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距離分開那一天,轉眼便過了三個月。

每當午夜夢迴時分,高晴光總是會回想起和言非彥相處近一個月來的點點滴滴。

荒唐、淫亂……卻又刻骨銘心。

然而,縱使那些日子令人魂牽夢縈、難以忘懷,終究還是過去了,不願沉浸在過往回憶中的高晴光,一再強逼自己忘卻。無奈,每當睡到一半哭著醒過來時,高晴光總是再一次體認到自己也許永遠也忘不了那人了。

內心的苦悶,高晴光沒有任何人可以訴說。情況實在太複雜了,他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更不用說自己的對象是一名男子了,包括方智軒在內,一說出去肯定會嚇壞人吧。

幸運的是,工作到了高晴光手上,他仍然可以處理得很好,同事們也早就習慣了他面無表情的樣子,絕對看不出他心情的好壞。

言非彥的離去,除了在高晴光的心底掀起了一陣軒瀾大波以外,並沒有對他週遭的環境或人事物造成影響。

有的時候,高晴光不禁對這個世界產生一絲疏離感,因為沒有任何人看出他內心的悲傷,而他的悲傷,也無法撼動這世界哪怕一分一秒。唯有一遍又一遍地回想那二十幾天的過程,才能令他產生自己現在仍活著的真實感。

這天,高晴光下班後,婉拒了方智軒找他一同去喝杯酒的邀約,孤身一人回到家中。

才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時,放在矮几上的手機突然響了,高晴光隨手接起來,發現是不認識的號碼,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按下通話鍵。

『喂?請問哪位找?』

『是我。』

聽見熟悉的悅耳男低音從手機另外一端傳了過來,高晴光原本拿著毛巾擦拭濕髮的左手霎時一抖,毛巾緩緩飄落地面。

原本宛如一灘死水的內心,再度活躍了起來。

『啊……』

『嚇到了嗎?』似乎聽到他的驚呼聲,言非彥低低一笑。

『你……你怎會突然打電話過來?』高晴光眼眶一紅,嗓音無比沙啞地低問。他一直以為言非彥在那天被自己厲聲罵走後,他就不會理睬自己了。

『呵,我是想跟你確認一下你有沒有收到我的信?』

『信?你寄信給我?』高晴光聞言一愣,頓時慌亂起來,差點就拉開門衝下去檢查信箱。

『是啊,還沒收到嗎?我等了幾天才打來的。』言非彥的嗓音顯得有些鬱悶。

『可能寄到了,只是我還沒去看信箱,所以才沒收到。』千萬不要寄丟啊!從來不信鬼神的高晴光,此時也不禁在內心暗暗向上蒼祈禱。

『嗯,那你再去檢查看看吧。』

『好……』

高晴光點了點頭,也不知該和他講什麼才好,緊抓著手機的手心不住冒汗,很快就濡濕了機身。

兩人一陣相對無言後,言非彥終於打破沉默,低聲詢問道:

『晴光,最近過得好嗎?』

『嗯,很好。』高晴光下意識地回答。

『真的?確定不是在逞強?』

『不是。』高晴光臉一紅,只能堅持下去。

『是嗎?我和你完全相反耶。』

『……什麼意思?』

『不行,說出來會嚴重破壞我的形象。好了,我掛電話囉。』

『嗯……』高晴光心中一痛,捨不得他就這樣乾脆地結束話題,卻也開不了口挽留他。

『晴光,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喔。早點睡吧,晚安。』

『嗯,晚安。』

通話結束後,高晴光幾乎是跳起來般,飛快推開門往樓下衝去。

自從胞弟小知不會再寄信過來時,高晴光已經很久沒有開啟信箱檢查來信了。打開信箱蓋,見內部塞滿一堆雜七雜八的廣告信件,高晴光全部抽了出來,緊緊揣在懷中,再度往樓上的房間跑去。

心臟激越得好像回到孩子時期一般,興奮得都快跳出胸腔了。也在這時,高晴光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渴望獲得有關言非彥的任何一點訊息。

坐在矮几一旁,高晴光瘋狂地篩選來信,最後終於看到一封疑似言非彥寄來的信件。小心翼翼地用拆信刀拆開米白色信封,立即露出一張對折了二次地淺藍色信紙及一張類似邀請卡的精美卡片。

高晴光首先打開信紙,貪婪地閱讀言非彥寫在上面的內容。

 

晴光:

好久不見了,你最近過得好嗎?

雖然我發過誓,永遠不再去打擾你,但我可沒說你不可以主動來打擾我呀,你說是吧?整整三個月都沒消沒息,你比我想像中的還狠心。

不知怎麼回事,最近人懶懶的,沒事就會發一下呆,以前很熱愛的工作也有些厭倦了,一下班就想早早回家休息。

不跑夜店後,常被朋友取笑我老了。但他們哪裡知道,我最想去的地方,還是北海道的登別溫泉,因為回憶中那裡有你……

咳,不多說了,再爆料下去,我就沒秘密可言了。

隨信附贈一張邀請卡,上頭有標日期,這一天我會特地空下來等你,專門幫你一人服務。

無論髮型設計、造型設計,從頭到腳都一手包辦到好,以前我只為特殊的老客人做這種貼心服務,希望你也來嘗試一下。轉換一下造型,心情也會變得不一樣喔。

不管如何,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吧?

 

靜候你的蒞臨。

 

                                                         非彥

 

看完信後,高晴光激動的情緒總算平復下來。拿出精美邀請卡,見日期就是三天後的星期六,不禁微蹙秀眉,猶豫著該不該受邀前去。

不管如何,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吧?

當朋友……高晴光再三琢磨這一句話,他其實沒有信心可以扮演好言非彥之「友人」的角色。

若再次見到他時,突然流下淚來,肯定會嚇壞他吧?思及此,高晴光不自覺輕輕笑了出來,鬱悶的心情頓時減輕了許多。

你還想回去北海道的登別溫泉重溫舊夢,我又何嘗不想呢?其實,知道你和我有相同的心思就夠了……

拋下現實中的一切,全然放鬆地和言非彥攜手同遊的日子,真的是高晴光這輩子打從出生以來感到最開心的時光。

如果兩人不談論感情,而是單純以朋友身分接觸的話,自己辦得到嗎?

高晴光捏著手上的邀請卡,陷入沉思中。

 

 

****

 

 

接下來每一個月,高晴光仍會固定收到一張邀請卡,而他也不再像前兩次般遲到良久,總是很早就來到店前等。

沒有意外地,當高晴光第三次出現時,言非彥店內的所有員工全都知道高晴光這人的存在了,甚至暗暗懷疑他就是店長的秘密戀人,當然,沒有一名員工敢在他面前八卦這種事情。

每次一來,言非彥就會先幫他洗髮,然後變化一下頭髮的造型。但修剪完頭髮後,接下來的行程不一定都是試穿衣服而已。言非彥偶爾會帶他出去品酒,或者拉著他去高級餐廳享受各國美食,欣賞流行時裝秀,或是共同觀賞一部藝術電影,甚至買票帶他去看歌劇、音樂劇……總之,就是拉著高晴光到處跑,大方分享他對生活的各種精采體驗。

有的時候,高晴光不禁感覺這種情況就好像……好像約會一樣。一個月僅有一次的特殊約會。

但,高晴光沒有點破自己的懷疑。他深怕自己一說破,這場虛幻的美夢也就破碎了。

縱然一個月只有一天能看見他,高晴光也心滿意足得不想再多奢求什麼。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間,兩人這種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特殊情況已然超過整整一年。

即使一開始懷疑言非彥用心的高晴光,歷經長達一年的單純往來後,也不再胡思亂想了,反而越來越期待言非彥精心安排的行程。而高晴光原本無聊又枯燥的生活也改善了不少,不但開始固定充實自己各方面的知識,甚至慢慢地培養出獨自的生活品味。

高晴光有時也會對目前這種情況感到恐懼,因為他已經無法想像若是言非彥突然切斷和自己往來的話,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而這一年來,高晴光週遭的人事物也改變了不少。花錢買了一層屬於自己的公寓開始背房貸,職位又升遷了一級,方智軒正式接掌公司……但,其中最令他感到驚訝的一件事,就是趙欣寧和陳俊傑決定交往了。

很奇妙的是,以往在女人堆中很吃得開的陳俊傑,一在趙欣寧面前就像是小媳婦般小心翼翼;而在自己面前很小女人姿態的趙欣寧,據說在陳俊傑面前簡直就像是女王般高高在上。她說往西,陳俊傑就不敢往東。

這就是所謂的一物剋一物嗎?每次一在公司見到這對歡喜冤家,感受到陳俊傑在趙欣寧背後對自己隱約散發出來的敵意,高晴光就一陣好笑,也暗暗有些羨慕。

而趙欣寧自從和陳俊傑交往後,不知怎地,或許終於對高晴光死了心,一有機會就會催促他趕緊交女友,不要再孤家寡人下去,甚至也會對他八卦新進員工中的某某女同事似乎對他有意思,要他把握一下機會,每每弄得高晴光哭笑不得。

不要再孤家寡人呀……老實說,高晴光也很想要有人陪伴在身旁度過漫漫寂寞長夜,但自己唯一心動過的男人,實在太優秀又太有魅力了,導致他現在看到其他男人都跟看到木塊一般,心底沒辦法牽動任何漣漪。

有的時候,高晴光也會懷疑言非彥難道也跟自己一樣,仍是孤家寡人一個嗎?在每個月只能見一次面的情況下,他對言非彥的交友情形根本不熟悉,更何況,就算言非彥交了新男友,自己也沒有任何「資格」多說什麼吧……每次一想到這裡,高晴光就不敢再深想下去了,寧願當鴕鳥把自己深深埋起來,不聽也不聞。

叩叩!

門板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陷入沉思中的高晴光霎時驚醒了過來。

「小光光,你準備好了沒?咱們該出發囉!」方智軒倚在門邊詢問。其實他已經來了好一會兒了,只是見高晴光一直在發呆,對自己完全視而不見,才忍不住敲了下門板驚醒他。

「喔,我準備好了,走吧!」

高晴光點點頭,胡亂將桌上的資料全塞進公事包中,追在方智軒身後往停車場走去。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