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叔!」展子舒露出了燦爛的笑臉,迎著展翼伸出手用力抱住,「叔!你又漂亮了!」

展翼一身中性色彩的收腰小西裝,立領的白襯衣,脖子上還繫了條五彩的小絲巾,看著又俊又雅致,要模樣有模樣,要氣質有氣質。只是,眼下他正因為展子舒這麼一句話,高興地眨著雙蝴蝶似的眼睛,滿眼亮晶晶地看著展子舒,一臉期待地說:「真的嘛?真的嘛?小寶?你可別騙我哦!前幾天我還看到眼角長皺紋了。呶,就在這裡……」小叔瞬間又變臉,特認真指著眼角說。

展翼裝模作樣仔細看兩眼,也特認真語氣說:「那還真沒有看出來!叔!」

「啊!那就好!」小叔鬆了口氣。

展子舒用力點頭:「那是必須的!可不敢騙您。」展子舒不露痕跡地用餘光掃著周圍畢竟他小叔這身裝扮和神情放在這年代果真還是惹眼的。

展翼顯然沒顧忌那麼多,一高興就重重抱住了展子舒,往他身上用力蹭了兩下,嬌聲叫著:「小寶!」。

頓時又引得不少人側目。

展子舒重活一次都沒法忘記小時候的「陰影」,僵著手輕拍了一下展翼的背,輕聲說:「小叔,小叔,行了吧?」抱夠了,該放開了吧?大庭廣眾之下,他可不願被人圍觀。

然而,展翼顯然不是個在乎別人眼光的主,又是面對自己多年沒見的可愛小侄子,果斷沒有想放手的念頭,就死活摟著展子舒,一邊捏著展子舒的小臉,一邊眉開眼笑:「呦,看這小臉滑!」

展子舒哭笑不得拉開展翼東捏西摸的手,說:「叔!別破壞您形象。」

展翼「嘿嘿」笑著,冷不丁敲了展子舒一下,才說:「小傢伙,倒是越來越會說話了。讓叔看看,長大沒有?」說著,那雙水色的眸子漾滿了溫柔的目光,用心地上上下下看著展子舒,不一會兒,眼裡就透出了一股子心疼的意味。

就聽展翼不捨地說:「小寶!怎麼這麼瘦?有沒有好好吃飯啊?高二有那麼忙?還是你爸虐待你了?乖啊!跟叔說,叔幫你。」

展子舒沉沉地笑著,道:「叔,我這是餓的,你快帶我去吃飯吧。」

「哎哎!你爸真敢餓你啊?快點,咱走,吃飯去。」展翼一聽展子舒喊餓,就火急火燎地又帶人往機場外走。

這時候S市的機場還沒有擴建,仍是挺舊的模樣。門口停了一大堆的車。展翼匆匆走了幾步,就衝著一個地方猛揮手,還邊喊:「Here!Here!

 

展子舒站在展翼身後,挑挑眉,雖然這輩子他還沒見過,但過去他多少對即將出現的那個人有點印象。果然,沒等一會兒,就看見一個金髮碧眼的白種帥哥一身格子襯衫牛仔褲,相當陽光,手臂上掛了件外套就走了過來。

展子舒暗自歎口氣,果然惹眼。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又是一堆人側目圍觀。這年代的老外在S市,還沒多到讓人見怪不怪的程度,而且有老外就代表著非富即貴,果然和他小叔在一起想低調點都不行。

老外腿長,幾步就到了展翼他們身邊。先是熱情地朝著展子舒露出笑臉,然後對著展翼說:「Your nephew?

Yeap.ZhanZishu.」展翼笑著推過展子舒,又對著展子舒道:「小寶,這是……嗯,我朋友Vincent,來,叫uncle。」

展子舒有點頭疼,說起來,他過去最怕的就是和這群洋鬼子打交道,一開始是語言不通,到後來又發現這些洋鬼子各個都好像傻愣愣,連檯面上說句話都不會,直來直去的有些場合上還真讓人下不了臺。至於這個Vincent,展子舒當然知道他是展翼在國外的幾年裡禍害回來的老外。

那時候,展子舒對這人實在沒法有什麼好印象,展翼和他在一起,有時候同進同出,讓展子舒看著就反感。況且,當年,天朝的人對老外除了是有錢以外,還有幾個概念,就是「猩猩」、「濫交」、「愛滋病」等等,都沒什麼和好事沾邊的。

也所幸展翼沒有帶著這個Vincent回國都,否則天知道展老爺子會不會打斷展翼的腿。想來,展翼估計也是考慮到這個,所以就算回國那麼久都沒回過國都。

展子舒就一直不明白展翼怎麼會喜歡這麼樣一個老外,但是後來,因為蕭錦程的安排,展子舒終於從那地方出來,來接他的也就是這個老外。是Vincent帶著他到了當時已經是瘦得幾乎沒人形的展翼身邊,看著Vincent默默摟住展翼。那會兒,展翼哭得連伸手的力氣都沒有。同樣,也是這個Vincent告訴展子舒,讓展子舒放心的離開,他會帶展翼出國,也會照顧展翼一輩子。

正因為這些話,展子舒默默地看著Vincent如此仔細溫柔對待展翼,這才下定了決心離開。直到現在,展子舒都在慶幸,那時候他若沒有帶著展翼一起走,展翼是否還能活著,連他都沒有自信。

Nice to meet you.Uncle.」展子舒朝著Vincent點頭。這時候的展子舒英語即便不標準也勉強算是能溝通的。雖然有點不習慣叫什麼「uncle,這免不了讓他覺得有點GT腔的味道,但這一聲喊得,卻是真心實意的。凡是對他展家用心的人,也都當得起他展子舒的敬意。

展翼在一旁挺高興,他本來有點擔心他的小侄子是不是還像過去那樣對他冷冷淡淡,可現在看看,倒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果然是長大了,而且小寶以前一定也是喜歡他的,展翼更自信了。

Vincent也朝著展子舒生澀說了句:「你好。」

展子舒聽著就笑了,看來這時候的Vincent還沒被自家的小叔把中文調教好啊!

「Vincent,let ’s go and find something to eat.」展翼朝Vincent打了個招呼,然後推著展子舒就走。

上了展翼開來的車,展子舒自動自覺坐到了後面,把駕駛副座讓給了Vincent。展翼開著車就出了機場,邊問:「小寶,想吃什麼?」

展子舒不想太麻煩,而且雖然不過一小時多點的飛行距離,但是昨晚失眠,今天又起了大早還在機場等了好久的他,感覺非常累,就道:「叔,就去我住的酒店吧,隨便吃點就行。」

展翼算是聽出來展子舒的疲倦,邊開車邊回頭看了眼,有點心疼道:「傻小寶,到這裡了,還住什麼酒店?怕叔家不夠你住啊?要不叔讓林姨給你弄點粥?」

展子舒「嗯」了聲,沒反對。展翼就指揮Vincent給家裡打電話。然後,就見Vincent舉著電話湊到展翼耳旁,車廂裡就響起展翼對著電話裡吩咐的聲音。

展翼的聲音很柔亮,Vincent就顯得有點低沉,但卻感覺很陽光。展子舒坐在後座上,看著兩人的互動,心底突然湧起一種像是感動,卻又更像是痛的感覺。如果沒有那件事……

展子舒側過頭阻止自己再想下去,把眼神移向了車外,那是陌生的景色。在過去,他沒唸完國都大學之前,都沒怎麼踏足過S市。而後來,因為各種事,他越發頻繁地往來於S市和國都之間,也就對S市更加熟悉起來。在S市,甚至有不少的產業都是屬於他展子舒名下的。

S市是個遍地黃金的地方,就算是位高如國都的那些權貴們,也不會放棄S市這樣的地方,展家也一樣。可也正因如此,利益的糾葛之間,當初狂傲如展家的他們,最終也沒有逃脫那背後洶湧而來的暗潮,直至沒頂之災。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展子舒緊緊握住了拳頭,這一次他不會再錯了。

 

展翼在S市的家是完全鬧中取靜的一處好地方。位於市中心,一大棟掩沒在鬱鬱蔥蔥樹林中的別墅,看上去頗有年代感,聽說還是過去哪個S市名人的宅院。不過,當初一力要買這處房子的是Vincent。就九七年的經濟狀況來看,這房子已經是天文數字。但是知道未來發展走向的展子舒,不得不說Vincent真是好眼光。

展翼看展子舒一臉疲倦的樣子,進了家門之後,趕緊就讓展子舒去休息。等林姨弄好粥之後,再叫他來吃。

展子舒點點頭,也不推辭,就進了已經收拾好的客房。衣服也沒來得及脫,就往床上一躺。他是真的累了,飛機上那一小會兒,還做了個噩夢,這讓展子舒精神疲累極了。結果,頭一黏枕頭,他就沒了意識,也不知到底是昏倒,還是睡倒。

展翼小心地看了眼正睡著的展子舒,姣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輕輕關上房門。來到客廳,Vincent正坐在沙發上,往一個樹根做的茶臺上捯飭茶。見展翼走出來,習慣性的露出一個大大笑容,然後用結結巴巴的中文說:「他……睡覺?」展翼曾說如果他一天都用中文,晚上就允許他那個啥,所以Vincent正在努力中。

展翼點點頭,坐到了Vincent身邊。Vincent見他神情不像有多好,就問:「怎麼了?」說著放下手中的茶摟住展翼的肩。

展翼把頭輕輕靠在了Vincent的肩上,低聲道:「小寶很不對勁。」雖然有幾年不見,但展翼對展子舒的記憶仍是那麼清晰。他猶記得那天之驕子似的孩子,精緻的小臉上是自然而然的傲氣,邁著小小的步子,就像隻極珍貴的小孔雀,貴氣瑩然,讓人有打從心底裡寵著的感覺。

可這次,展翼看到展子舒的那一瞬,他甚至有點愣住了。依然是那張精緻的臉,可是卻透著股蒼白,過去的圓潤已經不見,看上去竟是這麼消瘦而單薄。傲氣猶存,但隱約中卻透著股完全不符合年齡的肅殺銳利,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劍,鋒利卻過剛易折。還有那無法掩飾的疲倦……完全不像一個高中生應該有的氣色。

展翼不知道他可愛的小侄子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他畢竟已經很久都沒有接觸過展子舒,也沒法想像在國都,有著展老爺子,展國輝這樣的人庇護之下,展子舒又會遇到什麼事。

對於展子舒突然的來電,說要來S市看他,展翼原本並沒有想太多。可現在看到這樣的展子舒,他卻不得不多想了。展翼素來就是個極端的人,從小被父母保護得太好,又是寵極。這點寵溺又被展翼繼承了十足,他就愛護短,又母愛過剩,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展子舒身上。

在當時社會來看,展翼就是個變態同性戀,但這並不代表沒有頭腦。相反,展翼繼承了展家的優良血統,他聰明,更有從小就四處漂泊見識的經歷,否則也不會連而立都沒過的年紀裡做出眼前這番事業。這完全是他依靠自己打拚,而沒有借助展家一點力量。可以說,這個時候的他,眼界和洞察力是一流的。所以他確信,他可愛的小侄子一定是有什麼事了。

Vincent過去沒見過展子舒,當然看不出有什麼不同,想了想就說:「他……很累?」

展翼神情少有的凝重,點頭道:「何止是累。不行,我得給我哥打個電話,小寶這究竟是怎麼了。」說著,展翼不由分說地拿起了電話撥通。

展國輝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對於久未聯絡的小弟表示了關心,也說了展子舒要去S市,就麻煩展翼照顧了。

展翼難得沉著聲問了展國輝,展子舒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然而,展國輝卻一頭霧水,不知道展翼究竟在說什麼。後來,展國輝才說展子舒是想要去S市唸大學,而且老爺子已經同意了。最近會累,估計也是努力學習補課的關係。其實要不是展子舒這麼努力的學習,展國輝也不可能放兒子就這麼出來S市幾天。

展翼見問不出什麼,只能掛了電話,看著Vincent怒氣衝衝地說:「這都當的什麼爹呢?」

Vincent心疼地親了一下展翼的額頭,道:「別擔心。不會有事。」

展翼歎了口氣,說:「但願吧。看來只能等小寶醒了,問問他吧。」展翼並不相信,展子舒這次來到S市僅僅像是展國輝口中的放鬆一下,順便看看S市的學校。他一定還瞞著什麼,展翼略有所思。

Vincent見展翼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展子舒身上,情緒似乎又很不好,就不太甘心的湊了過去,「哼哼」了幾聲,說:「你……關心……不……我……」

展翼正煩著,眼看著腆著臉湊過來的Vincent就一巴掌推在他臉上,罵了句:「說人話!」

Vincent「嗚嚕嗚嚕」的說不出句完整的話,那意思就是展翼為啥不關心他。展翼也不多說,直接踹了他一腳,說:「滾!晚上睡客廳你!」

Vincent徹底鬱悶了。


 

讓展翼沒想到的是,展子舒這一覺直睡到晚上入夜。展翼好幾次想叫醒他,可看到展子舒睡得沉,就沒忍心。最後,展子舒自己昏昏沉沉地醒了。對著陌生的環境一驚,翻身坐了起來,可緊接著就是一陣頭暈目眩,眼前發黑。展子舒不由得抓緊了身下的被褥,深吸了幾口氣這才清醒過來。

展子舒看看自己一身衣服,才想起他已經到了S市小叔的家裡。衣服都還沒換就能睡成這樣,展子舒只好苦笑。出了房間,就看見展翼在客廳裡,似乎已經等了他很久。桌上放著香噴噴的粥,看得展子舒眼睛一亮,頓時有種饑腸轆轆的感覺。

展翼見狀,柔聲笑著:「先去洗洗再吃?有點涼了,讓林姨熱下再吃。」

展子舒點點頭,很快衝到了浴室,三下兩下洗了個戰鬥澡,換上衣服之後,整個人輕鬆不少。這才坐到了餐桌邊,狼吞虎嚥起來。

Vincent這會兒不知道去了哪裡,客廳只剩下展翼笑瞇瞇看著展子舒吃香。展子舒吃了一半,才記得含含糊糊問:「叔?你不吃?」

「早吃過了,你看看都幾點了?」展翼指了指時鐘,正指向八點。

展子舒沒好意思笑了笑,繼續猛吃。好一會兒後,總算吃飽。林姨來把餐桌收拾完,客廳裡再度只剩下兩人。隨意說了幾句話後,展翼才道:「小寶,怎麼突然想來S市了?」

展子舒笑道:「叔,你聽我爸說了吧?我明年來S市唸書。」

「是聽說了。可你的志願不是國都大學麼?」展翼優雅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叔,國都是政治中心,S市可是將來的經濟中心,我怎麼甘心錯過?」展子舒笑爽朗。

展翼挑了挑眉,道:「小寶,你可別說你想從商了啊?讓你爺爺知道,可有你慘的。」展翼知道他父親對展子舒抱有很大希望,整個家族裡,孫子輩的雖然不止展子舒一個,可最得老爺子心的,可不就是眼前這個寶貝疙瘩。按老爺子的說法,小寶是最像他的,不僅聰明,又有魄力。老爺子就想展子舒能從政,像他一樣在政界為展家開闢一個新天地。

展子舒聞言笑道:「叔,從商有啥不好的。您還不是從商麼?再說了,政經政經,政治加經濟,缺一不可。我可是國家未來的棟樑,怎麼能厚此薄彼呢?您說是不?」

展翼看展子舒說一本正經,頓時失笑,橫了眼展子舒,笑駡一句:「盡胡說。你要從商了,別說老爺子揍你,就是你爸都不放過你,他還等著你接班呢。」

展翼這麼一瞪眼倒是有點千嬌百媚的意思,繞是展子舒也看了一呆,心裡就嘀咕以前怎麼就沒覺得小叔好看呢?果然是心境不同,看法也不同了?真是便宜了那個Vincent啊!

展子舒笑笑,撓撓頭,道:「叔,那不還有我哥了麼?」

展翼這回倒是真嚴肅了,他多少聽出了展子舒話裡話外對於從政似乎真是沒怎麼上心,這可就不是小問題了,就道:「小寶,你老實說,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為什麼突然要跑S市來?」

面對忽然嚴肅的展翼,展子舒仍是一副輕描淡寫的神情,他笑道:「叔,你操什麼心呢?我還能遇上什麼事?我想來S市唸書,是真心的。我和爺爺也說過。否則我爸哪能同意啊!我是真想來這裡看看未來的經濟中心是個什麼樣,多學點東西。」

展翼懷疑看著展子舒,不確定問:「真的?」

展子舒嘻嘻哈哈地湊到了展翼身邊,摟著展翼的肩,舉手保證道:「那必須是真的。比真金還真!叔,您想想唄。我從小在國都,都沒離開過家。古人云:讀千卷書行萬里路。我這就是隻小蛤蟆還蹲在井裡呢。您這麼些年大大小小啥事沒見過?怎麼就甘心剝奪您愛侄這麼點想見世面的願望呢?」

展翼聽著展子舒把自己比做了小蛤蟆就想笑,看著展子舒亮晶晶的眼睛,總算把他的話信了大半,可是一想到先前可愛的小侄子那一臉疲倦樣,心裡又不免擔心,最後忍不住歎了口氣,伸手在展子舒的頭上用力揉了兩下,道:「你呀,從小就主意多,來就來吧!S市和國都確實各有千秋,年紀小多學點也是好事。可小寶,你記住啊!怎麼說,叔都在S市,是你長輩,有點什麼事,別自己盡扛著,告訴叔!叔幫著你呢。」

展子舒看著展翼認真的眼神,鼻子發酸,這就是他的親人,如此愛著他疼著他的親人。可如此風華正茂的小叔,卻在那個時候憔悴成那樣,一個人要承受多大壓力才能把自己折騰成那種樣子?小叔在朝著他跪下的時候,是真的絕望了吧?就和他當時的心情一樣,無能為力,只能看著自己最親的人一個個離去……那種痛,錐心!

「小寶?小寶?怎麼了?想什麼呢?」展翼疑惑推了推看上去顯然有些走神的展子舒。

展子舒頓時回過神,就覺得自己眼眶發熱,展翼那時候消瘦得幾乎和一具骷髏沒有區別的樣子,生生就在他腦子裡盤旋不去。展子舒一下死死抱住了展翼,下顎架在了他肩上,強忍著淚,嘶啞地說著:「小叔,謝謝!」

展翼完全不知道展子舒究竟怎麼了,驚訝地一邊拍著展子舒的背,一邊皺眉道:「小寶,乖了。說什麼謝謝?你怎麼了?究竟出什麼事了?」

展子舒盡搖著頭,不說話也不肯抬頭。展翼正擔心個沒完,突然橫裡就冒出個頗有點戲劇的聲音:「Oh,No!」

這聲音足足把相擁的兩人嚇了一跳。展子舒險些從展翼身上摔下去,趕緊站穩朝著發聲的方向看過去,就見Vincent手裡拿著袋麥當勞薯條,滿臉悲戚的模樣看著他們,那張俊臉簡直都皺成一團了。

這可真讓展子舒眉角直跳,忍不住朝著展翼看了一眼,小聲問:「叔,嬸子這是……抽風呢?」

展翼原本正想發火罵Vincent鬼叫鬼叫的幹什麼,哪知聽了展子舒一句「嬸子」直接傻眼了,俊美的臉上瞬間染得通紅,說話也結結巴巴和Vincent有得拚,就聽展翼說:「你……小寶……那個……你……別……別亂說……」

展子舒見狀笑了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家小叔急成這副模樣的,於是故意一臉無辜道:「叔,我可沒亂說吧。」

展翼張口結舌不知道說什麼。這個時代對同性戀的存在是非常嚴酷的,展翼當然很清楚。但是Vincent從小到大,足足追了他有十五年,還放下了國外的一切,跟著他來到天朝。就憑Vincent這一點的鍥而不捨,就足夠讓展翼感動了,更何況展翼對Vincent也是深深喜歡的。

可即便如此,展翼也沒想過要公開這件事。對外,Vincent更是以朋友的身份寄住這裡。展翼顯然沒想到展子舒會看出來,更沒指望能夠得到家人裡的認同。畢竟這種事太過駭世驚俗,雖然展老爺子已經知道他的情況,但展翼也真沒膽子帶個男人回家。而且,展子舒從小對他的那種疏離,展翼也是能感覺到的。

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呢?

Vincent本來是突然看見展翼和展子舒兩人曖昧抱在一起,非常鬱悶。平時,展翼雖然看上去那嬌嬌的惹人樣子,可他並不喜歡被人親近。甚至對Vincent都是呼來喝去的,好聲好氣(或者說根本沒力氣吼他)的時候估計只有……那時候……咳咳,所以Vincent沒有懸念地醋了,雖然這種醋實在是吃得有點……

然而,不論Vincent怎樣想,展翼突然間失去冷靜的樣子倒是讓Vincent又嚇一跳,還以為出了什麼事,趕緊地就躥了過來,一下摟住展翼,瞪著展子舒,語氣不佳地說:「What are you doing?」

展子舒愣了下,就見Vincent一副護犢子的模樣,頓時笑出了聲。

展翼也被Vincent的舉動弄得哭笑不得,用力推了推他,說:「你放開!幹嘛呢你?」說著踩了他一腳。Vincent疼得皺眉,但仍是死活不放手。

展子舒在旁看著兩人的互動,心裡一動,輕笑著說:「叔,我是認真的。其實您沒必要瞞著,我也長大了。只希望您能順著自己的意思生活,只要您高興,活得 開心,我絕對支持。叔,我們是一家人。」

展翼聽著展子舒的話,深深看向了他的小寶,也不再掙扎,任由Vincent抱著。能夠得到家人的認可,對展翼而言幾乎就是夢寐以求的事。現在卻突然間變成了現實,令人不敢相信,他沉默了好一會後,才當著展子舒的面拉住了Vincent的手緊緊握著,道:「小寶,謝謝你。」

展子舒走上前,也不管Vincent在旁邊,用力抱了下展翼,才笑道:「叔,有空帶嬸子回國都看看吧,爺爺他們挺掛念你的。嬸子的事,我也會努力和爺爺他們說,這麼避著,也不是事。」

展翼聽展子舒一口一個「嬸子」就忍不住笑了。Vincent在旁邊特別不是滋味,他的國語水準還沒到家,這叔侄倆說話一快,他就根本聽不懂。而敏銳的Vincent又感覺到他們的話題似乎和自己也有關係。忍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對著展翼說:「Dear,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展翼瞪了眼Vincent,說:「在說你今天一個人睡吧我要和小寶睡。」說著,也不等兩人反應過來,展翼就拉著展子舒朝著客房方向走去了。

展翼得意洋洋地看著有點窘著臉的展子舒,就笑道:「小寶啊,我們可是好久都沒睡一起了,今天就一起睡吧,和小時候一樣。」

展子舒面對熱情的展翼,簡直不知道說什麼,他哪裡想得到自家叔叔一高興居然還能鬧這麼一齣?看著一旁Vincent宛如被丟棄的小狗一樣的神情,展子舒特別無奈,但也沒法拒絕。

到了客房,展翼大咧咧往床上一坐,就笑瞇瞇看著展子舒。展子舒歎了口氣,他知道剛才他多少帶著點作弄意味的話,惹惱了展翼。只好乖乖在展翼身前的凳子上坐下來。

展翼瞇著眼笑:「好小寶,還會作弄叔了。」

果然!展子舒討好笑笑,道:「叔,您可錯怪我了。我哪敢啊!我是真心的。」

展翼瞥了眼展子舒,道:「知道了,就你會賣乖。」說著伸手揉揉展子舒臉上的嫩肉,一邊又道:「小寶,剛才我們還沒說完呢。別以為打個岔,你就能糊弄我。說吧,你到底來S市是想做啥?我雖然不會反對你來S市,但你也別瞞著我。」展翼正色問。

展子舒聞言收起了嬉笑的神色,看著展翼好一會,才低聲道:「叔,我想請您幫忙。」

展翼挑挑眉,道:「肯說了?」

展子舒輕笑一聲,道:「除了叔,我還真想不出誰能幫我。」

展翼聽著這話心裡舒服,就說:「別給你叔餵糖了。說吧。」

「叔,能借我一百萬麼?」展子舒頓了頓卻還是把話說了出來。

展翼一聽皺眉看著展子舒,問道:「小寶?你要這麼多錢幹什麼?」

一百萬放在九七年雖然稱不上天文數字,但也絕對不少。甚至對這時候的展翼而言,一百萬也不算小數目。他想不明白,展子舒這麼小小年紀要這麼多錢想幹什麼?展翼不是不能給這筆錢,可總得問清楚緣由,畢竟展子舒在他眼裡還是個高中生,孩子呢!

對於展翼的問題,展子舒並不意外,他基本已經想好了怎麼回答。這筆錢如果是問爺爺或者父親要,估計是很難了。家裡的狀況展子舒也很清楚。但展翼畢竟多年從商,就過去的經歷來看,展翼絕對是個會賺錢的主。

展子舒就道:「叔,我也不瞞你我是想做股票。」

「做股票?」展翼皺眉,這倒是個時興的事,可是……「你知道怎麼做股票麼?」

展子舒笑笑,低聲道:「叔,就算我不懂怎麼做,可消息不會是假的。」

展翼挑眉,看著展子舒道:「這話怎麼說?」

展子舒笑著把國都幾個有名的上市公司點了名,然後又說了那些公司和大院裡的人千絲萬縷的關係。最後總結一句:「這是穩賺不賠的事,不過爺爺他們覺得取巧了些,所以不樂意弄。不過,我嘛,不這麼看,以後經濟發展股市是不可或缺的一大產業。我想早點接觸,也給自己弄點零花錢。叔,您看,我都這麼大了,這不是還沒給自己掙過錢麼?」

展翼聽展子舒這麼一說,心裡倒也有了點底,暗想:小寶雖然還小,但做事倒也牢靠,不像那些不靠譜的。

展子舒仔細的觀察著展翼的神情,看他眉頭微鬆,就知道這事有戲,就道:「叔,您要是不放心,可以先給我一部分資金,運作成熟了,再說也行。」

有了展子舒這麼一句話,展翼算是徹底放心了。畢竟S市還有他看著,能出什麼事?想到這裡,展翼就點頭,道:「好吧!既然這樣,明天你先拿二十萬,去股市開戶,就讓你先折騰著。」

展子舒一聽,心情大好,道:「謝謝叔!」

「等等再謝,你又不能總在S市,去國都也開個戶吧,這樣更簡單一些。」展翼道。

展子舒趕緊搖頭,說:「叔,我可不想讓爺爺他們知道,否則他們又說我不務正業。」

展翼失笑,道:「你也知道你不務正業啊?高二了,不好好讀書,想這些有的沒的。」

展子舒輕聲笑著,說:「叔,這不是我的第一桶金麼?」

「你就知道能賺啊?這錢可是我借你的!」展翼沒好氣說。

展子舒連聲道:「那是!叔對我最好了。」

展翼噗嗤一聲笑了,推著展子舒就準備洗洗睡了。這麼一番聊著,倒快要十點多了。

展子舒笑著應「是」,可他心裡清楚,估計是睡不著的。叔侄倆時隔多年又睡在了一張床上,這種親密的感覺沒有曖昧只有濃濃的親情。

展子舒等著展翼睡著之後,悄然起身,走出了房間,到了平臺上。夜色濃郁,風輕輕的吹著,圍繞在別墅四周鬱鬱蔥蔥的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月亮照得影子有些斑駁很遠的地方不時傳來車輛開過的聲音。

這時候的S市才剛剛開始發展,還沒到那讓世界關注,燈火通明不夜城的地步。有了展翼的承諾,展子舒的第一步計劃總算邁出了一腳,而接著要做的……

展子舒拿出手機,在猶豫躊躇了半晌之後,撥出了那個早就深深印在他心裡的號碼。

「嘟——嘟——」電話裡傳來接通的聲音,沒等響幾下,電話被接起。

「子舒?是你。」蕭錦程熟悉的低沉聲音響起。

「嗯。」展子舒應了聲,突然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

電話那頭似乎猶豫了一下,但很快就問:「怎麼了?這麼晚為什麼不休息?有事?」

「我……在S市了。」展子舒答道。

「現在?你在哪?我來接你?」電話裡傳來一些窸窣的聲音,說話的人似乎在穿衣服。

「別!你……你睡吧。我就和你說一聲,明天,我要去證交所,你一起來。」展子舒趕緊說。

蕭錦程在電話那頭頓了一下,道:「好。」

展子舒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蕭錦程的聲音,就覺得心臟一陣陣發緊,聽他答應了,就忍不住想掛電話,「那……沒什麼事了,你睡吧,再……」

沒等展子舒說完,蕭錦程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在哪?」

「啊?哦,我在我叔家,那個……你不用擔心。」展子舒有些彆扭地說著,暗自又問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蕭錦程會不會擔心的事了?

「……嗯,太晚了,去睡吧。明天我來接你,你叔住哪?」蕭錦程問。

「不用麻煩了。明天我還辦點事,下午我們S市證交所見吧。對了,記得把那些東西帶上。」展子舒道。

「好。」蕭錦程答應了。

展子舒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兩人沉默了一會兒,蕭錦程才道:「去睡吧。」

「嗯……」展子舒趕緊掛了電話,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他深深吸了口氣,空氣裡充滿著樹木的清香,讓他的精神都為之一振。然後一個念頭就這麼冒了出來。蕭錦程從來沒有拒絕過他的要求,明天不是週末,蕭錦程應該也有課,可他根本連那茬都沒提過。

展子舒微微苦笑,過去他是欠了這個人的。可現在,他還是得繼續欠著這個人麼?

「Who is there?」忽然響起的聲音驚擾了展子舒的沉思。

展子舒轉過頭,就看見穿著睡衣的Vincent同樣走到了平臺上。Vincent見是展子舒就沒再說什麼,只是點了個頭打了招呼。

展子舒斜斜靠在平臺的欄杆上看著Vincent,夜色中並不能非常清楚看清這個老外的表情,但展子舒可以感覺到,這個人的身上正散發這一股不同於白日那般陽光的沉穩氣息。

「Thank you.」Vincent突然開口。

展子舒勾了勾嘴角,道:「For what?」

Vincent 聳聳肩,道:「For your understanding.Win very happy.」

 

Win 是展翼的英文名字。展子舒輕「哼」了一聲,頓了許久,才沉聲道:「Take care of him.Otherwise,I wont let you go back to your country alive.

Vincent聞言低笑了幾聲,道:「You are different.I will take care of Win.You get my promises.」

「I hope its true.」展子舒淡淡地說道。

You know?You really don’t like a boy which is only sixteen years old.」Vincent 對展子舒的反應非常好奇。

展子舒瞥了他一眼,站直身軀,道:「Then you can call me a man.」說著他就慢慢離開了平臺,也沒等Vincent再說什麼。

展子舒需要的只是Vincent的保證他想讓小叔這輩子能夠幸福的過,不用再為其他的事擔心。至於今後,有他展子舒就可以了。

回到房間後,展子舒小心翼翼又在展翼身邊躺下,他仍是睡不著,而且也怕自己萬一做了噩夢驚醒展翼。腦子裡就想著明天要和蕭錦程見面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又要和那個人見面,展子舒總覺得心裡有點說不出的味道,不像疼,也不像其他什麼,可就是在意。

想想剛才電話裡,蕭錦程的話語仍是那麼簡單直接,但並不難聽出他低沉的聲音裡帶著抹欣喜的意味。想想上回見面之後,展子舒就說隔幾天就會來S市。可現在足足已經快大半個月了吧?難道蕭錦程真的是在等他來麼?

展子舒心裡那股淡淡的意味更明顯了些,他不由自主翻了個身,明天雖然說了是下午見,可也沒說好幾點,那人不會一直就等他吧?……難說,保不準那人還真能做出這樣的事來。要不,再給他打個電話定下時間?展子舒猶豫了一下,旋即就罵自己是不是真傻了。明天再說,也來得及嘛不是。這大半夜的,他著什麼急呢!

想著想著,也不知過了多久,展子舒竟然也就這麼睡著了。


 

隔天,展子舒迷迷糊糊醒了的時候,已經天色大亮。他愣了一瞬,才翻身坐起,似乎已經好久都沒睡的這麼好了。身邊空蕩蕩的,展翼起床的動靜居然也沒讓他醒。

這時候,敲門聲響起。

「進來。」展子舒匆匆穿上了衣服。

Vincent推門走進來,道:「你醒了,Win在等你。」

展子舒點點頭,道了聲謝,說他馬上就去。然後就準備去浴室洗漱一下,沒想到被Vincent拉住。

展子舒挑眉,道:「有事?」

Vincent先是朝著房間外看了看,然後小心關上門,笑道:「有事。」

展子舒皺眉看著他,不知道這原本應該算是陽光型的外國帥哥怎麼就突然露出一副狐狸似的笑容,還是隻老狐狸……

只聽Vincent低聲道:「I know you have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e P.R. Gov.

展子舒聽著Vincent說了一大段,所幸他的英語水準還算過關,能聽懂,說就差一些不過這種時候已經夠用了。聽Vincent話裡的意思,是大概已經聽展翼說起展子舒想做股票的事,而Vincent就想藉著展子舒的名義來操作股票。Vincent這麼小心翼翼的樣子,無非就是不想讓展翼知道。

展子舒這時候也疑惑道:「Why not ask Win to help you

Vincent衝著展子舒揮揮手,示意他輕聲點,然後道:「I don’t want he know.He will think to much.

展子舒聞言冷下臉道:「Sorry,I don’t think I can help.If Win doesn’t want you do that.」他怎麼可能看著Vincent瞞著展翼做事呢?

Vincent一聽展子舒的語氣,就知道他誤會了,忙低聲道:「No,no.You’re misunderstanding.  I won’t cheat Win.I just don’t want……Okey,just forget what I say.」Vincent說到一半,突然頓住。

展子舒看他的表情似乎在猶豫什麼,想想過去發生的,Vincent如果真想對展翼不利,似乎也不太可能。那這個老外到底在猶豫什麼呢?而且為什麼做股票這種事他都不想讓展翼知道?

展子舒頓了頓,開口道:「Tell me why,otherwise,I will tell Win.

Vincent皺起了眉頭,但看著展子舒一副淡漠的樣子,免不了心裡有點嘀咕,這哪裡像是高中生的樣子。但是,看來不告訴這小孩是不行的了,Vincent可以感覺到展子舒對於展翼的維護。

Vincent歎了口氣,終於說:「Because of my family...

展子舒聞言露出了一抹驚訝的神色,在過去他從未用心去瞭解過展翼的這個情人,只知道自己的小叔喜歡一個老外,而且那個老外似乎沒工作,屬於白吃白喝的那種,展子舒對這樣倒貼的展翼更是輕視。後來雖然對Vincent有改觀,但也因為展翼在最需要這個人的時候,他卻沒有在國內,讓展子舒並沒有更多機會瞭解Vincent。而今,和Vincent交流下來,展子舒發現這個人似乎並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或許真的應該聽聽他說什麼?

Vincent其實也沒有說太多,只告訴了展子舒他家族的姓氏,並特地說明以後等展子舒長大了就會明白。然後,Vincent又說展翼並不想讓他插手任何生意上的事,原因是怕Vincent的家族發現他,對他不利。而且按照展翼的看法,養Vincent這麼一個人又不多花錢,所以沒關係,這讓某家族出生,向來自視甚傲的Vincent在男人自尊上實在受到很大打擊。

展子舒聽了Vincent這些話之後,實在沒忍住,就笑了。他實在太明白自己這個小叔了。展翼怕Vincent從商惹出麻煩來,雖然是事實,但也不完全是。展家人的基因素來就護短,特別是對著自己最重要的人,一心就想著要收到自己羽翼下,好好保護。想來,展翼肯定是真把Vincent當成了自己的所屬物,展子舒就覺得自己那聲「嬸子」可沒白叫。

Vincent對著笑個不停的展子舒,憂鬱了。這對叔侄怎麼就那麼難搞呢?對著展翼,他當然是什麼都好,根本不會去想為什麼,指哪兒打哪兒。可對著這個少年,Vincent就覺得古怪了,他竟然還真看不出這少年在想些什麼。

等笑夠了,展子舒清了清喉嚨,道:「If like this…Okey,I can help you.But don’t forget,you owe me.」說著,展子舒似笑非笑瞥了眼Vincent。他還真的沒想到Vincent會是那個家族出來的人,看來他小叔膽子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展子舒也因此更清楚Vincent不可能做什麼對小叔不利的事。估計是這個男人的大男人心理發作,不甘心自己「被包養」的事實吧。

不過,雖然已經決定幫忙,但是那可不是無償的。展子舒自認自己這麼做顯然有點胳膊往外彎的嫌疑,所以為了更名正言順一點,他決定問Vincent收點報酬,將來小叔發現問起來,他可以盡往Vincent身上推。

Vincent倒是沒有展子舒這麼多彎彎繞繞,見他答應,異常高興,險些就給了展子舒一個擁抱,但是被展子舒擋開了,展子舒說:「別動手動腳!你準備拿什麼感謝我?」

Vincent國語再不好,這兩句話還是懂的,心裡一邊暗歎展子舒精明,另一邊則討好的笑笑,說:「What do you want?」

展子舒悠然的揮揮手道:「Let me think about it.I will let you know after.But now……」展子舒施施然邁著悠閒的步子朝著洗漱間而去,順口丟下一句:「Seems Win was waiting for you for long time ……

 

Oh,no!」Vincent想起什麼似的火急火急又衝出門去了。

展子舒好笑地搖頭,逕自洗漱去了。隔了一會兒,他換好衣服就出了門。果然看見展翼正坐在客廳裡,Vincent討好似的圍著他轉悠,不時伺候著送上早餐點心。展子舒看的眉角猛地抽搐,要說這一臉幸福妻奴樣的Vincent是那誰家的……誰信啊!展子舒越發佩服小叔了。

展翼見展子舒來了,就揮手招呼:「小寶,快來吃早飯。」

「哦!」展子舒走了過去,特意看了眼Vincent,才朝著展翼說:「叔,早!」

展翼笑瞇瞇對著展子舒道:「可不早了,睡好麼?」

展子舒點頭,道:「好久沒這麼好睡了。嘿嘿,看來我果然適合來S市。」

展翼給展子舒遞過一碗粥,配著精緻的小菜,道:「先吃吧,我看你也是累的,國內的高中就那麼辛苦?」

展子舒喝著粥,吃著小菜,心裡暖融融的,笑道:「那可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啊!叔,您在國外可比我們幸福多了。」

就這麼閒聊了幾句,一頓愉快的早餐就這麼過去了。展翼就帶著展子舒準備出門,Vincent死活要跟著,展子舒知道他想幹嘛,就沒出聲。展翼看纏不過Vincent,只好妥協。

趁著展翼去開車的檔兒,Vincent偷偷摸摸交給展子舒一個文件袋,又打了個眼色。

展子舒瞭然接過,放進了背包。展翼這時候也過來了。三人一路先去了展翼的公司,展翼公司此刻的規模也不算小,好幾十號人在市中心的辦公樓裡佔了一整層。展翼目前經營的是以外貿進出口為主,算是很時興的行業。展翼在國外又有關係,幹得有聲有色。

展翼帶著展子舒參觀了公司,處理了一些急事,又交代了財務給展子舒匯款之後,忙忙碌碌的一上午就過去了。三人隨意吃了頓午飯,就往證交所跑。在路上的時候,展子舒才猛然想起昨晚似乎想過還要給蕭錦程再打個電話告訴他時間的。可這早上一忙,竟然又給忘記了。不過所幸他們現在也要去證交所,時間還算早,就是不知道蕭錦程會不會這麼早到。

展子舒的疑問在才到證交所門口的時候就找到了答案。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