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沉寂。

「咳……被關在此處多久了?」

仍是無人回應。

「好吧,至少可以說說你叫什麼名字吧?」

……

梵天俊美的臉龐浮現一絲被人徹底無視的羞惱,一股衝動驅使他往前走了幾步。

「管你是人是鬼,好歹出個聲吧!」

隨著梵天的移動,一縷伴隨水氣的淡淡花香忽然竄入高大男子的鼻翼之中,彷彿萬年不動的身子驀然有了動靜。

男子緩緩睜開一雙狹長眼眸,眸底剎那閃現的光芒,猶如一道劃破寂靜黑夜的紫色雷電。但,由於他始終低著頭,所以梵天完全沒有發現。

「哼,聽說你在前朝人稱『魔神將軍』?」

任憑來人含著一絲嘲弄地逕自述說,靜靜低著頭的高大身影兀自默不作聲。

小德子突然一臉哀求地跳了出來,張開雙臂擋在梵天身前。

「殿下,此人是何身分還不知曉,貿然靠近實在太危險了,您還是……」

「閉嘴,小德子,立刻讓開!」梵天劍眉一豎,厲聲喝斥。

「可是……」

「退下!」

「……是。」小德子垂下腦袋,心不甘情不願地乖乖退下。

「咳,馭下不嚴,讓人見笑了。」梵天乾咳了聲,話題一轉道:「若你真是前朝的『魔神將軍』,那本宮還真對你有些了解。據聞,你乃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一名貴族子弟,文武兼備、極其出色,最初被選為前朝太子的伴讀,十四歲時在前朝太子的安排之下,投身進入軍旅磨練,在三年期間戰無不勝、未嘗敗績,十七歲時被冊封為「冠軍侯」,取其少年英武、勇冠諸軍之意。而『魔神將軍』這個稱號,卻是你於某次得知前朝太子被蠻夷人派出的刺客刺傷後,一怒之下率領十萬大軍殺入蠻夷之地,一時間無數人頭落地,逼得他們簽下百年內不得再次入侵中土的恥辱條約,被異族恐懼地稱為『魔神再世』得來。」

「當初你可謂功勳蓋世、萬人傳頌,然而相隔不過一年,卻在前朝太子驟然死後不到百日,為了謀奪王位不惜發動叛變,率軍圍城逼宮,一時間攪得天下大亂,間接導致前朝的覆滅,一代英雄最終落得一個階下囚的命運……哈哈!這都是將近百年前的事了,本宮絕不相信有人能活這麼久,除非是傳說中的怪物!你說是不?小德子。」

話雖如此,迴盪在封閉地牢內的笑聲,卻顯得有些發虛。

「哈哈,殿下說得極是呢。」為了幫梵天壯膽,小德子顫著嗓音附和道。

主僕二人乾笑了一會兒,覷眼見對方仍不理不睬,梵天的內心突然頗不是滋味,自己紆尊降貴來到此處,可不是來讓人看笑話的。

「喂!若你是活人,就出個聲,讓人知道你還活著;若是冤魂,也行,立即投胎去,別在這裡裝神弄鬼惹人厭煩!」

我的小祖宗啊!這地牢是你要來的,人是你要找的,現在嫌人家裝神弄鬼惹人厭煩趕快投胎去,會不會太……太那個了一點?小德子眼角有些抽搐。

過了半晌,就在梵天本來就所剩不多的耐心即將告罄,暗暗思忖要不要將手中火把狠狠抽到此人身上時,一道暗啞得幾乎難以分辨其中意思的嗓音緩緩響起。

「你…不信……為何到此……?」

有戲!梵天頓時渾身一個激靈。

「你總算開口了!不錯,我確實不信你是那個應該早就化成骨灰的『魔神將軍』,但,你會被人秘密關押在此處,又日日供應膳食不斷,肯定來歷非凡,老實交代,你究竟是何人?」

傳說中,人稱「魔神將軍」的殺神歷經一次改朝換代,始終被鎮壓在天牢最深處,不過梵天自是完全不信。

此謠言太過可笑了!這世上除非是得道仙人否則不可能有人歷經百年仍活著,這絕對是一樁天大的謊言,但,為了一個萬中無一的希望,他仍不能不前來。

不錯,此人肯定不是前朝將軍,但危險程度恐怕與之不相上下,否則不會遭人以四條困龍鎖伺候地關押在此。

在查知真的有人日日運送膳食進來,梵天便動了極大的興致,畢竟這十六年來在旁人有意無意的干擾之下,即使運用週遭所有資源,也無法讓他得見如眼前這般一個危險度極高的人物,因此,就算此人已被廢除大半武功,梵天也不介意見上一見,說不定還能透過對方的管道攫取某些無法到手的人才呢。

盤算到最後,梵天唯一的疑問就是,此人究竟能否為自己所用?

如果可以用就皆大歡喜,若不能用……梵天不自然地舒展了下雙腿,確認出宮前帶出來的利器「斬龍刃」仍牢牢地綁在右大腿上。

「輪…迴……了…嗎……?」

「嗯?」梵天不解地皺了皺眉頭。

「轉世…輪迴……清河……說的是真的呢……」高大身影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彷彿許久未曾開口說話了,嗓子嘶啞得令人難以聽清楚他在說些什麼。

「說清楚點,我聽不懂你在嘀咕什麼!」梵天不耐煩地高舉火把,焦躁地又靠前了幾步。至此,他已接近傳說中的死囚僅有四步遠。

「戰…無絕……」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