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直到回到了包廂,展子舒才鬆了口氣。然而,讓他驚訝地是包廂裡已經沒有了女人的影子眾人似乎都沉默地等著他回來。

展子舒笑了聲,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第一個沉不住氣地還是戚家兄弟,戚家英上來就問:「三少,那個蕭錦程究竟是怎麼回事?」

展子舒看了他們一眼,道:「他已經走了。」

「他是來找麻煩的?」齊駿也忍不住了。

展子舒笑笑,道:「沒有,沒事。」

「不會沒事吧?他肯定是為了他家裡的事。是不是?」方東陽皺著眉問。

「三少,這樣的人,和癩皮狗似的,你還理他幹什麼?」戚家威語氣不悅。

展子舒臉上的笑容僵了一瞬,旋即道:「不用提他了。你們怎麼不繼續?」

「還繼續什麼?都被那人搞沒點興趣了。」戚家英皺眉。

方東陽也道:「他們蕭家一個兩個的,都把三少當什麼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

「夠了!」展子舒突然大聲打斷了方東陽的話,眾人一驚,不明所以看著展子舒。

展子舒掃了眼在場的眾人,除了他哥一言不發默不作聲看著他,另外就剩下王俊傑、李少愷和張明沒開口,但看神色也是有點難看。

展子舒深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波動的情緒,道:「算了,不說這些。今天就到這兒,回吧。」

一眾人顯然都有些低氣壓,僵在當場。展子舒突然有點耐心缺失,神情變得極難看,就想說什麼的時候,展子翔開口了,把展子舒想要發洩的話按回了喉嚨裡。

展子翔道:「行了行了,別為個小事傷了和氣。今天喝得差不多了,回吧回吧,今兒子舒請客。」

眾人之間的氣氛這才稍好一點,王俊傑和李少愷對視一眼後,當先笑著又給展子舒說了聲「生日快樂」,然後就離開了。其他人見狀也都紛紛跟著走了,直到包間裡只剩下展子翔和展子舒兩人。

展子翔看著展子舒,道:「究竟出了什麼事?那個蕭錦程來找你幹什麼?」

展子舒再度坐回了沙發,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啞聲道:「可以不說麼?」

展子翔有點無奈看著自家小弟,幾步上前拿過他手裡的酒杯,責道:「還喝?剛才就醉了。」

展子舒笑了幾聲,展子翔卻意外沒聽出笑意來。他皺著眉,坐到了展子舒身邊,道:「子舒,究竟出什麼事了?不能和大哥說麼?」

展子舒搖搖頭,仰靠在沙發上,看不清表情,低聲道:「我能有什麼事?大哥,不會再出事了。」

「……子舒!你好好說話。是和蕭錦程有關麼?我知道你們的關係很僵,可小時候,你們不是挺要好的麼?到底出了什麼事?」展子翔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很古怪的感覺,眼前的小弟似乎完全變了個人。雖然說不上由,可展子翔直覺認為和蕭錦程有關。

展子舒當然不可能和展子翔多說他和蕭錦程之間的過節,只是說了句:「大哥,蕭家不會就這麼下去的。」

展子翔皺眉道:「什麼意思?父親不是說要你別管這事麼?你怎麼……?」

展子舒咧嘴乾笑了兩聲,道:「這不是我父親又或者是我能掌控的。大哥,你也進市府有兩年了吧?難道還沒看出來麼?不過是一句話的沉浮而已。再者,人死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展子翔完全沒明白展子舒在說什麼,疑惑道:「子舒,什麼人死了?蕭錦程到底和你說了什麼?是他父親的事麼?」

展子舒趁著展子翔沒注意,一口喝乾了杯中酒,然後帶著辛辣的氣息,對著無奈的展子翔笑笑道:「哥,蕭錦程是不可能來求我的。」

展子翔愣一下,道:「那他來幹什麼?」

展子舒哼笑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菸,點起,深深吸了一口後,才答非所問道:「哥,你見過真心麼?」

展子翔見展子舒抽菸,略皺了眉,說了句:「少抽點。」旋即又接著展子舒的話,道:「你說什麼真心?」

展子舒悠長歎了口氣,道:「真心唄。唉,真心難覓啊!」

展子翔看展子舒那樣子,就有點哭笑不得,道:「你小子魔障了?還是喜歡上哪個女人了?還真心難覓?」

展子舒痞痞一笑,道:「那是!吃一塹長一智,我這回可算長大成人了。」

展子翔狀似明瞭點頭,道:「啊!我算明白了。原來蕭錦程搶了你女朋友?靠啊!哪個女的?學校的?難怪你他鬧僵了。」

展子舒目瞪口呆地看著展子翔,抓了抓頭,對他老哥能得出這結論有點無語。不過想想,這麼誤會就誤會吧,總比沒完地追問強,當下也不解釋。

展子翔了卻心事,扯著展子舒又在包廂裡說了兩句,兄弟倆親熱地又喝了兩杯,就出了國色天香。才過午夜,展子舒站在街上伸了個懶腰,笑著對他哥道:「哥,這輩子可不能白過了。」

展子翔拍了一下展子舒的腦袋,說:「就你事兒多。」

「嘿嘿」展子舒笑了兩聲,兄弟倆往回而去。

 

隔了兩天,在外省開會的展老爺子終於回家了。而展子舒開始了他思索好久的計第一步。

展老爺子的書房在家的東南角,位置好,採光足,比展國輝的書房還大點。展子舒去找爺爺的時候,剛巧碰上爺爺的警衛員小羅苦著臉從書房裡出來。小羅的年紀也不大,二十出頭,平時和展家兄弟也熟。看到展子舒的時候,就搖頭小聲說:「找老爺子呢?」

展子舒好笑地看著小羅便秘似的臉色,道:「怎麼?被我爺爺罵了?」

小羅哭喪著臉道:「可不是。你可小心點,你爺爺今兒脾氣大著呢。」

展子舒心思閃了下,說:「啥事啊?這麼嚴重?」

小羅湊在展子舒耳邊,道:「誰知道,開會那會兒,氣氛就不太好。你可小心點,別往槍口撞啊。走先!」說著拍拍展子舒的肩,拿著包文件就走了。

展子舒搖頭失笑。過去,他挺怕爺爺的。威嚴的老爺子總是很嚴肅的模樣,軍人的脾氣,說一不二,展國輝幾兄弟在他面前也是俯首帖耳的,更別說小輩們。展子舒在家裡雖然得寵,但在對著展老爺子,也絲毫不敢冒犯,聽話得很。不過多少免不了年少叛逆心理,腹誹外加陽奉陰違地鬧出點事。

然而,如今的展子舒在見過那些事之後,對於一心維護家族的老爺子,除了孺子之情以外,還多了份敬畏和感激。展子舒見過他爺爺在風雨飄搖的時候,堅定站在他們身前為他們遮風擋雨的背影,也見過因為身體的衰弱而心有餘力不足的遲暮傷悲,更見過在病床前他維持著最後的威嚴對著他的兒孫們,留下一句「精忠報國」溘然而逝的場景。有那麼一瞬,展子舒在慶幸,爺爺沒有看到他們家族最後的那一幕。否則的話,他不知道爺爺會是怎樣的心情。

展子舒壓抑著心中的激蕩起伏,上前敲了幾下門。

「進來!」威嚴而熟悉的聲音響起。

展子舒愣了好久才推門而入。老爺子現在才剛過六十大壽,氣色好得很,中氣十足。展子舒一見他爺爺這樣,打心裡高興,那時候病榻上神色灰敗的老爺子彷彿就成了遙遠的記憶。

「爺爺!」展子舒也不顧老爺子正在書桌旁處理事務,一下就湊了過去,聲音裡是抑制不住的激動情緒。

展老爺子倒是被展子舒忽如其來的熱情給弄的愣了下,旋即威嚴的臉上露出慈愛的笑容,伸手摸摸展子舒的頭,道:「來啦?」

展子舒笑著點頭,道:「爺爺,想您了。」

老爺子頓時老懷大暢,這嘴甜,有點什麼不愉快的事,面對他這寶貝小孫子都能給忘了。小傢伙從小就聰明,招人疼。長大了點,雖然也鬧出點事,可在老爺子眼裡,那算什麼?哪個孩子還不犯點錯的?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況且,他這小孫子在同輩中還是出類拔萃,頗具威望,這可是門庭大興的好事。

老爺子上上下下看了看好幾日沒見小孫子,滿意地點頭,道:「嗯,過完生日,長大了。」

展子舒笑道:「爺爺,您孫子早就長大了。」

「哈哈!乖!」老爺子又拍拍展子舒的頭,寵愛不言而喻。

展子舒趁著這時候問:「爺爺?您忙什麼呢?開會還順利麼?」

老爺子慈愛朝著展子舒道:「不忙,沒什麼大事。剛開學你書唸怎樣?」

展子舒點點頭,道:「挺順利的,高二還是比高一忙了點。」

「那肯定,好好唸書,知道麼?將來考大學才有出息。今後,家裡還是要靠你們這群孩子。」老爺子叮囑著。

展子舒聽的眼圈發熱,心發緊「嗯」了一聲,突然就沒忍住一下抱住了老爺子。

老爺子這回倒是有點吃驚,小孫子的神情他不是沒注意,可這下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像要哭似的?老爺子忙拍拍展子舒的背,安慰說:「好了好了,小寶乖啊。這好好的,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展子舒平復了一下情緒,有點臉紅地站正了身子,啞聲道:「爺爺,我沒事。」

老爺子像小時候那樣又捏捏展子舒的鼻子,笑道:「沒事才怪了。說吧,受了什麼委屈?」

展子舒又有點鼻子發酸,他何止受了委屈,連命都丟了。可看著這疼愛他的老人,展子舒又怎麼可能想要讓老人家再為他們擔心呢?上輩子,老人替他們付出了太多,這輩子,就讓他來承擔吧。

展子舒笑笑,說:「爺爺,孫子長大了。很多事,您也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不會再胡來了。」

老爺子「呵呵」笑了起來,不論信不信展子舒的話,覺著小輩有這份心也就好了,連聲說:「這就好!」

展子舒也知道老爺子怕是安慰居多,也不較真,以後老爺子自然會知道。當下轉入正題,這才是他來見老爺子的目的。

「爺爺,我有事想和您商量。」展子舒正色道。

殊不知展子舒現在才是十六七歲花樣少年的模樣,仍是青澀的小臉精緻漂亮,真個是嫩出了水來的。這會兒偏偏擺出個認真嚴肅的神色,實在是惹人的疼愛。

展老爺子見他這樣,心裡實在喜歡,忍笑道:「好好,小寶,你說,什麼事?」在老人眼裡,小孩家家能有什麼大事?了不起就是想要這個想要那個的。

展子舒倒是不知道老人家心裡的想法,暗中措了一番,才道:「爺爺,蕭家伯伯的事,您知道吧?」

展老爺子愣了一下,沒想到展子舒提是這茬。當下,老爺子眉頭微皺道:「怎麼突然問起這事了?誰和你提的?」展老爺子倒也清楚展子舒和蕭家少年們似乎有點矛盾,以前也沒聽展子舒提起過,這回怎麼突然就……所以就猜是不是另外幾家的孩子找了展子舒來說什麼。

展子舒明白老爺子的想法,就正色道:「沒人提。爺爺,我知道您和爸爸都不希望我們太早介入這種事。不過,對蕭家的事,我有些想法和您說說。」

老爺子看著展子舒,略有所思地道:「哦?什麼想法?你說說?」

展子舒胸有成竹似的微笑了一下,然後道:「蕭伯伯也曾是爺爺您手下的兵。人品如何,爺爺您當然清楚,否則之前也不會插手幫忙蕭二叔的事。我也清楚,蕭伯伯這次的事情恐怕比較棘手,能不管就最好別管,爺爺已經算是盡力了。但是,孫兒我還是有些看法。現在恐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蕭家完了,可孫兒不這麼看。」

「哦?繼續說。」老爺子終於來了興致開始認真地聽。

展子舒笑笑道:「爺爺,孫兒淺見。那起走私案這麼大的事,怎麼可能僅僅是一個司長就能做出來的?背後牽扯的利益恐怕不僅僅是這麼一點而已,蕭伯伯被牽連是正常的,上面的人要犧牲一兩個只能說是蕭家倒楣而已。蕭家的老爺子去得早,所以沒人當他們是回事。其實,要說蕭家還真的沒什麼大背景。爺爺一定奇怪為什麼孫兒偏要拿著他們說事,是吧?」

老爺子聽問,笑道:「行了。別賣關子,說吧。」

展子舒看著老爺子道:「爺爺,您和我外公,還有戚家爺爺是髮小吧?」

老爺子點頭,道:「不錯。好幾十年交情了。」

展子舒笑道:「可不是。爺爺和外公現在都在軍中建樹,戚家爺爺則是政壇長青,我兩個舅媽還都是姓戚,說起來,我們家要是放在古代可不得算軍政世家?」

老爺子聞言笑駡一句:「小孩子家,有你這麼說的麼?」

展子舒討饒似的笑笑,繼續道:「可是,爺爺可不能否認您和外公,還有戚家爺爺的交情可弄不得虛吧?」

「這是自然。行了,小子你究竟想說什麼?」老爺子就聽著展子舒繞圈。

展子舒深吸一口氣,道:「爺爺,說實話,我看重的是蕭家的兩個兄弟。」

老爺子意味深長「哦」了一聲,道:「繼續說。」

展子舒點頭,道:「您也知道,大院裡這麼多孩子。戚家兄弟總是冒冒失失,得罪人也多,可真正敢給他們臉色的卻少,為什麼?如果光憑戚家爺爺的關係,恐怕還沒到這地步。而孫子我,為什麼能在這群人裡算的上是說話的人,您和姥爺的面子也是放在那兒的。」說到這裡,展子舒自嘲似的笑了笑。

這表情讓展老爺子看著心裡一動,竟是有些欣慰了。

展子舒深呼吸,繼續道:「要說,這群髮小裡,有多少是真心實意的,孫子還真不敢說,君子之交淡如水罷了,但蕭家兄弟不一樣。」

展老爺子挑了挑眉,道:「哪裡不同?據我所知,你和蕭家兄弟不合吧?」

展子舒笑笑,道:「爺爺知道的還真清楚。是不合,可就因為不合,所以孫兒才看出不同。」

「哦?」

展子舒認真道:「前兩天我過生日,蕭家小的那個才十三,就找到我送了禮物。雖然沒說什麼就走了,那也因為我沒給過他們兄弟好臉子看,其他幾個當然更不會。那孩子過得不容易,按說這年紀的怎麼都丟不下這個臉,但我卻佩服他一個『忍』字,小小年紀為了家族能忍人之不能忍。至於大的那個……他晚上也來了。」

「是去了S市唸書的那個?叫錦程吧?倒是個聰明的娃子,書唸得不錯。」展老爺子想了想還有點印象。其實聽展子舒說到這裡,他多少有點明白他的小孫子想說什麼了。

展子舒點頭,道:「是的,蕭錦程也來了。但他來,只是為了我生日。蕭家的事,他絕口未提。」

「哦?」展老爺子到這時候才有點驚訝了。按他所想,蕭家小的那個畢竟年紀小,能拉下臉來給自家孫子送生日禮物,已經很出人意料了。可蕭錦程怎麼說都在唸大學了,年齡也大,該是更懂事。可是,他居然也沒和展子舒提蕭家的事,這豈不讓人疑惑?

展子舒笑道:「可是爺爺,您不覺得蕭錦程這一手,更高明麼?」

展老爺子愣了一下,旋即明瞭似的點點頭。可不是麼?在展老爺子看來,蕭錦程雖然什麼都沒說,可是卻比什麼都說了更來得強。表面是給他孫兒慶生,別無他意,可現在站在展老爺子跟前說著蕭家事的,可不也是展子舒麼?若蕭錦程拉著展子舒說他蕭家的事,也就真是落了下乘,他不說,反倒讓展子舒惦記了。

展子舒看著展老爺子的神情,就心知他的這番說法是奏效了。展老爺子縱橫軍政界這麼多年,什麼事沒見過?什麼心機沒耍過?展子舒就是故意這麼說,展老爺子自己就會想到。

說起來,展子舒對著老爺子用了這番心計,也是因為一來老爺子對他根本沒防備,二來,也完全沒想到過蕭錦程對展子舒還真的不是他所想的那回事。

要說這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來求展子舒,可就是蕭錦程不可能。在自己所喜歡的人面前,蕭錦程這種個性的男人,怎麼可能拉下臉來求?就算是死,他也做不出來。

當然,這點展老爺子是不可能知道的。因此,展子舒才能順利的通關,話說半句,其他就讓老爺子自己想就對了。老爺子是什麼人?他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想錯了。

看準這一點的展子舒打鐵趁熱,道:「爺爺,蕭家這兩個小輩的,算是經歷過這種大起大落了心機不容小。在孫兒認識的這群人裡是算得上的。所以,孫兒以為,他們將來必然都是好手。」

說到這裡,展老爺子「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滿臉欣慰地看著自家孫子,道:「好小子啊!心思不小,給自己挑幫手呢?」

展子舒輕笑,道:「爺爺明鑒!孫兒這不也是為了展家麼?」

展老爺子失笑,旋即又道:「可是,我可聽說你們的關係不怎麼樣啊。」

展子舒淡然道:「爺爺,雪中送炭,總比錦上添花強。況且蕭家經過這次,恐怕會更小心謹慎。而且沒個三五年,蕭家也不可能完全擺脫這種狀況,孫兒有的是時間。」

展老爺子看著展子舒,道:「你倒是胸有成竹了?」

展子舒輕笑,道:「爺爺教育有方。」

「滾犢子的!小鬼,還算計到爺爺頭上來了。」展老爺子笑駡。

展子舒笑著聰明不出聲。

展老爺子想了一會,才道:「你的意思,爺爺明白。不過這件事,你爸知道麼?他怎麼說?」

展子舒輕道:「爺爺,爸他未必想要我管這件事。」至於展國輝為什麼不想幫蕭家,展子舒也清楚,一是明哲保身,二來就是展國輝現在和某些人所站的立場了。這也是展子舒為什麼會直接來找他爺爺的關係。

展老爺子當然明白展子舒的意思,他的兒子在蕭家這件事上,恐怕是不方便出手的。展老爺子略有所思,旋即拍了拍展子舒的頭,道:「行了。好小子,爺爺以前還真小看你了。看來過了十六,還真長大了。爺爺明白你想要什麼,放心吧。這事交給爺爺不會有差。不過蕭家的兩個孩子,可就看你自己的了。」

展子舒笑容滿面,道:「謝謝爺爺!」

展老爺子滿意點頭。

不過,緊接著展子舒又道:「爺爺,還有件事,孫兒也想請您答應。」

展老爺子隨口問:「什麼事?」

展子舒輕聲道:「爺爺,我想去S市唸大學。」

展老爺子這回倒是真愣住了,訝異道:「小寶?怎麼突然想去S市唸大學?你不是想唸國大麼?」

展子舒點頭,道:「爺爺,這是以前了。我想去S市唸大學,是因為看重那裡的經濟發展。S市重經,國都則重政。說真的,將來社會政經不分,改革了這麼多年,與國際的接軌肯定也更多,S市在這方面佔據優勢,孫兒只是想學更多的東西罷了。我在國都長大,根在這裡,不會走丟的。」

展老爺子在聽了展子舒這麼一番話之後,真是有些震驚了。一個才十多歲的孩子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可不是讓人驚豔?就算是展子翔恐怕也未必能想得比這孩子多吧?

展老爺子脫口就問道:「這話是誰和你說的?」

展子舒愣一下,笑道:「爺爺,這是孫兒就這麼想的。」展子舒是實話實說,在老人家面前,除非必要,他是不樂意說謊的。

這回換了展老爺子深吸一口氣,眼神裡是毫不掩飾的欣喜,道:「好孩子,你這麼想就這麼做吧,爺爺支持你。」

展子舒到這一刻才鬆了口氣,心裡是滿滿的感激,他的家人就是這麼無條件支持他。那他也將傾盡所有報答他們,就算是要背負更多的駡名也在所不惜。

「謝謝爺爺!」展子舒真心實意道。

展老爺子笑得十分暢快,又有什麼能比看到自己的後輩有出息更讓人高興的呢?

爺孫倆又說了一會話,展子舒本來也沒其他意思,只是想到一開始爺爺的警衛員小羅說爺爺因為開會的事正不太高興,於是就順口問了句:「爺爺,小羅說您剛才不太高興呢,為啥?」

展老爺子一聽這話,果然就想起了之前正來氣的事,就道:「唉,小羅這孩子,還是咋咋呼呼的,這事你還小,不明白呢。行了,別管了,玩去吧。」

展子舒也識趣,知道很多事不是他能知道的。其實算算時間,展子舒多少也能猜到是什麼事。天朝能夠讓展老爺子這輩的人覺得煩心的,也就這麼一件事——換屆唄。一朝天子一朝臣,有人笑也即有人哭。不過展子舒這時候還不著什麼急。畢竟他清楚,這次的換屆對他們家而言有利無害。在接著的十多年裡,展家是風光大盛,可也正因此,樹大招風……

展子舒也不多言,就準備走了,不過臨走時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對著展老爺子就說:「爺爺,您說蕭伯伯要是解除軍職,去S市當個小小的環保局長,估計不難吧?蕭錦程也在S市唸書,這樣他們父子也能團聚……」

展老爺子聞言想了想後,笑駡道:「你小子,拉攏人倒還真不手軟。」

展子舒「嘿嘿」笑了幾聲,出了書房,覺得前途光明。不過,他在去S市之前,還有幾件要做的事。只有一年多時間了,他得加快腳步。


 

兩個月眨眼即逝,國都中學的莘莘學子們終於從暑假的歡脫中沉靜下來,特別是高二、高三年級的,課業更重了。不過再重的學業,也阻攔不住八卦的熊熊之火。一時間盛傳,高二一班的風雲人物展子舒談戀愛了,對象據說還是個才從邊區轉來的女孩。

這消息可算是個大八卦。展子舒的身份不用多說,就算他在學校裡素來低調,可憑著他外界什麼國都一霸,那什麼什麼幫老大的名頭,關注他的人當然不少。再有,就是女生中的評論了。展子舒可是個美少年,成績又好,人聰明,話雖不多,但人看著那就是氣質加氣勢,可有不少女生暗暗喜歡著的。這回居然被一個邊區女孩佔了先,可讓不少人嫉妒了。

至於這邊區女孩,不是別人,高二五班的林娜。展子舒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間就和她走近了。一開始就送了手機,然後電話卡之類的一併給辦了。再後來,就是補課,畢竟邊區的學校在教育品質上比國都差了不是一點半點。展子舒專門請了老師給林娜補習,他還全程旁聽。

對展子舒而言,這樣的補課是件好事。他可是N年都沒去碰什麼高中課本了。按照他應該有的水準,高二的課是不再話下,可偏偏他重生了。對於十幾二十年沒碰的東西,也不是說拿起來就能拿起來的。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他的異樣,展子舒就把時間花在了和林娜一起補課上。一來他可以儘快的熟悉課程,他的目標大學雖然已經不是國大,但S市的那所學校和國大可算不相上下,要考還是得費些心思。

這二來嘛,當然就是為了林娜。

對於展子舒的親近,林娜自然是欣喜的。雖然在和展子舒的接觸過程中,他並沒有非常親密地接近和舉動,但是對於林娜的一些要求,展子舒卻從來沒拒絕過。林娜也從一開始的拘謹,逐步變成了現在的只要有點什麼事,她就會去找展子舒解決。

林娜心目中展子舒這樣的天之驕子本來是難以接近的,否則她父母也不會在一來國都的時候,就去拜訪展子舒的家人,而且還是抱著謙卑拘謹態度去的。要知道,他們一家在邊區的時候,也是受眾人追捧的。說起來,林娜剛到國都的時候,還真有些不習慣。國都人看他們一家的眼神並不算親近。在學校,林娜的身份也只是邊區轉來的女生。

在國都藏龍臥虎的很多,是個人家裡多少有點亂七八糟的關係,更何況林娜家不過是剛進國都的,雖然她父親在安全局,但這完全代表不了什麼。所以,林娜在學校遭人側目也是可以想像的。

然而,這一切都因為展子舒的接近而改變看著林娜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輕蔑,變成後來的各種羡慕嫉妒恨。在這樣的眼神中,林娜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雖然一開始她在面對展子舒的時候,還有點自卑和小心翼翼,但現在的話……

「展子舒,晚上在我家吃飯吧?我媽說做了片兒餅,這裡肯定沒有的。」才一放學,林娜就在校門口看到了正等著她的展子舒。最近開始,展子舒每天都讓王叔一道送林娜回去。

展子舒看了眼臉紅紅的林娜淡淡一笑,道:「好啊。」

林娜頓時亮了眼睛,這樣的邀請她在心裡憋了很久,她不知道展子舒會怎樣回答,會不會去,所以這次鼓足了勇氣說出來,甚至還做好了要是展子舒不答應的話,她就會說是她媽要感謝他的幫助所以才請他去吃飯的理由。不過沒想到展子舒這麼乾脆地就同意了。難道,展子舒他也……想去她家看看麼?那麼展子舒對她……

林娜想著想著臉更紅了,都不敢再去看一旁的展子舒。

展子舒嘴角勾了一下,把林娜的神態都看在了眼裡,說了句:「走吧,王叔在等著。」說著,展子舒一拉林娜朝著王叔停車的方向走去。林娜見展子舒拉著自己的手,心都快跳出來了。

到了車上展子舒對王叔關照了一聲,就說不回去吃飯了,晚上也不用他再接。王叔應了聲,就朝著林娜家開去。

林娜在車裡給家掛了個電話,說展子舒一起回來吃飯,電話裡就聽見林娜媽媽帶著點激動的應好聲。

展子舒等林娜掛了電話,才道:「不用那麼麻煩阿姨,隨便一點就好。」

林娜紅著臉笑道:「沒什麼的,你第一次去我家嘛。」

展子舒笑笑不再說話,眼神轉到了窗外,在快到林娜家的時候,展子舒忽然叫王叔停車。就見他下車後,匆匆去了一家路邊的水果店,隨手指了幾個果籃,王叔幫著放上了車。展子舒回到車裡就對林娜笑道:「是我想不周了忘記備點禮物。」

林娜才意識到這些果籃是給她家買的。林娜趕緊道:「哎呀!你不要這麼客氣,我……我怎麼好意思。」

展子舒笑道:「都是朋友,拜訪妳家,這些也應該的。」

林娜不好意思再說什麼,看著展子舒英俊的側臉,覺得這一切都像做夢一樣展子舒就是她的白馬王子……

到了林娜家,林娜的母親應了門,而林娜的父親林群居然也早早趕回了家。可見他們一家有多看重展子舒,王叔幫著把水果籃放進了林娜家就先走了。

展子舒笑著對林娜的父母說:「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

林群忙道:「子舒啊,你太客氣了。快坐,快坐。」

展子舒依言坐到了客廳沙發上,他微微打量了一下林家的這套房子,兩房一廳,不大,在國都實在算不上什麼。僅僅片刻工夫,展子舒心裡就有了計較。

接著,林母大展廚藝,林群和林娜則在客廳陪著展子舒說話。林群說的最多的還是對展子舒表示感謝,還有就是他們兩人的學業問題。對展子舒特意找了老師來給林娜補課,可謂感激不盡。原本林群對於展家心裡多少還有些忐忑不定,畢竟展老爺子對他的態度實在算不上好。而這個時候,林群也是剛進國都,與展國輝仍不算太熟悉,仕途上有著太多不定的因素。

只是如今,展子舒對林娜的態度卻讓林群一片欣喜如果林娜真的能成了展家的媳婦,那可是件萬幸的事情。想著,林群就免不了悄悄打量起展子舒,果然是年少英俊,不論是氣度還是模樣,哪個不是一等一的。不愧是展家這樣的世家出來的人物,舉手投足間都是說不盡的貴氣。相較下自家的女兒,反倒是有些不足了。

不過林群想也篤定,林娜本來就是聰明的女孩,人又漂亮,更有邊區人的那股子豪爽,女孩嘛,現在還不算大,再在國都待上一兩年多學學,還會差麼?再說了,這兩個孩子還年輕,就算將來真的沒成,可眼下對於他的幫助可不是一星半點的。

展子舒如果真成了他女兒的男朋友,那麼展國輝甚至是展老爺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會幫上一點的吧?想到這裡,林群對著展子舒的態度更親切了幾分。

閒聊了沒多會工夫,林母就端著菜上桌了。不少邊區的特色菜放了一桌,林家人趕緊招呼展子舒過來坐,甚至林群還倒了些酒給展子舒,但被展子舒以年紀還小就婉拒了。看在林家兩位家長眼裡,更是喜歡。林娜這會兒反倒是不說話了,只紅著臉低頭吃飯。

展子舒邊吃邊稱讚林母手藝,林母心花怒放,拚命給展子舒夾菜,眼神就和看著自己家女婿似的。展子舒從頭到尾都是一副笑瞇瞇的神情,極有教養吃飯。

飯桌上,雖說是食不言寢不語,但也攔不住林家人的興奮心情。林群就總是朝著展子舒說話。展子舒也不在意,一邊應著,一邊還問林家在國都習慣與否,聽得林家兩個大人極窩心,林母更是連著稱讚展子舒。

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好不容易飯後,林群還想拉著展子舒說幾句,卻被林母阻止,林母打著眼色,就對林娜說:「小娜,帶子舒妳你房裡坐坐吧,這裡不用妳收拾。」

林娜愣了下,轉眼就看向展子舒。

展子舒表現的好似有些好奇,道:「林娜,不帶我參觀下妳的閨房?」

林娜紅了臉,啐了口道:「什麼閨房呀!又不是古代的小姐。看就看唄。」

展子舒「呵呵」笑著,就跟林娜去了她房間。

林娜的房間如預料中的不大,收拾倒算乾淨溫馨。林娜讓展子舒坐在了書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則坐到了床上。展子舒搖了搖椅子,才道:「林娜,這房子是國安局派分給妳爸的麼?」

林娜點點頭,道:「是啊。」

展子舒「嗯」了一聲,就沒再開口。

林娜見展子舒的神情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就道:「展子舒,你想說什麼就說唄。我家很小是吧?」林娜說這話的時候,帶著點不好意思的表情。

展子舒忙道:「林娜,我沒這個意思。」

林娜看了眼展子舒,語氣帶嬌說:「我家和你家可比不得的。不過,要是在邊區,我家可大呢!外面還有大院子和草原。」

展子舒笑了,說:「林娜,妳知道我真沒這意思,妳別生氣啊。」

林娜聽著展子舒的解釋,心裡順了點,輕「哼」了一聲,沒理他。

展子舒這時才道:「林娜,如果妳住不慣的話,我可以幫忙想辦法。」

 


展子舒冷汗淋漓的從床上猛地坐起,漆黑的房間裡只有靠著窗的地方隱約透出些光亮來。展子舒手腳皆軟地跌跌撞撞下床,衝到了窗邊,猛地一下拉開窗簾,這才透過氣。

窗外是零星的燈火和幽亮的月色。展子舒微顫著手點起了一根菸,打火機響了好幾聲才算點著。他的臉色蒼白,宛如實質的夢境……沉重的手鏈腳鏈,行動間帶著「唰唰」的聲音。黑得不見光亮的走道,就好像永遠到不了頭,死亡的陰影籠罩,絕望地想要喊叫卻又發現他連一絲聲音都出不了。窒息……直到驚醒!

一次又一次,反反覆覆同樣的夢境。自展子舒重生之後,這樣的夢幾乎每晚都會有往往讓他有種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處的感覺。現實的真實感,讓展子舒忐忑不安,他真的怕這一切不是真的,南柯一夢之後,他醒來還會在那個地方。

展子舒苦笑,玻璃窗上映著他此刻的樣子,凌亂的頭髮,削尖的下顎,讓他整個人都顯得越發消瘦。那個時候,他明明沒有這麼瘦。的確,時隔不過三個月,他就至少瘦了十多斤。只是,少年的模樣依舊清俊,笑的時候也彷彿無憂無慮。身體還在長高的階段,所以這樣的消瘦,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菸癮比過去兩輩子加起來都要來得嚴重,以前只是偶爾抽兩支,一個月甚至都抽不了兩包菸,可現在,一天至少一包菸。展子舒並不喜歡菸的味道,可很多時候,他只是本能地順手點起菸,否則他的手會顫。

有些嫌惡將手中的菸捻滅,展子舒深深吸了口氣,離開窗邊,回到床上躺下。他在失眠。這點展子舒很清楚,可他必須睡,否則這具少年的身體會撐不下去。到時候不要說報仇,恐怕還會變成拖累。

可是,一閉上眼,展子舒的思維就會不受控制。為了讓自己不再被那些雜亂的記憶影響,展子舒乾脆細細思索起這幾天就將要收入網中的第一波魚。將來究竟會有怎樣的發展,展子舒現在還沒把握說,但他的計劃裡絕不會漏掉任何一個,這已經成了他的心魔。

和林娜那種不遠不近的關係已經維持了三個多月,從他第一次上門拜訪之後,他又林林總總去了不下五六次。雖然他每次的藉口都是補課,但看在林娜眼中當然是完全不同的。就連林娜的父母恐怕也是這麼想的吧?

要挑起一個女孩的虛榮心,特別是像林娜這樣的,本來一直被追捧在手心,突然換了環境卻又跌入低谷的,實在是件很容易的事。而林娜的父母,在展子舒眼中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沒出過他的預料。林群從來就是這樣一個喜歡趨炎附勢的人,而且多少也有些小手段,否則不可能在這個年紀,就從邊區調進國都。

而據展子舒所知,林群手裡最大的籌碼,就是他能弄到「身份」。所謂的「身份」,是真正的「身份」,就算沒有這個人,但「身份」卻是真正存在的,上到社保車險,下到居住位址,都是「真正的」。這幾年「身份」還沒到炙手可熱的地步,卻也已經讓林群走進了國都的大門,而過幾年的話,林群的高陞已經是可以預料的。

但林群再怎麼高陞,也不過是個官而已,和展家這樣的世家是完全不能比的,所以林群才會想到給自己的女兒找一門好親事。展子舒顯然就是非常合適的人選,但這也只是在展家有這個地位的時候。

展子舒很清楚的記得,之前年少的他對於一個來自邊區的女孩不可能有任何興趣,完全看不上眼。而展老爺子對林群這樣的人,也沒什麼大好感,所以一直不冷不熱。只是展國輝後來因為一些需要,林群幫了忙,所以才走得近了。林群惹了些麻煩,後來也是展國輝幫忙解決,林群就更興了讓林娜嫁給展子舒的念頭。只是展老爺子完全看不上這門親,展子舒也根本沒這意思,就不了了之。

直到後來,展子舒才想到,那時候的林群恐怕不僅僅只是想要討好他的新主,同樣也是懷恨在心吧?雖然稱不上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林群在展國輝出事的那段時間,把他曾「幫的忙」,也故意洩露了出去,被那些人抓到了把柄。

現在的展子舒要做的不過是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不過,他也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如今的他還沒有這個能力,但是他會慢慢積蓄,就算是每天仍要面對著過去的仇人,恨不得飲其血食其肉,可他仍是要微笑相迎,甚至還要和他們稱兄道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