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謝謝。」穆恆寧怔了良久,才恍然意識到莫傅天放棄為難自己和馨馨的真正理由,望著一臉尷尬又彆扭的莫傅天,穆恆寧心跳突然沒來由地加快,緩緩半垂下眼眸,露出一抹很不好意思、也很開心的靦腆表情。

「謝個屁!這世上有哪個笨蛋會崇拜自己的情敵啊?如果我想殺人的話,第一個想殺掉的人是我自己才對!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我會對你怎麼樣!懂了吧!」莫傅天猛翻個白眼,一臉氣悶道。

「嗯。」穆恆寧微微一笑,這學弟曉得他正在滿口的稱讚自己嗎?

「你笑什麼笑?覺得我很可笑嗎?」

穆恆寧連忙收起笑容,歉然道:「對不起,我只是覺得你好可愛喔……」

可愛?莫傅天聞言差點魂飛魄散,當場暈倒。

「拜託你……什麼好人啊、可愛啊,通通都是我的禁語,聽了只會讓我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掉滿地,我真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人,好嗎?」原來這就是傳說中被人發「好人卡」的感覺嗎?窩囊!眞他媽的窩囊!

「嗯。」穆恆寧點點頭,仍是微笑以對。

他聽不懂,絕對聽不懂!眼前這傢伙已經一副認定自己就是個好人的樣子,就算浪費自己再多口水,恐怕也無法在近期內改變他的想法了……莫傅天越想越無力,頭一遭發現自己對這種思想純真的傢伙實在很沒轍。

「我……很高興你喜歡我的作品。」

莫傅天冷嗤一聲,卻是自嘲意味比較多。

「沒有人會不喜歡吧?你真的很有才能……老實說,我很嫉妒,但是也很喪氣,我知道我這輩子永遠沒有辦法比得過你。」

「你真的太過獎了,我並不是……」

「閉嘴,天才謙虛的話,只會令人覺得很做作而已。」

「呃……」

「我講話酸了點,你別介意。」不想繼續坐在這邊難受的話,也可以早點滾蛋。莫傅天在心底嘀咕完畢後,懊惱地用手指敲了敲腦袋,越來越覺得自己像隻喪家犬般只會不甘地狂吠罷了。

「你別這麼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交換一點創作心得。」穆恆寧笨拙地出聲安慰道。

「什麼?」莫傅天猛地看向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耳鳴了。「你方才說了什麼?」

「我說,我們可以交換創作心得……」

「你說真的?!」莫傅天驚喜地瞪大眼,但猛地覺得自己似乎反應過度了,不由得低頭假咳了聲,掩去差點興奮上揚的嘴角。

穆恆寧點了點頭,語氣很誠摯地道:「嗯,升上大四之後,我有很多時間都空下來了。」

「但是,那些時間不是應該先忙自己畢業展的作品嗎?」莫傅天小心翼翼地詢問,深怕他又忽然想起自己是個大忙人,但又不希望他後悔。

「那不是問題。」穆恆寧溫和一笑,解釋道:「老實說,畢業展的作品我已經大致有定案了,所以沒關係的。」

莫傅天眼眸一亮:「定案?你打算做什麼東西?」

見本來一臉老成的莫傅天露出孩子也似的純真好奇表情,穆恆寧忍不住邀請道:「我已經做一個模型出來了,你有興趣看看嗎?」

「當然有!」激動地喊完後,莫傅天突然有種原來自己這麼容易被人收買啊的疑惑:「呃……唔……好像有點怪怪的。」

「怪?」穆恆寧不解地微偏頭。

「我…我們是情敵耶……」莫傅天尷尬地抓抓頭髮,怎麼想都覺得他倆突然從情敵的關係變成朋友這點很奇怪。

追根究底,應該是穆恆寧身上散發的無害氣質太強烈了,蠶食鯨吞地悄悄抹去自己心底所有的戒心與敵意……真是太恐怖了,小看這種人,日後一定會倒大楣,莫傅天在心底暗暗警惕。

「你已經放棄馨馨了不是嗎?」穆恆寧很理智地反問。

「說的也是啦……」但是,一想到還是會覺得尷尬和難過啊,畢竟才剛分手而已……不知該說眼前這名學長是天真、理性、還是不懂人情世故,莫傅天總覺得他不懂自己矛盾至極的心情。

穆恆寧偷覷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道:「若是你仍覺得心底有點疙瘩的話……」

「謝謝。」

「呃?」謝什麼?穆恆寧一愣。

莫傅天深吸口氣,盡力地將內心的違和感排除掉:「疙瘩是還在,但我根本無法拒絕接受你的好意,所以我說『謝謝』。」

就如同自己說過的話──他已經愛上穆恆寧的作品了,光看一眼就覺得今生無憾,更遑論能夠和他交換創作心得,這簡直就像一場美夢,莫傅天真不曉得這是不是就叫做「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嗯,不客氣。」見他如此坦率,穆恆寧心底更加欣賞他一分。

莫傅天覷他一眼,再三確認道:「你真的不會嫌麻煩嗎?」基本上,有點能力的人都是有些藏私的,畢竟沒有人喜歡自己的創意被別人剽竊吧?更何況是從事藝術創作方面的人,所以如穆恆寧這般毫無芥蒂地願意將他創作靈感與自己分享的大方態度,眞的令莫傅天很吃驚,也更加捉摸不清他是什麼樣的人。

穆恆寧淺淺一笑,清亮眼眸半瞇起來:「不會麻煩啊,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親口表示愛上我的作品,所以我非常高興。」

「什麼?」莫傅天驚訝萬分地眨了眨眼,壓根兒不信:「第一次有人對你這麼說?不可能吧!你應該很受歡迎才對啊!」

「你可能誤會了,我……並不太受歡迎。」穆恆寧在他一雙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視下,不由得難為情地紅了臉。

「怎麼可能?」

「有人說過我很沒有常識、也很無趣……」穆恆寧垂下頭來,露出一小截白皙頸項,有些豐厚的下唇隱隱被前齒囓咬得有些扭曲:「只有在跟人聊建築相關的話題時,我才有辦法搭話,其他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人聊天,常常會因為太過緊張而說不出話來。」

「但是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起來很正常啊。」他是不是謙虛過頭了啊?莫傅天充滿懷疑地瞪著他。

「那是我裝的,一開始要找你出來的時候,我外表看上去好像很鎮定,但其實內心緊張得要死。」穆恆寧不好意思地老實承認道:「我甚至已經做好被你痛毆幾拳的心理準備了……後來發現你人不錯,我才逐漸沒那麼緊張,可以好好跟你說話。」

「等等,你跟我講這些……好像有點怪怪的……」怎麼有種跟自己內心既定的形象越來越不符合的感覺?在沒深入交談前,莫傅天以為穆恆寧應該是那種對自己極度有自信、睥睨天下凡夫俗子的人種才對啊!眼前這頭宣稱自己有「人群恐懼症」的害羞小綿羊是誰啊?

穆恆寧半垂眼眸,將雙手擱在大腿上,手指微微掐入肉裡。

「……你也覺得我很娘娘腔嗎?」

「嗄?」莫傅天猛地眨了眨眼,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穆恆寧白皙的耳廓因為極度羞恥的告白而微微泛紅,清澈嗓音有一絲顫抖:「小時候我常被人罵娘娘腔,可是我覺得我不是……我只是愛乾淨了一點……」

「呃,我並不會覺得你很娘娘腔啊。」至少到目前為止,莫傅天都沒看到他比出類似蓮花指的手勢過,甚至在他說出來前,自己也不曾覺得他很娘娘腔啊……好可憐,很介意的樣子,應該是小時候受過的心理創傷留下的後遺症吧?

「謝謝。」

他以為我是在安慰他嗎?莫傅天沒好氣道:「我是說真的,雖然你是長得有點……嗯……」

唔,這麼近距離觀察他,似乎真的少了那麼一點雄性……呃,或者該說是獸性的味道?就連長相也很小白臉,脣紅齒白的,但是說他娘娘腔又太言過其實,與其說他是男性,不如說他很中性吧……莫傅天眉頭打結,雙目直勾勾地上下審視著他。

難怪一見到他的時候會覺得馨馨跟他很配,因為他充斥渾身的優雅氣質和馨馨太像了,簡直像是用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所以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討厭他。

「……怎麼了?」見他看自己看得目不轉睛,穆恆寧柔和的臉龐線條不禁因緊張而有些僵硬。

莫傅天回過神來,坦言道:「我不管別人對你有什麼評價,但是就我自己的感覺,我很喜歡你的長相,還有,你一點都不娘娘腔。」

「呃,謝謝……」穆恆寧情不自禁打從心底發出笑容。

啊啊,又露出那種毫無防備兼很高興的表情了,其實真的滿娘娘腔的……莫傅天等待自己渾身泛起雞皮疙瘩,但等了半天,卻發現自己好像免疫了。

「況且,一個男人的價值不在於娘不娘、還是醜不醜上面,那不過是外表給人的感覺而已,最重要的是要有才能,那才是旁人會不會對你心存尊重的重點!」雖然聽在他的耳裡也許是很笨拙的安慰,但這的確是莫傅天囂張至今,也沒人敢忤逆他的主要自信來源。

穆恆寧點點頭,訥訥道:「說的也是……」

「我也不管你娘不娘,還是有沒有潔癖,只要不要太過分就好了。」嗟,為什麼自己要這麼拼命安慰情敵啊?莫傅天內心疑惑到極點。搞不好本來直接罵他一句「我也覺得你很娘!」,就可以輕易地擊潰他了也說不定?

「嗯,我知道了。」莫傅天乾脆俐落的強勢性格,令穆恆寧不可思議地覺得與他相處是那麼輕鬆與自在。馨馨不該放棄這人的,真的。

「那以後請多多指教囉,學長。」

「你不嫌棄就好了。」

「你才要擔心我是不是別有用心,想暗中將你的才華偷師得一乾二淨吧?」

穆恆寧微微一笑:「你有本事的話,隨便你偷。」

這麼大方?莫傅天微挑眉,心底說不出是何種滋味,只覺得他連自信滿滿的笑容,都這麼優雅好看一點都不討人厭真是奇怪。

「放心,我身上從來沒有『客氣』這項美德。」

語畢,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

之前若有什麼恩仇,幾乎都在這一笑中泯滅了。

若在前幾天有人告訴莫傅天,他和穆恆寧天生注定當不了敵人,他恐怕會大笑兼嗤之以鼻吧。

但現在就不同了,一番交談下來,穆恆寧毫無侵略性的氣質令他很中意,甚至樂於親近,要他繼續將穆恆寧視為仇敵那是天方夜譚了。

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跟昨天的敵人變成今日的朋友,真是世事難料。

莫名其妙地,莫傅天與穆恆寧從原本老死不相往來的情敵身分,居然成了一對嗜好相通的好朋友,若言馨馨有戴眼鏡的話,此刻恐怕已摔在地上了吧!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