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跟一群老頭子談判真是累死了,如果是美女也不會這麼難受,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大吃一頓,補充一下消耗的熱量才行。」方智軒揉了揉僵硬的肩膀,吐出一口長氣後,嘟嘟嚷嚷地大聲抱怨。

「嗯,是啊……」走在他身旁的高晴光有些心不在焉地應道。

「小光光,你覺得我這次有沒有機會拿下這件案子?」抱怨了幾句後,方智軒有些信心不足地詢問他的意見。

「喔,有吧……」

兩次得到的回應都一樣簡短,就算方智軒再遲頓,也感覺得出高晴光對自己有多麼敷衍,不禁露出一臉不滿。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呃,什麼?」高晴光猛眨了眨眼,一臉迷茫地抬頭看向他。

見他一副無辜模樣,方智軒也氣不起來了,無力地擺了擺手。

「算了,沒什麼,當我剛剛都在自言自語吧。」

「對不起,我方才一直在想別的事……」高晴光一臉不好意思地道歉。他萬萬沒有料到方智軒這次的目的地,居然離言非彥的店非常近,只要經過這條街,然後右轉走十幾步就可以看見M&H造型工作室的招牌了。而方智軒的車子,則是停在這條路盡頭左拐進去的收費停車場。

「沒關係,反正我只是一個卑微的小人物,你不用太在意我。」方智軒按著胸膛,一副傷心欲絕需要安慰的模樣。

「也是,那我收回道歉吧。」高晴光聳了聳肩,很乾脆地道。

果不期然,方智軒聞言立刻跳了起來。

「哇咧!才道歉三秒就收回去,你的良心被狗啃啦?」

「良心?」高晴光無辜地眨了眨眼,露出一臉「那是什麼東西?」的迷惘神情。

「……算了,當我沒說過吧。」萬萬沒料到平常很嚴肅的高晴光也懂得跟人耍賴了,恨得牙癢癢的方智軒一陣無可奈何。

高晴光在他後面笑了笑,突然道:「現在算下班時間了嗎?」

方智軒看了一眼手錶,見已經五點半了,於是一頭霧水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你先回去吧,我一名朋友正好在住在這裡,我順道去拜訪他一下。」高晴光理直氣壯地道,反正眼前的總經理都同意現在是下班時間了,不回去打下班卡也無所謂。

「你有朋友住這裡?」方智軒驚訝地挑了挑眉。

高晴光再次點了點頭,朝他揮了下手:「是啊,所以就不跟你一道回去囉,明天見。」

「呃……我怎麼有一種被人當成司機的感覺?」見高晴光匆匆忙忙離去,方智軒抓了抓頭髮,無奈地獨自轉身往停車場走去。

高晴光完全不在意方智軒有什麼想法……不,應該說,他已經沒有心思去在意方智軒的想法了。今天是他頭一次在兩人約好的時間之外,去店內找言非彥,一想到此,他的心臟就跳得飛快,彷彿陷入初戀的青澀小夥子般忐忑不安。

待會兒該找什麼藉口去見他呢?不曉得他今天有沒有在店內忙碌?他看到自己會感到開心嗎?高晴光越靠近言非彥工作的地方,就越緊張不安,不但口乾舌燥,手心也微微發汗。若非異常渴望見到他的念頭不住在腦海中叫囂,恐怕高晴光已經轉身離開了吧。

一步、二步、三步……言非彥工作的地方就近在眼前了,高晴光甚至已經透過透明玻璃門,見到他在裡頭幫一名側臉看起來非常可愛的少年修剪頭髮的忙碌情景,白皙的臉頰忍不住浮現一抹激動的紅晕……然而,不到一秒鐘,他臉龐的血色迅速褪下,變得慘白無比。

只見那名坐在位置上、原本高晴光以為只是普通客人的可愛少年,從口袋中掏出手機,似乎在詢問言非彥的電話號碼,而言非彥也沒有拒絕,不但滿臉笑容地回答他,見少年似乎按錯了號碼,還主動地把對方的手機拿了過來,幫他做修正。

光是看著兩人親密的互動,高晴光就一陣渾身發涼,心臟好像快停止跳動般瞬間凍結了,但高晴光隨即暗暗嘲笑自己,畢竟言非彥又不是專屬於他的私人物品,他憑什麼湧起一股強烈被人背叛的感受?

況且,乍然一看之下,感覺他們好像有些曖昧,但實情或許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嚴重」吧……高晴光不斷地為自己做心理建設,豈料,言非彥和那名少年接下來互動的畫面,很快便狠狠擊碎他在脆弱心靈外圍築起的層層高牆。

那名少年收起手機站了起來後,很好奇地和言非彥比了下身高,似乎不滿意自己比較矮地嘟起嘴巴,一旁的言非彥好像覺得他鬧彆扭的模樣很可愛,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髮表示安撫,那名可愛少年不開心地一把抓住他的手晃了晃,卻是沒有立刻放開的意思。

「唔……」不要碰他!高晴光緊緊咬住下唇,才勉強將差點脫口而出的怒斥吞回肚內,再抬眸深深看了一眼正低著頭笑得很溫柔的言非彥後,決然轉過身,腳步有些蹣跚地緩緩離去。

當然,沒有回過頭的高晴光,並不曉得店內有其他人正巧注意到他的身影,然後迅速地轉告言非彥,他聞言後頓時露出一臉又驚又喜的神色,微抬腳正想往外衝去找高晴光,卻被那名可愛少年一把拉住的情景。

 

****

 

高晴光完全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只感覺自己好像稍微清醒過來時,人已經呆呆坐在客廳的沙發之中了。

彎腰痛苦地抱著異常混亂的腦袋,高晴光已經不曉得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了。

他不是嫉恨那名少年,而是被自己突然湧現的佔有慾嚇到了。

一股打從心底產生將言非彥佔為己有的強烈慾望,幾乎瞬間擊垮高晴光的理智。

雖然這一年來只有十二次和言非彥見面的機會,但他可以說是每一天都在為一個月僅有一次的見面機會而活。若要說之前和言非彥發生親密關係時,他已經在自己心底留下無法抹滅的深刻印象,那麼接下來這一年來僅有十二次的相處,就是把言非彥的身影徹底融入自身骨血之中,再也分離不開。

若是言非彥交了新男友後,導致自己無法再在他心底佔據一塊特殊位置的話,那自己一定會崩潰的……高晴光不住深呼吸,拼命叫自己冷靜下來,然而身體卻仍忍不住微微顫抖,像是活生生從一處溫暖的地方突然墜入冰窖之中,冷得幾乎承受不了。

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吵雜的門鈴聲驀然響起,才將陷入失神狀態中的高晴光驚醒過來。

高晴光飛快抹了抹不知何時爬滿臉龐的淚痕,起身往門口走去,神情木然地伸手拉開一道門縫。

「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

赫!高晴光不可思議地抬起頭來,正好和皺了皺眉頭的言非彥四目交接。

「你……你怎麼來了?」

「不歡迎我進去嗎?」言非彥仍是一臉嚴肅,似乎很在意高晴光雙目通紅的問題。

高晴光回過神來,連忙將門板的鎖扣拿下來,請他進來,接著轉身就要去廚房弄飲料,卻被言非彥一把拉住。

「不用忙了,先聊聊吧。」

「放……放開我……」高晴光語氣有些微弱地要求。被他一碰觸,眼眸霎時又蒙上一層矇矓霧氣,幾乎不敢對上他的眼睛。

「過來。」言非彥對他的要求充耳不聞,眉頭越皺越深,態度強硬地拉著他來到沙發坐下。

高晴光六神無主地低著頭任他擺佈,萬萬沒料到言非彥會在他心靈最脆弱的時候突然現身,所以他根本不知該作何反應才對。

「晴光,你是怎麼了?剛剛哭過嗎?」

「嗚……」男人含著一絲溫柔關懷的質問聲,霎時硬生生逼出高晴光隱忍多時的淚水。

突然見他流淚,言非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動作很笨拙地拼命幫他拭淚。但他這樣做,只是導致高晴光淚腺決堤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而已。

「是誰欺負你了嗎?」

言非彥將他擁入懷中安慰,臉上浮現一抹怒意。

高晴光猛搖頭,只是不發一語地默默流淚。而他這副失常的模樣,似乎令言非彥擔心到了極點。

「別哭了,你這樣害我很擔心……」言非彥抱緊他,溫柔地拍撫著他的背脊,接著忽然想到一件事地開口詢問:「對了,你今天突然跑來我工作室的附近,就是想來找我聊心事嗎?既然如此,你幹嘛不直接進來呢?」

高晴光淚眼模糊地抬起頭來,詫異地望向他:「你看到我了?」

言非彥搖了搖頭,解釋道:「不是,我沒有注意到你,但店裡其他人卻有看到你。」

「我只是……剛好路過……」

「只是剛好路過?那為什麼不進來打聲招呼?」言非彥揚了揚眉,明顯不信他說的話。

高晴光心虛地偏過了頭,啞著嗓音說道:「我突然想到還有其他事……」

「我怎麼覺得你有事情瞞著我……」言非彥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努力回想當高晴光到來時,自己正在做什麼,苦苦思索間,突然靈光一閃,臉上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得意笑容:「你看到我和客人互動的情況了?你吃醋了是不是?」

「沒有!」高晴光臉一紅,連忙否認。

「會吃醋,就代表你終於喜歡上我了對不對?」言非彥仍步步進逼,眸底滿是驚喜光芒。

「我沒有!你不要胡說八道!」突然被人揭穿心思,高晴光慌亂得只能用盡全身力氣否認。

「你還是這麼倔強。」言非彥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不清,「不過,你真的誤會了,他只是我一個老顧客的兒子,算是認識很久了。他從小就被送去國外念書,最近放假回來,順道跑來店內找我敘舊。況且,他現在才十六歲,我就算再怎麼禽獸,也不可能對那麼嫩的孩子出手吧。」

「……」高晴光低著頭,也不曉得有沒有把他的解釋聽入耳內。

「晴光,你實在很令人放不下心……」言非彥眼神複雜地看著他,像是對他有一股說不出的又愛又恨,「難道你沒發現自己總是做些讓人擔心的事嗎?你狠狠將我推拒在心門外,卻又老是做些不得不惹我注意的事,這樣很矛盾,你知不知道?」

「我……我沒有……」

「我一顆心老被你弄得懸在半空中,要上不上、要下不下,氣都快喘不過來了。就在剛剛還沒過來前,我甚至差點把吹風機敲在那位客人的頭上……這樣很糗耶,拜託你饒了我吧。」

「……」高晴光緊咬下唇,再次低下頭來。

「好,你不承認喜歡我也無所謂。光我一個人喜歡你就夠了吧?卑鄙無恥下流該下地獄的人渣,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為什麼說自己是人渣?」高晴光聞言一怔,腦筋一時轉不過來。

言非彥嘴角一翹,邪邪一笑說道:「你說,強姦犯算不算人渣?」

「強姦犯?」

高晴光瞪圓了眼睛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言非彥忍不住捏了他臉龐一把,厚顏無恥地繼續說道:「你不承認喜歡我,那等一下我們做了之後,就不能說是和姦,而是強姦,這樣我不就變成一個該下地獄的強姦犯?」

「你……」高晴光霎時滿臉通紅,狠狠瞪著他。

言非彥笑瞇瞇地看著他,突然頗有感觸地嘆了一口氣:「唉,等了好久,終於逼出你這麼一點反應了。」

「什麼意思?」高晴光低聲詢問,不知怎地居然緊張得一陣胸悶。

「呵,現在說出來應該也不要緊了吧。老實說,這一年來,我怕中途嚇跑你,所以一直很克制自己不要碰你,但是為了讓你徹底迷戀上我,每次見面前我都會挖空心思安排行程,希望你覺得我是這世上最棒、最獨一無二的男人。我從來沒有花這麼多心思在一個人身上,假如你最後還是移情別戀跑掉了,我一定會殺了那個把你搶走的男人!」

聞言,高晴光一陣啞然無語,萬萬料想不到言非彥故弄玄虛了一年,就是為了讓自己徹底迷戀上他。

「你這個傻瓜……」

「我哪裡傻了?」言非彥不滿地皺起眉頭。

「你當然很傻,因為我早就喜歡上你了。」

言非彥聞言一呆,嗓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你說什麼?」

「你沒有聽錯,我承認了。」高晴光輕輕點了點頭。親口承認後,心情奇妙地霎時輕鬆了不少。

「你承認了?」言非彥呆滯的腦筋終於轉了過來,欣喜若狂地看著他,好奇地疑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很久之前了,好像是小知跟我提到有你這個人時……」高晴光紅著臉蛋低聲道。

聞言,言非彥又狠狠呆了一下,他實在想像不到高晴光會比自己預想得還要更早喜歡上自己。

「你說什麼?那你那時候為什麼一再拒絕我?」假如那時候高晴光出聲挽留自己的話,或許雙方就不用承受分離之苦,更不用苦苦等到一年又三個月後才互相坦白心聲了。

高晴光咬了咬牙,還是忍著心痛說出來道:「因為那個時候我曉得你不是真的喜歡我,只是看我和小知長得像,才對我有興趣而已。」

「你……」言非彥神情複雜地看著他。的確,這也不能怪高晴光那麼想,當時自己確實有一點把他當成小知的意思,也是歷經了這一年多來的分離及思索,他才有辦法一點一滴客觀地了解高晴光這個人,進而深深愛上他,而不再受到小知的影響。

「那你現在為什麼又承認了?難道不怕我還是把你當作小知的替身嗎?」

「……那也無所謂,我決定認輸了。」高晴光半垂眼眸,顫著嗓音說道,「只要能跟在你身邊,就算一輩子被你當成小知的替身也不要緊了。」

懷中人話裡濃濃的情意,令言非彥忍不住鼻子一酸,用力抱住他。

「傻瓜!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傻瓜!」

高晴光沒有掙扎,只是靜靜任他抱著,拔除了身上所有尖銳的冰冷及倔強。

過了許久後,言非彥含著一絲歉意的低啞嗓音,在高晴光耳邊輕輕響起。

「對不起,我可能一輩子也忘不了小知。」

高晴光一臉理解地搖了搖頭。

「我也是,所以沒關係的……」

「但是,我更受不了你不在我身邊。」

「……」

「晴光,別再離開我了,好嗎?」

「……嗯。」

見言非彥低聲下氣地流露出懇求神色,高晴光頓時心中一痛,點了點頭,緩緩傾身向前,主動貼上男人有些顫抖的冰涼唇瓣。

睽違良久的吻,雖然沾了一些淚水的苦澀,卻甜蜜得瞬間融化了彼此的心。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