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我要三個紅豆餅,兩個奶油餅……老闆?」

一名長相清秀的女高中生,站在紅豆餅攤位前,疑惑地輕聲呼喚明顯魂遊神外的店老闆兩聲。

「啊……」原本呆呆地望著天上浮雲的店老闆,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羞紅了臉,連聲致歉道:「抱歉、抱歉,我剛才有點恍神,麻煩妳再說一次。」

「呵呵,老闆,今天很心不在焉喔,該不會今天又想提早收攤了吧?」林嘉敏不以為杵地輕笑了幾聲,朝他擠了擠眼調侃道。

或許是常來光顧他的生意,所以兩人偶爾也會講上幾句話。雖然眼前這名男人的臉龐乍看之下有點可怕,但交談過後,就能發現他的性情其實很溫和,久而久之,林嘉敏也不覺得他的樣子如何醜怪了,反而感覺頗順眼。

「咦,已經五點多了呀……」店老闆低頭看了下手錶。看著、看著,突然又發起呆來,臉龐浮現一絲茫然,彷彿在疑惑時間怎會流逝得如此快速。

「老闆……?」見他又開始恍神了,林嘉敏一頭霧水地又叫喚了一聲。

「妳想買什麼?我幫妳包起來吧。」

一道悅耳的男低音,驀然橫插在兩人之間響起。

林嘉敏訝異地抬起頭來,只見店老闆手上的夾子,不知何時已被另一名突然出現的年輕男子接手過去,而對方正一臉笑瞇瞇地看著自己。然後,店老闆的臉色突然變得很怪異,嘴唇顫動了幾下後又緊緊抿了起來,像是害怕得快哭出來,身子很明顯地瞬間彈離那名男子好幾公分。

「呃,我要三個紅豆餅,兩個奶油餅……老闆,不要緊吧?」雖然眼前這名模樣帥氣得過火的陌生男子看起來不像是來討債的人,但店老闆的臉色實在太難看了,彷彿隨時會暈倒過去的樣子,林嘉敏不禁有些緊張,在他耳邊悄聲詢問道。

將她最後那句話一清二楚地聽入耳內,莫傅天頗感無奈地笑了笑,指著自己解釋道:「放心吧,我是他的大學學弟,不是壞人,今天只不過是來找學長敘敘舊而已。」

「是喔?」林嘉敏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倒是相信了幾分,畢竟眼前這名男子長得人模人樣、講話又客氣溫和,怎也不像是一個大壞蛋就是了。不過,大學學弟?她以為店老闆頂多才國中畢業而已……

「我不是你學長!」一旁始終默不作聲的店老闆突然厲喝一聲,臉色鐵青地狠狠瞪著他,嚇了林嘉敏一大跳。

倒是在店老闆暴怒後,那名帥氣男子仍是神色不變,夾起她點的東西放入紙袋中,徐徐遞給了她。

「就算你不想承認,你仍然是我……是我……」彷彿找不到適合的形容詞,男子的嗓音越來越低沉,蘊含一股莫名悲傷,令人不禁心弦一顫。

「就說你認錯人了,拜託你不要來打擾我做生意!」像是沒感受到男子複雜難言的心情,店老闆毫不客氣地一把奪回他手中的夾子,要他從自己眼前滾蛋的意思很明顯。

「呵,除非我瞎了,不然我絕對不可能認錯人。」莫傅天溫和地笑了笑,嗓音卻不容置疑地堅定。

「你……」店老闆朝他怒目而視,像是氣得快說不出話來了。

「學長,我們再好好談談好不好?」

「我不是你的學長!要我說幾遍你才會相信!」見他始終冥頑不靈,店老闆忍不住怒吼出聲。雙頰一脹紅,交錯在左臉上的疤痕似乎又猙獰了幾分,異常嚇人。

要打起來了?林嘉敏疑惑地瞪著眼前互不相讓的兩人,不曉得該立即走開,還是打電話報警。

「不好意思,可以讓我們單獨相處一下嗎?」男子突然偏過頭來,看向呆呆站在一旁的林嘉敏。

「呃,請便、請便……」不知怎地,雖然陌生男子臉上的神情仍是很溫和,嗓音也很悅耳,林嘉敏卻產生一股此時絕對不能忤逆對方的顫慄感。

莫傅天仍然一臉笑瞇瞇地看著她,林嘉敏這才回過神來,僵硬地邁開腳步,緩緩從兩人身旁走開。

啊啊……老闆,我不是故意不講義氣呀,實在是那個人笑得太恐怖了,你自己好好保重了……走了幾公尺後,自認到達安全距離的林嘉敏悄悄回過頭來,見那名予人恐怖感覺的男子仍像隻眼鏡蛇般盯著自己,嚇得連忙轉回頭,夾起尾巴,一溜煙地跑掉了。

「幹嘛嚇唬一名小女孩?」穆恆寧不悅地瞪了他一眼。

「因為我吃醋了。」

「什麼?」穆恆寧聞言神情一呆,像是想不到對方居然會這樣回答自己。

「你給她好臉色看,卻對我頗沒好氣,這種差別待遇令我覺得很不平衡。」莫傅天轉過頭來看向他,一臉飽受委屈的幽怨神情。

「胡說八道什麼……」穆恆寧皺了皺眉頭,撇過臉去不願和他對視。

「學長,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心底還有我嗎?」莫傅天啞聲詢問,伸手指了指他的胸膛,眼神帶著一絲希冀光芒。

「……」穆恆寧嘴唇一顫,竟是說不出任何話來。這麼多年過去,他突然現身在自己面前,到底想做什麼?

八年前被他狠狠拒絕過一次還不夠嗎?現在自己變得如此狼狽不堪,不但左腳殘廢也畫不出設計圖來了,莫傅天這時候出現,是來同情自己嗎?穆恆寧滿懷嘲諷地心想。

像是明白他在想些什麼,莫傅天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嗓音變得有些哽咽地輕聲道:「八年……已經整整八年了,我沒有一天忘得了你。」

「住口!不要再說了!」穆恆寧手中的夾子狠狠摔在地上。

如果,自己沒有變成殘廢、或是變醜了,或許他會很開心莫傅天又回頭來找自己,但是,他現在只是一個沒用的廢物,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才華洋溢、被他以崇拜眼神仰視的「學長」了。

莫傅天突然現身,深情款款地述說這八年來沒有一天忘得了自己,多年的心願終於實現,穆恆寧聽了卻只想大哭三聲。

遲了,一切都太遲了……

「學長……」見他眼眶微微泛紅,莫傅天對他更是心疼。

「滾!從我眼前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穆恆寧怒吼一聲後,倏然關掉底下的瓦斯爐,七手八腳地開始收拾物品。

「要收攤了嗎?我幫你收拾吧。」見他的雙手實在抖得不像話,莫傅天十分不忍心地出聲道。

「滾開!不要再來煩我!」穆恆寧抱起幾個裝著紅豆及奶油餡的保鮮盒,豁然轉過身,用肩膀頂開木板門,拖著左腿一拐一拐地往裡頭走去。

莫傅天自然沒有依言離開,反而隨手幫他收了一下攤位上的其他工具,攢在懷中,追在他身後進去。

來到廚房後,穆恆寧不發一語地打開冰箱,將懷中的保鮮盒一一放好,偏頭見莫傅天抱著其他東西傻傻地站在一旁,頓時眉頭一皺,一把全部搶了過來,擱在洗碗槽內,準備等一下再抽空清洗。

「學長,待會兒還要做什麼嗎?」

穆恆寧沒理會他,再次往外走去,用幾塊帆布蓋住整個攤子抵擋灰塵,然後艱難地將底下有輪子的攤位往屋內推。莫傅天自然立刻出手幫忙,當然,他的好心只招來穆恆寧幾記「不用你多管閒事」的怒瞪而已。

做完一切後,穆恆寧看也不看他一眼,逕自拖著左腿往二樓爬上去。忙了一整天,渾身黏膩汗水,他現在只想洗個澡,然後徹底忘掉今天這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

「學長,你已經討厭我了嗎?」

聽見他可憐兮兮的語調,來到房門前的穆恆寧霎時停住腳步,深深吸了口氣,一陣心煩意亂。

「學長……?」

穆恆寧終於忍不住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著他,嗓音異常沙啞地嘶吼道:「看看我現在的鬼樣子!你說你之前沒有一天忘得了我?那現在呢?我老實告訴你,我不相信!我一個字都不相信!」

莫傅天沒有被他嚇退,反而抬起右手,充滿憐惜地摸了摸他滿是猙獰疤痕的左臉頰。不管穆恆寧變成什麼樣子,眼眸仍是那麼純淨漂亮,令他眷戀不已。

「你現在的樣子還是很漂亮呀,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你……你瞎了嗎?」穆恆寧臉一紅,氣得揮開他的手,轉身進入房內。心想這八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本來挺有美學意識的莫傅天,怎麼突然變成一個分不清美醜的神經病了。

莫傅天嘆了口氣,忽然從穆恆寧身後環住他,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呀!」瞬間被男人騰空抱起,穆恆寧頓時驚叫一聲,雙手不自覺環住他的頸項。

「學長,你變得好瘦喔,都沒吃飯嗎?」莫傅天惦了惦手中的重量,心疼地皺緊眉頭。

「不關你的事!放開我!」穆恆寧氣得滿臉通紅,開始在他懷中掙扎。然而,他的手臂就像是鐵條打造的一樣,完全撼動不了一絲一毫。

「不放,我這輩子都不放你走了。」像是對天發誓般,莫傅天神情嚴肅地看著他,一字一字說道。

穆恆寧滿臉震驚地瞪著他,心想他是不是瘋了。

「拜託你不要再耍我了好不好?」

「我沒有耍你,我是認真的。」

「放過我吧,我跟你已經不……唔!」

沒等穆恆寧說完,莫傅天已經低頭吻住他。

既然已經無法用言語說動他,那麼就用行動來表明自己的心意吧!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止了,穆恆寧渾身顫抖,完全不能理解莫傅天到底想幹什麼。更何況,自己這樣一個殘廢,若是跟在他身邊,只會徹底拖累他而已。

當穆恆寧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被莫傅天輕輕放在床上。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