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恆寧面無表情,像是在講述別人的事情般很平靜地道:「我爸和馨馨的父親從小就是至交好友,所以當我爸媽在一次旅行途中因為墜機事件過世後,她父親就把我接回家中照顧,當時我才八歲而已吧。」 

「怎會這樣……」莫傅天皺緊眉頭,忍不住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希望能傳達給他一些力量。 

穆恆寧朝他感激一笑,繼續道:「我和馨馨就這樣從小玩在一起,她的父親也非常照顧我,把我當親生兒子般對待。在我就讀大二時,他看出馨馨很喜歡我,於是詢問過馨馨的意思後,決定讓我們先訂婚,等我畢業後跟馨馨結了婚,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繼承他的事業。對我來說,他就像我另一個父親般,我非常尊敬他……也沒有辦法違抗他。」

「原來是這樣。」莫傅天心情頗沉重地點了點頭。雖然穆恆寧口中說對方的家庭很照顧他,但是從小失去雙親,去到陌生家庭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還是很不好受吧。

「好了,不多談了。」穆恆寧微微一笑,主動打住話題,不希望他開始同情自己,話語一轉詢問道:「小天,聊聊你接下來去到美國後的打算吧?」

莫傅天搖了搖頭,眉頭仍是鎖得死緊,啞聲道:「學長,我突然覺得胸口很悶,  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如果是其他朋友向自己坦白出如此淒涼的身世,莫傅天肯定會以輕鬆的態度面對,不至於讓感傷破壞美好的氣氛,但他對穆恆寧就是辦不到。一想到穆恆寧才八歲就失去雙親,孤伶伶地寄宿到一個陌生家庭去,他便心疼到不行。

「你不用想太多,至少我沒被扔去孤兒院,這已經比大多數人幸運多了。」明白他是為自己感到難過,一股暖流霎時從穆恆寧的內心淌過。但,他雖然很感動,卻故意聳了聳肩,以一派無所謂的口吻道,主要是因為不願增加他內心的負擔。

「嗯。」莫傅天點點頭,伸手攬住他的肩膀,以非常鄭重的語氣道:「學長,以後你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一定要立刻告訴我,不管是什麼事,我都會幫你的。」

「就算是我想殺人放火?」穆恆寧眼眶驀地一紅,故作開玩笑道。

「對,就算是你想殺人放火。」

莫傅天一雙清澈的眼眸,明亮得幾乎令穆恆寧無法直視,單純、天真、卻又令人覺得可以信賴……穆恆寧突然醉了,即使莫傅天還只是一個沒經過多少歷練的年輕大男孩,穆恆寧仍為他心醉神迷了,身子不由得一軟,緩緩靠向他。

含了一絲感傷的氣氛,忽然起了微妙變化。

察覺他全然放鬆的親近之意,莫傅天的手臂下意識地悄悄縮緊,內心昇起強烈的保護慾。

不知怎地,靜靜地抱著他幾分鐘,不斷嗅聞到一縷潔淨清爽的香味從穆恆寧身上緩緩飄來,莫傅天突然腦袋一昏,打從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強烈衝動,促使他情不自禁地偏頭親了懷中人一下。

但,當他的嘴唇真的輕輕碰觸到穆恆寧冰涼而柔軟的唇瓣時,莫傅天霎時被雷打到般整個人清醒了過來,渾身冒出冷汗,驚慌失措地一把推開他。

「啊……我……」方才是怎麼了!自己怎會突然發了瘋地親……親了一個男人!莫傅天臉色發白,腦袋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了。

「小天……?」被人強吻的穆恆寧呆在當場,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見穆恆寧一臉怪異,怕他產生誤會,莫傅天手足無措地連忙出聲道歉:「對不起!學長,我可能是喝太多了!方才那只是……」

「我不想結婚了。」穆恆寧打斷他的話,毅然脫口而出道。

莫傅天狠狠一呆,茫然地看著他:「你說什麼?」

「其實我根本不想結婚。」想起方才兩人之間那不經意的一吻,穆恆寧突然打從心底湧現莫大勇氣。就算是飛蛾撲火也罷,他都不想再繼續隱瞞下去了。

莫傅天忍不住撇過頭,不敢和他變得異常清亮的雙眸對視,就連向來自認為很沉穩的雙手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別開玩笑了,可以娶到馨馨根本就是你上輩子有燒香才……」

「你還是很喜歡馨馨嗎?」穆恆寧鼓起勇氣問道。

「……」莫傅天一時啞口無語。

「我問這個沒特別意思,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話……」

「嗯,她是我第一個想娶來當老婆的女人。」

「為什麼?」穆恆寧的嗓音不自覺摻雜了一絲妒意。

莫傅天終於回過頭來看向他,很認真地拼命思索她的優點:「她……很可愛,身上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一股柔弱氣質,令人很想一輩子好好守護著她,也很想……」不知怎地,他的嘴巴雖然在稱讚別的女人,卻滿腦子都是穆恆寧的身影,而這令莫傅天更加坐立難安,只想遠遠逃避開來。

「我喜歡你。」穆恆寧突然打斷他的話,啞聲告白道。

「你……」莫傅天嚇了一大跳,渾身僵硬地張了張嘴巴,卻擠不出任何話來。一個他認為是自己「兄弟」的男人,突然說喜歡自己,完全嚇傻了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莫傅天。

「我一直很羨慕跟你交往過的馨馨,以前我不曉得自己可能是喜歡男生,但是跟你來往之後……」沒有注意到莫傅天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穆恆寧仍一心一意地認真告白道。

「對不起,你可能是誤會什麼了!」莫傅天倏然打斷他的話,嗓音異常沙啞地解釋道:「方才我不小心親了你一下,真的只是一時的衝動,可能是喝醉了才會這樣,沒有任何特別的意思……」

「……」或許沒料到莫傅天親了自己後會立刻翻臉不認人,穆恆寧不知所措地沉默了下來。

「學長,你方才是開玩笑的,對吧?」莫傅天緊緊盯著他,渴望他給兩人之間的友誼一個台階下。

穆恆寧眼眶一紅,搖了搖頭,再次低聲告白道:「我是真的喜歡你……」

砰!

「不要再說了!」

莫傅天的臉色異常鐵青,抓起酒瓶往地上重重一敲,嚇得穆恆寧縮起身子。

「小天,我……」

「住口!不要再說下去了!」莫傅天頭痛地皺緊眉頭,面對穆恆寧突如其來的告白,一股莫名沉重感頓時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我真的很喜歡你……嗚嗚……」哽咽地說著,穆恆寧伸手拭去眼角突然滑落下來的酸澀淚水,「對不起……」

「別開玩笑了!」莫傅天氣得忍不住朝他大聲吼道。

「對不起、對不起……」眼見情況變得越來越無法收拾,穆恆寧除了拼命道歉以外,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你是同性戀?」被他哭得一陣心煩意亂,莫傅天惡狠狠地瞪著他,像是恨穆恆寧破壞他原本在自己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歡你……」穆恆寧低聲嗚咽著,淚水如珍珠斷線般不停地滑落臉頰,「只是喜歡你而已……小天……」

「如果你喜歡我,那馨馨怎麼辦?你不是要娶她嗎?」莫傅天怒聲質問,簡直不敢相信他對自己會存有如此荒謬的心思。

莫傅天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嫌惡模樣,令穆恆寧感到心痛極了。早知道會變成這樣,他就不要告白了,寧願隱瞞一輩子和他當朋友就好。

「我……我拒絕不了,可是我從頭到尾只能把她當妹妹看待而已……我真的沒辦法喜歡上她,我不是故意的……」穆恆寧淚眼模糊地看著他,哽咽道:「我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不知不覺地喜歡上你……心底老是浮現你的身影,只覺得很想天天跟你在一起……」

「不、不要再說了!你……噁心!你這個該死的同性戀!你騙了馨馨!也騙了我!」承受不了被好友告白的沉重打擊,莫傅天一時失去理智地大聲咆哮道。雖然他對穆恆寧很有好感,也不小心親了他一下,但……這跟愛情絕對不一樣!莫傅天不斷這般告訴自己。

他喜歡女人,是絕對不可能轉性愛上男人的!

莫傅天渾然不知他在心底越是強調,就越顯現出他的心虛與底氣不足,但,他現在根本不願深想,只想像一隻膽小的鴕鳥般,逃避現實地將自己深深埋起來,當作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

「……」沒想到會被心上人當面痛罵「噁心」兩字,穆恆寧睜大眼眸呆呆地看著他,喉嚨頓時失去了所有聲音。

「渾蛋!」莫傅天慌亂得渾身顫抖,氣得口不擇言道:「你是瘋了嗎?為什麼要說出口!我本來還想交你這個朋友的!」

「我……」穆恆寧還沒開口,眼淚又流了下來,心知和莫傅天的友情已然支離破碎,再也回不到從前的最初美好。

「可惡……你突然說這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算莫傅天表現於外的言行舉止再怎麼成熟穩重,他的內在終究只是一名十八歲的大男孩罷了,根本無法坦然面對好友對自己的異樣情感,更不用說考慮打破禁忌、接受一段同性戀情了。

「對不起,是我不好……」不知該如何補救及挽回的穆恆寧,只能一再哽咽地道歉。

莫傅天頭痛地咬著嘴唇,腦筋一片空白。穆恆寧既哽咽又可憐兮兮的嗓音,更令他煩躁得直想大吼大叫,完全失去平常的冷靜。

「學長,很抱歉,請你先回去好嗎?我現在頭很痛,完全沒辦法思考……」

萬萬沒料想到最後一次的道別聚會,會鬧成如今這般荒腔走板的情況,現在的莫傅天根本沒辦法承受穆恆寧的期望,只能請他先離開。

「嗯,對不起……」

穆恆寧含淚深深地看了他最後一眼,渾身冰涼地緩緩站起身來,垂淚黯然離去。

可惡……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聽見門板開啟又輕輕關上的聲響,莫傅天異常煩躁的嘆了口氣,抱頭沉思起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