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不慎被鍋子燙到手指,言非彥立即倒抽了口冷氣,迅速打開水龍頭,用冷水幫手指降溫。

就在言非彥忙著處理被燙傷的手指時,鍋子突然傳出一股燒焦味,顧不得繼續沖水,言非彥連忙掀開鍋蓋,倒了一杯冷水進去。但,遲了,鍋底的高麗菜已經很明顯地呈現一片焦黃。

「可惡!我就不相信區區做菜會難倒我這個無所不能的天才!」

言非彥嘀咕一聲,拿起鍋鏟迅速翻動起來,等先前倒入鍋子內的冷水再度沸滾起來後,立即關掉爐火,抓來盤子盛裝幾乎可以說是慘不忍賭的菜餚。

高晴光下班回到房內時,正好撞見言非彥在廚房奮戰的情景。

見一向優雅瀟灑的他,一進入廚房就變成笨手笨腳的菜鳥,高晴光不禁暗暗好笑。隨手放下公事包,來到流理台邊看看能不能幫得上忙。

「大哥回來啦?」言非彥此時才有辦法抽空看他一眼,有些狼狽地笑了笑。

「嗯。」

言非彥迅速端起盤子,往客廳走去。矮几上已經有二碟菜以及一碗湯了,全是他今天在廚房奮戰一整個下午的成果。

「先去桌子邊坐著吧,我快弄好了。」

「你的左手還沒好,不用這麼勉強。」高晴光跟在他後頭,瞄了一眼他還包紮著的左手,提醒道。

「總比天天買外食來得健康吧?」言非彥放下盤子後,又來回了一趟,盛了兩碗飯,拿盤子托到客廳。

「會嗎?」高晴光盤坐在矮几前,盯著有些燒焦的菜葉,下意識地疑問道。

饒是一向臉皮厚比合金鋼板的言非彥,也不禁雙頰微紅,尷尬地搔了搔頭。

「放心吧,熟能生巧,我以後就越來越會煮了。」

「嗯,也是。」可惜那時品嚐你手藝的人,也不會是我了。高晴光微瞇起眼眸,揚唇淡然一笑,霎時予人一股飄然世外的灑脫感。

言非彥見狀一呆,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得手指微微泛白。

「怎麼了?」高晴光痛得微蹙眉頭,臉上淡薄的笑容倏然消失,一頭霧水地看向他。

「剛才大哥好像……好像也要跟小知一樣離開我了……」言非彥一貫低沉的嗓音有些顫抖,偽裝出來的堅強外殼,不經易間被高晴光那抹雲淡風輕一笑徹底打得粉碎。

緊接著,內心瞬間出現一股強烈慾望,叫囂著要自己不顧一切地留下眼前這個人,不准對方像小知一樣永遠離開自己。

「你……你想太多了,我離開這裡還能去哪?」見他眼眶有些發紅,高晴光的胸口不由得一緊,卻又嘴笨得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來。

「我不是說你離開這裡!而是說你離開我!」

高晴光聞言大吃一驚,言非彥話語裡頭的獨占慾強得幾乎呼之欲出,很明顯不太對勁,這令他下意識不安地扭動了下身子,臉部表情益發僵硬。

「你胡說什麼……」

「我沒有胡說!你剛剛笑得很……很不在乎我……」不對,自己又憑什麼讓高晴光在乎?言非彥反問自己。

太可笑了不是?不過是對方已過世的胞弟之戀人,沒有相見前,幾乎是陌生人的存在,憑什麼獲得高晴光的重視?言非彥越想越鑽入牛角尖中,混亂至極的腦袋中,只存了一個「要怎樣才能讓高晴光接受自己」的偏執念頭。

他不想在高晴光的人生中,只當一名轉瞬即忘、無關緊要的過客。若是他用一張神韻和小知相似的臉蛋對自己毫無感情一笑,自己鐵定會發瘋!

「沒有的事,不要胡思亂想。你先放開我,再不開動,飯菜就要涼了……」禁受不住言非彥咄咄逼人的目光,高晴光忍不住撇開臉,試圖轉移話題。

「等等,這什麼味道?」言非彥突然朝他身上用力嗅了一下,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什麼?」高晴光疑惑地反問。

「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水味……」嗅聞著一縷似有若無的香水味從他胸懷處飄來,言非彥的神色簡直可以用「鐵青」兩字來形容了。

「哦?」高晴光感到莫名奇妙地聞了聞自身,才若有所思道:「這個……可能是欣寧身上的香水味吧。」

「欣寧?你的同事?」

「嗯,她叫趙欣寧,是我的秘書。」高晴光點點頭,言簡易骸地說道。

「只是秘書而已嗎?我看你們似乎走得很近哪?」言非彥的雙眸閃過一絲危險光芒。雖然眼前的人並不是已過世的戀人小知,但他還是不由自主地產生一股心愛玩具即將被人搶走的危機感。

高晴光微蹙眉,不是很喜歡他這種暗含玄機的問法,但最後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她今天在我前面跌了一跤,我只不過是扶了她一把。」

「就這樣而已嗎?」言非彥微瞇眼眸上下打量他,像是要看穿高晴光有沒有對自己說謊。

「呃,她的腳好像有點扭到,所以我扶著她的時間……是久了一點沒錯。」高晴光被他看得一陣頭皮發麻,也不明白自己解釋得如此清楚做什麼,卻下意識地知道最好不要輕易招惹眼前這名已經出現暴怒症狀的男人比較好。

「她是不是喜歡你?」言非彥又一針見血地問了一句。

「……」高晴光陷入沉默。趙欣寧從來沒對自己告白過,他不願妄作揣測。

「不說話是默認、還是?」

「我不想回答。」高晴光搖了搖頭,面對他步步進逼的態度,也有些動怒了。

「在維護她嗎?」言非彥冷笑一聲,臉上神情隱含一絲殘忍,硬聲說道:「真奇怪,我以為你也是喜歡男人呢?」

「你……」聞言,高晴光霎時渾身一顫,險些驚呼出聲。

「小知曾對我說過,你們兩人的性取向是一樣的。」無視高晴光瞬間血色盡褪的臉龐,言非彥繼續公開他隱藏多年、不欲人知的秘密。

「小知連這個也對你說了?」高晴光睜大一雙清澈眼眸,身子不住微微顫抖,但,他會發抖不是因為把柄被人抓到,而是因為強烈的憤怒。沒有人會在被人當場揭開瘡疤時,還能維持鎮定。

「當然,他對我很誠實,從來沒有瞞過我什麼。」言非彥緊盯著臉色鐵青的高晴光,意有所指地道。

「那又怎樣!我又不是小知,你憑什麼質問我!」高晴光氣得一把甩開他的手,瞪著他怒聲道。

「……」的確,自己憑什麼啊?言非彥暗暗自嘲一笑,被他反駁得一時無語。

「還有,我承認我的確喜歡男人!不過不管我喜不喜歡男人,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聽清楚了嗎?」高晴光繼續厲聲道。突然被人一下子揭穿埋藏了許久的秘密,任誰也會氣得火冒三丈,更不用說言非彥還隱含了一絲嘲弄地說出來,這令高晴光更加難堪。

就算喜歡男人又如何?高晴光在這一生中還沒真正愛上任何人過,他頂多是覺得自己比起男人對女人更沒興趣而已,如今言非彥卻擺出一副踩中自己痛腳的得意模樣,頓時嚴重傷了高晴光的自尊心。

「嗯,對不起,我不該亂講話。」見他將下唇咬得幾乎快泛出血絲,言非彥也非常後悔自己的口不擇言,朝他深深低頭致歉。

高晴光沉默良久,才慢慢舒緩了內心的怒火,不願繼續多談地朝他一擺手道:「算了,快吃飯吧。」

「嗯……」言非彥點點頭。食不知味地扒了幾口飯後,突然又抬起頭來,沉聲開口道:「老實說,你也喜歡男人這點,令我很高興。」

沒錯,這意味著那名叫「趙欣寧」女人根本沒有任何機會。一意識到這點,言非彥頓時心平氣和了許多。至於自己為何會感到「很高興」的理由,目前並不列入思考的範圍內。

「不要再胡說八道了!快吃飯!」高晴光拿著碗筷的雙手頓時一僵,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命令道。

不知為何,一向性情冷淡、波瀾不驚的自己,只要一對上言非彥,情緒就變得起伏不定,今天甚至失控地大吼大叫,完全不像自己了。

「不對,這就不是胡說了……」

「快、吃、飯!」

見他居然一臉正經地打算解釋,高晴光終於忍無可忍地再度大聲咆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