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完全不曉得該如何面對、也不想面對,但在下班後,沒有任何去處的高晴光,最後還是乖乖回家了。

一進門,室內已經飄來一股飯菜香。

言非彥正巧從廚房用盤子托了兩碗飯出來,一見到站到門口的高晴光,頓時朝他揚起一抹笑容打了聲招呼。

「你回來啦?」

高晴光微微瞇起眼眸。雖然經過昨晚後,言非彥如今燦爛得亂七八糟的笑容看起來有點可惡,但是,有人等門的滋味的確是不錯。

「嗯,我回來了。」

「快進來吧,我對今天的晚餐很有信心,味道應該不錯。」

自從留在高晴光的住家,加上手指受傷不方便後,言非彥天天無所事事,唯一的興趣就是研究食譜。以前他很愛美食,卻從來不進廚房親自動手做,反而是已過世的戀人小知熱愛料理,努力專研食譜來滿足言非彥挑剔的胃口。

然而,搬到這裡來後,言非彥頓時從美食天堂落入地獄,和高晴光相處了好幾天,兩人餐餐都是吃外食,又膩又吞不下,言非彥簡直快受不了了,心底暗想難怪高晴光瘦得跟竹竿一樣,臉色也蒼白得像是營養不良,最後終於決定親自下海學做料理。

若是讓以前的朋友曉得自己也會碰鍋鏟,肯定會嚇得下巴都合不攏了吧?一思及此,言非彥不由得自嘲一笑。

高晴光放下公事包,進廚房洗了下手後回到客廳,正巧見他笑得一臉奇怪,卻鼓不起勇氣跟他多說什麼,於是默默地在桌几一角坐下,端起碗筷。

「快吃吧。」高晴光淡淡提醒道。

「嗯……呃,你怎麼了?」言非彥茫然地抬起頭來,卻正好瞥見他的脖子處貼了一塊OK繃,頓時擔心地蹙起眉頭。

「什麼?」高晴光一頭霧水地看向他。

「你的脖子那邊為什麼貼一塊OK繃?」是受傷了嗎?言非彥煩躁地傾身靠近觀察。

你的眼睛未免太銳利了吧!高晴光往後縮了縮,侷促不安地側過身去,避開他炯炯有神的目光。

「沒什麼,不用你管。」

見他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解釋,言非彥不禁更加煩躁,直接朝他伸出手。

「受傷了嗎?我看看。」

「不用了!」高晴光驚慌地推開他的手,不明白他這人為何非得追根究底地探查別人不想說的秘密不可。

「你不說,就讓我看!」

儘管被人明確拒絕,言非彥仍不死心地繼續糾纏,趁高晴光不注意時,眼明手快地揭開貼在他脖子上的OK繃。

豈料,不見還好,一看之下,言非彥的臉色霎時從一片擔心變得異常鐵青。

「這是什麼?是吻痕嗎?是誰留下的?」言非彥咬牙切齒地從牙縫中迸出一連串疑問,暗暗懷疑高晴光是不是在外頭有了別的男人。

雖然回心一想,自己並沒有立場可以管他這方面的事,但言非彥仍然覺得很不是滋味,好像什麼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硬生生搶走了似的……肯定是高晴光和小知長得太像了,所以自己才會有被人戴了綠帽的惡劣感受吧?言非彥鎖緊眉頭暗忖。

高晴光反手覆上頸項處那一塊吻痕,又驚又怒地瞪著他。

「你還敢問我?」

「為什麼不敢……啊!」言非彥聞言一愣,突然靈光一閃,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聲如蚊吶道:「原來是這樣,兇手是我喔?」

「知道就好!」高晴光狠狠白了他一眼,氣他輕易忘記自身幹過的好事,卻又反過來質疑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是昨晚睡迷糊了……」言非彥尷尬地小聲解釋道。

高晴光懶得理會他是什麼原因,朝他伸出手。

「可以還給我了吧?」

「我幫你貼吧?沒鏡子你應該看不到。」言非彥揚了揚手上的OK繃,微帶歉意地自告奮勇道。

「……好吧。」見他露出一臉誠意,高晴光猶豫了幾秒鐘才勉強點頭答應。

言非彥傾前身子接近他,在近距離之下,嗅聞到一絲清香從他髮梢處緩緩飄來,突然心神一盪,忍不住偏頭朝他脖子上的鮮紅印記又再吮了一口。

「啊!你做什麼!」

高晴光狠狠一呆,心臟差點從胸腔跳了出來。等他終於反應過來,言非彥已經迅速離開他,將OK繃又重新貼上了。

面對驚怒交加的高晴光,言非彥耍無賴似地攤了攤手,一副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輕鬆模樣。

「反正都要遮住了,再咬一口也無所謂吧?」

「你……」高晴光恨恨地瞪著他,實在不懂對方在想些什麼。見他暗暗偷笑的表情,猶如一名惡作劇得逞的小孩般異常可惡,卻偏偏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偷瞄著自己,高晴光頓時氣也不是、罵也不是,雙頰憋得通紅。

「快吃飯吧,不然菜都要涼了。」言非彥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故意招惹他,像調戲喜歡的人一樣。但,只要他想做,就會放手做了,沒有任何顧忌,因為他的性子就是如此肆無忌憚。

而也就是這種玩世不恭的個性,令許多人對他又愛又恨。

算了,和他計較只會氣死自己而已!高晴光深深吸了口氣,勉強壓抑下扁人衝動後,拿起碗筷慢吞吞地吃了起來。

高晴光不搭理他,言非彥也不敢再亂來,於是氣氛迅速沉寂下來。過了一會兒,一道清冷的嗓音才又打破室內的寂靜。

「我下禮拜一要下南部出差三天。」

言非彥豎起耳朵,偏頭看向他。

「去哪?跟誰?」

「跟同事出去,只是出公差而已。」高晴光又強調了一次,不希望他誤會。

「喔,不是躲我就好……」言非彥狀似無所謂地低聲喃喃自語,音量卻是不大不小地傳入高晴光的耳內。

「幹嘛躲你?別忘了你以後想留下來就得睡地板。」語畢,高晴光露出一抹終於出了口惡氣的得意神情。

「嘖……」言非彥鬱悶地低下頭,胡亂扒了幾口飯。

挺意外他居然沒出聲反駁,高晴光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隨便提了一個話題道:「你的手好點了沒?有去醫院檢查或是換藥嗎?」

言非彥右眉一挑,故意曖昧地揚起唇角,富含深意地詢問道:「你是在關心我嗎?」

「沒有!我只是隨口問問,就算你殘廢了也不干我的事!」見他笑得危險,高晴光縮了縮身子,下意識地矢口否認。

「有必要講得這麼狠嗎?」言非彥的嘴角抽搐了下,旋即面容一整,不再和他玩笑地正經道:「最後一次去檢查的時候,醫生說我扭傷的手指好得差不多了,只不過傷口還不能碰水,再兩個禮拜拆掉紗布後,應該就可以活動自如了吧。」

「嗯,那很快呀。」高晴光半垂眼眸,面無表情地低喃。

當初,言非彥想要住進自己家裡的藉口之一,就是手指受傷不方便工作,正好可以拋下一切光明正大地休息,等他受的傷好了後,他就會回北部繼續忙事業,不會再和自己有交集了吧。

言非彥突然嘆道:「唉,以前忙碌慣了,現在難得放一次長假……」言下之意,似乎覺得手指好得太快了。但他下一秒又立刻想起這次會「放長假」的原因,內心不由得一沉,開朗的神色完全從臉上消失。

每次,只要一回想戀人小知在最緊急的時刻,突然扭轉方向盤,由他那一方承受最大的撞擊力,才導致他最後不治身亡,言非彥的胸口就會一陣揪緊,充斥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

再也……不會有人像小知一般那樣愛著自己了吧……?

言非彥愣愣地望著眼前高晴光和小知相似的臉龐,若是哪一天從他口中聽到「我愛你」三個字,自己不曉得會開心到瘋掉、還是矛盾得想死呢?

繼續待在他身邊,幻想著小知其實還沒死,仍有一部份附身在高晴光身上,會不會太不正常了?言非彥不願去深想,目前的他就是本能地想待在高晴光身邊,直到內心的傷口慢慢痊癒為止。就算這是血淋淋的「利用」,那他也認了,因為他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堅強。

感受到他奇異的目光,高晴光敏感地皺了皺眉,偏頭看向他。

「怎麼了?」

言非彥猛地回過神來,避開他狐疑的眼神,強笑一聲道:「沒什麼,只是想到兩個禮拜後會離開大哥,就感覺很不捨。」

「言不由衷的話,還是別講了吧。」聞言,高晴光掃了他一眼,僅淡淡一笑道。

言非彥不由得渾身一顫,內心湧起一股被人看透的不悅、以及謊言被揭穿後的難堪感。

「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是言不由衷?」

見言非彥板起臉孔,執拗地要一個答案,高晴光無奈地搖了搖頭,嗓音充滿苦澀地說道:「其實你自己也很清楚,如果我跟小知長得不像的話,你根本就不會捨不得吧?」

雖然沒有互相討論過,高晴知的話題在兩人之間卻極有默契地成了禁忌。這算是兩人相處了好幾天以來,首度如此公開地談論到有關他的事吧。

「呃……不是這樣的……」言非彥頓時支支吾吾地差點説不出話來,萬萬沒想到高晴光會對這件事看得如此透徹。本來以為他是一個冷感又遲鈍的人,沒想到卻有一顆水晶般剔透的心。

「無所謂,反正……」

高晴光聳了聳肩膀,正要說下去,卻倏然被言非彥徹底打斷,語氣異常沉重。

「但我不想!其實沒有人可以替代他,我明明知道的……」

「知道就好,所以你根本不用覺得捨不得。」高晴光被他的話刺得心中一痛,卻仍勉強壓抑下來,面無表情地靜靜說道。

言非彥偏頭看了他一眼,對他的話感覺有點寒心。的確,雖然高晴光和小知長得相像,內心卻是天差地別,完全是不同人,因為小知絕對不會對自己說出如此無情又毫不在乎的話來。

「為什麼要這樣看我?」高晴光微微一笑,有些明知故問了。

「知道嗎?有的時候,你理性得令人覺得很可怕。」

「我很可怕嗎?」高晴光努力不讓臉上的笑容崩潰,但,真的好難。

「沒錯。」

太可怕了……

言非彥垂下眼眸,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面對陌生人時,言非彥其實是一個外表親切、內在卻給人感覺很疏離的人,雖然,他曾經不覺得高晴光對自己而言是一個陌生人。

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用如此冷血到近乎殘酷的口吻來分析這件事,但言非彥原本對他有些「期待」的心思,的確稍微冷卻了下來。以前的自己,確實太天真了些。

見他緊抿嘴唇、眼神冰冷,徹底收斂了親近之意,高晴光好像也明白了些什麼,胸口微微揪疼,卻也暗中鬆了口氣。

這樣也好,沒有錯誤的期待,就不會有人受傷。兩條平行線,本來就不會有任何交集的可能,所以……這樣就好了。

「今天的飯菜很好吃,謝謝。」高晴光用力抓著碗筷,緊緊壓住輕顫不已的手指,朝他露出一抹弧度完美的笑容道。

言非彥沒有抬起頭來,僅嘴角輕輕抽了下。曾經,他渴望得到高晴光一句讚美或一抹笑容,如今獲得了,卻有種也不外如是的深深失落感。

不知怎地,他突然對高晴光產生一股莫名的憎恨感。

如果,一開始就沒有期待的話,今天是不是就不會感到受傷了?

無解。

言非彥虛無一笑,抬起眼來,首度正視了眼前的高晴光──一個和已過世的小知完全不一樣的人。

陌生人。

如果他沒有一張和小知相似的臉蛋,自己還會像今天這樣死纏著他不放、被他的一舉一動牽動情緒嗎?言非彥不禁自問。

仍是無解。 

 

「不客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