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承飛小心翼翼地從玉瓶中倒出一小顆火紅色的藥丸在手掌心上,僅看了一秒鐘便直接往口中服下。若不趕緊吞下,他怕這顆令他朝思暮想的仙藥就這麼消失在空氣中了。

那粒藥丸幾乎入喉即化,甚至沒有什麼味道,就在炎承飛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嚨,狐疑自己是否真的將長生不老藥吞服了的剎那間,忽然感覺渾身一陣劇痛,皮膚像要燒灼起來似的散發出陣陣熱氣,五臟六腑彷彿遭人打了個死結地攪亂在一起,不舒服到極點的感覺,令炎承飛不禁用雙手環抱著自身,在高位上蜷縮成一團。

當炎承飛暗暗懊惱,誤以為自己服用這枚仙藥的時機點已然太遲,導致仙藥變成毒藥時,看在外人的眼中,卻渾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炎墨城父子四人在極度震驚中,不約而同地紛紛站立起身,睜大了雙眸瞪視著逐漸產生變化的炎承飛,就連守護在兩旁的老太監以及他的心腹太監德言,都情不自禁地探長了脖子。

看在他們眼中,面前的情景不可思議到了極點,原本老態龍鍾的炎承飛正一點一滴地逐漸恢復青春,鬆弛的肌膚像被拉緊了似的緩緩變得緊實,青筋暴起的枯瘦手臂如生出肌肉般膨脹開來,不再乾扁扁地結實有力了不少,但變化最多的是他的臉龐。

嘴角的細紋消失無蹤,臉龐的皺紋變得平滑,下垂的眼皮上揚開來,肌膚表面逐漸顯得細緻而白嫩,宛若新生的嬰兒似的,到最後,除了一頭垂至腰下的銀絲沒有變得烏黑以外,炎承飛從外人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一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英姿勃勃、俊氣逼人。

皇太祖手中那枚長生不老藥是真的……炎墨城腦子裡迅速掠過這個想法,差點被眼前的情景駭瘋嚇傻,同時對那傳說中的仙藥垂涎不已。

御天三人亦是目瞪口呆,眼睜睜看著已經一腳踏進鬼門關的老祖宗枯木逢春般突然恢復青春的肉體,這股衝擊力足以讓他們消化上好幾天。

身體的變化說短不短,說長卻也不長,炎承飛正覺得渾身疼得快死掉時,那股不舒服勁兒卻說走就走了,一點徵兆都沒有。他緩緩抬起頭來,一股久違的充沛活力似乎正回流到他的體內,雙眸一陣清明,四肢充滿了力量,令他情不自禁地想仰首發出暢快的長嘯。

「取銅鏡來!」炎承飛開口道,就連含了一絲磁性的醇厚嗓音,聽起來都跟年輕人沒有兩樣。

背脊不再痀僂,而是如長槍般挺直,重新大馬金刀地坐在位子上的炎承飛已見不到一絲老態,姿態煞是瀟灑好看,尤其他又一身煞氣逼人的戎裝,更顯得他英姿煥發,不似尋常凡人。

一旁的德言身子哆哆嗦嗦地取來早就準備好的銅鏡,遞到他侍奉了多年的主子面前。

炎承飛接過鏡子,放到自己面前一照,已消逝許久、曾經無比熟悉的俊朗眉眼就這樣重新出現在面前,饒是意志堅定如炎承飛,也不禁激動得紅了眼眶。

無絕,不枉費孤認你當這輩子唯一的好兄弟,也不枉費孤苟延殘喘地等到了這一天……

回想起這百年來的處心積慮及煎熬,炎承飛神情變換萬千,最終吐出一口意味極為複雜的長歎。

目不轉睛地端詳著自己好一會兒,炎承飛驀地唇角一勾,摸了摸一頭並未恢復黑色光澤的白髮,又自言自語道:「呵,留著一頭白髮也好,否則孤幾乎要以為這百年種種疑似黃梁一夢了……」

感歎一番後,炎承飛終於放下手中的銅鏡,看向四周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的眾人,再次吩咐道:「德言,拿孤的戟來!」

德言猛打個激靈回過神來,慌忙調派下人扛著炎承飛昔日用得十分趁手的重兵器過來。

重達八十七斤的戟身,把兩名中年太監累得夠嗆,炎承飛卻是單手就輕易地抓了起來,隨即健步如飛地去到場地寬闊的後院,拎起兵器隨意揮舞了幾下,居然也耍出當年那股虎虎生風的凌厲感,看得旁人心生寒意。

鍛鍊了一番,既沒有流多少汗,亦沒感覺身體有任何不適感後,炎承飛更加確定自己整個人已經恢復到當年的全盛時期,心中更是大喜。

「兒…兒孫恭喜聖祖如願以償!」跟著他來到後院觀看的炎墨城驟然朝他跪拜下來,滿臉激動神色地賀喜道。不僅外表恢復青春,就連身體亦充斥活力,那枚仙藥簡直太神奇了!

「恭喜聖祖如願以償!」

御天三人見父皇都跪著了,也隨之恭敬地跪了下來。雖然對著一名年紀看上去似乎和自己沒相差太多的年輕人高喊「聖祖」,他們卻沒覺得有任何違和感,反而對眼前之人更加敬畏。

炎承飛「砰」地一聲將手中長戟直插在地上,轉頭似笑非笑地看向他們父子四人,不發一語的神態貴氣傲然,如一名居高臨下睥睨四方的帝王。

縱然在明面上卸下皇權許久,身上積壓的深沉威嚴卻足以橫掃一切,更不用說在血緣關係上,他幾乎站在了頂端的位置。

「聖祖……」炎墨城衡量了一番得失後,暗暗咬了咬牙,驟然下定決心地沉聲說道:「兒孫即刻派人送來傳國玉璽,並擇日退位詔告天下。」

這個選擇實屬無奈,但他相信皇太祖貿然在他們面前吞下長生不老藥,想必已經安排好了一切,無論是不是猜錯,炎墨城都認為自己應該率先表態,以示對這名重新恢復生命力的昔日帝王毫無敵意,否則他擔心自己連同三名皇子今晚可能無法活著離去了。

御天三人俱是心頭一驚,卻無法出言反對父皇的決定,只能低頭沉默不語。

「你很聰明……」炎承飛雙眸微瞇,目中流露出來的精光似乎能看透人心,「不過,你當真捨得?」

炎墨城眼角一跳,將頭顱低得更深,在位十多年後,他幾乎忘了自己也曾如此謙卑的模樣,「兒孫只能守成,唯有雄才偉略的聖祖才能繼續帶領大炎王朝更進一步,自然沒有什麼捨不得的。」

「更進一步……呵,難道要將戰王一族也吞了才肯甘心嗎?」炎承飛喃喃自語著。

雖然他與戰無絕私交甚篤,但彼此的氏族自古以來卻是敵對的關係,處處明爭暗鬥,即使炎氏一族內有人創朝稱帝了,戰王一族仍不願低下頭顱向新的王朝獻忠,更不用說戰無絕悄然回歸的現今,有他在一旁冷眼看著,炎氏想真正併吞天下的野心更是難上加難,即使自己重掌皇權亦沒有幾分的把握。

炎承飛踱步到後代子孫炎墨城的身旁,抬手按了按他的肩膀,在他遮掩不住驚疑光芒的眼神注視下,開口笑道:「退位就不必了,幾乎算是重新活了一遭,孤早心不在此,傳國玉璽你還是自個兒保管好吧。」

果然如此!炎墨城提心吊膽了許久總算鬆了口氣,嗓音也不再緊繃得像是快要斷裂的弓弦,試探地吶吶道:「那不知聖祖日後有何……」

「但是,孤不需要帝位,卻需要寶物,」炎承飛直接打斷他的話,俯身盯著他,明目張膽地勒索道:「很多、很多的寶物……」說著,還拋給他一記「你心肚明」的奸猾眼神。

這位老祖宗是在趁機打劫我這個後代子孫嗎??炎墨城的腦子有那麼一瞬間空白成一片,嘴唇哆哆嗦嗦地吐出兩個字:「寶、寶物?」

炎承飛雙手背負在身後,雙眸深邃地看向遠方某一點,慢悠悠地解釋道:「不錯,打自出生起,孤幾乎是一路平步青雲,一代大將、王公貴族甚至連這袤廣天下的主人都擔當過,可說是嚐盡人生百態,也享盡了榮華富貴,經過這一次原以為瀕臨死亡卻奇蹟般回返青春的經歷,孤終於大徹大悟,決定踏上成仙之路!」

「……」一般人大徹大悟,通常是出家當和尚,但您大徹大悟,卻是想著成為神仙?這落差也太大了吧……炎墨城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著,御天三人則是心下茫然地對看一眼。

這……怎麼感覺這位老祖宗個性好像有點不靠譜啊……?

沒錯,老祖宗是不再戀棧皇權了,但他還緊盯著皇權背後那塊能集結起來的莫大利益哪!難怪老祖宗得到長生不老藥後,不是偷偷摸摸地躲起來吃掉,而是大大方方地在他們四人面前吞服,這是擺明了勒索寡人還不夠,他還想繼續掠奪御天這一代子孫的資源啊!

只要炎承飛還頂著老祖宗的尊貴身份,加上他們今晚又親眼目睹了一場奇蹟,他們就再也沒有拒絕的權利……炎墨城一瞬間全部都想明白了,嘴角不禁微微發苦。

炎承飛是何等聰明的人物,又怎不知他們心底在腹誹些什麼,不過他也不著急,反正自然會有比他更頭痛的人出現。

「放心吧,寶物也不是白拿你們的,待孤仙道有成,自然會提拔一下你們,讓你們也嚐嚐枯木逢春的滋味。」

此話一出,炎墨城父子四人都有些心動,不過他們也不是無知小兒,心知這所謂的「成仙之路」壓根兒就是一個無底大坑。

就單拿長生不老藥來說好了,歷代帝王無一沒尋訪過如何煉製此仙丹的方法,甚至還有人學會親自煉丹,但聽說煉製出來的丹藥最終將自個兒毒死了,成為史上死得最憋屈的帝王,一時引為民間笑談……實話說,炎墨城父子四人也不怎麼看好自家的老祖宗。

「給不給,痛快一句話。」

說沒幾句話,炎承飛就有些不耐煩起來了,畢竟他已經許久沒這麼和顏悅色地和子孫輩們說話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地擠兌了一句,倘若炎墨城磨磨蹭蹭地猶豫推托,炎承飛自然有法子治他。

「給……當然給!聖祖要多少就有多少,請您儘管開口!」炎墨城咬了咬牙,乾脆地拍板定案道。

「很好。」炎承飛臉上又恢復了笑容,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臉龐竟顯得有些頑童般的稚氣,眯眼看了他們一圈:「呵,瞧瞧,生了一大家子就是不錯,人多好辦事,若是孤家寡人的那就愁了。」

聽主子說得有趣,一旁幾名老太監都陰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敢情當年您老收集後宮三千佳麗,就是為了今天有足夠的人手供您使喚啊?炎墨城越思索越想吐血。

攤上這麼一位不靠譜的老祖宗,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啊……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