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找到穆恆寧說的那份手繪稿後,莫傅天連忙打手機通知宋靖棠過來看看。

原本受到打擊後,精神萎靡顯得有些要死不活的宋靖棠,稍微研究了一下穆恆寧的設計方案後,一片黯淡的眸子驟然變得異常明亮,激動地抱起稿子猛親了好幾下。

「太好了!天助我也!」

「錯了,不是老天爺幫你,而是我學長大發慈悲。」莫傅天唇角微勾,頗自豪地說道。

「哈哈!我就知道,小天的學長果然也不是普通人哪!」宋靖棠本來還對莫傅天的選擇有些不以為然,現在卻是大幅度改觀了,差點把他當救命的菩薩供起來。

「好了,少拍馬屁,快點動工吧。有很多手繪稿要掃描進電腦裡頭製作才行。」莫傅天冷靜地說道。有了可以和死對頭一較高下的籌碼,原本心灰意冷的鬥志也重新燃燒起來了。

「沒問題!」宋靖棠興奮地忙進忙出,不到半天就將需要的設備全部搬進穆恆寧的臥室內,和莫傅天研究起來。

他們在忙碌時,穆恆寧會時不時提出一些意見,或是解釋當初自己這般設計的理由,幫助他們很快摸透這份手繪稿。

「太棒了,這項方案比我們當初的構思還要有遠見多了……」宋靖棠大致明白穆恆寧設計的重點後,忍不住驚嘆道。

「嗯,災後重建的建築物,不僅要考慮到實用性,還需要未來性,畫這份手繪稿時,我是一邊設想三十年後的情景、一邊繪製出來的。」

宋靖棠猛點頭,手肘頂了一下旁邊的莫傅天,開玩笑道:「小天,你的『老婆』比你厲害多了喔。」

「那當然!」面對好友的調侃,莫傅天不但不以為杵,反而引以為傲地挺了挺胸膛。

「胡說八道什麼!還不快點動工,時間不是快來不及了嗎?」穆恆寧臉蛋一紅,習慣性地以憤怒的表情掩飾內心的害羞。

「是!」兩名大男人同時大聲應道。

接下來的日子,只有「忙碌」兩個字可以形容。三名男人合力熬夜奮戰,將每一處細節琢磨到最佳狀態,更利用電腦製作出3D立體透視圖來,方便評審能迅速對這項方案一目瞭然。

穆恆寧在他們白天去上班時,依舊在門口販售紅豆餅,不過等他們到來後,就會儘早收攤,和他們一起修改那份設計稿。

已經沉寂多年的對設計的熱愛,逐漸在穆恆寧的內心復甦過來。

而活絡過來的心,也慢慢地改變了他身上原本死氣沉沉的氛圍,如同歷經千辛萬苦才破蛹而出的蝴蝶般,令莫傅天再一次感到目眩神迷。

 

「學長,你要不要來我們公司上班啊?我保證你的位置肯定比我倆還高!」相處十幾天後,宋靖棠也學莫傅天改口喊他「學長」了,對他的才華十分敬佩。

「沒錯,你放棄建築設計實在是太埋沒才能了。」莫傅天也在一旁勸說道。

「你們說的太誇張了。」穆恆寧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低聲說道。

「一點都不誇張,當初聽馨馨說你車禍後,已經畫不出任何東西來,我真的覺得很可惜,如果你有什麼新構思的話,我願意幫你代勞動手畫。」

「我也是!」宋靖棠舉手搶著道。

聞言,穆恆寧不但沒有露出開心的表情,臉龐反而蒼白了幾分。

「你……你去找過馨馨?」

「嗯。」莫傅天毫不隱瞞地點了點頭,承認道,「當初為了打聽你的消息,我直接找上她,問了幾句,她就將你的情況全部說給我聽了。」

回憶起和馨馨一同長大的過往,穆恆寧不禁低下頭,掩飾有些發紅的眼眶。

「馨馨……我實在對不起她……」

「你沒有對不起她,做錯的人是我才對!」見他一臉難過,莫傅天頓時情急道。

「呃,你們慢慢談,我迴避一下。」見情形有些不對,宋靖棠識相地站起身來,往門外走去。

一待宋靖棠這個大電燈泡不見,莫傅天立刻抱住穆恆寧,希望能帶給他一點力量及安慰。

「我曾經許諾過,會照顧她一輩子的,但我沒有做到……」

雖然和她之間沒有愛情,卻仍有不容抹滅的手足之情……穆恆寧悲傷地喃喃自語道。當年,為了一個暗戀卻狠心拋棄自己的人,毅然決然地解除和言馨馨的婚約,斬斷和言家的情分,也沒有回報言家多年來的養育之恩,自己其實是一個再自私不過的人了吧。

莫傅天明白他的心情,內心不斷痛罵當年那個狼心狗肺的自己。

「是我的錯!當年拋下你獨自面對言家的人,逼得你和言家撕破臉,我真的很後悔,錯不在你身上。更何況,你不愛她的話,和她結婚只會造成她的不快樂而已,拜託你不要那麼自責。」

穆恆寧搖了搖頭。其實,如果莫傅天沒有出現的話,自己可能還是沒辦法履行婚約吧,因為他真的對女人沒有任何興趣,就算結了婚,可能也會害言馨馨守活寡,造成她一生的悲劇。可以說,穆恆寧當年打算和言馨馨解除婚約,並不全是為了中途出現又離去的莫傅天。

只不過,無論有多少藉口,他徹底傷害了言馨馨的心靈的確是事實,他絕對難辭其咎。

「馨馨現在過得怎麼樣?」穆恆寧顫著嗓音詢問。

「她現在已經有一個很愛她的丈夫了,但她還是很想念你,擔憂你過的不好,也很自責害你出車禍,如果有機會,我們再一起去拜訪她好不好?」莫傅天曉得穆恆寧的心結太多了,但他願意幫他一一解開來,令他重展無憂無慮的笑容。

「是嗎?我一直怕她無法諒解我,所以根本不敢見她。」

「你顧慮太多了,她一直是個很善良的女人,就算被你拋棄了,她還是很掛念你。你躲著她,對她反而是另一種傷害。」

「嗯,她是很傻,即使在我殘疾後,仍然願意嫁給我,但我已經沒有能力給她幸福了。」穆恆寧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龐。若是名門千金嫁給一名瘸了左腿又毀容的人,肯定會造成上流社會的轟動,甚至嘲笑她是大傻瓜吧。

「傻的人是你,為了我這種幼稚又無情的人,硬生生葬送自己的健康和前途,我真的很對不起你。」

見莫傅天一臉頹喪,穆恆寧不禁愛憐地摸了摸他的臉頰,安慰道:「不是你的錯,車禍只是一個意外,沒有人能事先料想得到。只能說,當年的我們都太年輕、太衝動了,沒有辦法把事情處理得很完美。」

但,話說回來,如果當年沒有那股失去理智的衝動,或許他和莫傅天就不可能有這一天了吧……人生真的很奇妙,穆恆寧暗暗感概道。

「學長,我們重新再來過好不好?讓我有機會好好補償你。」莫傅天深深凝視著他,誠懇地請求道。

聞言,穆恆寧不由得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苦澀神情。

「其實,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只是因為同情、或是想補償才想跟我在一起嗎?」

「不是的!我絕對不是因為同情才和你在一起!其實我八年前就愛上你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察覺出自己真正的心意,才會那樣傷害你!拜託你相信我……」沒想到穆恆寧對自己有那麼大的誤會,莫傅天急得快哭了,也恍然大悟穆恆寧遲遲不肯重新接納自己的原因。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滿口說什麼『要補償我』的話了。」穆恆寧倏然打斷他的話,眼眶雖然很紅,眸光卻異常明亮溫柔,「車禍是意外,想解除婚約也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你無關,也不是你的錯。而且,你老是一臉愧疚地看著我,我當然只會覺得你是在同情我而已。」

如此說來,自己一直在向他傳遞錯誤訊息囉?莫傅天一陣啞口無言。

「傻瓜,想通了沒?」

雖然落得左腿殘疾,也失去優渥的生活環境,穆恆寧卻沒有怨恨過任何人,反而很平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直到莫傅天突然現身,口口聲聲說還喜歡自己,執意給予許多補償,穆恆寧反而不敢接受,甚至自卑地覺得配不上他的好了。

「學長,你……你真的太溫柔了……」莫傅天一陣鼻酸,不懂他為何還有心力顧及到自己的感受。

穆恆寧一臉好笑地道:「我哪裡溫柔了?這陣子對你這麼壞、不耐煩,口氣也很差,你沒嚇跑,我也滿驚訝的……」

「放心吧,就算你對我再怎麼壞,我也不會被嚇跑的,因為我早就決定要賴在你身邊一輩子!」

「你確定嗎?我……搞不好只會變成你的拖累而已,不但什麼忙都幫不上,還有可能害你被旁人指指點點,況且你的家人能不能接受這件事也是……」穆恆寧眉頭微蹙,憂心地說道。在他看來,莫傅天無疑是一個前途無量的大好青年,跟自己在一起真的好嗎?

「學長,你不用顧慮太多!」莫傅天堅定地打斷他的話,露出一抹充滿自信的神情,「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我只求你不要再拒絕我的好意了。」

「時間會證明一切……?」穆恆寧呢喃自語。

「沒錯!當然……如果你願意為我努力一下的話,我們之間或許能走得更順利一點。」莫傅天偏頭想了想,意有所指道。

「你的意思是?」穆恆寧不解地望著他。

「『樹天』建設的董事長,其實就是我親爺爺。」莫傅天坦言說道。

「什麼?你是『樹天』建設的繼承人?」穆恆寧震驚地望著他。傳聞「樹天」建設的背後有一個價值幾千億的財團在撐腰,莫傅天的親爺爺能擔任董事長這個職務,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姓莫,難道……

「呵,是不是繼承人目前還談不上。你不用想太多,我爺爺雖然很有權勢又固執,但他卻很欣賞有才華的年輕人,只要學長願意重新回到建築設計這個領域,我相信你一定能獲得他的青睞,只要他認同了你,那麼一切的困難將不再是困難。」莫傅天信心滿滿地說道。當然,假使到最後莫家人還是不願接受穆恆寧的話,他不介意放棄一切,和他私奔到天涯海角。

「重回建築設計領域……我已經荒廢八年了,還辦得到嗎?」

當年驟然失去一切後,穆恆寧處於靈感完全枯竭的廢人狀態,再也沒有嘗試繪製建築設計圖,如今要他重新來過,他不禁懷疑自己真的辦得到嗎?

「不用急,一切都可以慢慢來。我只是想告訴學長,只要你願意重新振作的話,所有人都將臣服在你的魅力之下。」不管美或醜、正常或殘廢,只要穆恆寧願意重新展露他驚人的才華,莫傅天相信他絕對能降服一切反對的聲浪。

不過,莫傅天最終的目的,其實只是希望穆恆寧能重拾自信,不要再自卑於外表的殘缺而已,當然,這個想法可不能直接說出來,呵。

「你對我可真是有信心哪……」穆恆寧除了苦笑之餘還是只能苦笑。但是,聽了莫傅天一番鼓勵的話,他的心臟突然跳得很快,當年對建築設計的熱情,彷彿又重新回到身上似的。

「當然對你有信心,第一次見到你設計的作品時,我整個驚為天人,當時還有一個教授,當著我的面說我的設計太過匠氣,而你的作品卻是偉大的藝術,根本不能相提並論,把我打擊得體無完膚,差點放棄走建築師這一行呢。」回想起往事,莫傅天不禁好笑地說道。

「沒有這回事!你的作品也很棒!」穆恆寧抓住他的手,著急地安慰道,暗暗生氣那名教授說話太傷人。

「呵,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的確比不上你。」莫傅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真的很喜歡學長的作品,不但如夢似幻,又洋溢著一股寧靜祥和的氛圍,如同你的人一般,給人如沐春風的美好感受,我真的很喜歡。」

「小天……」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想住在學長設計的房子內生活,肯定每一天都會過得很開心吧。」莫傅天一臉嚮往,露出孩子般的純真笑容。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願意再試看看。」穆恆寧低下頭來,掩飾紅潤的眼眶,低聲說道。

「學長!」

見他終於願意從陰霾中邁出一小步走出來,莫傅天激動得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了。

「不過,如果還是不行的話……」

「那也無所謂!只要學長願意陪在我身邊一輩子的話,我什麼都不需要了!」莫傅天立刻接口道。

「你這個願望還真是奢侈……」穆恆寧忍不住揚唇笑道,淚水卻不慎從眼角滑落。

「我本來就是個貪心的小鬼!」

說完,莫傅天情不自禁在他柔軟的嘴唇印下深深一吻。

雖然這個吻夾雜一絲淚水的苦澀味道,卻比以往的吻都來得甜蜜萬分。

 

****

 

歷經二十多天的奮戰,莫傅天和宋靖棠在最後一次會議中,稍微向內部人員簡介了一下設計方案的內容後,在趙胖不敢置信的眼神之下,得意地將方案向比賽單位遞交出去,狠狠地扳回一城。

「很不錯,你們這次做得非常好。」年邁的董事長莫永襄滿意地連連點頭。

這次的比賽,事關「樹天」建設能不能跨出國際,順利拿下大筆建案的成敗,平常很少露面的董事長會親自出席這次的會議,並不令人意外。但是,能獲得一向挑剔又嚴厲的董事長親口稱讚,不禁令在場的高層們又驚又羨。

眾所皆知,董事長要提拔人時,向來不顧資歷或年紀,這兩個才進公司兩年多的小夥子,或許將要憑藉這次機會一飛沖天了。

「謝謝董事長誇獎,這次是因為公司同仁們的大力協助,才能如此順利。」宋靖棠喜孜孜地謙遜道。一旁趙胖目瞪口呆的拙樣,害他暗暗笑得肚子都疼了。

「嗯,沒有問題的話,大家就散會吧。你們兩個進來我辦公室一下。」莫永襄拿起一旁的柺杖,緩緩站起身來。

「是。」莫傅天和宋靖棠同時起身,在眾人又羨又妒的眼神中,尾隨董事長離去。

「有鬼了,這怎麼可能……」

眾人完全散去後,呆呆坐在位置上的趙胖一下子癱軟下來,怎也不敢相信才短短二十多天,他的眼中釘居然弄得出另一份設計方案出來,而且明顯比前一份優秀又實用得多。

這下子,比賽的勝負真的很難預料了。

更糟糕的是,如果被人發現是自己偷偷洩密的話……趙胖猛打個冷顫,汗水霎時濕透了背脊。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