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逢之前──

 

 

塗著鮮紅蔻丹的纖白右手撫著平坦腹部,女人輕咬下唇,一臉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瞅著對面男人的神情。

 

輪廓分明的線條勾勒出一張精悍英俊的臉孔,墨黑色的瞳眸即便半垂下來仍隱隱閃爍銳利的光芒,是個長得很有味道的男人……平心而論,女人見過比他更好看的男人並不在少數,甚至任自己挑選,可偏偏沒有一個人能如眼前的男人般令她飽受苦戀的折磨。

 

認識了男人後,一天不見面便思念不已,久久沒接到他的回電便懊惱頹喪,見他總是因工作忙碌而取消約會,便有股衝動想質問對方是工作重要還是自己重要……種種以前自己加諸在別的男人身上的煎熬,全部回報給自己。

 

原來不管再怎麼厲害的人,都會有所謂的「天敵」存在,向來驕傲不服輸的她,承認自己徹徹底底投降了。今天特地約他出來,是因為女人忽然想到一個或許可以順利結束這樁苦澀多於甜蜜的戀情的好方法。

 

頭一遭如此不安,甚至可說是一點把握也沒有,即使是咖啡廳內流洩一室的古典音樂旋律,也無法稍稍撫慰她的緊張心情。兩人間的關係是更進一步、還是徹底完蛋,或許就看今天這一役了。

 

「找我出來有事嗎?」待服務生將點的咖啡送上桌子後,男人毫不拖泥帶水地詢問。

 

來了!深吸一口氣後,女人開口宣佈道:

 

「我懷孕了。」

 

「……喔。」

 

就只有這樣?男人聞言後冷淡至極的表情令女人驚訝不已。在所有預想過會面臨的情況中,獨獨缺了男人這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你沒什麼話要說嗎?」女人忐忑不安地試探道。

 

話?男人正拿起咖啡杯的右手一頓,偏頭沉思了一會兒,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平靜地響起:「確定是我的?」

 

聞言,女人頓時滿臉脹紅,氣憤地怒瞪著他,嗓音尖銳了好幾度:「你是什麼意思?孩子是誰的我會不清楚嗎?!」

 

似乎也覺得自己說的太過分了,男人暗嘆口氣,定定看著她,低沉嗓音轉柔:「懷孕幾個月了?」

 

「醫生說我已經懷有二個多月的身孕了。」

 

「二個多月呀……」

 

終於見到男人露出沉思慎重的表情了,女人暗暗鬆口氣,緊接著道:「這件事你怎麼想?我知道這消息對工作繁忙的你來說有點殘酷,但你是不是也該是時候考慮一下我倆的……」

 

「幸好還來得及。」女人講得起勁,男人卻一臉若有所思地打斷她的話。

 

女人一怔:「呃,來得及什麼?」

 

「來得及拿掉。」

 

「你……你不想要孩子?」沒料到他如此狠心,女人一張艷光四射的臉龐瞬間煞白。

 

「不,」男人原先沒有表情的沉穩臉龐緩緩露出一抹諷刺笑容:「我只是不想要一個算計來的孩子。」良好的習慣使然,做愛做的事之前,他的事前措施一向做得非常周全,想當然爾,除非女人暗中動了手腳,否則她絕無可能會意外懷孕。

 

「你!」女人憤怒地重重喘了口氣。

 

「墮胎跟分手的費用,明天一點半我會準時匯入妳的戶頭。」既然要斷,就斷得乾淨俐落一點。

 

沒想到男人的態度會這麼冷酷無情,一丁點兒商量或轉圜的餘地都沒有,女人怒不可遏地重重喘了一口氣:「莫傅天!算我看錯人了!你去死吧!」嘩啦!一聲,女人站起身,手中一杯滿滿的冷水整個兒往他臉上潑去。

 

……一片寂靜。

 

宛若八點檔般的戲劇性畫面,立刻引起咖啡廳內所有客人的高度注目,隨即爆出一陣竊竊私語。

 

「你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算我錯跟了你!」

 

「……」莫傅天仍是一慣漠然神情以對。

 

見女人臉色鐵青無比,週遭人看戲的興致更加高昂了,只可惜,女人狠狠教訓完無情的男人後,便霍然轉身,蹬蹬蹬地踩著高跟鞋忿忿離去了,宣告這場好戲到此為止,前後不過十分鐘。

 

潑水事件中的男主角似乎不覺得這樣的當眾出醜有什麼好難堪的,面無表情,動作慢條斯理地從懷中掏出一條乾淨手帕,緩緩抹乾了臉上的水珠。鎮定如常的神情,彷彿從沒經歷過方才發生的事情,至少,看在咖啡廳內的眾人眼中是如此。

 

聽聞自己的女人懷孕卻仍無動於衷甚至當場提分手的男人,之沒心沒肺的,性格簡直爛到谷底且該下地獄!此種無情無義的負心漢,即使帥得沒天理,也讓人自動退避三舍了。

 

沒人知曉,莫傅天的面無表情其實是在困惑著。

 

反覆無常……真是無法理解女人心底在想些什麼……

 

一年前,在互相同意交往的最初,明明兩人都已經有共識了──只要性,不要愛。

 

對一名美麗的女人而言,享受眾多男人給予的禮物及疼愛是天經地義的事,只固定跟一名男人交往實在太浪費也太顯現不出她的身價了;同樣地,對一名擁有雄心壯志的男人而言,事業絕對比愛情更重要,他沒多餘時間陪女人談情說愛、製造浪漫,所以這樣的交往方式令雙方都很輕鬆。

 

因此,一開始兩人真的是很合拍,甚至彼此欣賞對方的世故與狡猾之處,若時機成熟時,或許真的有機會攜手步上紅地毯也說不定,因此與女人之間的關係發展到今天這種徹底撕破臉的難看地步,莫傅天也是一頭霧水,不曉得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奇怪了……是自己曾經說了或做了什麼會令女人誤會的事嗎?

 

居然會妄想用孩子來綁住自己,難道自以為是的愛情真的會令人變得如此愚蠢?正疑惑著,腰側的手機突然一陣晃動,莫傅天自沉思中回過神,伸手接起來。

 

「嘿!老兄,你又做了什麼好事啦?」

 

「既然你都看到了,又何必再問?」莫傅天悶哼一聲,沒好氣地斜眼睨向正一臉笑嘻嘻地站在咖啡廳的玻璃窗外,朝自己眨眼示意的損友宋靖棠。

 

「吃過中飯了沒?」雖然人就只跟他隔了一道透明玻璃窗,但宋靖棠仍是很無聊地用手機跟他交談。

 

「沒,只喝了一杯咖啡。」莫傅天淡然道。

 

「嘿,你老實回答我,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實在想像不出來這世上有什麼事能讓那個女人氣成這副模樣。」

 

他才剛到,便正好隔著一片透明玻璃在外頭目睹了一切事情的經過,在好友身上發生的彷彿電影中的灑狗血情節,簡直令宋靖堂嘆為觀止!呵,要當一個受歡迎的男人可真是不簡單哪,看來他也要開始小心哪天這種狗血電影情況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說她懷孕了。」

 

宋靖棠揚高濃眉,吹了一聲響亮口哨:「你的種?」

 

莫傅天做個沒好氣的表情道:「不是,她說了謊,她根本沒懷孕。」

 

「呃,懷孕的人又不是你,你怎能百分之百確定?」

 

「我只是按照常理推斷而已,」面對質疑,莫傅天僅聳聳肩,淡然回應道:「你自己問問自己,若是你處心積慮地懷了心愛的人的孩子,擔心流產都來不及了,還有可能穿上隨時能令人摔上一跤的高跟鞋嗎?」

 

「呃……」宋靖棠一時啞口無言。

 

莫傅天接下去道:「加上從她的妝扮來看,仍是一如既往的奢華豔麗,顯然仍沒做好當母親的心理準備,所以我敢肯定她有九成九的機率是在撒謊騙我。」

 

「這、你這人也未免太精明了吧。」宋靖棠簡直佩服得無話可說了。

 

「也不是精明……我只是對別人有沒有對我說謊這件事有點敏銳罷了。」莫傅天一點被人誇獎的得意神態也沒有,反而添了一絲無奈。

 

宋靖棠摸摸下巴,疑問道:「話說回來,若是真的有女人意外地懷了你的種,你還能這麼冷靜以對嗎?」

 

若是真的有女人懷了我的孩子的話……莫傅天神情複雜地看向外頭。

 

透過玻璃窗看向這個殘酷而紛亂的世界,隔了一層東西,一切都顯得那麼虛幻而不真實。

 

「我不知道,也許會就此收心結婚吧,但我實在不……咦?」等等!那個人是……莫傅天揚高濃眉,空著的左手手掌貼上玻璃窗,瞪大銳眸透窗往外看去,目光急切地不住在對街來回搜尋。

 

剛剛……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令他這八年來於每一個午夜夢迴時分回憶起時,心頭便會為之一痛的削瘦身影……莫傅天差點要驚訝地喊出聲來。

 

宋靖棠被他的反應嚇了一大跳,奇怪地看看左右,連聲疑問道:「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嗎?」

 

莫傅天沒回話,仍是一臉急切地用眼睛尋找。

 

不見了!那抹身影不見了……

 

不可能啊,又不是鬼影子,怎可能一閃而逝……

 

難道是錯覺……?

 

啊啊……該死,一定是自己看走眼了……萬分確定這點後,莫傅天一臉頹然地坐下,突然全身乏力。

 

已經跟那人失去聯絡整整八年了,怎可能一眼就確定是他。

 

八年了……這麼多年過去,自己始終提不起勇氣去搜尋那人的下落。人海茫茫,這輩子應該再無見面的機會了吧……

 

「小天?你還好吧?」

 

「沒……沒事。」莫傅天微露苦笑,伸手揉揉疲憊的微蹙眉頭。自己一定是最近加班加得太兇做得太累了吧,要不然怎會大白天的就發起白日夢來?

 

將馬克杯中溫度有些冷掉的拿鐵一口氣喝完,掏出二百元放在桌上,莫傅天定了定神,緩緩站起身,朝咖啡廳的門口方向走去,與宋靖棠會合。

 

「沒事就好,對了,然後呢?你說了些什麼令她如此大發雷霆?」見他一臉莫名惆悵,宋靖棠知機地連忙又將話題轉了回去。

 

「沒說什麼,我只是跟她說,我明天會將墮胎費及分手費匯給她而已。」

 

「就這樣?」沒有揭穿她的謊言?沒有詢問她的目的?也沒有關心懷孕之事是真是假?只淡淡一句打掉就斬斷所有來往關係?看來友人的性子比自己想像中得還來得冷血無情哪……宋靖棠玩味地心想。

 

「要不然我還能說什麼?我不想要孩子,也討厭變得複雜的關係。」莫傅天嘆息地反問,他本就不善於處理感情之事,只能接受簡單的關係,太過複雜的,他應付不來,也沒那個心力去應付。

 

「你有沒有想過那個女人只是希望你多關心她一點,所以才出此下策?」

 

「沒想過。」莫傅天想也不想地回答。

 

宋靖棠幾乎要同情那名女人了,深深嘆口氣道:「莫傅天,有時候我真懷疑你這人到底有沒有心。」一點都不懂女人的心情,會被狠狠修理一番也是活該!雖然,宋靖棠強烈懷疑換作是自己遇上這種恐怖要脅時,第一時間也會選擇分手。

 

「哼,愚蠢的懷疑,沒有心的話,我還能活著嗎?」莫傅天唇角微勾,徐徐走到咖啡店外離宋靖棠一步遠的地方停下。

 

「少來,你明知我說的是什麼意思。」都已經面對面了若還用手機繼續交談未免太浪費電話費了,喀!一聲,宋靖棠將手中的貝殼機關上。

 

「找我有事?」莫傅天挑眉睨著他。若不是有緊急事件,宋靖棠不會明知自己中午跟人有約了還特地出來找他。

 

「嗯,我方才收到秘密消息,趙胖那個死肥豬為了搶功勞,在總經理面前暗中使了一些小手段,害我們上週提出的企劃案出了一點小變數……」宋靖棠一臉煩躁地抓抓頭髮,簡短解釋完後,伸手指指對街的一家麵攤。「不介意的話,邊吃邊談?」

 

在路旁談重要公事,似乎太沒格調了一點。

 

「也好。」趙胖那傢伙到底又做了什麼好事?莫傅天聞言眉頭一皺,點點頭。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