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老天爺也感應到高晴光內心的悲傷,過了中午,天空緩緩飄下了細雨。

喪禮辦得很簡單,將高晴知的遺體從醫院領了出來後,高晴光便請葬儀社人員將之直接運往火葬場了。

高晴知生前最怕蟲子,生前時不時嚷嚷就算死了也不要下土安葬,生怕被蟲子啃噬乾淨,於是高晴光選擇用火葬來送他最後一程。

人死如燈滅。

火一燒,除了灰燼以外什麼都沒留下。

高晴光呆呆地站在焚化爐外面,眼神茫然地望著天空,許多往日回憶逐一浮現腦海。

親人在身邊時,就如同空氣般覺得那是很自然的事;等失去時,才深深體悟到那根本不是理所當然,就好比被人硬生生從身上刮下一塊肉來般,令人痛不欲生。

言非彥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內心也是無比難受。

如果當初兩人沒有出遊,如果當初沒有選擇走那條路,如果......可惜事情發生後,一切都來不及了。

活下來的人,只能懷著對往生者的深深思念,繼續向前走。

默然了許久,高晴光突然出聲詢問:

「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嗎?」

言非彥苦笑一聲,抬起自己受傷的左手,聳了聳肩道:「我的職業是美髮師,現在手傷成這樣,只能在家休息一陣子了。」就算手沒受傷,他最近也無心工作,如果不是因為有高晴光在此,他恐怕早就訂好機票,飛到國外散心,遠離這個傷心地了。

「嗯。」高晴光輕輕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今天過去之後,自己和身後這名男人應該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了吧,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只是因緣巧合地由高晴知在他們兩人中間搭上線,進而產生比陌生人還熟悉一點的關係而已。

一想到胞弟再也無法寄任何信件及照片過來,不知怎地,一股強烈的感傷突然襲上高晴光的心頭,令他一時虛弱得幾乎快站不住。

「呃......」盯著面無表情、不曉得在想些什麼的高晴光,言非彥舔了下乾澀的嘴唇,遲疑地開口探問道,「那個......我可以去你家借住幾天嗎?」

聞言,高晴光偏過頭來朝他微挑了挑眉。雖然沒有問出口,但他的表情已經充分表達了內心的疑惑。

瞧見他這副模樣,言非彥原本呈現一片死寂的心靈頓時劇烈激盪起來。高晴光無意識的一舉一動,都令言非彥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令他不自覺像個變態般直盯著他瞧,貪婪地想從他身上挖掘出更多小知的影子......雖然這樣對高晴光而言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但他實在情不自禁。

其實嚴格說起來,高晴光和高晴知並不是百分之百相像。總體來說,他比高晴知還高、且削瘦一點,皮膚也比起小麥色肌膚的高晴知還白皙了不少,看起來就是一副討厭運動的模樣。

除此之外,高晴光似乎生性冷淡,臉上除了偶爾蹙眉以外,幾乎就是面無表情,令人望之生畏,這點和時常面帶陽光笑容、容易親近的高晴知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還有聲音。高晴知的嗓音就像個小男生般,既熱情又有活力,而高晴光的嗓音卻像水晶般,雖然清澈透明卻又有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至於五官方面,仔細端詳之下,他和高晴知其實不完全相像,眉毛好像細了點,眼角微上挑了點,鼻樑更挺,嘴唇有點兒薄......細微處的差異頗大,但是站得遠遠地猛然一瞧,卻會令人產生高晴知乍然復活過來的錯覺。可以說,高晴光不經意間展露出來的神韻,絕對和高晴知是百分之一百地相似。

言非彥會著了魔般突然提出去借住他家幾天的話,也是因為高晴光和死去的戀人太相似了,換句話說,他的存在奇蹟地可以在一定程度內安撫言非彥失去戀人後所遭受的劇烈傷痛,但他當然不可能老實說出這種近似「利用」的理由來。

「怎麼不說話?」

見言非彥光是盯著自己不說話,高晴光不解地微蹙了蹙眉。

言非彥頓時回過神來,連忙道:「呃,沒事,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跟你解釋......其實理由很簡單,我只是暫時不想一個人獨處而已。小知走了之後,房間突然變得很空曠,我覺得很不習慣,晚上還會一直作惡夢。而且,我也想再多陪陪小知......

關於骨灰罈的最終歸屬,經過兩人討論後,高晴光最後還是決定由自己留著祭拜幾天,再供奉於靈骨塔內。因為他認為言非彥雖然是高晴知的戀人,卻根本沒有必要擺一個骨灰罈在身邊束縛住自己。活下去的人還是得繼續過自己的人生,無形的負擔太重,隨時會壓垮一個人的。而明白他的想法後,言非彥最終也不再堅持,無奈地順從了他的意思。

高晴光定定看著他幾秒鐘,最後轉過身去,微微點了點頭。

「你答應了?」言非彥精神一振,有股如獲至寶般的驚喜。

「嗯......」高晴光微不可聞地再次點了點頭,但其實他的內心也充滿矛盾。照理說,生性孤僻的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答應這種麻煩上門的,可是,一見到言非彥忐忑不安的期待眼神,他又遲遲狠不下心回絕,最後只好點頭答應。

歷經兩個多禮拜,言非彥終於打從內心流露出一絲欣喜笑容。即使細雨霏霏,陰霾重重,似乎仍掩蓋不住這俊朗一笑的莫大魅力。

「謝謝,你放心吧,我不會給你造成任何麻煩的......呃,我盡量。」

聞言,高晴光狐疑地回過頭來。

不知怎地,光他這句話,就令人聽了異常不放心了。

自己真的......該答應嗎?一股強烈不安猛地襲上高晴光的心頭,內心警鈴大響。

但,見到他這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言非彥卻始終沒有為自己詭異的話語多做解釋,只是臉上的笑意益發濃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