登完,湊過去找數學課代表

  「你哥數學全班最高耶。」數學課代表是個女生,小聲道:「滿分啊,聽說化學也是他第一,嘖嘖嘖。」

  遙遠:「……」

  遙遠道:「不可能吧,我看看!」

  數學老師說:「譚睿康學習踏實。喏,遙遠,你看看你的,再看看人家的。」

  數學老師把譚睿康的卷子拿出來,又翻出遙遠的卷子,遙遠115分,譚睿康150 

  遙遠真是要暈過去了,心裡大吼道這怎麼可能!班主任在後面說:「譚睿康偏科偏得太厲害,語文和英語不行。」

  數學老師鼻音嗯了聲,沒有再說話,遙遠心想這廝真是撿到了啊,他掏出手機,把幾個人的分數依次計下,湊來湊去,又去看物理,物理他全班第二,化學則排不上號。

  語文呢……語文還好,林子波全年級第一128,遙遠只比他少了三分,譚睿康115分,語文一分的檔次裡就有好幾人,譚睿康肯定排不上。

  遙遠把分數記完出來,心裡波濤洶湧,英語的閱讀題全對是因為他買的練習冊好,期中考的卷子上,最後幾篇閱讀理解和完形填空裡,幾乎全是他讀過的文章——馬克吐溫和新概念的小故事節選。

  他在考試前幾天才剛做過,譚睿康還把那本題選借去看了的!

  他能考這麼高分,全是因為遙遠買的那本習題的功勞!早知道不借他看了……遙遠心裡湧起一股陰暗的小心思。

  遙遠把自己的排名整合了一次,對比其他競爭對手的排名,估測自己這次能排進前幾,一回到教室裡馬上就有人湧上來,紛紛問道:「你看到分數了嗎?」

  「我多少分?」

  遙遠掏出手機邊看邊說:「你英語122,化學113 ……」

  教室裡一片「啊」「呀」的聲音,女生們西子捧心,痛苦地坐倒在椅上。

  遙遠記下來的全給了,沒記到的也沒辦法,反正過幾天就出排名。他坐下來吃桌上齊輝宇帶的午飯,齊輝宇卻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譚睿康回來了,留校午休的學生全在說分數,他聽別人說了一會,詫道:「分數出來了?」

  「對啊。」他前排那女孩說:「我英語考砸了。」

  譚睿康安慰道:「小遠有本習題選,我們都做過最後幾道閱讀理解,那本書很好,明天帶來給你們看,好多題目上面都有類似的。」

  「真的嗎?!」教室最後的小範圍座位登時響起驚歎,遙遠聽到差點把飯給噴出來。

  你他媽的去死吧!怎麼能告訴別人!遙遠幾乎要瘋了,你這麼一說別人就知道我英語分數高純粹是靠運氣,剛好做過那幾篇閱讀理解而已啊!!

  譚睿康還沒意識到自己做了蠢事,又說:「對,小遠讀書很刻苦的,每天回去學習到11 點。」

  遙遠差點就爆血管倒地而死了,多年來苦心營造的聰明形象全被譚睿康毀得一乾二淨。他真想把盒飯扣到譚睿康腦袋上去。

  遙遠滿肚子火,譚睿康過來坐在齊輝宇的位置上,問:「小遠你看到分數了嗎?我多少分?」

  遙遠:「不要叫我小遠!」

  遙遠真是恨死他了,話也不跟他說,譚睿康忙笑道:「好好,以後會注意……你看到分數了嗎?」

  遙遠黑著臉,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說:「你英語138,化學142,數學……」

  遙遠耍了個心思,說:「數學115。」

  譚睿康:「……」

  遙遠又說:「你語文作文還離題了,只得了30分。」

  譚睿康刹那就愕了,說:「我數學才115?這怎麼可能?」

  遙遠惡毒地說:「騙你幹嘛?你物理最後一題錯了,不過分數也還可以,有120了。知足點吧。」

  譚睿康歎了口氣,點了點頭,說:「你呢?考得很好吧。」

  「還行吧。」遙遠敷衍地收拾飯盒,去扔垃圾,不鳥他了。

  午休前齊輝宇回來了,帶著給遙遠買的珍珠奶茶,說:「忘了給你買喝的,剛剛又出去跑了一趟。你考得怎麼樣?」

  「還可以吧,估計能排進前十。」遙遠說:「我看看你的分數。」他掏出手機,心想還是齊輝宇好,喝了口珍珠奶茶,又嘗齊輝宇的布丁咖啡,兩人一直關係好,除了接吻上床,其餘的都幹過了,喝對方飲料也對著吸管直接喝,不怕口水。

  「你哥呢?」齊輝宇說:「我在食堂外面碰到林子波,說你哥考得很好啊。」

  遙遠朝他比了個凸,不吭聲了。

  齊輝宇把椅子拼起來當床放腳,腦袋枕在遙遠大腿上睡覺,遙遠把自己校服外套給他蓋著,開始午休自習,時不時偷看譚睿康,譚睿康整整一個午休都沒有說話,一臉鬱悶,偶爾歎口氣,對著筆記發呆。

  前排女生安慰了他幾句,教室裡歸於安靜,唯有風扇開了小檔,還在輕輕地轉。

  遙遠開始猜測譚睿康在想什麼,應該是覺得對不起他爸?花這麼多錢進來念書,第一考試就砸了,壓力一定不小。遙遠有幾次想過去告訴他其實他數學滿分,但齊輝宇在他大腿上枕著,不能動。

  譚睿康在教室裡沉默地看了一會書,繼而到走廊上去,趴在欄杆上看教學樓外的操場,站了快半個小時。

  直到午休過後,學習委員林子波回來,才掀起了又一輪問分數的高峰。

  「你數學滿分呢。」林子波說:「我剛剛又去看了一眼,排名出來了,第一名是隔壁班的李娟,第二名是譚睿康,你是咱們班第一。」

  轟一聲教室裡炸了鍋,譚睿康又傻了。

  吵鬧聲太大,齊輝宇拖著口水醒了,起身道:「吵死人了。」

  遙遠黑著臉,妒忌心發作,沒想到譚睿康居然拿了年級第二,不過仔細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光是數學一科滿分就甩開了所有人幾十分的差距。再加上化學又是初三新開的科目,大部分都不重視,包括遙遠自己。

  齊輝宇定了定神,朝林子波說:「四眼仔,我們呢?排第幾?」

  「你原始分排年級四十七。」林子波說:「牛奶仔排第七。」

  遙遠這下心裡才好過點,比起初二期末考試掉了三名,從年級第四掉到第七,但也可以接受了,只要不掉出前十,上下波動是正常的。

  譚睿康登時如同重獲新生,抓著林子波問:「你沒看錯吧?是真的?!小遠怎麼告訴我語文離題了?真的假的啊!」

  「不要叫我小遠!」遙遠不耐煩道。

  譚睿康忙道歉,朝林子波激動地問了好一會,嘴唇都哆嗦了,想了想,又跑去老師辦公室。

  神經病,遙遠心想。

  下午放學後老師們開會,晚自習暫時取消,遙遠收拾東西,譚睿康過來笑著給了遙遠一拳,說:「小遠,差點被你嚇死,你可真夠狡猾的。」

  遙遠沒說什麼,懶懶道:「回家吧。」

  一大群男生鬧哄哄出去,在學校門口的7—11買汽水,吃關東煮,每人一杯思樂冰,當然又是遙遠掏腰包請客,男生女生們笑著喧嘩,這次連譚睿康也加入了他們,有說有笑的。

  遙遠又買了包萬寶路,每人兩支,眾人在樹下坐成一排,抽煙等車吃零食。滿地落葉,秋天的夕陽照在南國的路上,充滿了年少的味道。

  張震載著女朋友最先走了,林子波的車來了也走了,其餘幾個男生各回各的家,齊輝宇推著車,陪遙遠走了一小段,送他到中巴站,揮手告別。

  剩下遙遠和譚睿康兩個。

  譚睿康還在興奮他的年級第二,在朝遙遠說政治題的不定項選,遙遠卻覺得他很煩人,相當的煩人。

  「牛奶仔。」女孩的聲音道。

  遙遠:「?」

  那女孩子是隔壁班的謝雨婷,在樹下用力拉另外一個女生,好像是初二生,對方死也不出來,最後抱著樹尖叫道:「你去嘛!我不要去!」

  遙遠:「……」

  譚睿康:「什麼事?」

  譚睿康跑過去幾步,躲在樹後的小女生跑了,遙遠道:「你別管!」

  謝雨婷過來說:「我妹想找你借英語課本去複印可以嗎?」

  遙遠:「可以啊。」他拉過挎包翻出英語課本,譚睿康忙道:「用我的吧。」

  遙遠不悅蹙眉,譚睿康馬上不吭聲了。遙遠認識謝雨婷,雖平時不怎麼說話,但也是一個年級的,隨口道:「你還有妹妹?」

  「我契妹。」謝雨婷拿了書,又從包裡掏出一個包裝得很漂亮的小盒子,說:「她膽子小,這個是她送給你的,嗯。」

  遙遠接過包裝紙,謝雨婷說:「明天她就還你書,走嘍,拜——

  遙遠想起樹後的那個小女孩了,是初二2班的班花,小小個,長得很萌很可愛。之前有過一次剛開學的時候,初二的幾個女生在籃球場邊上看他,好像那女孩子還給他買過水,當時齊輝宇開他玩笑,遙遠就揍了他一頓,兩人走了。

  他回家拆開包裝紙,裡面是個牛奶糖的鐵盒,還有張貼著的便箋紙,從便箋到包裝紙,再到牛奶糖都充滿了小女生的小心思,精緻而浪漫。

  於是遙遠明白了,這玩意裡裝著名為愛情的東西。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