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天」建設,是台灣房地產界的老字號公司。

 

在台灣房地產近年來持續一片低迷不振的情況下,此建設公司因為破釜沉舟地連續推出一系列的SPA款、溫泉款……之類的個人創意空間方案,讓年輕一輩的消費者驚艷不已,加上又大力邀請當紅的名模代言,買氣跌破專家眼鏡地直線上升,簡直欲罷不能。

 

為強調給予住戶美好的生活環境品質,公司採用了新一式的兼具防震、防火及美觀的彩粧鋼板,安全、精緻、高級、舒適、自動化的房屋設計,頗受有錢沒處花的另類新貴族群好評,更在逐漸打出一些名頭後,順勢積極用大量電視及平面廣告散發「買一個溫暖舒適的窩來寵愛自己」的新式流行觀念給年輕一代的有賺錢能力的消費者,誘發出他們的強烈購買慾望。

 

推銷方式及販售立意正確,又抓緊了新世代的口味,因此最近「樹天」建設公司於2006年新春熱騰騰推出的房屋,至今兩個多月過去已經賣出了七八成左右,不但成本完全回收,亦頗受新住戶好評,打出比預期中還亮眼萬分的銷售成績出來。

 

而莫傅天與宋靖棠這兩人,正是「樹天」建設近期推出的這幾次頗受注目及好評的個人豪宅專案的背後企劃者。

 

這兩人,是二年多前「樹天」建設公司從美國一所知名私立大學聘僱過來的研究所畢業生。

 

莫傅天主修行銷、副修經濟,宋靖棠主攻建築。

 

最初或許是兩人都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及驕傲,所以一開始曾互相看對方不順眼,然而歷經暗中較勁一番後,莫傅天和宋靖棠兩人居然摩擦出惺惺相惜的友誼,培養出絕佳默契。

 

年紀尚輕的莫傅天和宋靖棠,渾身上下充滿一股肯拼肯幹的衝勁,恰恰應驗了「初生之犢不畏虎」這句話。於短短三年時間之內,合作無間地在景氣低迷的房地產界破開寒冰創下亮麗成績。

 

一流能力創造出大量買氣,鐵証如山,讓人不敢再小覷他倆只是剛畢業的雛兒。

 

但,「樹天」畢竟是一個創業五十幾年的老字號公司了,複雜的人事關係已經生了根地盤根錯節,莫傅天與宋靖棠這兩隻剛畢業的菜鳥才剛進公司就鋒芒畢露、薪水三級跳,難免會令一些公司老人看了眼紅又忌妒不已。

 

也許這些眼紅者表面上並沒有任何影響企劃決策的能力,但偏偏他們最厲害、也最防不勝防的一點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只要是莫傅天兩人緊急需要通過的文件,就故意延遲個幾天蓋章,或是私底下搞一些小動作令他們傷腦筋,雖然還有餘力應付他們,但莫傅天與宋靖棠兩人最近對他們頻扯後腿的小動作已經感到有些不耐煩了。

 

而宋靖棠口中的「趙胖」,便是這群專扯兩人後腿的小人集團之中最陰險過分的一個。

 

『媽的!長得像豬八戒也就算了,居然敢跟我們暗地裡耍陰險!改天我非要將他的肚皮刮出一層肥油出來不可!』……宋靖棠對他之深惡痛絕的,恐怕也只有曾經聽過他這般咬牙切齒發過誓的莫傅天能深深體會了,因為莫傅天自己也有同樣的心思,甚至不只想刮下他一層皮,還想將他扔入油鍋中炸成一隻烤乳豬,分食了。

 

「要撤換掉承包建商?」

 

五官端正、長相英俊的莫傅天只要眉頭深深擰起,自有一股駭人的銳利威嚴隱然透出。

 

宋靖棠一臉忿忿然,撇撇嘴道:「是啊,陳秘書偷偷跟我說,趙胖那頭豬八戒現在正在辦公室極力遊說總經理,在他面前說什麼希望給公司前一個合作過的承包建商一個機會,要我們跟現在合作的建商解約……哈!誰不曉得他推薦的那個承包建商是他的親戚做的,二年前就是因為這家承包建商偷工減料被抓到,我們才毅然決然跟他們解約,現在重新提合作案,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頓了頓喘息一口後,他又繼續道:

 

「更何況俗話說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再怎樣也不能看在曾經是合作的老夥伴份上就隨隨便便答應湊合著用,要是這次的工程又讓他們偷工減料做出問題來的話,誰來扛這個責任?要是不小心弄出了人命,我們賠得起嗎?」

 

「總經理的意思呢?」相較於宋靖棠一臉咬牙切齒的猙獰,莫傅天猶能面帶冷靜地消化這則突如其來的壞消息。

 

「唉,這真的很難說!」宋靖棠頭痛地伸手揉揉太陽穴,沉聲道:「畢竟趙胖已經在公司待了二十幾年了,簡直是個老到不能再老的元老級人物,才四十幾歲的總經理恐怕還遠遠輸他一段資歷咧,加上公司裡頭有幾個早看我倆不順眼的小人在暗中推波助瀾,到最後總經理可能會不得不賣他這個面子……」

 

古代兩國交戰前,最忌諱的就是陣前換將!現在這個承包建商是自己千挑萬選出來的,不論是默契還是配合度都是一等一的好,若臨時抽換,轉而跟前一個惡名昭彰的承包建商重新合作,那做出來的成果恐怕會慘不忍賭……

 

莫傅天想到事情的嚴重性,不禁臉一沉:「趙胖這次做得太過分了……」

 

「何止過分!簡直陰險到極點!」宋靖棠忍不住越罵越激動:「可惡!你們做事老愛講面子、人情,可按照我的想法,理這些做什麼?有錢賺、有飯吃才叫生意,一切以利益掛帥,哪有這麼多囉哩叭唆的東西可講的!跟那種爛建商合作,完工品質鐵定下滑,到時金字招牌砸掉誰來負責?我看他們根本不懂事情的嚴重性!要我是大老闆,一定馬上將他們這群只會啃蝕公司骨幹的米蟲全部開除!」可就因為他不是,所以今天才要受這等鳥氣!

 

臉紅脖子粗地痛罵了幾句後,宋靖棠洩憤似的猛起來狂飲,桌上一瓶啤酒很快被他幹光。

 

「小宋,你太大聲了。」

 

宋靖棠沒好氣道:「哼!我就是他媽的看不順眼啦!」在一間人情包袱沉重的公司做事情真的很累!

 

莫傅天暗嘆口氣:「中國人千百年來就是一個人情關係很看重也很複雜的民族,這點有利也有弊,在外國生活久了,已經有外國商人『公事歸公事、私事歸私事』的觀念的你,難怪不太能適應這種拖泥帶水的做事方式。」

 

「何止不能適應,簡直就是委曲求全。」宋靖棠哀怨地撇撇嘴。

 

莫傅天扯唇一笑:「那真是辛苦你了。」

 

「唉,說老實話,要不是公司裡頭有你這麼一位好搭檔,『樹天』就算給我再多薪水我也不想幹了!」宋靖棠蹙緊濃眉,一臉認真道。

 

呵,他也想說這句話,若公司中沒有宋靖棠這個理念相近、默契絕佳的夥伴,或許早就不想幹的人會是自己!莫傅天微瞇眼,輕鬆地笑道:「你儘管放心吧,這次趙胖出的小小難題,連讓我動動手指的資格都構不上,我根本不放在眼底。」方才邊聽邊想,略一思索,他心底已有定計。

 

哦哦哦!這麼有自信啊?聞言,宋靖棠滿腹怒火頓消,隨即露出一臉強烈興趣:「你打算怎麼做?」

 

天哪!有時候,莫傅天這傢伙真是厲害得讓人不愛也難!

 

「呵,方法先說出來就不好玩了,一個禮拜後,你等著看他們灰頭土臉就是了。」莫傅天神秘一笑,賣他一個關子。

 

宋靖棠瞠大眼:「你一個禮拜就能搞定?真的假的!」

 

面對質疑,莫傅天僅聳聳肩道:「順利的話,或許三天就能見到成效。」

 

「三天就可以?到底是什麼法子這麼有效?」宋靖棠嗓音再度高亢了幾個音階。

 

「老話一句,你等著看就是了。」

 

「哈!太感激了!那我就等著看好戲囉!」宋靖棠對他非常有信心,雙眸一亮,朝他舉起一罐啤酒,先預祝他馬到成功。

 

「敬請拭目以待。」

 

乾!兩人痛痛快快地乾了一杯。

 

「你這傢伙真是……有時候我真想狠狠地、用力地親你一下!」伸手抹抹嘴角的酒沫,宋靖棠大聲感慨。

 

聞言,莫傅天差點被一口還沒下肚的啤酒噎到。

 

「免了,我敬謝不敏。」

 

宋靖棠眉一挑,送了個絕對會令女人臉紅心跳的秋波過去。

 

「你確定要拒絕?平常我可是一吻難求的喔。」

 

「大言不慚,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

 

「哼,不識貨的傢伙,我的吻可是價值連城耶!」

 

「你的吻若是價值連城,那我的吻就是無價之寶了。」

 

「哈!你這個剛剛被女人當面潑了一杯水的人敢跟我比?簡直是笑掉我的大牙!」

 

「要試試看嗎?」

 

「……」

 

沉默地互相對看幾秒鐘後,兩人同時受不了地捧腹大笑。

 

「好噁心!太噁心啦!」

 

「天哪!你看看!我渾身起雞皮疙瘩了!」

 

宋靖棠前俯後仰地大笑了一陣後,微醺地從腹中吐出一口酒氣出來,突然感嘆似的道:「唉……如果你真是董事長的孫子就好了……」

 

莫傅天一愣,眉頭深皺:「說這什麼意思?」

 

剛進公司的時候,由於莫傅天跟「樹天」建設的董事長同姓,加上總經理又明顯愛護有加,公司內部一度人人交頭接耳地謠傳他或許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樹天」建設的下任準繼承人,不過,兩三年過去後,明眼人都看得出莫傅天這個人真的是來公司領薪水做事的。

 

從上班開始到下班前這段期間,屬於份內該做的事情,他任何一件也沒偷懶或是拖延過,反而常自動加班多做許多,久而久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董事長的孫子在眾人心底就不那麼重要了,更何況,若他真是董事長的金孫,根本沒必要工作得這麼賣力吧?

 

宋靖棠無意義地揮揮手,撇嘴道:「沒什麼意思!只是一個假設而已啦!要是你真的是幕後大老闆的金孫,一個小小趙胖,你動動一根小指頭就可以輕易將他輾死了,我也不會每次都被他的陰險手段氣到得內傷!」

 

原來如此。對此論點,莫傅天倒是有不同意見:「做個一步登天的公子哥兒有什麼樂趣?我們兩個毫無背景,才進公司短短二年多的菜鳥,跟公司一群陰險大老們正面槓上,明爭暗鬥,耍盡心機,不到最後不知鹿死誰手,這齣戲演起來豈不是加倍有看頭?」

 

「哈!對對對!你說的對極了!乾杯!」聞言,宋靖棠毫無形象地仰天狂笑起來,很奇妙地,莫傅天短短幾句話就令他內心的不快及陰霾頓時一掃而空,不愧是連自視甚高的自己也欽佩不已的對手。

 

「乾!」莫傅天唇角微勾,陪他痛快地連乾好幾杯。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