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王朝深宮內苑--

 

在接近晚膳上桌的時間,人皇炎墨城忽然接到以隱退許久的皇太祖降下的密旨,命他即刻啟程前往皇太祖炎承飛隱居的「無極宮」內聽令,本已走到飯廳的炎墨城當下立即回房,叫人緊急幫他換裝。

被召來陪同用膳的貴妃不知發生了何事,故作嬌憨地向炎墨城埋怨了幾句,結果被臉色鐵青的炎墨城狠狠地訓斥了一頓,像趕隻蒼蠅似的將之驅回了後宮。

炎墨城壓根兒沒理會他的愛妃臨走時幽怨的眼神,只專心琢磨著手中的密旨。上頭還說了讓他帶領幾名受寵的皇子前去,炎墨城不知皇太祖有何用意,著實苦苦思量了一番,最後暗中命人傳喚三名皇子進宮,此三人分別是御天、擎天及雲天。

三名皇子臨時接到御旨,亦是大驚失色,換上正式裝扮匆匆忙忙入宮面聖,不到半小時便齊聚父皇炎墨城的面前。

「……聖祖要見我們?」御天三人得知內幕,不禁茫然地面面相覷。開創一代王朝的皇太祖雖然威名赫赫,但,對於他們這些隔了幾代的子孫而言,確實是太過遙遠的人了。

炎墨城和他們不同,接到密旨的那一刻,他是嚇得渾身冰冷,指尖克制不住地微微顫抖。

在成功登上皇位前,為了打敗那些阻擋在他面前的諸多皇子,他不知絞盡了多少腦汁、耗費了多少心機,成效卻始終平平,直到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幸運地見著皇太祖一面,蒙他開金口稱讚了一句「還不錯」,炎墨城的人生從此改變。

原先保持中立的某些朝廷重臣不但出現倒戈傾向他的跡象,就連炎墨城當時的父皇亦不時當眾褒獎他、對他另眼相看。

炎墨城是個相當聰明的人,不但沒有為此沾沾自喜,反而更加誠惶誠恐地私下和皇太祖保持斷斷續續的聯繫,不時上貢能延長壽命的秘方及藥物,最後在他遭其他皇子密謀殺害的前一刻,他收到皇太祖派人傳遞的密信,這才逃過一劫並反劫殺了回去,更趁勢登上大位,君臨天下。

可以說,若沒有暗中獲得皇太祖的青睞,他現在或許已是墳中的一堆白骨了,也因此炎墨城對這名老人始終敬畏有加,不敢稍有異心。

而今,這名年歲已高,隱退深宮多時的老人突然降下密旨,也不知是有何要事交代。

莫非,皇太祖自覺大限已到,召見我們是想跟我們交辦後事……炎墨城猛搖頭,揮去自己極其不妙的想法。

在南方三小國及蠻荒問題尚未獲得解決,與戰王一族又有一些矛盾的情況下,威名在外的皇太祖若是驟然駕崩,鐵定會對這天下局勢產生莫大動盪,若讓某些心懷不軌的賊人趁隙作亂就不妙了,想解決這些隱患,勢必又要舉起血腥的屠刀,這天下又要不得安寧了……

「你們須謹記,在聖祖面前,不得胡言妄為,否則連寡人也保不住你們。」炎墨城越想越覺得不安,瞪著他們三人,厲聲告誡道。

「是,兒臣自當謹言慎行。」御天三人同時內心一凜,齊聲說道。

聖祖爺爺莫非身體不行了,想從我們三人當中挑出一名看得順眼的曾孫兒繼承這天下?若真是如此,那大皇兄梵天前往戰王一族賑災可算是下了一著「臭棋」了哪……御天微低頭,內心聯想翩浮,嘴角詭譎地微微翹起。

與其他兩名無知的皇弟不同,母妃曾跟他暗示過父皇炎墨城崛起的過程,這些給了他一些很好的提示。

擎天瞄了正幻想得起勁的御天一眼,神情似笑非笑,對於傳說中的皇太祖他沒有任何想法,亦不認為對方卸下皇權如此多年後,還能對朝廷產生影響,所以很是老神在在;雲天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既沒有御天的激動,亦沒有擎天般漠然。

炎墨城默默地將三個兒子的表情分別看在眼裡,有些遺憾梵天不在此處,卻也無法再多說些什麼,當下一馬當先地領著他們通過密道,前去拜見皇太祖炎承飛。

四人臨行前,炎墨城嚴令宮內上下不得將任何消息洩漏出去,亦不准任何人外出,包含他那些妃子在內,若有人敢違令,不管受不受寵,即刻殺無赦!此令一出,禁衛軍立即調動起來,一時駭得宮內人心惶惶、戰戰兢兢。

 

不得不說,炎承飛是個很有品味及懂得享受的人,宮殿內的擺設及用具雖然無一不是品質一等一的貢品,卻沒有暴發戶的嫌疑,整體看上去顯得錯落有致、典雅大方。

此時堂內燈火通明,刻意驅散了夜晚的陰暗,兩旁佔了兩名垂垂老矣的老太監,一副無悲無喜的模樣。

皇太祖炎承飛活得非常的久,他的後宮在歲月的摧殘下,幾乎死光殆盡,他也沒興趣再補充女人或侍女進宮,最後留在身邊的都是打小一直跟著他的太監們,這群老太監對他十分敬畏與忠誠,炎承飛亦十分寵信他們,所以歷任皇帝都不敢對這一群老太監頤指氣使、能避則避。

炎墨城父子四人進入裡頭後,暗中四下打量,卻也摸不清皇太祖如此突然召見他們到底有何用意。

等了一會兒,大廳的後方終於出現動靜,一抹有些痀僂但仍顯得高大的人影緩緩走了出來,兩名年紀顯得更大的老太監一左一右地扶著他,慢騰騰地坐到廳堂最靠內的高位上。

炎墨城一見到他,頓時大吃一驚,令他生出此種情緒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皇太祖的神情,前些年有幸來到這邊和他問安時,饒是他見過各種形形色色的人物,也無法從皇太祖臉上的神情瞧出他的情緒,但今天卻不一樣,皇太祖的心情顯然極佳,幾乎可以用「喜形於色」來形容,炎墨城實在難以想像這世間還有哪一樣東西可以討得皇太祖的歡心。

第二個原因,則是皇太祖身上的穿著,既非五爪龍袍、亦非尋常精緻的便服,而是一身的戎裝,瞧其顏色及款式,很有可能是皇太祖當年擔任將軍一職時所留下來的,在今天這樣一個時間點召見他們這些人,卻穿著將軍時期的衣服出現,皇太祖到底有何用意?炎墨城一時間想得頭都痛了。

難道大炎王朝的情況,已經岌岌可危到需要一個老人家出來領兵拯救的地步?大夥沒混得這麼慘吧……炎墨城能想到什麼,其餘三名皇子自然也想得到,但是這個似乎比較接近答案的猜測未免太驚悚了,以至於沒有一個人承受得了。

「呆呆站著幹嘛?都坐啊。」炎承飛的好心情,一點都沒有因為子孫輩們個個張大嘴巴呆瞪著他而有所損傷,大方地一揮手,示意他們父子四人坐下。

「聖…聖祖萬安……」炎墨城立即回過神來,渾身頓時冒出一身冷汗,跪下來向他請安。

「聖祖萬安!」御天三人亦連忙跪下請安,深怕方才一時的失禮惹得老人家不悅。

「萬安?呵呵,我確實很好,都起來坐下吧。」炎承飛笑瞇瞇的,雙眼都瞇成了兩道細縫。看得出來他年輕時候生得十分英俊,加上一身的貴氣及威勢,即使年歲很老、很老了,仍是別具一股異樣的魅力,令人無法從他身上移開視線。

這天下乃炎承飛繼戰無絕離去之後,在馬上打下來的,說他殺人盈野也不為過,無論在他背後是否有龐大世家援助,光憑藉一身的本領及威望就能壓下四方的動亂,便可知他是極為厲害的人物。

平時沒見到面還好,一接觸久了,炎墨城和三名皇子雙腿都情不自禁地有些發抖,再聽著他說些不知是否為反話的話語,渾身冷汗瞬間都冒了出來。

「聖祖,兒孫不肖,做錯了事,請聖祖責罰。」炎墨城也不管皇太祖是不是在說反話了,跪著不敢起來,直接認錯道。

炎承飛倒覺得奇了,微微挑眉:「哦?你做了什麼錯事,倒是說來聽聽?」

「……」就是不知道才直接認錯啊,免得您老人家氣狠了,一個霹靂雷霆打落下來,咱不死也重傷……炎墨城一臉尷尬地窘在當場,三名皇子安靜地跪在他身後,連口大氣都不敢喘。

「哈哈,莫要矯情了,都起來吧,今晚召見你們前來,不是要責罰你們,儘管放寬心。」炎墨城腦子裡在想些什麼,見多識廣的炎承飛清楚得很,不過他實在懶得計較,也就輕輕帶過了。

刻意討好賣乖沒用,炎墨城也有些訕訕然,隨即往後一使眼神,跟御天三人一同起身,分別在兩旁落座。

炎承飛巡視了面露緊張神色的四人一圈,隨口便問道:「孤記得還有一個年紀最大的曾孫吧?是叫梵天?」

炎墨城父子四人心下都是「咯噔」一聲,不明白皇太祖怎會知道梵天的名諱,莫非皇太祖曾私下刻意關注過他?

難道梵天也會因為獲得皇太祖的青睞,而依循自己過往的經歷一步步登上皇帝的寶座?炎墨城一時間不知內心是何滋味,臉龐神情複雜至極。

那個廢物怎會被皇太祖看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御天暗暗咬牙,不動聲色地低下臉龐掩飾住嫉恨的眼神。

人連來都沒來,就被皇太祖掛在嘴巴上,這得是走了多大的狗屎運啊?擎天微微張大了嘴,隨即緩緩閉上,腦子裡一團混亂。

不會錯的,大夥肯定都小瞧了大皇兄,自己得再度調整一下今後的態度了,幸虧還不算晚……雲天目露精光地默默想著,悄然握緊拳頭。

炎承飛隨意點了把火,懶洋洋地把每個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眸底,雖然覺得很有意思,卻不想多管閒事,反正梵天乃是清河的轉世之身,自然有戰無絕在背後罩著他,穩當得很,自己只要躲在一旁看好戲就成了。

「是叫梵天沒錯,」炎墨城定了定神,鎮定地回答道:「兒孫數週前派他前往戰王一族賑災,目前尚未回來,所以無法前來向聖祖請安,望聖祖見諒。」

「無妨,孩子大了本來就該交付些責任,你做得很好。」炎承飛斜睨他一眼,看在梵天的面子上輕飄飄地讚賞了一句。

不過是被皇太祖說了句「做得很好」,炎墨城一時間卻覺得渾身的骨頭好似都輕了幾兩,自己也不曉得是為什麼。

「那你們呢?」炎承飛不再糾結梵天的問題,看似隨意地瞄向御天三人。

莫非,皇太祖想暗中考校我們的能力?御天、擎天及雲天暗中互覷了一眼,開始你一句我一言地爭相發言,期間不忘互相吹捧一番,聰明地沒在皇太祖面前露出勾心鬥角的醜陋一面。

聽畢,炎承飛微微點頭,既沒有露出滿意神色,也沒有露出失望神情。

「你們都不錯,都算長進,這樣我也能放心地走了。」

不會吧!今晚真的是要交辦後事?!聞言,炎墨城頓時大驚失色,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聖祖千萬別這麼說!大炎王朝絕對不能失去您,炎氏一族仍需要您繼續坐鎮!」

「……」御天三人又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們畢竟尚未稱帝,不如父皇炎墨城般深知皇太祖在大炎王朝的地位及象徵,雖然同樣感覺有些不妙,卻沒有炎墨城這般天快塌下來的激動情緒,加上這話題太過敏感,他們也不敢多說些什麼。

炎承飛一聽就知道這名表面上還算孝順的後代子孫誤會了什麼,當下也不準備費心解釋,僅說道:「我老了,這天下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不屬於我了。」

炎墨城這下更肯定自己的猜測,內心不知是悲是喜。炎承飛一旦將手中的權勢完全放手,他固然可以更加鞏固自己的地位及威勢,但大樹底下好乘涼的道理人人都懂,乘涼久了,輪到自個兒來擔任讓他人乘涼的大樹,炎墨城怕自己還不夠格哪。

「聖祖……」

「好了,少一副哭喪著臉的模樣,」炎承飛淡淡地訓斥了他一句,繼續說道:「今晚召見你們,是讓你們過來同喜的,是大喜事,莫誤會了。」

「大……大喜事?」炎墨城逐漸冷靜下來,一頭霧水地看著他。

「是啊,大喜事。」一提起這事,炎承飛又恢復了滿臉笑容。

「呃,不知是何喜事呢?還請聖祖明示,好讓兒孫輩們聽了同樂、同樂。」炎墨城盯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詢問。

炎承飛微微傾前身子,表情故作神祕,原本就沙啞老邁的嗓音又壓得更低:「你們可曾聽聞過,傳說中的東海深處,藏有仙人煉製的長生不老藥?」

長生不老藥……雲天微挑了挑眉,仔仔細細地察看皇太祖臉龐的神色,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測。

今晚大費周章的,就是鬧這一齣?御天低眉順眼的,斂去眸底的不耐煩,東海深處有長生不老藥一事根本是虛無縹緲的傳聞,也只有快死的老人才會拿這個出來說嘴了……一思及此,御天從方才至現在對皇太祖萌生的敬畏之情倏然全消失不見了。

若真的有長生不老藥,母妃的病情是否就能獲得痊癒呢?擎天第一時間卻是想到他的母妃,突然無比渴望這世上真有如此仙藥。

「這……是有耳聞過……」難不成這個老祖宗想長生想瘋了,想派他們前去海上尋找?炎墨城嚥了口唾沫,胡亂猜想著。

「若聖祖想見一見這傳說中的仙藥,曾孫御天願帶軍前往海上為聖祖尋藥。」御天眼珠子一轉,突然大著膽子開口說道。反正也找不著,只是做做樣子,搞不好還能獲得皇太祖另眼相看,何樂而不為呢?

炎承飛斜睨了他一眼,不屑地揮了下手,嘴角一翹道:「不用了,若等你們主動想到此事再去找,孤恐怕早就化成灰了……呵呵,德言,呈上來吧!」

「……」炎墨城父子四人同時一愣,聽皇太祖這話的意思似乎內有玄機,莫非……

話語方落,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太監從右側方出現,雙手捧著一小塊金黃色軟墊,上頭擱著一只翠綠色玉瓶,步履穩重地緩緩上前,在炎墨城父子四人睜大了眼的瞪視下,恭敬地呈獻到炎承飛眼皮子底下。

「這……這就是傳聞中的長生不老藥?」炎墨城張大了嘴,也顧不得自個兒有些質疑的口吻太過失禮,指著那只翠綠色玉瓶震驚道。

「如假包換。」炎承飛得意洋洋地伸手取過玉瓶,寶貝似的摸了摸。

「聖…聖祖……」這仙藥也來得太突然了吧!皇太祖何時派人去海上尋藥的?為什麼都沒人跟他提起過?這天下的主人真的是自己嗎?還有,這世上真有長生不老藥?炎墨城臉龐的神情十分精采,忽青忽白的,一時間簡直難以置信。

不過,無論他再怎麼大膽,也不敢在面露喜色的皇太祖眼前說出這恐怕是「假貨」的話來,深怕一個不小心便為自己惹來大禍。

御天三人亦是半信半疑,探頭探腦地往皇太祖手中的玉瓶望去。

這真的是傳說中的長生不老藥?就這麼乍然出現在咱們的眼前,未免太兒戲了吧……若是皇太祖吃到假藥,不慎嗝屁升天了,那樂子不就大了……

「怎麼,你們不信啊?」炎承飛右眉一挑,眉眼流露出一絲逗弄貓兒似的促狹神色。

 

「聖祖,不知這瓶仙藥的來歷是?若是來得過於蹊蹺,不如先派人試藥或許比較妥當……」炎墨城斟酌著用詞,小心翼翼地建議道。當然,他也不免遐想著,這仙藥真的是從東海找來的?若仙藥是真,那麼是在茫茫東海中的哪一處找到的呢?

 

炎承飛一臉看著白癡似的表情,訓斥道:「藥就只有一小顆,讓人吞了孤上哪兒哭去?」

 

炎墨城被罵得灰頭土臉的,小聲囁嚅著:「但是……」

 

「放心吧,這是我親自派人去東海尋來的仙藥,尋藥的人又是我最忠誠的心腹,不會出錯的。」炎承飛說著,微露欣慰神色地拍了下德言的肩膀。

 

那名頭髮花白、捧著軟墊的老太監原本沒什麼表情,經炎承飛稱讚了一句,霎時眼眶一紅,露出一副「這都是奴才該做的事,不值得主子放在心上」的涕零嘴臉,唬得炎墨城父子四人一愣一愣的。

 

明明早已卸下皇權,又深居宮內多時,這老家伙究竟是如何繞過自己,又調動了哪一隊的精兵出海啊?炎墨城眸底精光閃爍,腦子裡掠過無數揣測,當然,他目前更加關心的是這瓶長生不老藥的效用。

 

只要是人,莫不想要長命萬年、容顏不老吧?如果皇太祖手上的這瓶長生不老藥是真的,那麼……

 

炎承飛巡視炎墨城父子四人臉上的神情變化,嘴角神祕一翹。這瓶所謂的長生不老藥,自然並非他的心腹德言在海上尋到的,而是今兒一早上,由戰無絕的靈寵碧眼金蟒千里迢迢叼來給他的。

 

終於拿到長生不老藥的那一刻,炎承飛的心情何止用「心花怒放」四個字就能形容得了的。只不過,雖然朝思暮想的仙藥落入了手中,他還是牢牢地克制了內心的蠢動。

 

炎承飛十分清楚,倘若他立刻不管不顧地一股腦兒吞下長生不老藥,固然可以在剎那間恢復青春不老,但在沒有幾個有力人士的見證下,他目前的地位及權勢卻極有可能遭遇大大的動搖,所以他強行壓抑下衝動,將手中仍掌握在手的勢力梳理了一遍,並分別會見了管理那些勢力的首腦太監進行洗腦教育,最後又安排了眼前這一齣。

 

在兒孫們的面前恢復青春的模樣,與自個兒私下偷偷變得年輕,那種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更遑論他貴為大炎王朝的創始者,又何必要因為一時的痛快,而讓自己日後活得太過憋屈呢?再者,他還想緊抓著某些權力不放,是有一些私人原因的……

 

「呵,所謂眼見為憑,今日孤便大方點,讓你們開開眼界吧……」自從見過歷經百年歲月仍容顏不改的好友戰無絕後,炎承飛對手中這瓶長生不老藥的信心簡直爆了棚,更絲毫沒懷疑過戰無絕會騙他。

 

而今一切準備妥當,就只等著他服下仙藥了,一思及此,炎承飛向來穩定的手指也不由得微微顫抖著。

 

見炎承飛輕輕地拔開瓶口塞,炎墨城父子四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氣息,凝神望著他。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