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學長,對不起,我昨天不該口不擇言地罵你,今天晚上你再過來一趟,我們好好談一次可以嗎?

 

在穆恆寧離去後,莫傅天坐在地板上沉思了一整夜,最後還是決定和他講清楚,於是在早上傳了一通簡訊給他,要他晚上再來找自己好好談談。

若要因為穆恆寧喜歡上自己,就跟他絕交的話,莫傅天無法下定決心也覺得很不捨,所以他決定勸穆恆寧不要再喜歡自己了,就當兩人之間從來沒發生過這段插曲,想必他也會如此希望吧?莫傅天很天真地心想。

發完簡訊後,莫傅天終於敵不過睡魔,趴在床上很快便熟睡過去了。

時光飛快流逝,當莫傅天再度醒來,已經是黃昏時分了。他隨便弄了點食物充飢後,便拿著換洗衣物到浴室內洗澡,等他一身清爽地出來時,門鈴恰好響起。

莫傅天心頭一顫,有點不想面對,卻還是強迫自己去開門。

開了門後,見到穆恆寧臉色蒼白、雙目紅腫的可憐模樣,莫傅天忍不住暗暗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請他進來。

「學長,吃過了嗎?」

「嗯。」似乎也洗過澡了,穆恆寧渾身飄著一股清香進來,縮著肩膀在地板一角坐下,完全不敢看向他。

談清楚後,彼此的友誼真的有可能恢復嗎?莫傅天坐在床沿邊,煩惱地搔了搔腦袋,猶豫了幾秒鐘後,終於清清喉嚨朝他開口道:「學長,我想了一整夜,覺得我們還是……」

「對不起!」穆恆寧立刻打斷他的話,頭也不敢抬地低聲致歉道:「不好意思,我昨天只是喝醉了,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拜託你不要放在心上。」

「你說什麼?」只是跟我開玩笑?莫傅天聞言一怔,眉頭緊緊皺起。一股被人當成傻瓜的強烈憤怒忽然打從心底泉湧而出,臉色頓時大變。

沒有察覺出他的異狀,穆恆寧仍是深深低著頭,顫著嗓音重覆一遍道:「我說我昨天只是喝醉了,只是隨口說說,跟你開玩笑而已,所以我們就當作……」

「你騙我!」

「小天……」穆恆寧茫然地抬起頭來,見他惡狠狠地瞪著自己,心頭霎時一痛。

「你騙我!昨天的事情,你以為用一句『開玩笑』就能敷衍得過去嗎?不可能!」莫傅天咬牙切齒地指責道。他也不明白這股怒氣從何而來,但是一聽出穆恆寧想用「開玩笑」三個字,將昨天的事情撇得一乾二淨,他就不禁怒火中燒,再度失去理智。

昨天突然告白,徹底擾亂我的心情,今天卻想糊弄我幾句,就把整件事撇清?那為此煩惱了一整夜的自己算什麼?大傻瓜嗎?氣得腦袋發脹的莫傅天,根本忘了自己一開始也是想把整件事當作從來沒發生過。

「我……」穆恆寧一陣不知所措,眼眶微微泛紅。若是莫傅天以後不再理會自己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莫傅天站起身來,怒氣騰騰地走到他面前,像個受到委曲的孩子般大叫道:

「你明明說過你喜歡我的!」

「呃……」穆恆寧抬起眼眸,呆呆地望著他,不明白他是怎麼了。

「你明明說過你的心底老是浮現我的身影,我聽得一清二楚!」但他想否認自己說過的話!莫傅天明白他的意圖,內心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莫名不安,卻下意識地選擇以怒氣取代不安感。

「可是……」穆恆寧不知所措地瑟縮了下,莫傅天不太尋常的反應,令他不知該如何才好。昨天已經被他當面拒絕過一次了,總不能再傻傻地又告白一次吧?

「你老實說啊!你到底是開玩笑,還是真的喜歡我?」莫傅天居高臨下地瞪著他,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像是沒聽到滿意的答案,就會把他活生生撕了一般。

「我……」

「說啊!你是不是喜歡我?」

「小天,你冷靜一……」

「快老實說!」莫傅天不耐煩地怒聲催促。

「……嗯,我喜歡你。」在他的逼迫之下,穆恆寧只好乖乖承認,惶然不安地縮起身子,不明白事情發展怎會跟自己料想的完全不一樣。

「你真的喜歡我?」見他終於老實承認,莫傅天凶惡的神情不自覺地變得柔和了許多。

「嗯……」

「那你喜歡我喜歡到什麼樣的程度?」莫傅天問出口後,才發覺自己的喉嚨很乾很澀,像是極度渴望從他口中聽到什麼美妙的字眼。

心臟激烈地跳動,彷彿瀕臨失控的邊緣。

「我……我也不曉得。」穆恆寧搖了搖頭,雙手緊緊環抱著膝蓋,不安地往後挪移了一點。

「不曉得?你把我當成傻瓜在耍嗎?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看你打從一開始就是在騙我,是嗎?」莫傅天很不滿意他的答案,忍不住開口激他。

穆恆寧果然慌了手腳,連忙反駁道:「不是!我是真的喜歡你!」

「那你證明給我看啊!只是口頭說說而已,那誰都會!」

「……」穆恆寧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甘心地咬著下唇。

「快點證明啊!」莫傅天不耐煩的催促道。

「你想要我怎麼證明?」

「自己想!」

兩人互不相讓地對視良久後,穆恆寧終於緩緩朝他跨下伸出手。

當穆恆寧既纖細又漂亮的手指,隔著褲料摸到自己的性器時,莫傅天渾身一顫,卻沒有推開他,甚至沒有開口拒絕,像是要審視他能因為喜歡自己而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胡亂摸了幾下後,察覺到男人碩大的性器似乎逐漸脹大,穆恆寧猛一咬牙,閉著眼睛將他的褲頭拉鍊扯了下來。

唰!的一記清脆聲響,霎時令穆恆寧羞紅了臉,作夢也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心底開始猛打退堂鼓。

其實,他對莫傅天只是抱持著一股很純潔的愛意,根本沒有想過要和他展開什麼太深入的關係,他現在會如此大膽,只是因為一時氣不過而已。

一想退縮後,穆恆寧的臉龐忍不住流露出哀求神色。

「小天……」

「繼續。」莫傅天的嗓音變得異常沙啞而專制,銳眸閃過一抹危險光芒。在男女情事中,他不像穆恆寧是個沒碰過女人的新手,然而,他也沒遇過像今夜這般刺激的情況。

雖然穆恆寧是個男人,然而被他的手指小心翼翼又生澀地碰觸,莫傅天不但不覺得嫌惡,反而打從心底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

基於強烈好奇心、及一股莫名的衝動,莫傅天突然很想知道和男人上床的滋味,究竟和女人有什麼不同。

可以說,在純然獸性的慾望熊熊燃起時,莫傅天的理智已經被扔到角落處,徹底被遺忘了。

當然,假使對象不是羞澀的模樣比女人還惹人憐愛的穆恆寧的話,或許他早就一腳將對方狠狠踢開了吧。

真的要繼續嗎?穆恆寧一陣口乾舌燥,感受到從指尖處隱隱傳來一股燙人的熱度,忍不住鬼迷心竅地伸手探入對方拉鍊已然敞開的褲頭,來到男人的跨下,將他的四角褲撩起一邊,緩緩露出男人早已一柱擎天的硬挺性器。

近距離凝視著男人雄偉的慾望,穆恆寧霎時羞紅了臉,不知所措地別過臉去。

「繼續。」莫傅天仍硬著嗓音下命令道。喉嚨變得又乾又澀,傲然挺立的碩大性器彷彿又脹大了幾分。

穆恆寧根本不敢看向他,僅伸手胡亂地套弄了幾下,手指顫抖得幾乎快抓不住他熾熱的男根,腦袋垂得更低,從衣領露出的白皙頸項亦羞得一片通紅。

莫傅天的鼻息變得越來越粗重,即使穆恆寧挑逗男人的手法生澀到不行,仍是在他的內心掀起一股強烈的慾望風暴,恨不得一口吞下他。

「就這樣?隨便摸幾下就算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聽出他的話語裡頭含了一絲不滿,穆恆寧腦袋一片空白,慌亂得完全失了方寸。

「很簡單,用嘴巴含住我。」莫傅天伸舌舔了下乾澀的嘴唇,緊盯著他線條性感誘人的粉嫩唇瓣。

「嗄……」

聽見他的要求,穆恆寧不敢置信地渾身一顫,緩緩抬起頭來。

「快點照做。」渾然不覺自己的要求有多麼過分,莫傅天仍像個帝王般霸道地下命令道。

「……」

和他對視了一眼後,穆恆寧羞澀地半垂下眼眸,終於微微張開不住顫抖的唇瓣,傾身向前,依言含住男人已然有些濕潤的前端。

有些苦澀的奇異味道瞬間傳入口中,穆恆寧卻一點都不討厭,反而感覺到自己也興奮地硬了,性器蠢蠢欲動地撐起褲頭。他將嘴巴張得更開,毫不牴觸地緩緩吞入男人的慾望。

「唔……」莫傅天感受到他口內的溫熱及濕潤,不禁舒爽地重重喘了一口氣。

男人滿足的歎息聲傳入耳內,令穆恆寧不由得變得大膽了一些,好奇地伸舌舔了他一下,用牙齒磨了磨。

「呃……不要用牙齒,會刺痛,用吸的就好……再用舌頭多舔幾下,對,很好……」面對穆恆寧簡直可說是笨拙到不行的口交方式,莫傅天微蹙眉頭,一陣哭笑不得,耐性十足地教導道。

穆恆寧雖然沒有任何經驗,卻是個聰明的好學生,在他的悉心指導之下,很快就抓到要領,原本有些僵硬的舌頭也越來越靈活,滑溜地舔來舔去。男人獲得滿足的嘟嚷聲,無異是對他最大的讚美。

雖然不知不覺喜歡上莫傅天,卻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喜歡對方到願意舔弄他的慾望的地步。性別倒錯的刺激感,令穆恆寧的身體越來越熱,下半身的慾望也不住微微顫抖著,極度渴望獲得宣洩。

「呼……」在快感驅使之下,莫傅天情不自禁抓住他的頭髮,輕輕地前後搖晃腰桿。

被男人的前端不時戳到喉嚨其實不太舒服,穆恆寧苦悶地呻吟了一聲,卻沒有推開他,反而將嘴巴張得更開,努力地嘗試將他含得更深。

不過,才剛再度伸舌舔了他一下,穆恆寧忽然整個人被他拉了起來,狠狠甩到床上。

一陣頭暈目眩後,穆恆寧甩了甩頭,微微睜開迷濛的雙眸。莫傅天不知何時也爬上了柔軟的床鋪,將他牢牢壓在身底下。

「小天,你真的要……?」感受到男人碩大的慾望抵在自己的腹部上,眼神充斥侵略光芒,穆恆寧緊張地縮起身子,不曉得他接下來想怎麼做。

「閉嘴!我一定是瘋了!」莫傅天咕噥一聲,偏頭吻住了他,隨後將他身上的衣物全部褪了下來。

穆恆寧雖然身世堪憐,卻也算是一名養尊處優的大少爺,渾身肌膚既白皙細緻又滑溜膩人,惹得莫傅天狼性大發,忍不住在他身上又啃又咬的,完全不忌諱他是男人的事實。

「啊……等等……我……」穆恆寧滿臉羞紅,驚慌失措地推了推他的胸膛。昨天才剛告白,今天就進展到床上,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呵,學長還是處男吧?」在他頸項處留下細細吻痕後,莫傅天低低一笑,隨手將他身上最後一件四角褲剝落,握住他顫巍巍的慾望,來回地搓揉起來。很奇妙地,或許是穆恆寧太漂亮了,雖然抓著他和自己一樣昂首挺立的性器,內心卻沒有任何牴觸的不適感覺,反而覺得很刺激。

「唔,你怎麼……」穆恆寧驚訝地瞪大眼眸,不明白他怎會知道這件事,畢竟自己從來沒說過。

純潔的反應,令莫傅天的心底某一處變得異常柔軟。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你不要怕。」

「等等……這樣太……」察覺他伸手在自己的後庭處來回摸索,甚至意圖用手指插入,穆恆寧渾身一顫,臉色有點發白,突然有點明白男人和男人之間該怎麼做了。

「不要怕,一切就交給我吧。」莫傅天的眼睛有些發紅,現在滿腦子只想上了他,解決突如其來的凶猛慾望。

他曾和一些處女上過床,自然頗有經驗。又安撫地親了穆恆寧幾下後,莫傅天將他翻了過來,教導他屈起膝蓋、用雙手撐在床舖上,以方便自己幫他進行擴張。

據他所知,男人的第一次比女人還痛,畢竟那地方本來就只有排洩功能而已,不溫柔一點的話肯定會弄傷了他。

毫無抵抗能力的穆恆寧咬緊下唇,撐在床舖上的手臂不住顫抖,被迫將最私密的地方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令他羞得滿臉通紅,彷彿快滴出血來。

如果對象不是莫傅天的話,穆恆寧發誓絕對不會讓自己在任何人面前處於如此弱勢的情況之下。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