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品

這次慢慢PO~之前一下PO上萬字好像蠻多人消化不下...Orz~

 

 

匡噹!一只鳳紋三足杯掉落柔軟的羊毛毯上,杯中酒水霎時將潔白無瑕的毯子染黃了一大片。

一名面如冠玉,身著錦袍、髮紮金冠的俊美少年,面無血色地嘶聲詢問道:

「貴妃娘娘真說了那番話?」

「是,小德子不經意得知這消息,就連忙回來稟告太子殿下了。」

「那父皇又如何回答?」

「據聞皇上搖了搖頭,輕斥『胡鬧』兩字,但神情望上去似是有些動心了。」一名樣貌無甚出奇,卻生了一雙靈活大眼的小太監跪伏在地上,恭謹地說道。

眼前相貌俊美無儔的少年,便是當今天朝的太子梵天,而他,乃是被淑妃欽點派來服侍太子的下人。可瞧瞧這住進堂堂太子爺的夙緣殿,雖然無一處不裝飾得金碧輝煌,卻失之莊嚴氛圍,乍看之下,倒像個富商的庸俗居所,在外頭巡邏的侍衛亦一個個無精打采、呵欠連連,令人匪夷所思。

聞言,梵天恨得咬了咬牙,雙手背負身後來回踱步,英俊臉龐滿是憂心忡忡的神色。

「哼,太祖以武立國,雖然立朝以來重用儒臣、以法立典,但全朝上下還是極為崇尚個人武力的……可恨!貴妃娘娘這是存心要本宮在皇上面前難堪,在皇弟們面前出醜哪!」

見主心骨氣得雙唇微微發顫,小德子如猴子般削瘦的身子壓伏得更低,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再過十日,便是立朝百年大典,在東郊獵鹿園三年舉辦一次的狩獵大會適逢其會,人皇下令盛大舉辦,雲集朝臣子弟、軍中能將參予,以茲慶祝。而貴妃娘娘這個人皇面前極受寵愛的妃子,趁機提議不如讓平日養尊處優的皇子們來一場公開競賽,各自展現個人擁有的武力,而獵物便是西域日前以「貢品」名義奉上,一日必啖三牛二羊、身長三十五尺的恐怖巨獸「碧眼金蟒」。

各皇子們身邊僅能帶兩名私人侍衛一同參予,其餘便各憑本事……問題是,其他皇子們的手底下不乏武功高強的能人異士,面對如此兇險必能護主子周全,而太子梵天呢?底下擁有的盡是一些酒囊飯袋,吟詩作詞尚可,出去衝鋒陷陣只是丟人現眼罷了,貴妃娘娘做出這等看似戲言的提議,其心可誅。

太子梵天的生母雖然是貴為後宮第一人的皇后,惜體弱多病,生下梵天不過三個年冬便逝世了。悲慟的人皇無奈之下,只好將他交由皇后的異母妹妹淑妃扶養。雖然淑妃明面上對他不錯,私心底仍是偏愛自己親生的兩名兒子,平日和娘家往來都刻意不帶上他,雖然有一個在軍方掌握大權的舅舅,梵天卻沒有福分見上一眼。

一個在軍政方面沒有任何靠山的太子要坐穩位置是十分艱難的,加上淑妃在他小時候因為喊了一聲苦,便撤掉教他武功的師父,導致他成了一個琴棋書畫無不精通,卻手無縛雞之力的紈絝才子。

在太平盛世或許可以憑藉嫡長子的身份坐穩皇位,但在這個面臨北方蠻夷、鄰近諸國隨時會侵犯國土,人人練武防身的艱苦時代,梵天的在藝術方面展現的驚人天賦注定不被世人待見。

梵天就像是一隻被淑妃刻意豢養在籠中的金絲雀,雖然錦衣玉食,卻是有苦自知。尤其在人皇於他十六歲那年策立他為太子時,眾皇弟們虎視眈眈又不屑的眼神更是令他既不安又氣苦。

雖然人皇憐他勢力單薄,特別恩准他可以在西郊佔地千畝的親王府攬入數百名私人親兵,但,素無軍方功名在身的梵天,廣發請帖百日,拉攏到的卻盡是當護院有餘、殺敵卻無能為力的庸手,沒有一名在武力方面有名聲的大能投靠於他。目前人皇或許還不知這消息,但十天後的狩獵大會待他丟人現眼時肯定就會知道了,梵天簡直不知該如何面對人皇失望至極的眼神。

歷來失寵皇子的下場……思及此,梵天不由得渾身一慄。

如果從沒當上太子就算了,當個不管世事的富貴親王反而是他所願,梵天也不曉得人皇為什麼故意將自己架在火上烤,但素來心高氣傲的梵天卻不願被人看輕,或許哪天一不小心就會被人從高位上踹下來,不過現在既然他是太子,那麼他也要做出一個太子的表率出來。

淑妃、舅舅那邊的助力是別想了……

沉吟許久,一抹精光倏然自梵天眸底閃過。

 「小德子,幫我辦件事……」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