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美女如玉

 

站在門口的眾人看著屏風後的女子,突然安靜下來,甚至不由自主地放輕了呼吸。女子坐姿柔美安詳,手裡拿著面鏡子,似乎是愛美的少女正在對鏡裡紅妝。然而,此時此刻,大家腦海裡不約而同地想起的是剛剛乾屍筆記本中提到的沒有臉的女人,本來美好的畫面看來就帶了些恐怖。就連以向美女獻殷勤為人生幾大目標之一的馬文青都往後站了站。

錢教授的眼睛又向男生們看去,一群雄性的眼睛驚恐地瞪了起來,決定教授就算再如何鼓勵,用什麼樣的誘惑也絕不屈服!

錢教授一樂,自己轉身往屋裡走去。喬逸、陳玉舉著槍,馬文青一手拎著刀、一手將黑驢蹄子揣在隨手可及的衣服裡,三人謹慎萬分地跟在了錢教授後面。接著,一直備受眼光關愛的封寒雙手插兜,在女生的星星眼,男生萬分嫉妒之下慢條斯理地走進屏風後面。

陳玉進屋後,立刻用槍指向桌邊的人。一身銀白色古裝的女子低垂著頭坐在那邊,長長的黑髮傾瀉下來,看不清容貌。但是露出衣服的手腕,脖頸等,玉白圓潤,根本不像幾百年前的人。難道已經屍變了?

奇怪的是,她手裡拿著鏡子的姿勢就沒有變過,像是沒有看見闖進來的人。馬文青抬眼看向陳玉,兩人對視一眼,頗有默契地互相點點頭,同時悄無聲息地往屋子裡面走去。繞到女子身後,慢慢靠近,兩人快到桌邊的時候,馬文青忽然怪叫一聲,往後退了幾步,甚至有些站不穩。

他臉色慘白,聲音都有些走調:「真、真的沒有臉——」原來,馬文青接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鏡子裡的女子的臉。

這個變故,讓進來的幾個人都緊張起來。陳玉抬頭看了看一直沒表態的封寒,又往前走了兩步,湊近觀察了一番,然後抬眼肯定地說道:「確實沒有臉,可能沒有來得及雕上去。」

然後陳玉用帶著手套的手輕輕一撩那頭髮,黑色的長髮直接滑落到地上。大家終於看清楚,這裡坐著的,赫然是個玉石雕成的人。

陳玉狡黠地笑著,抬起眼:「剛才我就在懷疑了,這根本就不是個活人。」

錢教授哈哈大笑,封寒抱著雙臂靠在石牆上,歪頭打量著陳玉,眼裡隱約有淡淡的笑意。

馬文青擦了把汗,從地上爬了起來,嘟囔著辯解道:「這跟以前的雕像完全沒法比,簡直跟個活人沒兩樣,不然我怎麼可能沒有發現!那個,小陳玉,反常即妖,你確定你最近眼光沒問題?」

陳玉面無表情地轉眼看馬文青,鄙夷地說道:「因為我不像你,只關注著美女的臉!」

兩個人在裡面鬥嘴,外面眾人見是虛驚一場,都陸陸續續地走進屋裡。

其實馬文青說得也有道理,這根本就不像個雕像,無論從身段還是她身上的衣服,甚至肉粉色的光滑溫潤的玉石,都很難看出這是個假人。玉石雕像拿著一柄鑲金帶玉的鏡子,靜靜地照著自己根本沒有的臉,似乎在考慮該畫成什麼樣。

桌上擺著一個巨大的銀奩,用銀託盤托著,銀奩周圍雕琢著精緻的鎏金牡丹花紋,裡面分六層。原先可能放置著梳妝用具,現在只有些掉落的銀片和玉片,還有一層放著紅胭脂,裡面的東西應該大部分被先前進來的那夥人帶走了。石桌上還放著兩個錦盒,上面一個開著,空空的,連同做襯裡的黃色絲綢也褪色腐爛了。有個學生將盒子拿開,底下的錦盒忽然啪的一聲自己彈開了。

陳玉嚇了一跳,再看錦盒裡面,居然是擺的整整齊齊的水果,有桃子,有李子等,居然鮮嫩得像剛摘下來的。眾人都驚歎著,這盒子難道有防腐的作用?錢教授忽然說了句:「不好!」

然後大家眼睜睜地看著嫩生生的水果忽然變成了灰色的灰塵,鋪在裡面的襯布也迅速腐爛了。

錢教授心痛地看著盒子說道:「大部分古墓裡的東西見到空氣就會被腐蝕,這也是這麼多古墓,國家卻並不挖掘的原因,怕科技無法到達一定水準,給歷史遺留下來的寶貴資料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那學生拿開上面的盒子的時候,也根本想不到下面的盒子會自己打開。可能經過這許多年,裡面氣體膨脹的結果。錢教授嘮叨了幾句,讓大家以後千萬注意。

大家在這石室裡再也沒有其他發現,拍照後就離開了石室,繼續往前走。不大工夫,大家就發現了第二個石室,和剛才的佈局差不多,只是這裡沒有什麼玉石雕像。

屋裡掛滿了銀白色的衣服,足足有十幾套,不知道是什麼料子,居然過了這麼多年,依然完好無損。衣服上繡著花,有些上面還題著詩詞,筆跡秀美婉約。

錢教授像是想到了什麼,拿出陳圓圓棺槨中尋到的手劄,仔細核對後說道:「絕對不會錯,這衣服上是陳圓圓的筆跡,看來她離開墓室之後,就來到了這裡。」

陳玉皺眉問道:「古人以為人在陰間過著和陽間一樣的生活,所以事生如事死,墓裡衣服鞋帽,生活用品往往一應俱全。難道陳圓圓最後是葬在這裡的?」

喬逸用手揉了兩把陳玉的頭髮,笑著說道:「也許陳圓圓不願意和那個副將生死相隨吧。」

這會兒,馬文青忽然驚喜地喊道:「我靠,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絕代佳人了!」

大夥都往馬文青的方向看去,見他手上拿著個卷軸,正看的兩眼放光,滿臉的嚮往之色。方今急吼吼的湊過去,眼裡露出惋惜的眼神,義正言辭地說道:「嘖嘖,馬同學,作為一個研究生,國家高層次的教育對象,肩負著國家現代化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重任的人,你的表現真是太讓人失望了,實在是太沒追求了!」

說完將卷軸搶到自己手上,看了一眼,頓時眼睛發直,說不出話來了。

方今的女朋友小齊冷冷地哼了一聲,方今立刻神魂歸位,咳嗽了一聲說道:「其實也就是……還好,我看,我們的小陳玉也不比她差。」

馬文青抬頭用看白癡的眼光看了看方今,罵道:「那能比嗎!要不是小時候那小子跟我一塊洗澡,脫光了啥都看過,我也不像現在這麼煩他,白白澆滅老子的幻想!」

「咳,馬哥,您說出來了。」方今在一旁小心提醒道。

馬文青終於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抬頭心虛地瞄了陳玉一眼,陳玉正黑著臉,捋袖子準備上來抽他。馬文青忙迅速地到了錢教授面前,將手裡的卷軸遞給教授。

眾人都湊過來看馬文青所謂的絕代佳人,卷軸上是一幅人物畫像,細膩的線條畫著一個宮裝女子。不論是明若秋水的眼神,還是翹起的嘴角甜美的微笑,甚至衣服勾勒出來的風流身段,都讓人覺得畫像上的女子出奇地傳神,那種古典的柔美立刻征服了一干單身男生的心。

卷軸最底下有一行小字:贈愛妾圓圓。

錢教授仔細看了看,便說道:「果然是陳圓圓留下來的,這可能吳三桂給她畫的像。」

姚雯雯湊上來,看後噗嗤笑了一聲:「傳說中衝冠一怒為紅顏的美女,也就這樣嘛。」男生們這次倒是沒有立刻附和這位副班長的話,姚雯雯哼了一聲,轉身跟幾個女生到一旁嘀咕去了。

 

這時候,只有封寒正在觀察那些衣服,陳玉甚至看到他用手摸了摸,衣服上瞬間已經劃了個洞出來。

陳玉滴汗,準備假裝沒看到,但是仍然湊過來阻止這個破壞狂,低聲叫道:「你在破壞文物!下手輕點,這些衣服的價值可比——粽子高多了。相信我,就算你再厲害,我們這麼多人……」

封寒臉上露出疑惑,點頭說道:「對,你們打不過我,當然,全部。雖然我剛醒過來,還沒有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你們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封寒盯著陳玉亂亂的頭髮,雖然聲音冷淡,但是意思好歹算是好言相勸。

陳玉語塞,決定當自己沒有說過剛才的話,又問道:「這衣服有什麼古怪的?」

「嗯,料子摸起來很熟悉,想不起來,但是沒有危險。」封寒說道。

「嗯,的確很特別,不是絲綢不是棉麻,韌性相當好。」陳玉眯著眼說道。

「如果你們教授不反對,你可以把這些衣服都帶上。」封寒說道。陳玉看了看他,點點頭,心裡想到:出現在棺材裡的除了墓主,還有可能是盜墓賊。難道封寒也是盜墓的?他又為什麼渾身赤裸地睡在棺材裡?

「你的黃金杖放在哪裡?」陳玉疑惑。

封寒眯著眼,沒有說話,似乎回想起來什麼,然後張嘴打了個哈欠。

陳玉發誓自己看見了封寒突然變長的尖牙,於是他迅速地轉移了話題,看著那幫圍觀美女畫像的男生道:「這些人真夠無聊的。」說完了,忽然瞄了封寒一眼,咽了咽口水問道:「你.……作為一個男人,對美女難道不好奇?」

封寒看了陳玉幾秒,說道:「他們說的是實話,你比那女人好看多了。」看著陳玉吃驚地瞪大眼,封寒繼續說道:「你是希望我這麼說?其實,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這些,我既然選了你,就不會嫌棄你的長相。」

陳玉目瞪口呆地看了封寒半天,叫道:「我發誓我根本沒那該死的想法!再說,祭品跟美醜有一毛錢關係?!」

封寒面無表情地說道:「沒有關係,還有,你終於承認你是祭品了,希望你能隨時有這個自覺。」

陳玉扶著牆,幾乎要吐血,如果能力允許,他只想掐死身邊這個……怪物。

 

這時候錢教授讓陳玉和馬文青將屋裡的衣服仔細收起來,陳玉喜滋滋地將所有的衣服打了個大包,背到身上。將自己的背包扔給封寒背著,心裡暗暗得意,總算讓這個拽得要死的粽子發揮一下存在價值,當一回壯勞力。

出了這個石室,沿路繼續往前,因為已經確定這裡就是陳圓圓最後來的地方,眾人心裡都在想著,什麼時候遇到第三個石室。第三個裡面是陳圓圓的隨身用品還是富可敵國的寶藏?

石道裡面的長明燈漸漸變少,許多像是被人為破壞了,又在回廊似的石道裡走了一段,第三個石室終於出現在人們眼中。但是與前兩個不同的是,這個石門是鎖著的。

陳玉又被推到最前面,封寒也走了過來。本來負責掩護工作的馬文青看到接近的是封寒,不知道該不該攔,猶豫間,封寒已經走了過去。

陳玉正戴著黑色的手套順著門上下摸索,門上有聲音響起來的時候,陳玉略有些疑惑的抬起頭,弩箭已經往他眉心射過來。陳玉驚得往後仰,平常家裡門上有機關的情況很少見,古墓裡雖然很可能有,但是陳玉還沒有下過墓,經驗太少。

一隻手從後面扶住陳玉的腰,另外一隻手已經迅速地攥住那只弩箭。陳玉眼睜睜地看著封寒手上用力,鐵制弩箭已經彎曲成奇怪的形狀,然後被丟棄在一旁。陳玉愣愣地看著地上的箭,泛著藍光的箭頭,上頭肯定加了料的。封寒臉色如常,這算是以毒攻毒?

馬文青趕緊扶住陳玉,催促道:「唉唷喂,小陳玉你倒是小心點,這門到底能開嗎?實在不行,就用我的法子。」

「不用,現在沒事了。」陳玉剛剛已經察覺出這門有些不對,不過現在能肯定不會再有暗器。

不大工夫,陳玉已經將門打開,和第一個石室差不多,也有個木框屏風。馬文青因為第一次被嚇了一跳,有些沒面子,這會兒打頭陣沖了進去。

「靠,準備的真全,現在連床都有了!」馬文青喃喃說道。

陳玉這時也進了屋裡,只覺得光線比之前更黯淡。床邊的長明燈罩著薄紗,床上灰白的錦被下有人形的隆起,瓷枕上一頭黑髮如雲。這次是個蓋著繡被的女子,露出的側臉隱隱有溫潤的光,彷彿玉石雕琢。

馬文青一屁股坐到床邊上,咋咋呼呼地說道:「爺這次可不會再上當了,管你有臉沒臉,不就是個假人。嗯?這個有臉?奶奶的,這個好像是個真的!」

陳玉看的更清楚,雖然這女子有沒有呼吸看不出來,但是隨著馬文青那大塊頭往那一坐,女子已經睜開了眼。

女子似乎愣了愣,瞬間就張開了嘴,兩顆長長的尖牙露了出來,粽子?!陳玉擔心馬文青出事,對著那女子就是一槍。

馬文青接二連三地真被嚇著了,這會兒又驚又怒,抬腳奮力將女子踹的一歪。陳玉的子彈擦著女子的耳朵射到牆上,然後發出清脆的響聲,子彈又滾落到地上。

女子猛然回身看向陳玉,作勢要撲過來。

這時候外面的人聽見聲響,趕緊沖進屋裡。女子猶豫了一下,回身往床裡撲去,轉眼不見了蹤影。

方今趕緊上前扶住了馬文青,問道:「馬爺,怎麼回事?怎麼這回更狼狽啊?您不是再也不會被雕像嚇到了嗎?」

「奶奶的,這次是真的,不信你問小陳玉。」馬文青急了。

陳玉依然站在門邊,他臉上都是冷汗,剛剛女子回身看過來的瞬間,他看到那女子臉上一雙黃色的豎瞳。

而且,女子逃走的時候,陳玉似乎聽到了昨天夢裡聽過的清脆的鈴聲。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