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說說笑笑間,午休的一個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兩人將桌上的小菜、啤酒掃得精光後,起身跟老闆算完帳,預備回到公司去。

 

「等等,回去之前,我得先繞進那個巷子買樣東西。」宋靖棠突然想起一事,在接近公司門口時驀地拐個彎,繞了一大圈子,領著一頭霧水的莫傅天踏進一條沿街都是賣小吃的簡陋小巷子中。

 

由小窺大,從這處地方就可以看得出台灣近四十年來的經濟成長是如何的飛速,六零年代的古老矮小建築,與隔了一條街的衝天高樓大廈成了一個高反差的強烈對比。

 

走在寬直的石塊地板路上,兩旁皆是一間緊挨著一間的二樓式古老建築,簡陋的木門加上斑駁的木窗格,乍看之下予人一股強烈的蕭索感,不過,據宋靖棠這個識途老馬說,這條小巷子是近年來在北部聲名大噪的小吃街,到了晚上就會很熱鬧。

 

文化局曾在這邊舉辦過幾次傳統小吃展,許多流動攤販來回了幾次後便索性在此處買房子紮根,之後,這邊便逐漸熱鬧了起來,人多帶進商機,地價更因此上漲了不少。

 

懷舊風正流行呢……宋靖棠低聲咕噥,用著饒有興趣的目光四處張望。

 

「對了,你拐進來要買什麼?」莫傅天也頗感興趣地看看四周,隨口問道。

 

「車輪餅。」很認真的回答。

 

「嗄?你要買那個吃?」他從不曉得宋靖棠喜歡吃甜食……

 

宋靖棠雙眼朝他一瞪,「有必要這麼驚訝嗎?誰規定男人不能喜歡吃甜食了?」莫傅天率直的反應,似乎傷到他的自尊心了。

 

「呃……」從小到大對一切稍有甜度的食物皆過敏的莫傅天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地微蹙眉頭。

 

「老天!拜託……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是在開玩笑嗎?」沒想到他居然真的露出一臉為難!宋靖棠簡直被他打敗了,無奈地翻翻白眼,「你這人有時候還真開不得玩笑。其實我也不太喜歡吃甜食,只是我剛好從公司出來的時候,幾個櫃檯小姐叫住我,要求我順道幫她們買一些回去吃我才來買的。」

 

是你面不改色撒謊的功力已經高深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了才是吧!莫傅天朝他翻個白眼,在心底不住腹誹。「她們為什麼不等下班的時候再順道買回去?」更何況,上班時間可以偷吃點心嗎?

 

「不是不等,是怕等不到吧,聽說那家店哪時候做生意都是看老闆心情,有時常不到下午三點就關門休息了,所以她們想先買回去放著,回家再弄熱吃……」

 

「呃,真大牌呀。」這種做生意方式能賺得了錢嗎?職業習慣使然,莫傅天發現自己最近越來越有趨近利益思考的傾向,不知這是好是壞?

 

宋靖棠聳聳肩,露出也不甚理解的表情:「我也不曉得,可能生意真的不錯吧,要不然她們也不會特地拜託我多跑一趟去買。」說著說著,突然有些心動兼嘴饞了,嗯,等一下一定要偷吃一個試試看味道!

 

閒聊間,兩人不知不覺地走到了目的地。

 

遠遠地便看到一棟矮房子前擺放了貼上一張「一個七元」三角告示板,漆料斑駁的木門外頭,只擺了一個烤車輪餅的攤子及一張木凳子,有著四排凹洞的鐵盤上頭放著一堆堆熱騰騰的紅豆餅、奶油餅……帶點焦味及甜味的香噴噴味道令人垂涎欲滴,不過等了半天,兩人看來看去就是沒看到店老闆的蹤影。

 

「奇怪,老闆人呢?」

 

難不成老闆已經休息了?宋靖棠與莫傅天正疑惑間,攤子後頭忽然傳出聲響,一抹修長人影打開一扇右邊的陳舊木門走了出來。

 

乍看之下,這人走路的姿勢有些奇怪,左腳似乎沉重得令他不得不稍微拖著走,因此整個身體有些微向右前方傾斜著,看樣子是個左腿有殘疾的跛子。

 

有些令人惋惜,如果這人的左腿沒有殘疾的話,他應該會是個天生的衣架子吧,因為他瘸歸瘸,四肢卻挺修長,看起來也很愛乾淨,身上一件廉價的淺藍色襯衫及墨色褲子雖然有些洗白了,但是穿在男人有些削瘦的身體上,仍是看起來非常筆挺乾淨,而不會讓人有陳舊骯髒的感覺。

 

半長的黑髮將看不出年齡的男人的臉龐遮得七七八八,不過仍可以隱約看得出他露出一臉的歉意。

 

「非常抱歉,我剛剛在後面忙,所以……」

 

溫溫軟軟的斯文語調,令人如沐春風,可莫傅天就像白天見鬼了似的,一看到迎面走出來的男人,隨即驚駭地瞪大眼睛,整個人呆愣住了,手心冷汗瞬間直冒,頭皮陣陣發麻,差點狂叫出來。

 

不……冷靜下來……不會能會是他的……

 

若真是他,也萬萬不可能出現在這種……這種地方……

 

可是……可是……

 

眼前男人視線下移,眼眸半歛,不經意間勾勒出的魅惑弧線是那麼令自己感到熟悉。

 

白皙柔和、有些女性化的纖細下巴線條,曾令自己百看不厭。

 

還有他的唇……上唇有些薄而略顯出下唇豐厚、異常性感的唇瓣……自己曾在夢中用手指愛憐撫摸,甚至已經用唇舌褻瀆過無數次……

 

就是他!不會認錯人的!毫無預兆的衝擊,莫傅天只覺腦袋一陣天旋地轉,無法立刻反應過來。

 

一定是他!穆恆寧!那個在八年前不知不覺中偷走自己的心的男人!

 

可是他……他怎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莫傅天驚訝得身子無法動彈,表情完全僵硬住了。

 

他的腳怎會……不……最先該質疑的是,極有藝術天賦的他不去搞建築設計,反而跑來這邊賣車輪餅做什麼?還有他的未婚妻言馨馨呢?不是說結婚後就能接掌女方家的公司嗎?怎麼弄得現在這副悽慘模樣?失去聯絡的這八年來,在穆恆寧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完全無法消化自己看到的情景,莫傅天腦子迅速陷入混亂之中。

 

「請問你們想買什麼口味的車輪餅?」男人臉上掛著一抹職業笑容朝宋靖棠詢問。

 

呃……沒想到賣車輪餅的老闆傷得這麼恐怖,宋靖棠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

 

隱隱約約能見到男人被頭髮遮去的左半邊臉頰佈滿猙獰的手術疤痕,簡直像塊破布一樣,令人怵目驚心,加上又瘸了一腿,走路一拐一拐的……不知是出了什麼樣的禍事才變成這副模樣……

 

「抱歉,如果你們沒有要買的話……」見兩名客人遲遲默不作聲,男人低聲示意他還有事必須回到房內忙。

 

「啊!等等,我要買!」回過神來的宋靖棠連忙道:「老闆,麻煩幫我包三個紅豆,五個奶油,四個芋頭,二個……」

 

「穆…學長……?」

 

莫傅天直視著店老闆,夢囈似的呢喃出口。

 

這是現實,還是自己在作夢?為什麼才八年不見的時間,他竟會把自己搞成如今這副落魄模樣?這到底是為什麼……

 

「……」男人拿著夾子夾紅豆餅的右手一顫,就像隻害怕受到傷害的小動物般,二排濃密眼睫蝴蝶振翅似的微眨了一下,然後,緩緩抬起頭來。

 

面無表情。

 

彷彿帶上一層面具般的臉龐,陰森蒼白得令人覺得莫名恐怖。

 

不……不是他……

 

與男人眼神對上的一瞬間,莫傅天的心陡地一沉。

 

這人的眼神,簡直用死氣沉沉來形容也不為過……完全沒有「那人」曾經令自己傾慕不已的迷人神采。

 

不是他……這人,絕對不可能是他……

 

宋靖棠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臉驚訝地頻頻詢問:「學長?這個賣車輪餅的老闆是你的學長?」不太可能吧!據自己所悉,莫傅天從小到大唸的都是名門貴族學校,換句話說,從那學校畢業的人不管再怎麼落魄窮酸,都不可能跑來賣一個七元的車輪餅吧?

 

「不是……」莫傅天一臉落寞地搖搖頭:「我好像…認錯人了……」

 

男人面無表情地聽完他的話後,安靜地垂下頭來,似乎亦認同他的話。

 

「認錯人?」宋靖棠皺眉,不明白好友哪根腦筋突然短了路,表情就像死了父母一樣的難看。

 

「嗯……」

 

認錯人了……該死!這句話是騙誰啊?不管穆學長變成什麼模樣,自己明明都能認得出來!眼前的人,的的確確就是穆恆寧!但明知如此,莫傅天內心卻矛盾不已,很不願意承認眼前完全變了另一副模樣的男人,就是當年那名曾經令自己崇拜不已的學長。

 

在想像中,他現在應該過得很好、很志得意滿,甚至已經擁有一名好太太及一雙可愛兒女了也說不定,可是,為什麼會變成眼前這副模樣……分離這八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莫傅天有種過去的種種難道只是自己的錯覺般的強烈暈眩感。

 

好像怪怪的……宋靖棠狐疑地挑高濃眉,訝異地察覺自己一向認定成熟穩重從沒出過任何差錯的好友,居然用著彷彿想將什麼東西整個兒用刀子剖開來、仔仔細細研究裡頭倒底藏了什麼玄機的駭人目光緊緊盯著車輪餅店的老闆,詭異,嘴巴上說認錯人,但他的眼神可不是這麼認為。

 

「客人,這些總共一百零五元。」

 

無視於莫傅天令人心生不安的銳利視線,男人鎮定如常地微微一笑,朝宋靖棠遞出一包裝了滿滿溫熱車輪餅的紙袋。

 

「謝謝。」宋靖棠連忙將錢遞給他,順手將紙袋接過。就在千分之一秒的剎那,宋靖棠的指尖不小心碰觸到男人的手指,訝異地察覺他的肌膚竟不住微微輕顫著,彷彿……在極端心虛什麼,或者,該說是害怕?

 

呃,理所當然呀,任誰被莫傅天這麼好像要將自己吃下肚子裡頭去地猛盯著看,也會狠狠嚇一大跳吧!宋靖棠心底自我解釋一番,偏頭朝一臉異樣的莫傅天催促道:「走吧,我們已經遲到了……莫傅天,就算你對這位老闆一見鍾情,也不用大白天的就亂發情吧,OK?」奇怪,這傢伙今天怎麼失常失常的?宋靖棠用手肘頂了頂他,企圖令他回過神來。

 

腹部遭他手肘擊來一個暗拐子,莫傅天痛得悶哼一聲,神色終於恢復些許正常,偏頭想了想後,他伸手從西裝外套內緩緩取出一張名片出來遞給對方。

 

「你好,我姓莫,名傅天,這是我的名片。」

 

「……」

 

「請你收下。」見對方如一根木頭似的沒有任何反應,莫傅天忍不住露出極罕見的懇求神色。

 

「……嗯。」沒有笑容,也沒禮貌地跟著自報姓名,車輪餅店的老闆注視著他一會兒後,終於面無表情地伸手接過。

 

剛要將手收回來,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整隻右手掌卻毫無預警地突然被莫傅天整隻大掌緊緊抓握住,男人自然是嚇了一大跳,慌忙掙扎,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掙脫莫傅天執拗的掌握一分一毫。

 

那力道,簡直像要捏碎自己的手骨般強硬。

 

男人嘴唇抖了一下,臉色瞬間有些發白。

 

宋靖棠的臉色也有些發白……是慘白。

 

共事了二年多,他從來沒發現莫傅天竟然對男人也有興趣!

 

可是,就算再怎麼飢渴,至少也要挑挑對象吧……宋靖棠在心底暗暗慘叫,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

 

「放…放開我!」被人突然抓住手,始終沒有什麼表情的男人臉上也不由得浮現一絲遮掩不住的驚慌失措。

 

「等等,你先聽我說……」急欲看穿什麼似的,莫傅天緊緊盯著男人,低沉而悅耳的男低音,隱隱約約激發出一股彷彿在強自壓抑著什麼的熱切與困惑:「老闆,你長得跟我認識的一名大學學長好像……」

 

我暈!這什麼早八百年前就沒人使用的三流搭訕台詞啊!一旁的宋靖棠差點當街抱頭慘叫。好爛的開場白!簡直爛到不能再爛了!而且,為什麼不是像啥美艷學姊,而是像學長啊……

 

不理會宋靖棠活見鬼的表情,莫傅天繼續自顧自說道:「我八年前曾經就讀過K大建築系,後來讀到一年級下學期時因故轉學到國外唸書,但是在轉學前,學校裡面有一個感情跟我很要好的學長,你……你長得跟他好像……真的好像……」

 

「那又怎樣?」靜靜聽完他想說的話,車輪店老闆回應得冷淡至極。

 

「他姓穆,叫穆恆寧,這名字你……你沒聽過嗎?」雖然接收到男人傳來的厭惡訊息,莫傅天仍癡癡地詢問,一雙銳眸緊盯著他不放,彷彿男人這副醜樣子其實美到了極點。

 

完全沒心情聽他胡說八道些什麼,男人微蹙眉頭,沒有半分動搖,嗓調冷冷地打斷他道:「我從沒聽過那個名字。」

 

「……」遭到男人斬釘截鐵的否認,莫傅天瞬然無語了,他好像有點明白男人不願意承認的心情,卻又因此黯然神傷不已。

 

察覺他的手勁有些輕了,店老闆手臂微一使勁,用力地將右手自莫傅天彷彿會燙人的炙熱手掌心中抽回來。

 

「不會的,你怎麼可能沒聽過……」

 

「我說不認識就不認識!」似乎被他的執拗惹火了,男人臉色一沉,撇過了臉去。

 

「抱歉……我…實在很抱歉……」他為什麼不承認?難道他還在為八年前自己犯下的蠢事而生氣著嗎?莫傅天一臉悵然若失地望著自己空蕩蕩的手掌心,不住得了失心瘋似的喃喃自語。

 

「老兄,拜託快點回過神來,還要回公司上班呢!走吧!」

 

天哪!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當街猛對著一個醜男人發起花痴來……也未免太不挑時間了吧!一旁的宋靖棠終於看不下去莫傅天這般失態兼變態,伸手一把扯住他的手臂,將他半拖半拉地往巷子出口走去。

 

他為什麼要裝做不認識自己?莫傅天沮喪地垮下臉,渾身失了力氣,腳步有些虛浮地隨著宋靖棠離開。可想了想還是覺得很不甘心,莫傅天忍不住邊走邊回頭,從喉嚨深處發出低沉的呼喚。

 

「學長……」

 

聽到依戀至極的聲音,男人微微抬頭,可還沒跟莫傅天的視線對上,他便頓了一下,而後垂下眼眸,姿勢僵硬地轉過身子,朝屋內一拐一拐地進去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