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這些天總覺得貼身侍女青檀注視著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但是他正與戰無絕陷入如膠似漆的熱戀期,滿心滿腦都只裝得下戰無絕的身影,根本無暇留意到自己露出了多少破綻。

或許是知曉梵天因為清河一事內心還有些疙瘩,所以戰無絕對他奉行了「只要男人下面爽了,上面就不會太過計較」的準則,不忙的時候就對他熱情如火,不是吻得他呼吸不穩就是黏膩在他身上,打死都不退。

不管白天或黑夜,只要興致一上來,就會放下手邊一切事務,拖著梵天滾到床上,用碩大的陰莖不知貫穿了他多少次,操得他雙腿發軟,好幾天腦袋都是一片茫茫然。

幸虧那根被梵天每天夾在後庭內的「鎖玉津」似乎起了效用,雖然那地方被男人天天操弄,卻還是維持了一定的緊實及柔韌度,令他不至於被偶爾前戲不足的激烈性愛弄傷。

而到了現在,只要男人拉著紅線抽出他後庭中的玉勢,再用手指隨意抽插幾下,那地方就會開始變得濕濕潤潤,幾乎不用潤滑膏便可直接容納男人的入侵……當梵天終於驚覺自己的身子正被男人一點一滴地改造,而發出不安的質疑時,對方居然完全不否認,還給了一套厚顏無恥至極的說辭。

「你別怕啊,你的身子出現這樣的轉變是好的,那根玉勢能滋養及保護你那地方變得不容易受傷,還能將你那邊的肌肉鍛鍊得緊實一點,不覺得我們最近的性生活更加和諧美滿了嗎?」戰無絕喜孜孜地說著。

「……」為什麼這傢伙越看越淫蕩無恥?我是不是被騙了?我應該是誤上賊船了是吧?

「來,轉過去讓我瞧瞧是不是真的一摸就濕了?」

「……滾!」

這ㄚ的臉皮忒厚!梵天惱羞成怒地痛揍了他幾拳,最後還是以被男人強行拉到床上去操得腦子一團混亂,然後此事自然而然地不了了之而收場。

……唉,每一天都過得這麼糜爛好嗎?

當梵天一睜開眼來,發現又是新的一天過去,不禁默默地咬著被子糾結了一番。

在床上翻滾了良久,梵天長歎口氣,終於強行打起精神半爬起身來,動作無比掙扎間,突然感覺後庭內的玉勢似乎有一小截被推擠了出來,梵天下意識地便伸手到自己的臀後,將那一小截玉勢又頂進自己的體內,順勢夾緊了。

此舉動一自然地做完,梵天忽然很想拿塊豆腐砸自個兒的腦袋。

被戰無絕那色胚調教久了,居然對後面那地方老夾著一根玉勢這種怪事兒也習慣了,這算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梵天重新趴回床上猛咬被子洩憤。

「殿下,奴婢進來囉。」

忽聞門扇被人輕拍了兩下,隨即門外傳來青檀一聲招呼,便見她捧著一盆乾淨的水推門而入。

「等等……!」

渾身都是青紫印記的淫靡狀態怎能讓青檀瞧見?梵天情急之下,做出一個往內翻滾的動作,順勢將整條被子捲在自己身上,包了個密不透風。

自從和戰無絕夜夜春宵後,戰無絕無微不至地將他照顧得很好,每日同他一起入浴,幫他更衣洗漱、擦乾頭髮、伺候用膳,抱著他走來走去,所以青檀幾乎只剩下替他們張羅膳食的輕鬆工作而已。

今早又荒淫了一次後,戰無絕本來也要幫他拭身更衣,卻臨時接到一些從蠻荒傳來的重要消息,不得不先暫離一下去處理。

面對戰無絕的歉意,梵天表示一點也不介意,還覺得自個兒能自立自強地打理好自己,誰知他尚未從床上爬起來,已經很少在早上出現的青檀就推門進來了。

一見著她,梵天頓時心虛不已。

青檀擰了一條熱毛巾坐到床邊,看著梵天柔聲說道:「殿下,奴婢畢竟伺候過您入浴好多次了,這次也讓奴婢幫您擦擦身子好嗎?」

青檀是不是什麼都知道了?梵天盯著似乎有些愁眉不展的青檀一會兒,終於輕點頭,鬆開緊緊揪在身前的被子。

遍佈在雪白肌膚上的青紫吻痕霎時一個不漏地印入青檀的眼簾,親眼瞧見證明,青檀不由得眸光一黯,默默地拿熱毛巾在他身上擦抹。

沿著脖子、鎖骨、胸膛、腹部……一路發現就連梵天最隱私的大腿內側都佈滿咬痕,後庭內部似乎更隱隱夾著一根物什,青檀臉色雪白,心疼得都要說不出話來了。

「……殿下,那人是不是仗勢欺負了您?」即使不願這般想,青檀終究問出了口。

「呃,本來不是滿口『戰大哥』地喊嗎?怎麼突然變成『那人』了?」梵天試圖讓氣氛變輕鬆點,但顯然完全失敗了。

「殿下,奴婢想聽真話,倘若殿下不是自願的話,奴婢不惜豁出性命也要……」青檀眼圈一紅,眸底倏然掠過一抹決絕神色。

這些天以來,雖然戰無絕有好幾次試圖找機會和自己解釋清楚,但青檀全都巧妙地躲掉了,她不願聽戰無絕的說辭,她只相信太子殿下的。

「不…不是妳想得那樣!」見青檀果然想岔了,梵天霎時有些手忙腳亂,拉來被子重新掩蓋住自個兒青紫一片的身子,吶吶地解釋道:「我確實是自願的,我們…我們是兩情相悅,我不討厭他對我做這些事……」

聽見他這麼說,甚至語氣含了一絲甜蜜,青檀的臉色總算恢復些許血色,露出苦笑道:「但是,殿下想過這麼做的後果嗎?再過幾個月,聖上似乎就要為您處理太子妃的選秀事宜了,聽說淑妃娘娘也已經為您相中兩名家世清白的閨女為妾了……」

「……」遭人驟然點出殘酷的現實,梵天不禁心頭一震,擱在被子上的手指緩緩收緊了。

「到了那時候,您跟戰大哥又該如何自處呢?」

「青檀……」這是要阻止自己和無絕在一起的意思嗎?梵天回望著她,心裡酸得陣陣發苦。

青檀微搖首,繼續顫聲說道:「其實殿下過得開心的話,青檀也就開心了,怕就怕此事不慎被人傳揚開來,惹得聖上震怒……屆時青檀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見她淚眼朦朧的愁苦模樣,梵天心知她肯定為了此事在心底糾結了許久,不由得對她感到一絲愧疚。

「青檀,我……我不想當這太子了……」

將長久以來的想法坦率地說出口後,梵天突然覺得渾身輕鬆了許多。

「殿下?」青檀震驚異常地瞪大了雙眼。

「從前我不願讓出『太子』的封號,是因為我不甘心,那些人欺負我自小就失去了娘親,把我視為擋路的小石子,既然這樣,我就偏要爭一口氣攔住他們……但是,現在跟以前不同了,有了無絕陪著我,就算被父皇打入冷宮我也不怕了,哪怕是被貶謫為庶民,我也不會放在心上……」

聞言,青檀整個人都呆愣住了,萬萬也沒料想到梵天會為了戰無絕一人,甘願放棄努力鞏固了許久的太子之位。

「殿下,您對戰大哥就這麼樣的…喜愛?」

「我……是,我就是這麼喜愛他!」

梵天終於克服靦腆情緒,鼓起勇氣承認道,望著青檀的雙眸閃閃發光。

「我不要選什麼太子妃,也不要當這勞什子的太子了!青檀,人生苦短,我早該想通了,這輩子和無絕就這樣簡簡單單、開開心心地在一起就好,若是父皇生氣了,我們就逃到戰王一族來,無絕他會保護我的!」

「殿下……戰大哥他…他能保證一輩子對殿下好嗎?」

青檀的心底不無擔憂,梵天一旦無權無勢變成一個平民百姓了,戰無絕還能待他一如往昔嗎?

「這是肯定的!」梵天猛點頭,見青檀仍是狐疑不信,忍不住開始誇獎起戰無絕來:「妳真的不用擔心,妳別看他好像很傲氣的模樣,其實他私底下很疼我,每天我要上床入睡前還會幫我洗腳呢,這點沒一個男人做得到的!他還很細心,知冷知熱的,我才剛想打噴嚏而已,他就先幫我添上外衣了,哪怕我不當太子了,他也會一樣疼我的……」

也唯有像他這般至情至性的人,會癡癡地待在天牢內等著與愛人的轉世之身重逢等了整整一百年,幸好自己就是清河的轉世,否則真要嫉妒死百年前獲得他一片真心的清河了!

聽著梵天充滿天真的話語,青檀又是想笑又是憂慮。

「殿下,他現在確實是對你很好,但是人心都是會變的,日後若他……」

「青檀,妳別不相信我,無絕若是喜歡上一個人,哪怕歷經百年歲月都不會改變……這是真的……」梵天為他爭辯著,說到激動處,忍不住眼眶一紅。

若換成讓自己去等上百年,還不曉得能不能熬得住寂寞不發瘋呢,這麼一想,就覺得無絕實在太可憐了……

青檀見不得他哭,連忙拍撫他的背脊,連聲說道:「殿下別哭啊,您相信他就好,這樣奴婢就放心了。」

梵天抬手抹了抹眼角,啞聲說道:「青檀,我不當這『太子』也好,我幾個皇弟都十分優秀,誰想當皇帝就讓他們去爭吧,我已經得到這輩子最想要的東西了。」

「殿下,這件事您想清楚了就好,奴婢絕對會一直支持您的……」

青檀輕輕摟著他,兩人互相凝望著,最後忍不住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

「青檀,對不起啊,我知道妳對無絕似乎也有一些好感,可是我……」

「哼,奴婢現在不喜歡他了!誰讓他搶走我更喜歡的殿下,他要是敢對殿下不好,奴婢第一個不饒了他!」

「青檀,妳對我真好,其實我一直將妳當成了我的親人……」

「奴婢也是把您當成自個兒的親人照顧……嗚嗚,不做太子了也好,以前奴婢老是擔心受怕著……」

「青檀……」

 

「……呃,你們這是怎麼了?」

戰無絕一推門踏進屋內,霎時感覺氣氛有點不太對勁。

結果還沒搞清楚眼前哭成淚人兒的兩人是怎麼一回事兒,胸膛就重重地挨了青檀一記粉拳。

「你要是敢辜負殿下,小心我下藥毒死你!」惡狠狠地威脅了一句後,青檀掩面哭著跑走了。

戰無絕捂著挨了一拳的地方,一頭霧水地望著青檀消失的方向。

「……姑娘家外表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其實內在都好兇悍哪。」

「無絕……」梵天揉著發紅的眼睛,囁嚅著輕喚他的名字。

戰無絕連忙坐到床邊,心疼地抱住他,疑惑道:「殿下,你怎麼哭了?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我早上弄疼你了嗎?」

「不是……如果我說我不想當太子了,你……」雖然在青檀面前說得信誓旦旦,梵天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戰無絕聞言一愣,不敢相信地瞪著他。

「無絕……?」

「……太好了!」

戰無絕猛地將他連人帶被子抱了起來,往上拋了一下後,又抱著他原地轉了一圈,竟是歡喜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你終於想通了!」

「無絕?」梵天右眉一揚,頗意外他會表現得這般開心。

戰無絕緊緊抱著他,輕聲解釋道:「百年前,若是清河肯拋下太子之位,選擇和我一同隱退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後續那麼多事了,當皇帝有什麼好的,根本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幸好你想通了!」

「嗯。」你開心就好了……雖然梵天還是會因為戰無絕提起清河的名字而心底隱泛酸澀,卻學會了如何去逐漸釋懷。

戰無絕不斷親吻他的眉角、臉頰及耳際,真想把他揉入自己的體內再也不分開了。

「殿下……殿下,我是不是不會再失去你了?」

梵天凝視著他,抬手輕輕碰觸他浮現悲喜交集神色的俊美臉龐。

 

「不會了,我怎麼捨得再讓你難過一次……」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