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撕破了臉,接下來幾天,言非彥和高晴光兩人之間始終維持著相敬如賓的關係。

沒有很疏離,卻也不會太親近。言非彥異常老實地每晚乖乖睡在地板上,雖然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不乾脆一走了之算了,而怪異的是,高晴光也沒有開口要求自己馬上離開。

煩躁。

渾身不對勁。

為了什麼堅持?該繼續堅持嗎?

言非彥滿腦子都在想,若是高晴光長得不像小知,自己還會受他吸引嗎?喜歡或不喜歡,該靠哪一點來判定?

矛盾。

無解。

偶爾雙方的肢體不小心互相碰觸到,就會瞬間閃開,室內氣氛充滿尷尬及一股難以形容的壓抑感。

終於到了禮拜一,高晴光收拾行李下南部出公差三天。在他離開家門的那一刻,或許兩人同時都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吧?

 

****

 

坐在列車上,高晴光靠著椅背,久久凝視著窗外的風景,像化石般一動也不動。

方智軒和他隔了幾個位置坐在後方閉目養神,而和方智軒坐在一起的陳俊傑則是焦躁不安地在他及趙欣寧的後腦杓不斷移動目光。當然,這一切都不放在高晴光的心上。

凝視著不斷往後倒退的景色,高晴光用單手托著下巴,突然開口打破沉默道:

「欣寧……」

「啊,什麼?」還以為自己偷看他側臉的行徑被當場逮到,趙欣寧雙頰通紅地看低下頭來。

「方便問妳一些關於感情方面的問題嗎?」高晴光說的非常小聲,如果趙欣寧沒有仔細聽的話,肯定不明白他說了什麼。

「當然可以!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趙欣寧連忙細聲回應。她的情緒從來沒有這麼複雜過,一方面感到欣喜,覺得高晴光似乎有把自己當作朋友看待才會談起感情方面的事,但另一方面卻又很忐忑不安,深怕高晴光是要告訴自己,他有意中人了。

高晴光猶豫良久,終於低聲詢問道:「假使妳有一個喜歡的人,但他卻沒有把妳放在心底,只是透過妳,想著另外一個人,妳會繼續努力呢?還是選擇放棄?」

雖然他和趙欣寧不知該不該算是朋友關係,但是找不到人商量的高晴光,最終還是忍不住和眼前這名時常對自己散發出好感的女孩開口了。

聞言,趙欣寧驀然心中一痛。女人的直覺很準,高晴光假設性的問題,很明顯就是發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吧。他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對方不喜歡他嗎?

「你是說,對方只是我把當作替身的話?」趙欣寧強忍心痛,再度確認了一次。

「沒錯。」高晴光點了點頭,很佩服她一針見血的功力。

趙欣寧偏頭想了想,認真回答道:「如果讓我感覺有一絲希望,我會繼續努力讓對方喜歡上我。」

「若是沒有希望呢?」

趙欣寧遲疑了一下,才咬了咬牙說道:「那就乾脆放棄。對方最終會不會真正喜歡上自己,不是靠努力就可以獲得的。既然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戀情,就不要浪費時間了。」說到最後,她也不曉得自己有沒有一絲勸誘對方的意思。

聞言,高晴光不禁多看了她幾眼,想不到外表柔弱的她,也有一顆果斷的心。

「妳說的對,對方最終會不會真正喜歡上自己,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獲得的……」高晴光點點頭,神情有些黯然。抬眼見趙欣寧欲言又止,似乎很想聽自己解釋為什麼會這樣問,但高晴光只能暗暗苦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麼了,又怎能用言語說得清楚?

難道可以告訴她,自己喜歡的男人,是已過世的胞弟的戀人?她聽了後會怎麼看待自己?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厚顏無恥呢?

她的回答很對,一個聰明人,不會浪費時間在不可能實現的戀情上頭。

但……

腦海內偶爾閃過一絲就算當替身也不錯的念頭,是不是代表自己瘋了呢……高晴光自嘲一笑,偏頭往窗外望去,眼眸微微瞇起。

 

陽光……太燦爛了……

 

****

 

由於預算不多,所以高晴光吩咐趙欣寧訂了一間四人房及一間個人房。趙欣寧自然住在個人房,而四人房就由三名大男人擠進去。

陳俊傑似乎對於和高晴光共處感到很不自在,這三天來,總是在附近的夜店待到很晚才回到房間就寢。

而高晴光和方智軒大學時期就相識,所以同住一房基本上沒什麼問題。倒是方智軒一進房,就突然飛撲到床上,拉著棉被一角故作嬌羞地對高晴光說:「人家還是第一次,請不要太用力喔。」

脫線的搞笑,令心事重重的高晴光也不由得失笑出聲。老實說,他沒有心上人的時候,偶爾看見不錯的男人也會心動一下,但,自從言非彥闖入他的內心後,他對其他男人就沒有任何遐想了,看他們就像看見木頭一樣,有一種還是言非彥最合自己胃口的莫名感想。

所以,若非不想嚇到對方,高晴光實在很想跟方智軒表明,要他大可不必擔心自己的貞操。

「總算笑了。若是被甩……呃,有什麼不開心,想喝一杯隨時可以找我。」方智軒似乎誤會了高晴光這幾日來愁眉不展的原因,逗他笑出來後,很有義氣地拍了拍胸膛。

「謝謝。有需要的話,我不會客氣的。」高晴光望著眼前可以說是自己在這世上唯一友人的男子,既感動又好笑地點了點頭。

 

 

時光匆匆,三天的產品介紹說明會很快就結束了。

得知下午和客戶吃一頓飯後就可以回家,高晴光睡到八點多爬起來,婉拒和方智軒共同下去用餐,獨自在房中默默收拾行李。

一個人待在冷冷清清的室內,高晴光終於忍不住鬆懈下來,暗暗嘆了口氣。

這幾天簡直可以用「行屍走肉」四個字來形容自己,心思完全飛回家裡,緊緊繫在那人的身上。

本來以為離開言非彥三天,自己會想得更清楚、更清醒些,誰知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離開他越久,高晴光的腦子反而越混亂,思念之情也比之前強烈萬分,甚至湧起一股全面向對方投降,就算對不起小知、能當他的替身也無所謂的自虐念頭。

但,每當他一感到軟弱,理性又會跳出來,叫他聽從趙欣寧的建議,不要越陷越深,把時間浪費在不可能實現的戀情上頭。

這幾天,強烈矛盾的念頭就這樣一直在高晴光的內心拔河。

高晴光很害怕,萬一回到家,言非彥卻已經離開了該怎麼辦?

無法見到對方的深切寂寞感,就足以輕易摧毀高晴光在內心設下的層層防禦。

正陷入胡思亂想間,高清光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才猛地回神,順手接了過來。

『喂?』

『……』

等了半天,卻無人回應,高晴光狐疑地看向手機螢幕……等等!來電顯示的號碼好像是自己家裡的?高晴光突然一陣緊張,手心微微冒汗,嗓音有些嘶啞地詢問道:

『是言非彥嗎?』

『嗯,是我。』話筒一端終於傳來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如果高晴光沒有聽錯的話,那道嗓音似乎隱含了一絲靦腆。

『你怎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很簡單啊,你的手機老是亂放,我自然有很多方法弄到手。』言非彥低低笑了一聲。

『那你怎會打過來?』不想承認自己其實很開心,高晴光勉強壓抑下激動的情緒,故作平靜地詢問。

『呃、我……我只是想問一下你的工作處理得如何了?』從言非彥充滿猶豫的嗓音,明顯可以聽得出他有些言不由衷。

『我……』

「小光光,誰打電話給你啊?不行喔,這樣我會吃醋耶。」不知何時返回房內的方智軒,突然出現在高晴光身旁,故意在手機的附近曖昧出聲道。

方智軒誤以為高晴光正在和「戀人」通話,依他的想法是,反正他和高晴光同樣是男人,就算被誤會也不可能嚴重到哪裡去,而且,一聽就知道自己在搞笑吧?方智軒自作聰明地心想,渾然不覺自己無意間為高晴光惹來一個天大麻煩。

「滾一邊去!」高晴光笑罵道,沒有發現自己的嗓音變得柔和許多。

『方才說話的人是誰?』

言非彥原本很溫柔的聲音倏然嚴厲了幾分。

『那不重要,你……』

啪!

聽著話筒一端傳來的空洞「嘟~嘟~」聲,高晴光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不明白言非彥方才還好端端的,怎會一轉眼就掛斷自己的電話。

「咦?怎麼了?」方智軒見他一臉呆滯,疑惑地挑了挑眉,最後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訝異道:「不會吧?你的馬子連男人的醋也吃?」

「你不說話沒人會當你是啞巴!」高晴光狠狠白了他一眼,對言非彥充滿詭異的行徑也是一頭霧水。

吃醋?怎麼可能!

高晴光搖了搖頭,硬逼自己不要期待太多了。

就算有什麼誤會,等下午回到家再解釋一下就好了吧?還是現在就回撥呢?想了想,高晴光還是忍不住撥打住家的電話,然而,鈴聲空響了良久,卻仍遲遲無人接聽。

「哇,氣到不想接你電話啦?真是恐怖的女人……」方智軒吃驚地咋了咋舌,滿臉不可思議。

「呃,應該不是生氣吧,或許是去上廁所了?」

「管他的!有什麼誤會,當面再解釋清楚就好啦!」

「好吧……」

最後,在方智軒的催促下,高晴光放棄繼續回撥的念頭,和他一同下去餐廳用餐了。

言非彥究竟是怎麼了呢?享用早餐的同時,高晴光食不知味地滿腦子都在想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