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當初就不該開門讓男人進來了......

一時心軟的下場,就是像現在這樣......數不盡的煩惱......

 

****

 

八月,正是紫外線侵襲地球表面最激烈的時候。

縱使將百葉窗通通拉下來了,仍舊阻擋不了一波波熱浪強硬地滲透窗縫而入。

冷氣就像壞了一樣的毫無作用,只會發出空洞的引擎運轉聲響,一點都不涼爽,竟是到了擺著也礙眼的地步。

辦公室內無法避免地洋溢一股令人皺鼻的濃濃混合女人香水味的汗臭味,沒有人分得清那股噁心味道是從自己身上產生還是別人散發的了。

汗水猶如第二層皮膚般覆在背脊上,充滿黏膩的不適感覺,高晴光微蹙眉,伸手扯了扯領帶,藉以壓抑煩躁的思緒。

位於採光良好的座位上,高晴光白皙的臉龐肌膚顯得更加透明,薄唇被牙齒輕咬出一痕血色。

真的好熱!即使被人在背後譏諷「從他心臟流出來的血液一定是冷的!」的自己,也快要受不了暑氣的折磨。

深吸口氣,屏除其他雜念後,高晴光伸手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架,用著自認為已算是很平穩的語調向眼前的女孩開口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同樣的文件不是已經交代你打過很多次了嗎?為什麼這一次交出來的東西仍舊錯誤連篇?日期、內容和標題都不對」

辦公室內一片寂靜。

每當男人冰冰冷冷、像瓷器一般纖細卻銳利的嗓音緩緩響起,再搭上被他毫無感情的眼眸狠狠盯著,站在他面前的人,不管男女無不呼吸一窒,手腳發涼,冷汗瞬間沁出背脊,活像隻被眼鏡蛇牢牢盯著的青蛙般,恐懼得動彈不得。

「難不成,妳以為草草將固定格式複製一遍列印出來,就可以對我交差了?」高晴光微不可聞地冷笑了一下,射出無形的殺傷力。

面對上司的咄咄逼問,女孩露出一臉快哭出來的抱歉神情,囁嚅著:「對不起,我看錯文件了,我......我再重做......」

「不用了。」

「沒關係的,我立刻重做......」

「算了,下去忙吧。」徹底失去耐性似的,聲調如機器人般毫無起伏,高晴光面無表情地低下頭查看手中文件,揮了揮手,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沒有被進一步責罰,女孩雖鬆了口氣,卻又覺得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良工作效率形象,又被自己一時的粗心大意毀了,加上高晴光又是個對待自己和下屬同樣嚴苛的上司,下次想再博得他投來一抹讚賞眼光,恐怕比太陽打從西邊出來還難了......

這樣一想,突然發現眼眶有些濕潤,不願當眾出醜,女孩連忙快步走出辦公室,假意去茶水間弄杯冰水來喝。

「欣寧!」

離開辦公室有一段距離後,突然被人從背後叫住,女孩不由得回過了頭。

 

喊住她的人是辦公室內頗有女人緣的花花公子,名叫陳俊傑,年紀輕輕便爬上了業務主任這個位置,工作能力強,加上體貼的個性及風趣的言語,令他在女人面前無往不利,也總是一副來者不拒的樣子,奇怪的是,這個花花公子前陣子不知發了什麼神經,居然在一次同事私底下的聚會時,當眾宣佈想追趙欣寧當女朋友,進而結束長達二十八年的風流生活,引起女同事間一陣不小騷動,不過,好歹在辦公室裡頭共事一年多了,趙欣寧很清楚對方的花心程度,只當他是喝醉後隨口胡言亂語罷了,對他接下來的猛烈追求攻勢並沒放在心上。

容貌一點都不出色,優點只有「個性溫和」這點可以拿出來說嘴,趙欣寧一點都不覺得她有本事終結得了陳俊傑得意快活的風流生涯,所以自然而然地將他說的話都視為玩笑。

見她眼眶發紅,陳俊傑登時露出一臉擔心。

「妳還好吧?」

「呃,我沒事啦......」趙欣寧扯唇笑了笑,扭過頭去,繼續往茶水間前進,不想繼續跟人討論此事的意圖很明顯,可惜陳俊傑一向不懂得「知難而退」這四個字怎麼寫,緊緊追在她身旁。

「欣寧,高晴光那傢伙的嘴巴賤得很,從來沒說過一句好聽的,他講什麼妳都不用放在心上,我......」

「妳別再說了!這次的確是我的錯!」

「你別傻了!那傢伙是出了名的嘴賤!就跟老處女一樣,整天挑剔東挑剔西的,一天不罵罵人心底就不爽快,妳真的很倒楣,居然會跟一個......」

趙欣寧越聽越火大,怒目瞪向他:「你罵夠了沒?是我粗心大意,沒有仔細檢查桌上那份文件是不是就是他交代下來的東西,明明心底有點疑惑,卻又不敢向他求證,自己亂做一通,活該被罵,是我失職了,你這樣罵他不公平。」

仔細想想,她被罵也是活該,老是悶不吭聲地重複做錯事,若是虛心求教的話,高晴光肯定不會吝於解惑,只能警惕自己下次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了。

「欣寧,妳為什麼老是幫他說話?」陳俊傑忍不住握緊拳頭,百思不得其解。高晴光那家伙在公司裡頭是有名的惹人厭,不但嘴巴刻薄,說話向來不留一絲餘地,性格更是孤傲難相處,自以為是,雖然精通六國語言,工作能力又強,深獲上司賞識,同事們卻無不對他敬而遠之,巴不得他快點跳槽到別家公司算了。

「我是他助理,我很了解他。」趙欣寧皺起眉頭,不知怎地,每當聽到有人批評高晴光,總令她心底一陣不舒服,高晴光嘴巴是壞了點,但他並不是個壞人,為人律己、責任心重,做事謹慎有條理,或許他並不是個得人心的好上司,但,大夥對他的評價仍稍嫌過於嚴苛了。

「但是他一點都不懂得珍惜妳呀!」吼完後,陳俊傑連忙將嘴巴捂住,桃色八卦在辦公室內流傳得最快,這話若是讓其他有心人聽見就不好了。

趙欣寧臉龐浮現一抹紅暈,氣他完全不經大腦的曖昧言詞,怒聲道:「陳俊傑,你少胡說八道!我沒空陪你聊天,你去忙吧。」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後,趙欣寧頭也不回地往前疾走。

「欣寧!」陳俊傑氣急敗壞地追了上去。

察覺對方仍不死心,趙欣寧沒好氣地冷冷道:「我現在要去女廁,難不成你要跟過來嗎?」

「呃......」

聽她這麼表示,陳俊傑再怎麼厚臉皮也不得不止步了。

哼,誰叫你亂說話,胡說什麼珍不珍惜的......趙欣寧伸手摸了摸發紅的耳根,毫不猶豫地甩開他離去。

失去佳人蹤影的陳俊傑,佇立原地重重嘆了口氣。唉!那傢伙的心臟根本是萬年寒冰做成的,哪怕是上千熱度的太陽也融化不了,不管妳再怎麼喜歡他都沒用,妳為什麼偏偏就這麼傻呢......

旁人、甚至是趙欣寧本人或許都尚未察覺,但陳俊傑可是心知肚明,打從進公司開始,趙欣寧一顆芳心便完全放在一點都不知情識趣的高晴光身上了。

雖然高晴光長得也不賴,甚至可以用俊秀二字來形容,身材修長挺拔,年收入破百萬,稱他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也不為過,然而,只要他一開口,字字句句便猶如刀子般足以割得人遍體鱗傷,不管對方是誰,照樣一點都不留情面,之前他有幾個助理就是這樣活活被他氣走的。

最後終於來了個趙欣寧,脾氣溫和得像個聖人的女孩,縱使飽受對方刻薄的言詞對待也沒有什麼怨言,仍是盡心盡力協助對方,真是個痴心透頂的傻女孩......望著趙欣寧惹人憐惜的纖細背影,陳俊傑胸口不禁溢滿了挫折感。

高晴光這傢伙就算是棵千年神木,只要不笨,也應該察覺得出欣寧對他抱持的好感吧,偏偏他不但一點都不領情,還變本加厲地使喚她,真是差勁到爆,總有一天他會得到報應的!陳俊傑如此堅信,卻忘了自身過往也曾粉碎過無數女人的芳心,毫不自知他現今會這樣苦苦單戀趙欣寧,整天患得患失,恐怕便是現世報吧。

 

****

 

當高晴光專心地將文件打好並列印出來時,下午的重要會議時間也已到了。

在這當中,他已吩咐助理趙欣寧確認參加會議的人數及名單,順便備妥充分的茶水點心,所以這方面應該是不用他擔心了。整理好資料後,高晴光來到公司位於第五層樓的寬敞會議室,才剛推開門,便有一名男子興奮地朝他大叫道:

「小光光,你總算來了!」

「我叫高晴光。」高晴光冷冷睨了他一眼,順手將一疊資料放在桌子上。

眼前這名嘻皮笑臉的英俊男人是他的上司,名叫方智軒,與高晴光是大學時代的同窗,家裡非常有錢,更是家族企業內定的接班人,可惜活力有餘卻智慧不足,高中時代曾去英國留學了一年,因故回來還是只會講國台語而已,所以在就讀大學時,他就盯上了被老師視若語言天才的高晴光,絞盡腦汁用盡各種卑鄙無恥下流齷齪手段,終於在畢業之時,成功將高晴光拐來當自己的貼身翻譯。

高晴光語言天份非常的強,英、日、德、法、義、中這六國語言樣樣精通,方智軒有了他的協助,簡直可說是如虎添翼,不管到哪一國做業務生意都很吃得開,簡直可說是暢行無阻,所以每當方智軒喝得爛醉了,開始吹噓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事蹟之時,第一個講的便是如何將高晴光成功拐騙到手。

可惜,世上總是沒有完美無缺的人,高晴光語言能力雖然強,在性格方面卻放不太開,甚至可說冷酷無情,而這也或多或少影響了他的翻譯品質。

他就像個機器人,可以將外國客戶談話的內容分毫不差地照實翻譯出來,字句異常精準,可惜卻缺乏了一絲人性,比如外國客戶隨口一句意圖緩和會議氣氛的笑話,經由他口中譯出,突然就變得一點都不好笑了,反而變成冷場的開始,也就是說,有高晴光在場的商務會議,通常都會很沉悶。

但,或許這就是方智軒獨獨欣賞高晴光的原因之一,因為不管經由高晴光翻譯出來的笑話有多冷,方智軒總是會笑。

聽說不是因為他給面子捧場,而是他笑點處在一個很奇妙的高度,只有高晴光能觸到那個點,因此每次見到全場寂靜,惟獨方智軒一個人咧開嘴巴,笑得肩膀不住顫抖,簡直快喘不過氣來時,在場眾人包含高晴光在內,總忍不住暗罵一句:瘋子!

有時高晴光也不免懷疑,方智軒是不是對自己下了迷藥,要不然自己怎會直到現在都沒還動手掐死對方。

見好友扳著一張臉,似乎極端厭惡自己叫他「小光光」,方智軒挑了挑眉,奇怪道:「我們都認識七、八年了,還直接叫你名字不是很奇怪嗎?來來來,快點幫我翻譯一下,這個老外到底在說什麼鬼!」方智軒指著坐在他面前的一名五十歲上下的外國人。

距離會議開始還有一點時間,室內只有方智軒和這名外國人提早到了而已,難怪他求助無門。高晴光點了點頭,開口向那名客戶問了句話,聽到對方鬆了口氣的回答後,高晴光皺了皺眉,再度點了點頭。

「他說了什麼?」方智軒迫不及待追問。能令高晴光皺眉的問題,莫非出乎意料之外的嚴重?

高晴光偏頭看向他,嗓音不冷不熱:「他想跟你借隻筆。」

「什麼?」方智軒猛眨了眨眼,像是沒聽清楚。

「他想借隻筆,他手邊有份資料臨時想註解一下,原子筆剛好沒水了,所以想跟你借隻筆。」

「筆?借一隻筆?」方智軒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擊掌道:「雞同鴨講了半天居然是這麼簡單的事!你幫我跟他說,這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一隻筆!」

真要我照實翻譯?高晴光扯了扯嘴角,從胸前口袋中掏出一隻原子筆,轉身遞給遠道而來的外國客戶道:「請用。」

方智軒感動萬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喃喃道:「小光光,你真是太能幹了!我實在無法想像哪天你突然不在我身邊的悽慘情景。」

看著方智軒感激涕零的模樣,高晴光情緒毫無一絲波動。方智軒那些話,普通人一開始聽了沒有不感動的,但,當內容大同小異的甜言蜜語聽超過一百遍以上後,耳朵不長繭的人算是稀有動物了。

這傢伙最大的本事,就是極盡能事的將言辭誇大,把甜言蜜語當成打招呼般稀鬆平常,會輕易當真的人鐵定是笨蛋無疑。

高晴光眉頭微蹙,開口訓斥道:「別淨說廢話了,在全部的客戶到齊之前,你最好先將這些資料迅速看過一遍。」

「喔喔,你太能幹了,真是太能幹了......」方智軒翻看高晴光遞過來的資料,仍是一臉感動莫名的表情。

「不用誇獎,直接加薪就是了。」

高晴光半開玩笑地聳聳肩,心想方智軒這人開口就是喜歡捧別人。要說能幹,真正能幹的人是他才對吧!自己會做的,頂多是現場翻譯及蒐集情報準備資料而已,但方智軒什麼都不會,卻能和客戶們像兄弟般打成一片,開開心心地簽下一張張價值上千萬、上億的合約,簡單來說,就是他擁有超乎尋常的賺錢才能及對市場的精準眼光,這是高晴光拍馬也比不上的,甚至有點佩服,換而言之,若非方智軒的確擁有值得追隨的魅力及絕佳人緣,對友情一向淡薄看待的高晴光老早便棄他而去了。

方智軒搖了搖頭,極有技巧地避重就輕道:「不行、不行,再繼續加薪下去,你的收入就要比我高了,這不成!等我被老爸調薪後,下一個才能輪到你。」

被他直接拒絕加薪請求,高晴光倒不在意,他對目前的薪水已經很滿意了,加不加薪都無所謂,不過仍是冷聲道:「既然如此,麻煩你振作一點,少去花天酒地,早點做出可以調薪的好成績。」

「是......」像隻挨了主人罵的小狗般,方智軒懺悔地垂下了頭。

見上司方智軒吭都不敢吭一聲,一旁正端上茶水的趙欣寧差點看傻了眼。

由於身分是公司的準繼承人,所以方智軒的在公司裡面可說是走路有風、擲地有聲,每個人無不對他畢恭畢敬,然而,只有他的貼身翻譯高晴光例外,不僅很少對他假以詞色,甚至不時冷冷地吐他槽,久而久之,高晴光不意外地成了公司裡頭地位比老總兒子方智軒更恐怖的存在。

眾人更傳言,高晴光專注在工作上時,辦公桌方圓一尺半內絕對生人勿近,觸了這禁忌,少不得被他冷眼瞪得全身血液凍結,也就是說,「又敬又畏」這四字大抵可以囊括眾人對他的觀感了。

不一會兒,外國客戶們便陸陸續續到達了,這次主要是陳列及講解公司生產系統方面的機械功能,由方智軒主講,而高晴光擔任同步翻譯,這樣的模式已經重複不下好幾十遍了,簡直是閉著眼睛也能進行。

趙欣寧很用心地在一旁用電腦紀錄會議過程,歷經二個多小時,介紹過程很順暢,客戶們的提問也都在合理的範圍內,氣氛難得的輕鬆,最後方智軒還用癟腳的破爛英文講了個笑話提供娛樂,將天生討喜的才能發揮到極致,以笑聲點綴了結尾。

「怎麼樣?我英文進步了不少吧?」趁在場客戶互相交談的空檔,方智軒朝身旁的高晴光擠擠眼,這個英文笑話可是他暗中準備了良久的武器呢。

高晴光斜睨他一眼,毫不留情地評論道:「五十九分,進步空間還很大。」

「才五十九分?這樣都還不及格?你對我太嚴苛了吧!」

「這還算是寬容的分數了,不然本來連十分都不到。」這可是實話。

「十分都不到......」方智軒飽受打擊地呆立當場。

高晴光沒興趣安慰他幼小又容易受傷的脆弱心靈,逕自收拾自己桌面上的東西。

轉眼便見他東西都收拾妥當準備離去的模樣,方智軒連忙回神喊住他:「喂,你要去哪?」

「我要下班了。」六點半,便是高晴光的極限了。他賣給公司自己的語言天份,可沒打算連下班後的時間也一起賣上了,除非加薪。

方智軒猶不死心地追問:「晚上不陪我們去HAPPY一下嗎?」台灣雖然是個小島,精采的夜生活卻是赫赫有名哪!

「那是你的事。」

目前只是前置作業的例行會議,還構不上簽訂合約攜手合作的親密地步,就算自己跟去了,也只會淪落到隔天宿醉頭痛卻一事無成的悽慘下場。

「可是我沒辦法用英文跟他們溝通啊!」

「沒記錯的話,我記得你上次就用破到極點的英文釣到一個金髮外國妞。」高晴光無情地擺了擺手,扔下話:「欣寧,接下來就拜託妳幫忙收尾了。」語畢,便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是。」外語系畢業的高材生趙欣寧自然不畏懼滿滿都是外國人的場面,也很習慣高晴光這樣孤僻又不合群的脾氣了。

「喂......」嘖!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冷酷呀......

方智軒無奈地抓抓頭髮,轉頭面對等著下一個節目的顧客們,低盪的心情隨即又高昂了起來。

「各位!晚上和我一起去HAPPY、HAPPY吧?菸酒!漂亮女人!盡量挑、盡量選!全部我請客!不用客氣!」

就算聽不懂他的話,也能明白他誇張的手勢動作代表什麼意思,於是乎,在場所有的男人都露出一臉猥褻地笑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