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大乾淨的帳篷內,一名髮色如火、臉龐如刀刻般英俊的健壯青年盤腿坐著,神情堅毅地盯著坐在自己面前的中年人,像是要看穿他的盤算。

「沙爹,把我的『喀納斯』還給我,他是我的。」喀納斯,用中土語言解釋的話,相當於「最珍貴之寶物」的意思。

「你瘋了!」庫勒怒瞪他最厭惡的二兒子騰格爾一眼,冷聲拒絕道:「辦不到!他是敵人!是該死的蒼狗!不是你的『喀納斯』!」戰王一族的別稱又叫「北方蒼狼」,可惜這個美麗的稱號流傳到蠻族當中,便被篡改成鄙夷意味十足的「蒼狗」。

受到怒斥的騰格爾仍一臉沈靜,「就算是蒼狗,他仍然是我的『喀納斯』,沒有人可以改變這點。」

「哈!」庫勒顯然被徹底激怒了,直接無情地斷言道:「你死心吧!他已經不屬於你的了!我已經把人交給天熾族,沒過多久,他就會被拿來血祭蠻旗,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騰格爾淡淡的神情依舊,似乎早就得知這個消息,不過一雙深褐色的眼眸卻瞬間變得更加幽深,彷彿兩潭足以溺死人的深淵,狀似漫不經心地詢問道:「我該怎麼做,沙爹才願意成全我。」

「哈!成全你?」庫勒雙眉倒豎,作夢也想不到他的二兒子會瘋狂成這樣,怒極反笑道:「這輩子都不可能!你想跟那隻蒼狗在一起,除非老子死了換你當族長!或者率領族人幹掉天熾族、統一蠻荒自稱大王!否則你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到他!」

「果然如此,宿命終究躲藏不過。」騰格爾自言自語似的點了點頭,緩緩站起身來,平靜地說道:「沙爹是我最敬重的人,所以我不會下毒手。」

「你說什麼?」庫勒詫異地抬頭看著他,心頭倏然掠過一絲不妙預感。

騰格爾不再理會他,偏頭看向厚重的帳簾。

「巴克什,你進來吧,我答應你了。」

一陣醇厚的朗笑聲霎時傳了進來,同時一名眼神明亮如星空的俊美青年掀簾走了進來,順便將手中一個削瘦的少年像垃圾般扔棄在地毯上,「很好,那『這個』就是我額外送給你的禮物。」

少年疼得呻吟一聲,摸著受傷的手臂,神情充滿恐懼及怨毒之色。

「額爾尼!」庫勒大驚失色地撲向那名少年,護在他身前,不敢置信地痛罵道:「騰格爾!你這個畜牲!居然對你的弟弟做出這種事!你到底想做什麼!」

騰格爾似不贊同地搖首,眼神猶如足以凍傷人的千年寒冰般盯著被父親護在身後的異母弟弟,冷聲道:「如果不是他故意洩密,我的『喀納斯』不會被奪走,就算是弟弟,也不可原諒。」

對方話語裡頭的恨意刺得額爾尼瑟縮了一下,但隨即昂起頭來,怨毒地與之對視道:「沙爹,聽聽他的話!他居然為了一隻該死的蒼狗想殘害手足!預言果然沒錯!他就是個禍害!沙爹當年沒一把將他掐死實在是太失算了!」

聽見這番辱罵,騰格爾的眼神顯得更加冰冷,像是一隻隨時會失去理智、擇人吞噬的野獸。

庫勒心頭一緊,連忙攬緊寶貝小兒子的腦袋貼在懷中,讓他無法再開口說出什麼更加刺激人的話語,接著偏頭看向旁邊一臉看好戲神情的俊美青年,疑問道:「巴克什,老子聽過你,地火族的少主,柯塔那個老頑固最看重的繼承人!這裡是玄闇族的地盤,你來這裡做什麼?沒有一個好理由,你的魯莽行為將被視為對我族最大的挑釁!」

彷彿沒看見庫勒鐵青的臉色,巴克什泰然自若地笑道:「不必多想,我來此地,只是單純地想和玄闇族的首領談一筆交易罷了。」

這種時候交易個屁!庫勒不耐煩地指向門口道:「老子不管你有什麼狗屁交易想做,不想挑起兩族戰火的話,馬上給老子滾出棚外去!」

巴克什攤了攤手,故作一臉茫然地看著他,「不好意思,本人似乎沒說過這筆交易是要跟庫勒大人您談的吧?」

這話什麼意思?庫勒聞言一愣。

「沙爹!那個賤種叛變了!」額爾尼在庫勒的懷中掙扎,語調模糊不清地喊道:「騰格爾和巴克什暗中聯手了!他們想將你趕下首領的位置,佔據你辛辛苦苦經營的地盤!」

「什麼?」庫勒大吃一驚,隨即戒備萬分地看向一旁面沉如水的二兒子,厲聲質問道:「額爾尼說的是真的嗎?你這頭養不熟的狼崽子!畜牲!早知道當初就該一刀將你解決了!省得如今被反咬一口……」

「我不曾忘記沙爹的養育之恩,但是……」騰格爾沈靜地看著他,緩聲說道,「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喀納斯』被人殺死,『蠻荒王』既然敢搶人搶到我的頭上,我也不怕拼上這條命,和他對幹到底。」

聞言,庫勒已顯老邁的臉龐流露出一抹奇特的神情,「你想謀反,將稱霸蠻荒二十多年的奔雷拉下『蠻荒王』的寶座?」

「你在作夢!瘋子!」額爾尼不屑地冷哼。

「呵呵,天熾族這些年來,壓制另外三族的手段確實凶狠,不過若地火族願意無條件和玄闇族聯手的話,二對一,勝算似乎能提升不少吧?」巴克什像是和人談論今天的天氣好壞一般,語氣無比輕描淡寫。

聞言,庫勒呆了半晌,嗓音有絲沙啞:「哼!無條件聯手?說得真好聽!勝負出來後,以誰為尊?」

俗話說,不想當「蠻荒王」,就不能算是一個好的蠻子首領。庫勒當然也有野心,但是奔雷實在太會耍弄手段了,在他的挑撥離間之下,其餘三族之間幾乎形成老死不相往來的敵對關係,要兩族放下仇恨,攜手對抗天熾族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所以地火族少主親口說出的這個提議簡直令他不敢置信。

「自然是以玄闇族為尊。」巴克什漂亮的眸子閃過一抹精光,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哈!你當大夥兒是三歲孩兒嗎?這話說出去誰信!」庫勒故意激他道,意圖看穿這人的真正用意。

「無論你信或不信,如今能作主的人是騰格爾兄,只要他信我就成了。」巴克什神祕一笑,狀似親暱地拍了拍騰格爾的肩膀。

斜睨他一眼,騰格爾面不改色地對父親坦言道:「我不管地火族有什麼打算,只要誰能幫我救出『喀納斯』,誰就是我最好的盟友。」

「你!……你看不出來這小子的用意嗎?他只是想拿你當槍使,然後在背後撿便宜呀!」庫勒臉龐脹紅,恨鐵不成鋼地指著騰格爾。

「無所謂,只要能救出『喀納斯』,哪怕是被人當槍使,也好過被沙爹阻止。」騰格爾搖了搖頭,仍舊堅定無比地道。

巴克什慢悠悠地嘆了口氣,拱手欽佩道:「騰格爾兄實乃性情中人也,本人著實佩服。」

性情中人個屁!你分明是在暗諷自己的二兒子又呆又蠢又好利用吧!庫勒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指著騰格爾怒聲道:「老子還沒公開退位呢!我族要不要和你們合作,還輪不到這個逆子作主!」

「這可說不定呦,庫勒大人。」巴克什揚唇一笑,乍看之下,像極了一隻修成人形的千年狐狸精。

一時間,庫勒這個歷經風浪多年的老首領也不禁心頭一寒。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