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對不起,我又失敗了。」

王子右手拿著鍋鏟,雙手合十,向武叡哲低頭謝罪。

當了接連好幾天的免費食客後,覺得很過意不去的王子決定擔起煮飯的任務,可惜他早已過慣了二十幾年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生活,雖然決心強烈,卻沒有相對的烹煮技術足以擔起重任。

「沒關係,其實吃習慣了也覺得挺好吃的。」

「嗚……你別安慰我了……」王子在他一旁坐下,扔開手中鍋鏟,抓起湯匙,舀了一口自己炒的蛋炒飯送進嘴裡,霎時五官全擠在了一塊,差點將口中的食物吐了出來:「為什麼會這麼鹹啊,不懂……」

會嗎?武叡哲面不改色地連吃了好幾口,倒不覺得有多麼難吃。

「雖然沒看過你怎麼放調味料,不過……你要是放了鹽巴下去的話,應該就不用再倒醬油了。」

「你說什麼?」聞言,王子猛抬起頭,驚恐地瞠大了眼,彷彿是生平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

「我說,放了鹽巴就不用再倒醬……」

「啊啊!原來如此!難怪我炒的蛋炒飯會這麼鹹!可惡!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啊!」終於找出癥結的王子抱頭大嚷。

因為你皺著眉頭吃飯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本性有些壞心的武叡哲含笑看著他道:「其實你不用特地煮東西給我吃。」

「哼,我就知道你嫌我煮的東西難吃……」王子佯裝傷心地用衣袖抹抹眼角。

「我沒有那個意思。」武叡哲微蹙眉,鄭重否認。

「我知道啦!」王子放下手,淘氣地朝他吐了吐舌頭,「可是你借我穿、借我住,我沒幫你做一點事的話,會覺得對你很過意不去。」

「你不要想太多,放輕鬆地住下就是了。」

「可是……我是不是出去工作比較好?」王子遲疑道,又低頭舀了一口鹹得令人頭皮發麻的炒飯往嘴裡塞。

他想離開自己了?武叡哲身子一僵,突然有些食不下嚥。「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只要把尾巴小心藏好,應該不會被人類發現……」

「這樣還是很危險!」

王子放下手中湯匙,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小聲道:「我想付你房租……」

「不需要。」武叡哲眉一皺,態度冷硬地回絕。

「可是……」

「我說了不需要,你安心住下來就是了。」

「……白吃白住,又不出去工作,這樣不是成了一個道地的小白臉嗎?」王子有些氣他為什麼聽都不聽自己的理由就飛快回絕,可卻沒有勇氣向他抗議,只好噘嘴自嘲道。

武叡哲斜睨他一眼,好笑道:「你以前的志向不就是當小白臉嗎?」

「你說什麼?」王子眨了眨眼,一頭霧水。

「忘了嗎?高一下學期的時候,國文老師曾要我們交一篇作文上去,題目就是『未來的志向』,我記得你寫下的志向就是未來想當一名小白臉,當時因為你寫得太精采了,還被老師指名叫到講台上去朗誦作文內容呢。」

「媽呀!這麼丟臉的事情你還記得做什麼啊啊啊……」經他一提醒,王子頓時全想起來了,臉頰脹紅得彷彿快滴出血來,若此刻桌底下有個洞,他恐怕早已鑽了進去,永遠不出來了。

似乎講出興致來,武叡哲邊回憶邊繼續道:「我還記得,當時你舉了好幾個例子來證明當小白臉也是個不錯的行業,至少吃軟飯是不用付稅金的,聽得全班目瞪口呆。」

還記得當時自己聽了很訝異,原來這世上也是有志向這麼與眾不同的怪人,但武叡哲更萬萬沒想到,十年後,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養一隻小白臉在身邊,當然,那名小白臉只能限定是王子。

「嗚哇!你不要再說了……」王子將臉頰深深埋在白皙的雙掌之中,如今回想起來,才猛地發現當初他從小立定的志向有多麼白痴兼幼稚。

由於靈貓一族的重擔已由成熟穩重的大哥一肩扛起,所以從小他就過得很自由自在,沒有人需要他盡什麼責任或義務,唯一該做的,只是要在二十歲那年覺醒成功即可。而從十歲那年被施展法術化為人身起,他便不知為何飽受人類雄性的排斥,因此王子不知不覺就一直混在女人堆當中,和她們變成好朋友,也時常被女人們爭相要求養他當「小白臉」,有此志向其實一點也不奇怪,雖然現在聽起來很荒唐就是了。

「你就當你以前的志向實現了吧。」武叡哲靜靜道。

「可是,所謂的小白臉不都是女人在養嗎……」被男人養還算是「小白臉」嗎?王子一臉狐疑。

武叡哲面無表情道:「一樣都是吃人軟飯,沒什麼差別。」

明知他有口無心,王子還是被小小刺傷了。

「哼,你也知道我只會吃軟飯,那還養我做什麼?」

「我……」

「嗯?」王子挑釁地瞪著他。

武叡哲看著他,拙劣的口才令他完全不知該如何將自己的心思清楚表達出來,只好暗嘆口氣,沉聲道:「你現在身體不好,比以前瘦太多了,我會擔心……」

王子聞言一愣,抬眸望向他,過了良久,才輕輕開口道:「我知道了,我不出去工作就是了。」

「真的?」沒想到他會順著自己,武叡哲難掩欣喜地注視著他。

「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啊啊,可是房租怎麼辦……」王子苦著臉蛋,才剛答應完,便煩惱起來。

「我說了不需要。」

王子抬眸瞅著他,過了半晌,突然開口詢問道:「你真的想養我嗎?」

「嗯。」

「期限是多久?」

「不需要期限這種東西。」

不需要期限?他是承諾一輩子嗎?

「可是……要是你以後嫌煩了怎麼辦?」不知想起什麼,王子突然神色激動起來,語帶哽咽道:「覺醒失敗後,大哥當年也說會好好照顧我,結果還不是……」

「我不是你哥。」武叡哲濃眉微蹙,淡淡道。

「他至少跟我有血緣關係!但是你呢?」突然出現一名十年不見的高中同學說要養自己一輩子,普通人會輕易相信嗎?王子想相信他,卻又深怕他最後卻辦不到。說來說去,他就是有種不踏實的感覺,再度被人硬生生丟棄的話,他一定沒辦法活了。

「有血緣關係也不能證明什麼,」武叡哲神色不改,語調仍舊異常沉穩地道:「這世上多的是將親生父母趕去養老院自生自滅的子女。但我保證,我絕對不會趕你出去。」

「誰能保證以後的事?」王子一臉挑釁地瞪著他,然而他這表情看在旁人眼裡,恐怕只是充滿欲哭不哭的脆弱罷了。

武叡哲毫不迴避他刺探也似的銳利視線,沉聲道:「我就可以。十年之後,我還是會跟你說同樣的話。」

王子抿了抿唇,微低下頭,躲開他熾熱的眸光。

「……我暫時沒辦法相信。」

「沒關係,時間終究會證明一切。」語畢,武叡哲靜靜地將剩下的炒飯吃完。

十年之後,他就會相信了,自己一向很有耐性。

 

 

洗完碗筷,收拾好廚房,兩人例行性地窩在沙發上看新聞報導或是最近盛行的偶像劇,到了晚上約莫十點鐘左右,武叡哲就像終於等到這一刻似的用遙控器迅速將電視關掉,站起身來。

「去洗澡吧?」

「嗯。」王子點點頭,也跟著站起來。跟武叡哲同居之後,才發現他的生活作息跟性子一樣嚴謹,晚上十二點之前一定就寢,然後早上七點便起床刷牙洗臉,王子原本極不正常的作息時間居然受到他的影響,也變得規律起來,拜此之賜,王子原先蒼白不已的憔悴臉龐因睡眠充足而逐漸變得紅潤,明顯健康多了。

「記得洗頭髮。」武叡哲提醒道。

「嗯……」洗頭髮好麻煩喔……王子心底這麼想,卻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自從第一天住進這邊起,武叡哲就好像拿吹風機吹自己頭髮吹上了癮,每天晚上都會拿著乾毛巾和吹風機待在臥室,等他洗完澡出來,再殷勤地幫他吹乾濕髮。要是不小心忘了洗,他還會一再暗示王子回去浴室裡頭重洗一遍。

我又不是沒手沒腳要人照顧……王子一開始覺得又彆扭、又很不好意思,但是實在沒有勇氣拒絕他的好意,後來只好乾脆地放棄抵抗,任他悉心服務。

你是不是有潔癖啊……好幾次都差點問出口了,但幸好沒問,有怪癖的人通常都不喜歡別人去戳破吧!王子心想。胡亂清洗一番,從浴室出來後,武叡哲果然等在臥室,準備好要幫他吹乾頭髮了。

「你的髮質好像變好了。」武叡哲用手指梳著他一頭濕髮,用吹風機邊吹、邊欣喜道。由於似乎有長期營養不良的症狀,王子的髮尾有些枯黃,為了改善他的髮質,武叡哲特地向公司的女性員工請教,去百貨公司買了最貴也最好的植物性洗髮精和潤髮乳回家讓他洗,不過王子絲毫沒發現,只覺香味更清新好聞了而已。

「是嗎?」王子微挑眉,倒沒有這種感覺。

「嗯,等我有空,再帶你去給髮型師修剪。」

「你不喜歡我現在的樣子嗎?」王子覺得他是這個意思。隔了好長一段時間沒仔細打理外貌,他確實變得比以前還頹廢不堪。

武叡哲搖頭,頗意外他會這麼想,連忙解釋道:「不會不喜歡啊,只是你的前額頭髮太長了,感覺臉龐被遮住有點可惜。」

「是嗎?」王子抓起頰邊一綹頭髮,認真地摸了摸,末了點點頭道:「好吧,那就剪掉。」

「呃,其實你不想剪也沒關係……真的。」

「無所謂,你高興就好。」王子低著頭,小小聲道。其實自從他覺醒失敗,而後飽受族人示愛那時起,他就越來越不愛打理自己的外貌,甚至留長頭髮將自己的臉龐遮掩起來,但既然武叡哲會覺得這樣很可惜,那剪掉也無所謂了。

聽他這麼說,武叡哲覺得好高興,這樣一張漂亮的臉蛋讓頭髮遮住了真的很可惜,不過他還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太霸道了,退讓一步道:「你別勉強,若是你不想剪太短的話,我會跟髮型設計師溝通好……」

「等一下,我記得去外頭剪髮也要花不少錢吧?」王子突然想起一件很嚴重的事。

「只是小錢而已。」

「不用了,我又沒有錢還你。」王子別過臉去,欠對方越多,他心底越是不安,武叡哲對他簡直極盡能事的好,一直不斷付出,他卻沒有什麼可以回報……呵,看來自己並不適合當小白臉,因為小白臉最不需要的一樣東西便是擔心會花光飼主的錢。

「那只是小錢,不要緊的。」

「我不想造成你的經濟負擔……」

「你真的很想出去打工嗎?」他那麼瘦,要是工作到一半昏倒了怎麼辦?光想像,武叡哲就一陣頭皮發麻。

「也不是很想,可是沒有錢又很不安……」王子不知該怎麼將自己的心結說出口才好。武叡哲畢竟和自己無親無戚,肯收留自己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若是自己還一直花他的錢,造成他的困擾,令他終於受不了想趕自己出門怎麼辦?王子只要一想到自己離開這裡後就真的無處可去了,四肢便不禁逐漸冰涼發冷。

他想待在這裡,永遠留在武叡哲身邊,可是這畢竟是太過一廂情願與厚臉皮的想法,就連同血緣的親手足都能對自己那麼殘忍了,所以王子不允許自己太過奢望,以免日後美夢破碎時,自己的心也碎成一地。

盯著他低垂的白皙頸項,武叡哲勉力克制住想撫摸的衝動,偏頭想了想,嘆口氣道:「好吧,我再幫你想辦法。」

「真的?」王子又驚又喜地睜大眼,武叡哲不是會輕易向人許下諾言的人,既然他說會想辦法,那麼一定說到做到。

見他這麼期待,武叡哲不由暗暗苦笑了下。在他看來,王子這麼心急地想賺錢,便是對自己的一種不信任表現,但,想想這也不能怪他,畢竟兩人名義上只是朋友而已,而這世上會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已經太少了,稍微有人對你好點,你還得堤防對方是不是另有所圖呢。

「嗯,你別忘了,這世上還是有很多可以在家裡進行的工作啊。」

「謝謝。」王子真心誠意道。

「不用客氣。」感覺吹得差不多了,武叡哲關掉吹風機,拔掉插頭開始收線。

「班代,對不起,我是不是又給你添麻煩了?」王子絞著手指,囁嚅道,回心一想,他就像個不停討糖吃的小孩般任性,或許不自覺間又帶給武叡哲不少心理負擔也說不定。

「不會啊,小事一樁而已,你別胡思亂想。」武叡哲溫柔地朝他笑了笑,只要能看到王子高興的表情,不管要自己做什麼都是心甘情願。

「那個……先跟你說,我從來沒做過工作喔。」小聲說完後,王子深感羞愧地低下頭來。

「是嗎?」武叡哲有點吃驚,但又覺得好像本來就該是這樣。

長相俊美乾淨的王子一直給人一種不用出外工作的好命印象,武叡哲甚至覺得他這一身白皙肌膚若是曬黑了,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我不是怕辛苦或怕累才不出去工作,而是我大哥對我保護過度,只要他一天不允許,我就一天沒辦法離開房間一步。沒用的大少爺……就是在說我這種人吧。」王子微扯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笑容。

在人世間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經驗,只剩下一張臉蛋可以看而已,除了當小白臉以外,還有什麼工作適合自己呢?加上體內靈力不足的情況,就算回到族中也一無事處。也難怪方才自己吵著要出去工作的時候,武叡哲會露出一臉為難了。

「沒用也沒關係,這樣比較像你。」武叡哲說的是實話,他沒辦法想像王子不再遊戲人間的模樣,那一定很奇怪。

「可是沒有人會喜歡沒用的人吧?」王子苦笑道。都活了快二十七年了,卻還是一個廢物,除了給人增添麻煩以外,沒有半點用處,在與武叡哲重逢前,王子從沒意識到自己是個多麼沒用的人。雖然不覺得武叡哲會看不起自己,但光是自卑感就足以令王子抬不起頭來了。

「別管其他人的想法,只要我喜歡就好了。」武叡哲態度很強硬地說道,卻沒意識到這些話聽在別人耳裡就跟火熱告白沒什麼兩樣。

聽他這麼說,王子忍不住臉紅了,但是又看不出他神情有什麼異樣,只好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或許十年前武叡哲也曾對自己有過一絲好感吧,然而兩人實在失聯太久了,即使有好感,恐怕也早已隨著逝去的時光而淡掉了吧……

「好奇怪……」

「嗯?」

「你都對我講一些我跟女生說過的話。」王子小小聲道。

武叡哲一愣:「什麼意思?」              

「你會害我誤會。」

「誤會什麼?」武叡哲更疑惑了,仔細想了想自己曾經說過的話,並不覺得同樣的話自己會對女人說得出口,所以遲遲無法理解他的意思。

王子沉默一會兒,背對著武叡哲搖搖頭道:「沒什麼,我隨口說說而已……」不能過份奢望,能像現在這樣與他在一起已經很幸福了。

「好,那你先睡吧,我去洗澡了。」武叡哲也不勉強他一定要說清楚,光是能像現在這樣和王子隨口聊聊,他便很滿足了。

「晚安。」王子鑽進被窩裡。

「晚安。」武叡哲朝他溫柔一笑,抬手關掉室內燈,而後起身離去。

除了窗外隱隱照射進來的稀微月光以外,室內一片漆黑寂靜。

好暗,感覺角落處隨時會飛出什麼鬼魅似的……王子將身子緊緊縮在被子裡頭。其實他非常害怕關著燈睡覺,恐懼感甚至令他胃酸直泛,但他又覺得自己跟小孩一樣怕黑很幼稚,所以始終說不出口。

每當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待在臥室時,他都會失眠,不像武叡哲以為的安靜睡著了。

睜著眼睛不知等了多久,王子終於等到門扉開啟的聲音。

一陣輕微腳步聲響起,不久即消失,接著感覺床沿陷下一角,一具溫熱男體鑽入他身旁的被窩裡。

嗅聞到熟悉的氣味,王子緊繃的情緒才終於鬆懈下來,緩緩閉上眼眸。

「睡了嗎?」武叡哲輕聲詢問。

不懂他為何每天都要這麼問上一遍,而王子也照例裝睡,閉緊嘴巴沒有回應。

武叡哲似感到安心地輕嘆了口氣,手指輕輕拂開他頸項處的髮絲,無比愛憐地摸了摸他散發香氣的頸項肌膚一會兒,才低頭靠近,印下一記不帶任何慾望的親吻。

這是確認他的確在自己身邊的儀式。

每天晚上不這麼做,武叡哲就會好像沒有完成一件重要事情似的,無法安心成眠。

王子的眼睫毛不住輕顫,不像自己裝出來的那麼若無其事。

為什麼吻我?

好幾次想問他為什麼,卻又膽怯地問不出口,怕得到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沒有勇氣打破現狀,因為,他已沒有退路。

「晚安。」

武叡哲輕喃,手臂猶豫了一會兒,終究沒有伸出去,側了側身,合眼在他身後睡去。

有點麻癢……王子覺得男人的鼻端幾乎要埋在自己髮中的姿勢,比他親吻自己的頸項還來得令他精神緊張,那是一種近乎慾望被撩撥起來似的顫慄感覺。

不多時,武叡哲平穩的呼吸聲,在寂靜室內緩緩響起。

察覺他已進入夢鄉,王子緊繃的情緒逐漸鬆懈下來。

「我…我喜歡你……」不自覺地,便紅著臉喃喃說出了口。

「唔……」武叡哲翻了個身。

嚇!他還沒睡著嗎?王子霎時有如驚弓之鳥,瞪大眼,手指緊揪著被子,屏住氣息。

「……」

無聲,久久也沒有任何動靜。

過了許久,不知該感到遺憾還是安心,王子終於確定方才的聲響只是男人的夢囈罷了。

算了,暫時維持現狀就很好了……

王子悄悄側過身,觀察了一下後,才猶豫再三地將頭顱埋在已然熟睡過去的武叡哲胸前。

比被子還溫暖的熱度,總能驅散纏繞不去的冰冷噩夢,令他睡得很好。

其實……天天洗頭髮也不錯啊,至少不用擔心頭髮會散發異味……王子迷迷糊糊地想,再往他懷裡鑽了鑽,不多久,也跟著沉睡過去了。

或許是拜告白之賜,這一睡,王子居然夢到了過往時光。

不,或許不能說是夢,而是回憶之匣不經意地開啟了吧。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