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大典第一日──

 

炎炎烈日底下,一座華麗營帳豎立在平坦的草地上,數百名親衛將四周包圍得密不透風,五人一組隔兩個時辰交班巡邏,連一隻蚊子都飛不進去。

營帳頂端插著一根旗子,上頭繡著一個金色的「皇」字,遠遠望去,既肅穆又威嚴。

相較於外頭不遠處的狩獵大典人聲鼎沸、熱氣朝天之景象,帳內的氣氛卻是平靜祥和許多,幾名美貌侍女在其中伺候著。

「陛下,許久不見,您還是風采依舊呢。」一名身著圓領長袍、寬袖大的俊秀青年舉起酒杯,朝坐在正中央上方的威儀男子笑道。一身由紫色綾羅剪裁而成的衣裳,與其白皙肌膚相得益彰,格外突顯出此人的儒雅氣質。

「呵呵,九弟,別這麼見外,仍跟以前一樣喊我四哥就行了。」人皇看著他,和藹地道。

「那我呢?」一名和俊秀青年有些相像,但顯得更年輕的男子似乎不甘寂寞地比了比自己,嘴邊掛著一絲促狹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活潑陽光。

「小十二,即使本皇頒佈聖旨下令不准你喊我四哥,我想你還是會明知故犯的。」人皇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惹得一旁的俊秀男子……也就是哲王忍不住噗哧一笑。

「唉,這……知我者、四哥也,佩服呀!」陽光男子搔了搔後腦杓,索性腆著臉皮恭維道。

「哈哈,這個彆腳的馬屁我就收下了。」人皇縱聲笑了一會兒,看著眼前排行第九及第十二的同父異母弟弟們,內心突然浮起無限感歎。

若非當年一時心軟,放過尚未參予宮變的這兩名幼弟,恐怕今日便無人可和自己這般舉杯閒聊了。

名喚欽哲的哲王雖然臉龐含笑,內心仍是感覺有些拘謹。他對眼前的人皇向來感到無比敬畏……不,或者該說是恐懼。

由於年紀尚幼,和人皇相差整整十幾歲,欽哲和同父同母的弟弟欽瑞來不及參予當年的宮變,僥倖逃過一劫後,對爭權奪位這種事兒一點興趣皆無了。

加上事後見人皇手段兇殘,與之競爭的兄長們一個個死得死、囚得囚,下場無比淒慘,心膽意寒的兩人徹底降服當今人皇,安分守己地盤據一方當個胸無大志的親王,好幾年過去雙方倒也相安無事,甚至逐漸親近起來。

瑞王乾笑幾聲,靈活的眼眸一轉,倏然從懷中掏出一本奏摺,朝人皇遞去道:「四哥,這是你上次飛鴿傳訊要我暗中探查的事,我已經整理好了,請過目。」

人皇神態自若地接了過來,直接翻開詳讀。

哲王見狀,不禁暗暗皺眉。由於對人皇既敬且畏,哲王一向抱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平日埋首鑽研文學書畫,倒也自得其樂。但,弟弟瑞王的性情和自己大不相同,畢竟才三十出頭,正當壯年、不甘寂寞,因此時常聽候人皇的差遣,為他秘密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一切種種哲王只是略有耳聞,如今親眼目賭兩人異樣的神態,心頭不由得浮現不妙預感。

瑞王所屬的封地位置偏北,距離戰王一族的領地不遠,因此人皇若要他協助探查某些事情,肯定和戰王一族脫離不了關係……這無疑冒了巨大的風險。

閱畢後,人皇嘆了口氣,揮手要一旁服侍的侍女們盡數退下,眉頭深鎖地開口道:「我想你們應該都很清楚,戰王一族盤據偌大的東北地區長達數百年,為了抵抗北方蠻荒入侵,累世耕耘下來,城牆高築、雄兵數萬,幾乎自成一國。當年,太祖立國之初時,若非曾獲得戰王一族從旁協助,恐怕也無法輕易扳倒前朝餘孽,順利地建立大言王朝了,故此太祖對戰王一族十分厚待,只要每年繳納的稅款足夠,便對其擁兵自重的情況視而不見……不過,近幾年來戰王一族以連年大旱、飢荒不斷的理由,不但上繳的稅款屢次拖延,且城牆緊閉、幾乎沒有一絲風聲透露出來,令人無從得知此原因是否屬實,這就罷了,最近甚至宣稱蠻荒即將大舉入侵,頻頻向朝廷討要大批軍糧器械,傳聞中,已經擴軍十萬了……」

「什麼……」聞言,還是初次聽聞此事的哲王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不錯,十萬兵馬,偏偏朝廷又無法斷然拒絕他們彷彿無止盡的索求……你們說說,戰王一族擁兵自重,是真的要應付蠻荒入侵、還是意圖造反?」人皇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字字誅心。就是因為不確定戰王一族是否仍忠於朝廷,因此人皇連連舉棋不定,無法下定決心。

「瑞王,你查出什麼端倪了嗎?」哲王再也無法維持平靜的神態,緊張地追問幼弟。

瑞王搔了搔腦袋,苦笑道:「由於戰王一族長期封閉自守,我也只能派人組成一隻商隊潛入進去打探一些民間消息,連日大旱、糧食缺乏倒是不假,全民皆兵、擴軍十萬亦是鐵打的事實,和他們提出的說法沒什麼太大出入。」

「不,在糧食極度缺乏的時候卻開始操演軍事,這本身就是一個很矛盾的異常舉動!」哲王忍不住說道。

「嗯,明查暗訪了幾個月,我派去的商隊倒是挖出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小道消息,傳聞戰王一族有一個重要的人物長期失陷蠻荒、生死不知,而今終於獲得一點消息,經猜測,那人或許便是失蹤多年不曾露面的戰家二公子……假如此謠言屬實,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戰王一族過激的反應……」

「你底下的人是怎麼回事?又是猜測、又是不知消息是真是假……就不能給一個肯定點的線報嗎?」聽了半天還是無法摸清楚戰王一族目前的實際狀況,哲王實在氣不打一處來。

「能打聽出這些消息來,已經很不容易了耶……」瑞王有點委屈地癟了癟嘴。

「唔……」一旁的人皇一直眉頭深鎖,神情凝重地陷入沉思中。消息來源不多又不可靠的情況下,無法幫助他做出正確的判斷。

此時,一名親衛忽然在帳簾外大聲稟報道:

「啟稟陛下,眾皇子們已來到帳門外。」

哲王和瑞王暗中相覷一眼,神態微妙。

「宣他們進來。」

「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