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吧。」

高晴光清澈的嗓音倏然打斷了言非彥沉凝的思緒。他去廚房又將便當熱了一下,然後擺在盤子上端出來。

「謝謝。」言非彥看著眼前熱呼呼的飯菜,輕聲道。

往昔和戀人吃飯時,也是對方忙上忙下地為自己張羅食物,然而,一樣的場景,如今卻物是人非了。

「嗯。」高晴光冷淡地應了聲,便自顧自地動筷吃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感覺言非彥似乎都沒有動筷子,高晴光才忍不住抬頭看他一眼。

「怎麼不吃?不合你的胃口嗎?」

「不是,只是最近有點吃不下。」言非彥這才回過神來,慢條斯理地動筷吃了幾口。面無表情的臉龐顯得有些冷峻,令人難以親近。

見他前一秒還在跟自己耍無賴尋開心,下一秒便陷入黯淡無光的低落情緒中,高晴光不由自主地焦躁起來,語氣強硬地脫口而出道:「全部吃完,不然不准你上床睡覺!」

「……原來大哥這麼關心我啊?」言非彥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神情古怪地看了他幾眼,心底暗暗好笑地心想高晴光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渾然不覺自己所說的話異常曖昧,高晴光仍繼續冷著臉龐道:「我不是關心你,我只是不喜歡看到一個要死不活的人出現在面前,這樣會害我也跟著沒胃口。」

「好狠心喔……」聞言,言非彥咋了咋舌。不過不知怎地,被他的毒舌一激,心情突然變好了一點,筷子也動得勤了。

「除了床鋪以外,你還有準備其他東西嗎?」高晴光冷冷地掃了他一眼,見他食量變大,嘴角冷硬的線條不由得放鬆了些。當然,他本人完全沒意識到這點。

「這還用說嗎?」言非彥得意一笑,從床舖底下拉出一大箱東西。裡頭的生活用品可以說是應有盡有,衣服、睡衣、內褲、腰帶、鞋子、盥洗用具……一樣不缺。

你是打算在這裡待一輩子嗎?見他準備齊全,甚至可以說是準備得太「充分」了,高晴光的眼角不由得微微抽搐。

「可惜時間不夠,不然還可以再多買一點的……」言非彥看著收臨時買的納櫃裡頭的東西,聳了聳肩地表示道。

「不用了,買太多,以後不好打包回去。」高晴光毫不留情地打斷他的話,瞄了一眼他包紮起來的左手,再次說道:「況且,你受傷的手總會有復原的一天吧。」先前言非彥就是用手受傷的理由說要休息一陣子,等手好後,他就沒理由不回去工作了吧。

「我才來第一天,大哥就想著要趕我走啦?」言非彥苦笑一聲,「放心吧,我也不會賴著不走。我的傷口差不多三個禮拜就會好了吧。」其實,他誇大了一點,受傷的地方差不多再兩個禮拜就會痊癒了,但他不想太早離去。

三個禮拜……聽見他自己訂出一個離開的日期來,高晴光愣了一下,垂下眼眸,暗暗奇怪自己心底怎會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沒察覺他的異樣,言非彥將收納櫃重新塞回床鋪底下,接著朝高晴光眨了眨眼,灑然一笑道:

「接下來的日子,就請大哥多多指教了。」

「你不要再亂扔我的東西就好。」彷彿覺得他的笑容很刺眼般,高晴光撇過臉去,沒好氣道。

「呃……我盡量吧。」言非彥尷尬地搔了搔頭,答應道。老實說,他還沒見過如此清冷又單調的房間,彷彿就是高晴光整個人的縮影,所以他才會忍不住想換掉一些東西,為這個無比清冷的地方製造一些精采,但高晴光顯然對他的自作主張很感冒。

這叫什麼?引狼入室?聽到他的回答,高晴光無奈地搖了搖頭,繼續動筷子解決剩下的晚餐。

言非彥也坐回矮几前,開始埋頭扒飯。

速度之快令高晴光為之咋舌,忍不住開口詢問:

「幹嘛突然吃得那麼快?」

言非彥的筷子頓了下,抬起頭來,朝他露出一抹異常欠扁的笑容。

「因為……我還想跟大哥一起上床睡覺啊。」

引狼入室!絕對是!如同一直被眼鏡蛇盯中的可憐青蛙般,端著晚餐的高晴光再次莫名渾身一僵,內心警鈴大響。

 

****

 

「唉……」

在廁所洗了一把臉的高晴光,疲倦地抬起頭來,望著鏡子多出兩圈黑眼圈、顯得有些憔悴的自己。

他已經連續好幾天頂著黑眼圈來上班了,原因只有一個──睡眠不足。

其實生活規律的他已經算很早睡了,差不多到了晚上十點半就會準備關燈就寢,但或許是不習慣身邊多了個人,加上言非彥又一直強調懷裡得抱著一個人睡才睡得著,於是這幾天高晴光就變成他專屬的抱枕,不但上半身動彈不得,下半身也被他雙腳纏住。

結果心願得逞的言非彥每次都睡得很死,但高晴光就慘了,只要一被抱住就覺得渾身燥熱又不自在,甚至失眠到半夜,或是睡到一半就驚醒,好幾次都乾脆偷偷爬下床睡地板,但等他一醒來又會驚覺自己重新落入言非彥的懷中。

有好幾次嚴重睡眠不足的高晴光都忍不住想叫對方滾蛋,但基於三個禮拜言非彥離去後,自己和他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交集,高晴光就因為一種莫名奇妙的感傷而說不出口了。最後只好自己調整心態,把這陣子飽受折磨的痛苦,當作是報答他之前對胞弟的照顧之情。

不妙的是,言非彥似乎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出他這股為弟「壯烈犧牲」的心態,一舉一動益發肆無忌憚。明明房間的主人是自己,結果他卻像是佔據了一座山頭的山大王般,只要看到地盤內有哪裡不順眼就更動哪裡。

但令高晴光無法拒絕的是,言非彥的品味的確不錯,甚至可以說是妙手生花,手段也聰明地不會誇張到令人反感,只是稍微換了別種造型的燈罩、窗簾、擺飾,整個房間的格調就煥然一新,變得十分典雅精緻,就連身為主人的高晴光也非常喜歡充斥房內的氛圍。

這裡不再像是可以隨時拋棄的臨時住所,而是變成了一個真真正正的家,既溫馨又舒服,令人產生歸屬感。

『你呀,對自己週遭的事物太不在意了。當然,人生可以選擇過得很精采,或是選擇過得很平淡無奇,這我沒辦法干涉,不過我還是希望你過得好。』某次,言非彥曾在目不轉睛地凝視高晴光許久之後,語重心長地如此說道,似乎對他單調無聊的人生產生許多感慨。

一開始,高晴光有種被人冒犯的強烈不悅感,不明白非親非故的言非彥憑什麼才認識自己幾天不到,就敢說出這種老氣橫秋的話來,但和言非彥相處了幾天之後,高晴光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很懂得「生活」的人,對任何事物都有獨特的見解和作風。

和他相較之下,一下班就是看電視、沒有其他娛樂的自己,簡直就是乏善可陳,人生的確只是一直在浪費時間罷了。當然,高晴光絕對不會開口承認自己也認同他的觀點。

不過,高晴光畢竟不是言非彥,雖然產生些許感觸,卻也不會希望就此改造自己變成和他一樣的人,照樣自顧自地過著既孤癖又無聊的生活。

而言非彥也很會拿捏分寸,雖然喜歡變動他的房間擺設,卻不曾試圖掌控他的人生走向,只是默默地將他所處的環境改變,行潛移默化之效,不至於讓人一瞬間產生強烈的牴觸或是反感。

默默回想著和言非彥這幾天以來的相處情景,高晴光也不得不感嘆言非彥是個感染力很強大的人,就像是高掛天上的燦爛烈陽,令人目眩神迷。

然而,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還是寧願對這類人敬而遠之。因為彼此間的差異性太大了,就算一瞬間因緣際會地產生了一點交集,也不可能持續太久,很快就會如同偶然交會的流星般各自散去,既然如此,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相會的好。

一想到此,高晴光莫名有些鬱悶地嘆了口氣,拍了拍雙頰勉強打起精神後,緩步走出廁所。

「啊,副理,原來你在這裡呀。」秘書趙欣寧正好拿著一杯咖啡迎面而來,開心地向他打了一聲招呼。

「嗯,去泡咖啡啊?」高晴光看了雙頰突然羞紅的她一眼,淡淡地回應。

「不是,呃……這杯咖啡是泡給你喝的。」趙欣寧忸怩了一下,還是鼓起勇氣將手中的馬克杯塞給眼前的上司。方才就是泡好咖啡回到辦公室後沒看見人,她才又出來繞繞。

「給我的?」高晴光有些訝異地看著被塞入手中的咖啡,雖然感情再怎麼淡薄,還是有些感動。老實說,他帶過的秘書中,就屬趙欣寧最任勞任怨,雖然偶爾有點粗心大意,卻很勤奮學習,所以他對她的前程也挺看好。

「是啊,最近看副理好像很……很沒精神?是怎麼了嗎?」趙欣寧緊張地絞著手指,極力斟酌字眼,以盡量不讓人感覺像是試探的語氣詢問道。

其實高晴光最近豈止沒精神,依他的表現,簡直可以用「失魂落魄」四字來形容,雖然工作時沒出現什麼大錯,卻也失去以往充滿自信的銳氣,甚至很少抬起頭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害得好幾天沒挨過罵的趙欣寧越來越不安,感覺很不習慣。

辦公室的人無不謠傳高晴光可能失戀了,不然不會變得如此沒精打采,聽到這個謠言的趙欣寧,第一時間就是想找他求證,可惜一直苦無機會,如今能和他私下閒聊,她自然不會放過。

「很沒精神?會嗎?」高晴光伸手摸了摸益發蒼白的臉頰,苦笑道。

「嗯,真的很沒精神……不過,要是副理不想說的話,也不一定要說出來就是了。」趙欣寧忐忑不安地望著他,既期待又怕他拒絕。

「也沒什麼,只是我一個親人剛剛過世,所以……」高晴光半垂下眼眸,一臉沉重道。直至現今,他仍不敢相信和自己感情甚篤的胞弟就這樣永遠離開自己了,這幾天他和言非彥在彼此面前都會故作開朗,但私下一人獨處時,又會陷入悲傷與懷念之中。這段傷痛,恐怕還要很長的時間來治癒吧。

「啊!原來是這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聞言,趙欣寧吃了一驚,立即充滿歉疚地連聲道歉。但另一方面她又鬆了口氣,暗暗慶幸高晴光會失常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外傳的「失戀」。

高晴光微微一笑,不介意地搖了搖頭道:「沒關係,事情已經過去了。放心吧,再過幾天我就會好一點了。」

「嗯。」見到他多日來終於再度露出笑容,趙欣寧臉龐微紅地點了點頭。

「謝謝妳的咖啡。」

高晴光微舉杯朝她致意,邁步往來路走去。

「等等!」見他打算離開,趙欣寧終於再次鼓起勇氣喊住他。

「還有什麼事嗎?」高晴光意外地回過頭來。

「我看副理最近好像都沒有吃中餐,剛好我早上多做了一點,所以想問一下你有沒有胃口……呃,不勉強啦。」趙欣寧看著地面不住深呼吸,才順利地將對著鏡子練習了好幾百遍的問話說完。

盯著眼前才說幾句話就快暈倒的羞怯女孩,高晴光偏頭想了想,見手錶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忽然意識到對方端著咖啡在這裡遇見自己似乎不是湊巧,終於感激地點了點頭。

「好啊,那就多謝妳了。」

雖然他可能無法回報這名女孩對自己的好感,但似乎並不妨礙自己多交一個朋友。

萬萬沒想到對方會答應邀約,趙欣寧興奮地在心底歡呼了一聲,小跑步地跟上他的腳步。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