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高晴光揉著酸疼的手腕,氣得一整個早上不理他,言非彥自然是使出渾身解數又安撫又哄慰,傍晚帶著他去登別溫泉主要的商店街閒晃,買了很多當地小吃給他解饞,高晴光才不再跟他鬧彆扭。

「嘻嘻,晴光第一次對我耍任性耶,真可愛。」言非彥見他心情終於好轉過來,才吃吃一笑地偷親了他臉頰一下,隨即跑開。

我跟這傢伙耍任性?高晴光一愣,摸著被親的臉頰發起呆來。

「啊!撈魚耶!好久沒玩了,晴光快過來!」言非彥蹲在路旁一處攤販前,朝高晴光招招手,一臉孩子氣的興奮。

算了,還是不要多想吧……高晴光搖了搖頭,朝他緩步走去,卻沒有發覺自己注視著言非彥的眼神滿是溫柔及憂傷。

回去泡完溫泉後,兩人又是一夜纏綿。

出乎意料之外地,高晴光這一夜表現得異常柔順,甚至在言非彥吃驚的眼神中吞下他的精液,不過,這也招致隔天幾乎無法走路的悽慘下場。

十天九夜,兩人換了三家知名旅館住宿。搭乘纜車,從山頂俯瞰整個登別溫泉的景色。幾乎吃遍當地新鮮美食,泡遍知名溫泉池,也玩遍了登別溫泉的大街小巷。

然而,美好的時光總是顯得異常短暫。到了最後一晚,兩人沒有出門,收拾完行李後,便打開窗戶,靠在一起注視著天上的星空。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嗯。」高晴光點點頭,凝視著皎潔月光,心底也不知是何滋味。

「或許……不該帶你來的。」

言非彥突然有些後悔似地喃喃自語。

「……」聞言,高晴光渾身一顫,沒有抬起頭來。

「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

言非彥煩躁地搔了搔頭髮,隨手捏扁手中的啤酒罐,瞄準牆角的垃圾桶一扔。

咚!正中桶心。

「我的意思是,這幾天過得實在太愉快了,我怕我會永遠忘不了你。」言非彥充滿磁性的嗓音顯得有些沙啞。

「那……」那又如何,你就永遠記住我啊!高晴光突然很想這般任性地大喊出聲,卻終究隱忍了下來。

理智不斷提醒高晴光,就算和言非彥做了無數次愛,兩人之間始終隔著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就算真的在一起了,內心的疙瘩也不可能輕易消除。

與其日後傷心,不如現在就……

想得出神的高晴光,沒有發現自己的眼眶已經微微紅了起來。

「難道是以前太花心的報應嗎?我居然被你們兩兄弟吃得死死的。」久久等不到他的回音,言非彥自嘲一笑,眼神迷離地望著高晴光。

「那下輩子記得不要再當花花大少了。」高晴光閉上眼眸,腦袋倚著他的肩膀,幽幽一笑。

「呵,下輩子再說吧。」

言非彥一臉無賴地聳了聳肩,偏過頭,輕輕吻住他冰涼的唇瓣。

 

如夢似幻的假期結束了。

 

****

 

最後一天,該怎麼向彼此好好道別呢?

或許是雙方都在沉思這個問題,在這一天,兩人一路上居然都沒有交談或互動。

結束溫泉之旅後,兩人搭機返國,接著又搭了二個多小時的巴士才回到住處。

休息了一下後,言非彥不發一語地開始收拾行李。

高晴光坐在床沿邊,只是看著他忙上忙下,沒有幫忙的意思。

兩人離開異國後,彷彿又有一道透明薄膜將他們隔了開來,多了一分莫以名狀的疏離感。

雖然留宿的時間不久,言非彥買來放在高晴光住處的東西卻非常多,一時間實在整理不完。

「我出去買個東西。」

看了幾分鐘,高晴光實在受不了越來越沉悶的氣氛,隨手拿起鑰匙出了門,留下言非彥獨自一人繼續收拾。

「嘖,都最後一天了,也不多陪我一下……」言非彥嘀咕了一聲,卻也沒有挽留。

床底下的東西應該都拿出來了吧?收拾得差不多後,言非彥趴在地板上往床鋪底下望去再次確認,突然發現靠近牆角一隅擱了一個鐵盒子,好奇之下,伸手拿了過來,掀開蓋子一看。

咦?

這是……

 

 

碰!

高晴光回來時,見言非彥靠在床沿邊很專注地拿著一本相簿翻看,及注意到一旁被打開的鐵盒子,手上兩盒冰淇淋霎時重重地摔到地上。

言非彥沒有抬起頭來,只是語氣淡淡地道:「我一直以為小知只是寫信給你,沒想到他也多洗了一份照片同時寄給你。」

望著照片中小知幸福燦爛的笑容,言非彥的內心頓時彷彿在滴血般一陣抽疼,過往回憶如潮流般席捲而來。

見他一臉既沉痛又懷念的表情,完全沒心思瞧上自己一眼,高晴光內心一痛,緊繃著臉龐,彎下腰桿慢吞吞地撿起掉落地上的塑膠袋。

該清醒了,結束的時刻早已來臨,這是自己早就明白的事。

「信件和照片你都拿走吧,我不想再留著了。」

聞言,言非彥終於抬頭望向他,不贊同地揚了揚眉。

「為什麼不想再留著了?」

「留在你身邊比較有意義。」

從高晴光的話裡,聽出他似乎有一絲完全斬斷和自己牽扯上關係的任何事物的意思,言非彥不自覺皺緊了眉頭。

「可是,這是小知給你的東西。」

「我不需要了。」高晴光搖了搖頭,沒有解釋自己為什麼不再需要的原因。

這算什麼?我還沒離開,就打算翻臉不認人了嗎?言非彥一陣莫名火大,語氣也冷了幾分。

「高晴光,你有必要做得這麼絕情嗎?」

高晴光沒有避開他凌厲的逼視,神情也比以往顯得更清冷。

「一切都結束了,我說的是實話。」

言非彥冷哼一聲,將相簿放進鐵盒子內蓋上收好,

「隨便你,東西我不會帶走,你要丟垃圾桶還是燒掉都不關我的事。」

高晴光撇了撇嘴,拎起袋子往廚房走去,輕飄飄地扔下一句話。

「也好,反正兩個人都不要,那就扔了吧。」

這傢伙才出門一下子,怎麼一回來就像是吃錯了藥的樣子?言非彥一頭霧水地站起身,來到廚房門口。

「你幹嘛講話這麼陰陽怪氣的?」

「我講話的方式本來就是這樣。」高晴光站在洗碗槽前,頭也不回地背對著他。挺直的背脊,活像是一堵令人跨越不了的高牆。

「你……」

最後一天相處,居然是以冷言相對作結尾,言非彥苦笑之餘,不禁有些沮喪。

「都最後一天了你爲什麼不對我好一點?也許,你最初只要對我溫柔地笑一笑,我就會真的喜歡上你,也會對你很好……」然後,也不會鬧到像現在這樣非得分開不可了吧?言非彥呢喃低語道。

這一刻,他也不明白自己對高晴光究竟是存在什麼樣的感覺了,或許,他也不願去深想吧。

「那你喜歡的人永遠也不會是我,而是小知。你要我當小知的替身,然後自欺欺人地過一輩子嗎?」高晴光身子一僵,仍舊沒有回過頭來。

「你錯了,你不會是小知!因為你和他根本一點都不像!」言非彥急著辯解,或許一開始他曾誤認過他們,甚至意圖在高晴光的身子尋找小知的影子,但經過將近一個月的相處後,他已經對高晴光改觀了。他和小知的的確確是不一樣的人!

「你不用一直強調,我知道我沒有小知那麼熱情可愛,也沒有他坦率。」

「晴光……」言非彥忍不住朝他伸出手,受不了他的冷然相對。

「小知死了後就找上我嗎?」

言非彥的手指頓時僵在半空中,全身血液好像瞬間凍結了。

「你知道小知多麼喜歡你嗎?他簡直把你當成唯一的神在愛著,可是你呢?卻在他死後不到幾個禮拜就搞上他的雙胞胎哥哥?你這樣對得起他嗎?」為了狠下心逼他離開,高晴光決然說出絕對不該說出口的話。

「……」

「你快走吧!兩個禮拜的期限已經過了!我以後不想再見到你!」

「沒錯,我是對不起小知。」

過了許久,言非彥才一臉沉重地回應。

「我不應該強迫你跟我發生關係,還硬是賴在你身邊,日子過得舒服到忘了回去,最後……我也不該不小心喜歡上你。」

聞言,高晴光纖瘦的身子猛地一顫,但他終究沒有回過頭去,拼命告訴自己不能被他的甜言蜜語迷惑,下唇幾乎被咬出血絲來。

「和你去日本泡溫泉的那段期間,是我這輩子最愉快又美好的時光了,我會永遠記在心底。」

「……」高晴光仍然背對著他,身子異常僵硬,像是在用盡全身力氣抗拒他的話。

「晴光……」

言非彥向前走了幾步,從他身後用力地抱住他,身子似乎也有些顫抖。

高晴光仍像一尊化石般,一動也不動。

過了好一會兒,言非彥終於勉強壓下不捨情緒,親了親高晴光的臉頰、頭髮……留戀再三後,才緩緩放開了他。

「我走了,以後你自己好好保重。」

留下最後一句話後,言非彥拿起行李,頭也不回地推門離去了。

聽見門栓卡上的聲響,原本成了化石似的高晴光突然動了動,拔腿便衝出廚房,然而,當他來到臥室兼客廳時,室內已然空無一人。

裝著信件及相簿的鐵盒子,被言非彥端端正正地擺在矮几上。

少了言非彥的氣息及他的物品後,家裡似乎也少了幾分生氣,顯得冷冷清清,令人幾乎快待不下去。

一股巨大的悲傷驀然襲上心頭,高晴光的眼眶頓時一紅,整個人癱軟般緩緩滑到地面上。

「嗚……」

高晴光趴在地板上,蜷縮起來的身子如同受傷的小獸般顫抖個不停,低泣聲隱隱約約從咬緊的牙關流洩出來。

走了……

真的走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