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間煉獄

「操!」張章大罵了一聲,看了一眼已經昏死過去的傷患,只能大吼道,「開穩點,我出去。」
這麼說著,張章打開了車門,在車輛依舊顛簸行駛的情況下翻到了車廂上,雙手抓住重機槍,雙腳勾在三腳架上,腰部往下一沉,沉重的重機槍就抬起了頭,指向武直。
「噠噠噠——」子彈傾瀉,銀光閃爍。
不過百發子彈速射出去,虎口就已經被震裂,而且毫無準頭。
這是重機槍,子彈射程有限,武直的高度太高了,他的所有舉動在對方眼中就像是個跳樑小丑。
對方的駕駛員像是在嘲笑他一般,壓下高度再次俯射了過來。
一排子彈飛速射過。
張章連忙蹲下縮成一團,利用重機槍儘量減少被射中的可能。
雖然他知道這種連鐵片都隨便撕裂的子彈只要中上一發,他就死定了,但是這種規避動作依舊下意識地用了出來。
第二次的射擊,不知道子彈打中了哪裡,快速行駛的悍馬大力聳動了一下,徹底停了下來。
不過三分鐘的時間,已經有兩輛車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張章抹了把臉,咬著牙看向已經飛到前面的武直,翻身下了車。
因為張章這輛車遭到攻擊失去行動能力,另外兩輛配有武器的悍馬在沙地上畫出一個圓弧又殺了回來,不遠不近地停下,車裡快速下人,對武直進行反擊。
站定,導彈裝填,發射!
「咻——」
第二枚導彈已經發射出去。
張章完全不看好這枚導彈,對方既然有防追蹤系統,無論發射多少枚都一樣,他看上的是另外兩輛車上的高射槍,也是小組兵團,地對空為數不多的殺器。
使用高射槍的其中一個是膀大腰圓的阿拉伯男人,阿里的貼身保鏢,伊朗反政府武裝訓練營的總教官,據說原本是伊朗軍方的中校,算是阿里派進政府的暗樁之一,在被識破前,被阿里救了出來,到阿里身邊之後很受重用,絕對的心腹。
總教官大吼著,像是鐵塔一樣握著巨大的槍身,腰部下壓,彎曲到極致,黑洞洞的槍口直指蒼天,一連串的銀虹傾瀉而出。
張章沒有空看對方的表演。「走!」大吼一聲,疾跑了出去。
油箱有些漏油,他不確定這輛車會不會爆炸,況且,怎麼看只有跑到總教官那邊比較安全。
駕駛員下車,肩膀上已經扛好了單兵導彈,還試圖把剩餘的四枚導彈拿上。
張章睨了他一眼:「他媽的!明知道導彈沒有用,還要用!?」張章咒駡著把發射筒扯了下來,然後轉念一想,也不對,如果射擊過於密集,對方未必不會中彈,於是又丟了回去,「繼續!」
對方嗤笑著,轉頭忙自己的。
張章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
特工不是殺手,不是特種兵,更不是美國大片裡面的特工,他只需要掌握外語、心理學、風土人情、追蹤與反追蹤技巧以及基本的格鬥手段,而這些都建立在潛伏二字上,他的戰爭技巧僅僅入門。
雖然這些年一直在黑道上混,碰的都是各種高尖端的熱武器,但是戰鬥再激烈也是用槍就可以解決。
現在明顯烈度高了很多,導彈甚至已經沒用,張章確認自己還是知趣一點比較好,這畢竟不是自己的戰場。
阿里那邊也不敢跑太遠,他的手下全部都停車進行反擊,如果這時候自己繼續逃竄,那才是絕對的靶子。
所以在那之後,也繞了回來。
「上車!」
沙土瀰漫中,阿里在車裡大聲喊著,一臉急切。
分神的瞬間,兩枚導彈已經同時射出,一前一後,呼嘯著劃破長空。
雖然依舊沒有射中,對方卻不得不再次拉高了距離,不敢再次放肆。
總教官瘋狂地大叫,瘋狂地遙遙比了個中指。
「上車!」阿里從車窗裡探頭出來又喊了一聲,張章拔腿跑了過去,三十來米的距離,不過幾個呼吸就衝了人過去,扛著導彈發射器的男人跟著他翻上了後備箱。
悍馬車隊再次出發。
張章蹲在車廂裡,顛簸的視野裡可以看見廢棄的兩輛車,荒涼地躺在沙漠之中。
而在他們的前後,還有三輛車保護著。
疾馳的車隊在廣闊的金色沙漠上急速行駛。
漫天飛揚的沙塵掀起。
「操!」大約一分鐘後,張章看著天空懸停的直升機咒駡了起來。
這種懸停的準備很明顯正在進行反坦克導彈發射前的追蹤設置。
外掛式的機載反坦克導彈進入發射狀態,目標不明,閃爍寒光的武器像是已經落在了脖子上的利刃。
這一瞬間,張章完全確定,目標只有兩個,不是自己和阿里這輛車就是奧利普納德的車。
二分之一的機率。
「跳車!」有人大吼!
瞬間的反應,張章起身就從還在行駛的車上跳了下來,在地上滾了一圈,爬起,沒命狂奔。
腦袋後面像是長了眼睛,似乎可以看到那枚導彈一點點地在視野裡變大,冒起的火光,噴吐的白煙,尖銳的彈頭……
聽說,人類動態視覺的捕捉能力遠低於導彈飛行的實際速度,這一刻,是不是已經逼在了鼻尖上?
反坦克導彈爆炸的有效半徑是五十米。
跑得出去嗎?
呼吸已經停止。
不知道……
死了以後有沒有烈士封號?
還是說,需要等上幾十年才能被平反?
……
「咻咻——」接連兩聲尖銳的響聲。
是單兵火箭筒發射的聲音,張章不太清楚這樣的情況他們還準備幹什麼,也沒來得及細想。
「轟隆!」震耳欲聾的炸響,大地劇烈顫抖了起來。
張章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像是被一柄大錘砸到了一樣,身體不受控制地撲了出去,氣血上湧,「啊」都沒叫出來就吃到一嘴的沙子。
熱量席捲,髮絲都被燙得微微彎曲,張章把整個人狠狠地壓在地上,只能聽天由命。
大約兩秒後,壓力消失,張章猛地抬頭,驚訝地翻過了身。
第一眼先尋找導彈爆炸的地點。
他們的車還好好停在那裡,阿里距離車不過十米的距離,完好無損,而趴在地上的阿里同樣驚訝地看他。
第二眼看向奧利普納德的車。
奧利普納德從車窗裡慢慢探出了頭,表情空白,面色發青,但是完好無損。
第三眼再遠一些地方,被炸出了一個深坑,地面焦黑,還有煙霧冒出來。
怎麼炸到那裡了?
張章疑惑地看向天空,尋找武直。
就見到那架武直俯衝了下來,但是歪斜得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直直砸到了地面。
「砰」一聲悶響。
感謝柔軟的沙漠地帶,直升機竟然沒有爆炸,只是頭下尾上地扎了進去。
機尾搖晃著,慢慢地折斷。
「嘎吱——」
張章眨了眨眼,困惑地看了一圈,藍圖的背景下,還有飄散後若有若無的細小白色煙線。
突然地——
「啊嗷嗷嗷啊!!!」四周的男人們揮舞著武器,興奮大叫。
劫後餘生的喜悅。
緊繃的氣氛瞬間鬆弛了下來。
張章的視線卻順著即將消散的煙線追逐了過去,只見視線的終點,地平線的那頭停了數輛車,安靜地盤踞著。
隱約可以看見站在車前的人。
傭兵頭子伊萬一手叉腰一手揮舞著帽子。
謝天謝地!
安全了。
張章長長地吐了口氣。
真是要命啊!
起身拍了拍褲子,張章慢悠悠地往阿里那邊走了過去。
不是想要故意表現得這麼淡定,而是經歷過生死一刻的亡命奔襲,身上的力量早就已經散掉。
誰他媽都別想讓老子再跑步了!
張章咬著牙咒駡。
扶起阿里,張章得瑟地笑了笑:「看來我救了你一命啊。」
阿里站起身往遠處的車隊看了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謝的話等下再說。」這麼說著,張章一把抓住了扎巴盧耶娃的手腕,拉向自己,用力一擰控制住,在對方反應不及的情況下,掏出匕首,向她的胸口狠狠扎了過去。
「啊!」扎巴盧耶娃驚呼大叫,身體一擰,就從張章的鉗制下脫了身,滑溜得像條魚。
「章四少!」阿里冷喝,卻錯身躲過了扎巴盧耶娃撲過來的動作,很明顯這次行蹤洩露,間諜可能是誰他也想過,但是章四少當著他的面動他的女人,這種行為無異於挑釁。
張章笑了笑,將匕首在指尖上繞了一圈反握,慢悠悠地放進了匕鞘裡:「嗯,聽到了,不用叫這麼大聲,沒想到您的夫人身手這麼好,還是說身手也是你選老婆的標準之一?」
扎巴盧耶娃尷尬地僵在原地,可憐兮兮地看著阿里。
「噓!」張章豎起匕首立在唇上,勾起了嘴角,黝黑的眸子瑩亮,「什麼都不用做,不用解釋,已經晚了。」
扎巴盧耶娃不明白地看著他,然後又扭回頭看向阿里:「阿里!?」表情困惑而天真。
阿里抬手,面色難看地看著張章:「為什麼是她?」
「因為我不是。」張章肯定地說著,「我需要奧利普納德,殺了他沒有任何好處。」
阿里看向圍繞聚攏過來的手下,目光如禿鷲般陰狠地一個個掃過,最後淡聲開口:「搜!」
簡單的字一蹦出來,扎巴盧耶娃的臉色巨變,瞪著阿里,身體猛地一僵,整個人就癱軟了下去,在地上抽搐了數秒,就翻了白眼。
咬碎毒藥,乾淨俐落的自裁手法,就像每個執行任務的特種兵、殺手和特工。
比起被俘虜,死亡才是最好的歸宿。
看著扎巴盧耶娃大睜的眼,張章移開了視線,突然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感覺。
阿里的手下正在對扎巴盧耶娃的屍體進行檢查,張章推開人群出去迎接自己的人,不用想,信號發射器不是在牙齒裡就是在腳腕、腋下等位置,只要用信號探測器近距離檢查,絕對能夠查到。
最初的時候自己的牙齒也被打過孔放了信號發射器進去,後來因為身份越來越重要,這樣的手段也被恐怖分子所熟知,而不得不另行研發了一種可以自主開關式的通訊器,像現在正被他戴在手腕上的一樣。
至於伊萬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準確地找到這裡很正常,離開阿里的基地和遇襲的中間,他的信號發射器一直在運作。
伊萬他們已經將車隊開了過來,四台方方正正的悍馬整齊地停了一排,魚貫下來十多名全副武裝的傭兵。
當那個男人跟著伊萬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張章愣住了。
迷彩的裝束,帥氣卻沒有面部表情的面孔,黝黑的眼,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
雷剛!?
「你怎麼回來了?」張章不自覺地揚起了笑,與章四少向來不同的爽朗笑容,迎了上去。
「昨天凌晨一點,截獲伊朗官方情報,阿曼灣外海停有一艘大型油輪,請示進入伊朗進行人質營救行動,我們就決定往這邊趕,路上再次得到對方出動了兩架武直的消息,情報分析應該是英國的空降特勤兵。」伊萬解釋著。
張章點頭,對他感激地笑了笑,然後又看向雷剛,再次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我的責任是保護你。」雷剛淡淡開口。
張章勾起了嘴角,笑瞇了眼。
此時,阿里也一臉喪氣地走了過來,握住了伊萬和雷剛的手對他們表示感謝。
伊萬得意的笑:「阿里先生,這次迫不得已動用了你要購買的物品,沒有問題吧?」
「熱焰彈?」張章挑眉,熱焰彈是專門干擾紅外熱成像制導系統的,數十枚高熱量的火球可以輕易擾亂帶有制導系統的導彈,也是這次阿里訂購的軍火裡佔據一半數額的訂單,每個火球就是三百多美元,發射一枚就是四千美元。
「還有那個……」伊萬轉身指著車廂裡探出的一根長長的槍管。
「XM109?」張章問道。
XM109重型狙擊槍,全重三十公斤,二十五毫米口徑。
兩千米點射絕殺槍械,子彈可輕易擊穿一公里外裝甲車裝甲,上面配備有熱像顯示儀,狙擊手在遠距離外,即可輕易穿透目標建築物、準確狙擊躲在牆後的恐怖分子,通訊設備、車輛、油庫和直升機等。
當之無愧的狙擊槍之王,是張章想辦法從特殊管道搞到的槍械,配備給他的傭兵團,伊萬他們卻無法完美運用這把武器。
看到這個武器,張章下意識地就看向了雷剛。
「剛先生開了兩槍,第一槍據說射向的駕駛員,第二槍命中了後平衡尾翼。」伊萬拍打著雷剛的後背,毫不吝嗇地稱讚,「有沒有興趣到我的傭兵團?」
雷剛笑了一下,卻不說話。
張章不知道突然起了一個什麼心思,突兀地開口道:「他是我男人,你打算怎麼安排他?手下?二把手?會比在我身邊好?」
伊萬驚訝地看著雷剛:「真是可惜了。」然後哈哈大笑,「既然是四少的男人,就不要離開他太遠,你在身邊陪著,我們也能夠放心數錢了。走走走,我們去看看你到底打中那個駕駛員沒有。」
過去的路上,「剛……」張章蹭到雷剛身邊,「看,事實證明沒有你我不行呐,不要離開我身邊太遠。」
雷剛轉頭看他,沉默了兩秒,竟然頷首,表情格外地認真。
張章被這幾眼看得莫名其妙。
「四少,這次事情過了,我請你們吃飯,順便介紹兩個人給你認識。」阿里終於在受襲和背叛中緩過了勁,笑了起來。
張章挑眉看他。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對你有好處的,到時候帶上伊萬和你的男人一起。」
「好啊!」張章頓時就笑了,帶著幽暗光澤的眼看向雷剛。
雷剛依舊彷彿事不關己一樣,沉默前行。
嘖!張章又覺得指尖開始發癢,這麼酷的男人真他媽對胃口。
直升機墜落的地方距離他們並不遠,步行十多分鐘就到了。
近了看,才發現這架直升機的金屬外皮在大力的衝撞擠壓中全部都皺在了一起,像是在呻吟一樣,大風颳過時發出莫名的聲響,格外淒涼。
阿里讓手下先過去看情況,扎在沙地裡的外殼被刨開,露出了變形的艙門,阿里的心腹探頭看了一眼大叫道:「兩個人,都死了。」
「AH-1W。」伊萬將武直的型號報了出來,然後轉頭看向雷剛,「要一起去驗收你的戰利品嗎?」
雷剛點頭,重型狙擊槍在特種部隊專門訓練過,雖然沒有XM109這麼精準而遠的射程,但是也相差不遠,況且XM109這款槍械的使用方法也特別訓練過,他確實好奇正品武器的殺傷力。
在雷剛走向直升機的時候,張章突然心裡有了一種不對勁的感覺,他有些擔憂地想要叫住雷剛,但是看著挺直的背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以什麼樣的理由讓對方不要去驗收自己的戰利品。
不對勁,真的不對勁。
張章蹙眉看著雷剛和伊萬距離那架直升機越來越近,心裡的焦躁就愈加地明顯。
他咬著牙根苦惱思索:哪裡不對勁,哪裡?
看著越走越遠的背影,張章蹙緊了眉心,終於忍不住開口叫道:「剛。」
聲音穿過風中,落在對方的耳畔,雷剛停下腳步轉過了身。
張章嘴唇開合了一下,卻不知道說什麼,最終只是吐出了兩個字:「小心。」
雷剛點頭,古銅色的肌膚在烈日下閃爍著金色的毫光,轉身走了出去。
張章咬緊了嘴唇,心裡的不安越來越濃郁,危險的預感格外明顯,卻理不清頭緒,就像被大漠風沙颳出的繩索,若隱若現。
快想!快!你他媽不是自稱自己急智和速記能力最強的嗎??
張章暴躁地踢了一腳,風沙飛揚迷了眼。
雷剛並沒有跟著伊萬去機艙位置,而是單獨走到機尾的位置看了一眼,折斷的機尾上主控平衡翼有一側出現碩大的爆炸洞孔,幾乎破壞了三分之二,巨大的殺傷力,就連開槍的人都咋舌。
雷剛眨了眨眼,又仔細看了一圈,才真的確認這就是狙擊槍之王的威力。
那邊伊萬叫了一嗓子,雷剛走向機艙部分,那裡還在試圖搬開艙門。
張章死死地盯著雷剛的動作,看著對方在飛機的四周圍繞著,自己也細細打量起了這架飛機。
AH-1W型號武直,「眼鏡蛇」的升級版,雖然現在美過等國家已經用「阿帕奇」淘汰下了「眼鏡蛇」,但是升級版的「眼鏡蛇」依舊殺傷力強大,光是外掛的武器架就有六個、兩枚導彈、火箭彈,以及機前的子彈發射口。
但是……到底哪裡不對勁了?
老殼新裝的武裝升級,兩名駕駛員也都死了,完全失去了戰鬥力,毫無危險不是嗎?
沒有危險?
不對!有的,絕對有危險!
心裡隱隱地覺得不對勁,像是遺漏了什麼一樣。
張章覺得自己快瘋了,腦袋裡不斷地尋找原因,眼睛卻看著那邊聚集在一起的人揚起槍托砸爛窗戶!
「哐噹」的巨響,就像爆炸了一樣。
腦袋裡突然靈光一閃,張章瞬間睜大了眼。
「回來!!快回來!!」
倏然拔高的聲音尖銳而走形,傾盡全力地一吼,像是要撕裂了聲帶一般。
他想起來了,他甚至不止一次聽到這類消息,關於軍事行動的隱秘性,杜絕被捕人員洩露機密,專門訓練的自裁方式,就像自己,就像扎巴盧耶娃,毅然赴死。
那麼機械呢?武裝直升機呢?由電腦掌控的行動機密?
任務失敗。
被迫墜毀。
怎麼才能徹底杜絕被拆解解析的可能性?
自毀,只有自毀!!!
雷剛還沒來得及看,就聽到章四少大叫:「都回來,全部都回來!有自毀!自毀裝置!!!」
瞬間,雷剛不及細想拔腿就往回跑。
所有的潛能都被挖掘了出來,步子跨到了極致,腦內思路飛速流轉,時間像在這一刻變慢了一般,他看到阿里面色巨變地往回跑,看到伊萬就在自己身邊大步飛奔,看到章四少扭頭來回看了一眼,竟然毅然地向自己跑出了兩步。
雷剛不及細想章四少這種行為的原因,或者說他的軍人生涯這樣的畫面並不少見,那些隊友們在面臨險境時的生死與共,笑看生死的豪情壯志。
但是僅僅這兩步,雷剛就下意識地向那個人奔了過去。
跑出百米,到達了安全範圍,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大口喘息著看向開口大叫的章四少。
張章剛要開口說話,那邊突然炸聲響起。
衝天的火焰,向四面八方肆虐地衝出。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蹲在了地上,對抗灼熱強勁的氣體。
熱浪還沒過去,像是打開了鎖,又是一個爆炸聲,「轟隆」響起,之後是一個又一個,接連不斷。
從熱浪的源頭,廢棄的直升機處,飛出了一個個炮彈,四面八方地亂射,開出一朵朵絢麗的火花。
應該是武直上攜帶的火箭彈,中樞系統銷毀,最後啟動同歸於盡的模式,所有的武器都彈射了出來。
將近四十個人全都亂套了,四面八方地跑了出去。
單兵火箭筒的射程就有兩百米,何況是機載的,一百米的距離算什麼?
可是人的雙腿再快能快到什麼程度?
慘叫聲、爆炸聲、大吼聲,匯聚在了一起,人體被炸得四分五裂,鮮血抛灑,仿若人間煉獄。
張章沒命地飛奔著,火箭彈彷彿就追在自己的身後,殘酷地笑。
突然身體被人大力抱住,促不及防,撲倒在地。
「轟隆!」一聲巨響!
……
…………
………………
「剛哥,他把兩個手下都放心交給我們了,我實在不放心他一個人去恐怖分子那邊。」
「其實這人嘴花花的,本身不壞,再加上咱們都是為了一個國家在辦事,任務情況允許的情況下,我們必須也要認真考慮情報人員的人身安全,他們也不容易。」
「不過這次設定,他不能帶太多的人過去,最好只有一個,而且我這邊也需要大量的人手。」
「你看怎麼辦?最好是個全面手,遠攻進守,善於偽裝,新來的隊員我不太放心,就我們幾個裡面選一個吧,果子?小亮?還是……」
林峰看向自己,猶豫不定的目光。
……
「我去吧,這次任務行動全權交給你,四少這邊交給我,我會保護他。」
……
…………
………………
熱浪席捲了身體,骨架像是被炸碎成了一截截,散亂地,綿軟地失去了掌控能力。
雷剛卻執拗地將人緊緊地抱著,努力地承受所有的傷害。
無論身體的疼痛是否已經超過了極限,腦袋裡只有一個執念。
這次的護衛任務到底完成了沒有?
自毀的飛機引發的瘋狂轟炸持續了多久?
事實上沒有人有一個準確的概念。
在忙於逃命的當口,每一秒都希望掰成無數塊去用。
像無頭蒼蠅一樣地亂竄,被炸傷,被掀飛,只要還能動,就拚盡全力地往前跑。
張章被人撲倒壓在身下,著實是愣了一下,然後才突然醒悟到是被雷剛抱住了。
這是幹什麼?擋子彈?有必要嗎?他們甚至連搭檔、連戰友都不是。
用保護說話,不過就是個套近乎的藉口,如果他真想讓這個人保護自己,昨天就不會把人給放走。
再說了,現在這個情況是趴在一個地方就能躲過的嗎?最起碼也要爬到個沙丘後面吧?
張章翻身想要把人給掀下去,但是身體卻被緊緊地抱住,手指掐進肉裡,森森作痛,第一下竟然沒成功。
「鬆開!」張章低吼著,這次用了大力氣,掙了出去。雷剛咳了一聲,軟綿綿地滑落到了一邊。
「跑……」張章剛剛爬起身,扭頭一看,頓時愣住,下一秒就跳了起來開始撲沙子。
雷剛的衣服竟然燒著了,而且不知道燒了多久,有些地方已經燒得露出了肉,血紅的肉皮泛著黑,就連頭髮都冒著白煙。
鼻子裡都是火藥的味道,之前確實沒有發現。
而且最危險的還是插進肉裡的那些碎彈片,驚鴻一瞥,深深的,一片片的,黝黑的,金屬碎片,鮮血流淌,瘮人得可怕。
張章幾乎是瘋了一樣把沙子往他身上蓋。滅火!滅火!腦袋裡只有這個念頭了。
又一枚炸彈在遠處響起,張章的身體抖了一下,終於清醒了過來,急忙又把埋在沙粒裡的男人給拉住來,想要拖到沙丘後面去。
雷剛還有意識,雙眼虛合地看他,睫毛上都是染了血的沙子,抖也抖不下來,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吐出了一個字:「跑……」
跑?跑什麼?
張章摟著他的頭為他擦臉,有些混亂,語無倫次:「怎麼樣?你還好吧?沒事了,沒事了,火滅了,能呼吸不?能不?」
雷剛的嘴唇張了張,像是要說話。
張章的嘴唇也跟著抖了抖,看著對方的手臂緩緩移動,像是想要撐起自己一樣,張章的情緒頓時失控大吼:「我操你大爺,誰他媽的讓你給老子擋子彈的?老子他媽的有腿!你他媽英雄是吧?英雄了是吧!?」
「咳!」雷剛輕咳一聲,激烈喘息,「骨頭……裂……別,別……動我……」
聲音太輕,又斷斷續續,張章一開始也沒明白,直到雷剛又說了別動兩個字,才忙不迭地準備點頭。視角的餘光突然發現有什麼東西往自己這邊飛了過來,下意識地抬起了手。
視覺的誤差。
炸彈從頭頂上掠過,飛到沙丘的後面,爆炸聲還沒響起,張章直接就撲到了雷剛身上。
「轟隆!」
隨著熱炎和沙土撲灑過來的是耳部的瞬間失聰,周圍紛亂的爆炸聲終於消失了。
張章緊緊地將雷剛的頭抱在胸口,屏息著,默默等待。
跑是沒有用的。他知道,只要沒跑出一千米外,就絕對不會安全,很多時候,戰場上爭的只是那一份幸運。
這次的意外到底死了多少人?
張章心裡真的沒底,或許活下來的只有自己和雷剛吧。
又或者說,下一刻,自己也會死?
他不敢動,因為雷剛不能動。
失聰使時間變得很慢,格外地安靜。
埋著頭使他失去了觀察的能力,看不到眼前的殘酷。
這個時候身邊有個人總是好的,至少覺得黑暗的世界裡還有溫暖。
張章再次收緊了手臂,是保護對方,也是尋求心靈的支撐,而外表硬殼已經被戰火消磨著,一點點地消失在風沙中,默默地等待死神的降臨,或者是天使的救贖。
雷剛微微動了一下。
張章急忙抬高了身體幾分,然後停留兩秒,坐起了身,金色的沙粒瑟瑟地從身上滾落。
很安靜,只有隱約的聲音傳過來,像是隔了一層濃霧,不辨真切,但是眼前見到卻是另外的景象——硝煙瀰漫的戰場,那些濃密的黑煙,火紅的烈焰,死了的,和活著的人。
恐怖的爆炸已經停止了,活著的人紛紛從沙子下面冒出了頭。
張章看著不遠處被烈火燒焦的屍體,眸光黯淡了下來。
這些恐怖分子,罪大惡極,只有死亡才可以贖罪,可是他還記得那些人在面對勝利時刻時,臉上揚起的笑。
還有他的傭兵,那些不太熟的,卻合作了數年的男人們。
嘆了口氣。
他低下頭仔細地把雷剛臉上的沙粒抹去,手指在脖頸上摸了一會,呼吸和心跳都是有的,這點不用擔心,只是變得很虛弱。
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將沙子吐了出去,然後俯下了身:「什麼血型?有沒有什麼不能碰的藥物?」
雷剛竟然還有意識,閉合的眼睜開,像是在忍受極大的疼痛一樣,身體顫抖著,然後嘶啞地開口:「A……沒有……」
張章眨了眨眼,完全聽不清楚,除了「沒有」兩個字可以依靠口型辨認外,血型聽不清楚。
「A?B?O?」張章開口,一字一頓,然後又重複了一遍,雷剛在A上張了下嘴。
「A?A是嗎?我知道了,你等我,我馬上回來。」張章大吼著,聽不到的人總以為自己說話對方也聽不到。
站起身的時候張章發現之前雷剛撲那一下把他腳給崴著了,當然,這沒什麼,比起雷剛身上的傷,這算個屁!
一瘸一拐地爬上沙丘,張章頓時愣住了。
視野裡,更遠的地方遭受到的攻擊更密集,滿目瘡痍的沙漠,就連沙粒都被染成了黑色。
張章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距離武直的將近兩百米距離嚴格說來還算是個盲角,畢竟機載武器彈射的射程遠超五百米,會炸這麼近只是因為機身非常規停放的原因。
張章從沙丘上滾下去一路往汽車那邊跑,出來混的,醫療箱是常備物品。
在路上的時候張章看到了阿里,竟然沒有死,而且四肢健全,想來他的手下也是拚了命地在保護他吧。
阿里坐在地上任由為數不多活著的手下扶他起來,默默地注視張章一瘸一拐地跑過去,連滾帶爬,卻執拗地往前衝。於是阿里嘆了口氣,撥開了攙扶的手,站直身體環顧戰場。
活下來的當然不止阿里的人,傭兵也有幾個,張章扯著嗓子吼住一個嚇傻了的傭兵,讓他回車上拿東西,然後安排剩餘的人搜索戰場。
他沒看到伊萬。

五分鐘後,張章回到雷剛身邊。
雷剛還是原本的姿勢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是微微顫抖的身體,張章幾乎以為這個人已經死了。
氧氣罩戴上。
撐起遮擋烈日的墨綠色帆布。
然後扭開瓶子用嘴包了一口水,小心地扶起雷剛的頭,輕輕地渡了過去。
因為張章在這邊,所以這裡成了第一個搭起簡易帳篷的地方,很快有傷患陸續送了過來,伊萬也在活著的人裡面,只是後背被一塊比手掌大一些的飛機殘片插入,燒傷嚴重,情況和雷剛差不多。
張章也不太確定到底誰能活下來。
但是不管怎麼說,總是期盼雷剛要多一些,這無關是否喜歡這個男人,而是這個男人是中國的軍人,與他同根。
進行簡單地清點和處理後就是等待飛機。
阿里呼叫了基地裡的飛機,上面攜帶了足夠的藥物和基地留下來的兩名醫生。
這些傷患暫時都不適合搬動。
張章和阿里會合在一起,清點傷亡。
這次兩批人馬一共有四十六人,一開始的襲擊死了五個,之後的爆炸死了七個人,還有十一個重傷,除了留守車輛和奧利普納德的人外,剩餘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帶了些傷。
阿里的總教官也死了,被炸得四分五裂,阿里氣到了極致,抓著奧利普納德的頭髮就狂踹。
奧利普納德像是瘋了一樣地笑,大快人心的表情。
阿里惱怒地拔出槍抵在他的太陽穴上,面容凶戾得像是要吞了他。
張章急忙撲了過去一腳踢上了阿里的手腕:「你也瘋了是不是?以為殺了他就能報仇了?就能爽快了?媽的!」張章反腳踩在奧利普納德的胸口,厚硬的鞋底大力地碾著,俯視這個男人:「你腦袋裡的東西,老子就算挖也要挖出來!滾!」大吼著,一腳把男人踹了出去。
看著趴在地上,那雙染了血色仇恨的眼,張章咬緊了牙。
老子他媽的是救你!
瞪什麼瞪?
死算什麼?
借著別人的手自殺?
懦弱!
有本事你他媽就把彈片給吞了!活活疼死!
張章抹了把臉,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他必須得承認自己情緒有些失控。
那是就算在這樣的場面下也不該犯的錯。
只有永遠的掌控好自己的情緒,才能夠完美地扮演章四少。
可他畢竟是人。
他有心有腦,他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在面臨了生死的絕境後,他沒辦法真的做到無動於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